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28节 无尽黑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女汤屋,巢穴顶端。

  安格尔铺开了极奢魇境,他对魇境的了解还很浅薄,只能按照桑德斯的说明一步步的做。好在一切都顺利,魇境慢慢开始覆盖住通道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闭合。

  一开始安格尔还竭力维持魇境去主动修补,后来他丢入了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魇石后,通道便开始主动的修复。

  自主修复后,安格尔便轻松了很多,还有空开始逗弄起周围的蜻蜓来。

  他的身边围绕着一圈圈的五彩蜻蜓,以及近百只七彩蜻蜓,随着它们扑扇翅膀环绕飞行,远远望去就像有彩霞在缓缓流淌,带着梦幻的色彩。

  在发现安格尔关闭通道时,七彩蜻蜓也没有任何的质疑,情绪中依旧是赞美月光,赞美女王,赞美莎娃。

  除了蜻蜓外,茶杯乐队以及积木士兵,都蹦蹦跳跳从极奢魇境的角落走了出来,随着霞光起舞歌唱。

  与桑德斯那边的险峻相比,安格尔这边完全就是一出童话歌舞剧。气氛欢快热烈,轻松又惬意。

  约莫三分钟后,空间通道眼看着就要彻底关闭,目前只留下一人高的小口。

  “安格尔,你那边没问题吗?”这时,桑德斯的声音传了过来。

  安格尔赶紧对茶杯乐队比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才回道:“没问题,通道就剩一点了,应该马上就会关闭。”

  隔了半晌,对面传来一道奇怪的耳语:“真想早点见到你,吾徒安格尔,嘿嘿嘿嘿。”

  安格尔满脑袋问号,说话的是桑德斯?

  “导师?你怎么了?”

  对面突然喘着粗气:“我这边没问题,只是……遇到了一位久未见面的老友。刚才是他在说话。”

  安格尔正待说话,对面又传来的低沉轻佻的声音:“真想早点研究你的灵魂,你愿意为我而死吗?吾徒,安格尔?”

  桑德斯:“不要理会他说话,你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安格尔迟疑了一下,既然是导师的老友,为什么要称呼他“吾徒”?安格尔思虑片刻,还是决定无视这奇怪的声音。虽然,他觉得这道声音和青年版桑德斯很相似。——安格尔曾经在魇界偶遇了青年版的桑德斯,他还犹记得对方的声音便是如此,只是没有这般轻佻无赖。

  “我这边没出现任何意外,关闭通道时,那些蜻蜓也没有阻拦我。现在还在我旁边赞美女王,赞美莎娃。”安格尔道。

  “那就好,注意了,最多还有1分钟,我这边的通道就要闭合,我们必须同时关闭通道,误差不能超过五秒,你能控制吗?”桑德斯道,“如果你不能控制,那换我来配合你。”

  安格尔深知桑德斯那边的情况肯定比他这边险峻,因为在他们对话时,就能听到各种剧烈的爆炸声。所以他稍微计算了一下,便点点头:“我这边可以的,我能控制住时间。”

  “那行,准备好,进入最后阶段!”

  安格尔看着洞口越来越小,莫名的也开始紧张起来。

  “10”、“9”、“8”、“7”……安格尔默默的倒数,眼看着那一人高的口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封闭,几乎每一秒就有数十厘米被遮掩。

  此时,安格尔的心被吊到了顶点,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模糊的影子在他背后,慢慢从无至有。

  就在洞口还剩下最后一秒时,安格尔满心以为事情即将到此结束。

  突然!

  一阵猛烈的风从身后袭来!

  安格尔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惨叫一声,就被这道强烈的飓风推进了那仅剩半人高的通道内。

  “安格尔,你那边怎么……”安格尔的惨叫,立刻引起了桑德斯的关切,但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安格尔便发现通道在魇石的自主操纵中,已经彻底关闭。

  通道一闭合,桑德斯的定位也消失不见,耳畔的说话声音也自然停歇。

  安格尔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伸出五指,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但通道已经闭合,一切皆是徒劳。

  安格尔眼神绝望,表情无助。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已经到了最后一刻,却出现了变故?

  这一刻,安格尔心中生出强烈的后悔情绪,后悔自己一人到来,后悔自己太托大,明明只要有人在他身边,就不会被寄生,他当初只要说一下这种情况,就不可能让他独自前往。

  他的后悔,只存在了一刹那。

  目前的状况,没有让他后悔的余地。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停的下沉,坠落,就像沉入沼泽般,如何挣扎都无法止住降落的趋势。

  安格尔记得,桑德斯说过这条通道的性质其实就是位面夹道,不过比起临时构建的位面夹道,这条通道会稳定很多。

  在这样紧急的状况下,安格尔脑海里不停翻找着“位面夹道”的内容。

  位面夹道就是无尽的空间,没有昼夜,没有方向,没有终点,他如果继续下坠,很有可能下坠到时间的崖岸,直至化身白骨都还在坠落。

  想要从位面夹道出去,必须要有空间道标。

  但他去哪里找道标?

  而且最重要的是,能走位面夹道的绝大多数都是巫师,因为他们可以靠着自身的力量飞行。而安格尔目前没有飞行能力,只能不停的坠落,永恒的坠落。

  安格尔心中很慌,难道他就这样死去?

  在找不到方向,永恒黑暗的位面夹道里坠落死去?

  就在安格尔不知所措时,他惊疑的发现,他竟然没有继续下坠了,并且还开始慢慢的上浮?!

  在绝对黑暗中,不仅没有方向感,安格尔连触感都开始模糊。他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开始移动上浮?

  隔了好半晌,他才隐隐发觉自己的后衣领有点崩,似乎是有谁在抓住他的后衣领往上飞。

  “是谁?”安格尔说出话时,发现自己的声音出现古怪的音频,声音也小了很多。

  于此同时,安格尔也察觉到了呼吸有点困难,不过目前还在能忍受的地步。

  如果这里存在稀薄氧气,是否说明,附近是有通道连接外界的?不过就算有,安格尔目前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寻找,难道只能靠碰运气?

  “叽咕叽咕。”

  “托比?”安格尔伸出手摸了摸衣领处,果然摸到了一双爪子。

  托比的力气能拖着他飞?安格尔有些疑惑,他记得托比的瞬间爆发力量很强,但要说到持续性的力量,那却只能说是普通。

  但,为何托比此时可以提拉着他飞?

  难道是托比的力量变强了?或者说,他目前的重力很轻?

  安格尔此时也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无关紧要的点,他赶紧询问托比:“你现在抓着我飞困难吗?困难就叫两声,不困难叫一声。”

  黑暗中安格尔也无法与托比靠着比划交流,只能通过笨办法。

  “叽咕。”

  一声,代表着托比抓着他飞并不算困难。

  安格尔虽然刚开始落入空间通道时感到很绝望,但他并不是一个习惯坐以待毙的人,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他都不会放弃。更何况,目前托比也被他连累,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了托比,为了远在旧土大陆的乔恩导师、里昂哥哥,他也不会放弃!

  靠着托比,目前移动的问题解决了,那现在最紧要的问题便是如何离开位面夹道。

  这个问题,安格尔没有任何办法去解决。他没有空间道标,正如桑德斯所言,就算想要去逆流去魇界都不行。

  但他也不可能让托比盲目的飞行,在黑暗中胡乱飞行,没有方向,最大的可能则是原地绕圈。安格尔犹记得小时候乔恩给他讲述的《奇妙大脑百科》,其中就说过,蒙住双眼很难走出直线,因为没有视觉感受后,想要朝着一个方向走,大脑就不得不构画出一条直线,但构画的过程没有外来信息佐证,导致信息受限,传递平衡感知的前庭组织以及肌肉和关节中的运动传输器都会出现微小的偏差。

  这种偏差是一种均衡曲线,最后得成的效果,就是黑暗中盲目行走,最大可能是呈圆周运动,这也是古时封建迷信很多“鬼打墙”的原型。

  如果在黑暗中原地绕圈,他更加不可能离开位面夹道。

  所以,必须要想个方法。

  安格尔回忆着乔恩当时的讲述,如何避免“鬼打墙”……

  “参照物!”安格尔记起来了,只要有参照物,就能最大程度避免圆周运动。

  但在黑暗的位面夹道里,有参照物吗?

  安格尔又沉默了,在没有方向,没有昼夜,什么都没有的位面夹道,拿什么作为参照物?

  安格尔想过自己做参照物。但在虚无的空间内,他制作的参照物只会不停往下坠落,无法做到相对静止,他如何去判断方向?

  安格尔沉默了很久,突然想起在坠落进通道前,他曾经感应过通道内的魇界气息。

  通道内是有魇界气息的,那么……能否靠着魇界气息作为参照物?沿着魇界气息走?

  安格尔想到就做,立刻闭上眼睛,精神力触手小心翼翼的伸出体外,还好,这片位面夹道的空间很稳定。

  当安格尔睁开眼时,他的眼里露出喜色,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多了几分欣悦:“虽然不知道这样下去能不能离开,但我感知到了魇界气息,由浓至淡,慢慢逸散。我们过去,朝着魇界气息最浓的地方前进!”

  “托比,按照我说的方向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