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33节 死水与活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回到蜻蜓巢穴附近,清理了一间临时住所,打算凑合一夜。

  这一夜安格尔没有入睡。点起屋中央炉灶里的火,任火苗燎出点点火星,伴着昏黄的火光,静静的思考着前路。

  托比倒是何处都能安家,从含雪之羽里取出小木床花被子,换上绣有毛绒边的睡衣,给安格尔一个晚安吻,便乖乖的躺上了木床,安眠如昔。

  托比如常的生活习惯,驱散了安格尔初到陌生之地的一分忐忑。

  至少,他还不孤单。

  安格尔嘴角啜着笑,放下脑海里搅来搅去没有个头的思绪,伸了个懒腰来到窗前。不意外,窗外停着大片的七彩蜻蜓,身上闪烁着霓色光辉,梦幻到令人沉醉。

  初来乍到,他也没有太多睡意,索性拿出全息平板,阅读起了《魇境之谜》。

  生活还要继续,作为一个前程伟大的巫师,怎能因为一点挫折就放弃了求知。

  时间,在学习中慢慢逝去。

  当黎明来临,安格尔才关上平板,开始思虑今日的行程。

昨天一整夜他没有休息,虽然多半是因为劫后余生的兴奋之情未过,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也是他熬夜的主要原因  却说,这片被迷雾封锁住的死寂荒村,昼夜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雾气的颜色。白昼时,雾气呈现灰白色,夜晚时,雾气呈现蓝黑色。

  通过雾气的颜色,他对比了昼夜的时差,粗估计算,白昼持续时间约为14个小时,夜晚则持续9个小时左右。这样的昼夜比例,其实是符合丰收之月的均年水平。

  而且,昼夜的分割点,全息平板的时间也基本对的上。

  按照这样来推测的话,他目前位于巫师界,且还在南域的可能性极高。

  这个信息虽然是他推测出来的,还没有进行实测,但也算是个好消息吧。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整天中,安格尔的喜意都未曾退绝。

  又一天结束了。

  虽然安格尔还没有找到离开的路,但他也没有那么急躁了,就算一直找不到离开的路,待在荒村沉淀一段时间也无妨。

  而且,按照他对桑德斯的了解,他这次出事应该属于桑德斯护犊的范畴内吧?当初格蕾娅失踪,菲丽希娅去了冠星教堂寻求预言巫师的帮助。安格尔觉得,自己好歹是“因公出事”,还拯救了那么多人,桑德斯应该会去找预言巫师定位他的位置,并且来找他吧?

  安格尔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生出的迷之自信。

  不过安格尔的这个自信,倒也没有错,至少对了一半。就在他从位面夹道离开时,远在镜中世界的桑德斯,便得到了消息。

  桑德斯的确去找了预言巫师,不过并没有特意去光耀界寻找冠星教堂。这并不是说桑德斯不重视安格尔,纯粹是安格尔的层次太低,用不着那么高端的预言巫师。

  再来,桑德斯也不是去找安格尔的,他只询问了预言巫师一个问题:“安格尔还活着吗?”

  预言巫师一直没有察觉到安格尔的踪迹,桑德斯也黑脸黑了大半个月。直到安格尔从位面夹道离开后,预言巫师才感知到了命运的轨迹,对桑德斯道:“他还活着,而且可能还因祸得福,此时已经无虞。”

  因为桑德斯的黑脸,预言巫师也没有如以往那般打机锋,直接说出了盖棺结论。

  桑德斯听到安格尔还活着的消息,脸色才缓和过来。

  在预言巫师询问“是否定位安格尔的位置时”,桑德斯却是拒绝了:“只要知道他没死,那么剩下的就是他自己的路了。”

  留下这句话,桑德斯便离开了,他坚信安格尔需要这场磨练,不愿意让他成为象牙塔里的金丝雀。

  所以,安格尔的迷之自信,只对了一半。桑德斯的确找了预言巫师,但实际上只查询了他的生死现状,他想要离开还是要靠自己。

  安格尔当然也不是将所有希望都放在桑德斯身上,他之所以并不着急离开荒村,是因为他现在的确需要时间去沉淀。

  因为机缘巧合晋升了二级学徒,却毫无二级学徒该有的底蕴。至少,他要把该学的一级戏法学全。而且,《魇境之谜》他也需要着手去研究。

  这些计划都需要时间去积淀,所以安格尔并不排斥留在荒村。

  接下来的日子里,安格尔开始了孤独的求学。

  他把《魇境之谜》放在了首要学习位置,几乎日夜都在研究,对于魇境,他现在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其中有一段关于魇境的记载,让他更安心的留在荒村:

  “魇境也是可以提升融合的,但前提是有足够的魇幻气息。”

  所谓魇幻气息,其实就是桑德斯提到的“魇石”中含有的气息,或者说,就是魇界的气息。魇石,安格尔只有几块,他是打算用在刀口上,譬如对付强敌的时候。

  所以,他想要提升魇境中魇幻气息的浓度,留在荒村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这里的浓雾,就蕴含了魇界气息。

  魇境中魇幻气息越足,释放的魇幻之术就越是强大,而且还能靠着魇幻气息饲养魇界魔物。根据《魇境之谜》的记载,只要魇幻气息浓郁,魇界魔物甚至可以被驯化,归为己用。

  安格尔倒是直接跳过了这个步奏,现在留在他魇境中的五彩蜻蜓、寄生体、音乐茶杯以及积木士兵,其实都很听话。安格尔让它们往东,它们绝不会往西。

  唯一的遗憾,就是它们的战力都很低。

  他也想过去收纳七彩蜻蜓进入魇境,增添个人战力,但他的极奢魇境还是初成,魇幻气息不足以供养这群“半步巫师”级的魔物,强行收取的话,只会让七彩蜻蜓慢慢饿死,所以只能放弃这个想法。

  两个月后,寒临之月上旬初日,安格尔才停止的学习。他现在能使用的魇幻之术也基本吃透,极奢魇境中的魇幻气息也达到了饱和状态。

  荒村虽然像桃源一般,没有太多危险。但这里食物匮乏,野外也没有野兽可猎,最近一直吃着魔力面包,搞得他满嘴臭袜子的味道。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准备离开荒村了。

  这两个月来,他把荒村每家每户都探了一遍,完全没有收获。稍有文字记载的地方,基本都是模糊的。他曾经花了一番功夫进行断代,最终得出结论,这片荒村至少废弃了千年。

  千年的时光匆匆过去,就算前人想要留下什么有用的文字信息,基本也化为了粉尘。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格尔发愁了:“他该怎么离开?”

  安格尔再一次离开了村庄,开始在附近的森林里寻找出路,想要寻找地洞一类的入口。森林里的树木大多已经枯萎,地上全是残破枯枝,安格尔开启着精神力触手,进行扫荡式的寻找。

  但整整绕了两圈,依旧没有收获。

  重回村庄,安格尔决定换种思维,站在当地人的角度来看,他们会怎么离开这里?

  从荒村中某些精致别墅里可以看出,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应该衣食无忧,所以一定是有方法从外界获取物资的。

  安格尔将自己模拟成一个村民,其他什么事也没做,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去生活。

连续体验了三天后,安格尔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是荒村背后的湖。

  他这三天,作为一个“普通村民”,清早起床洗漱需要用水,吃饭要水,晚上洗澡也要水。如果他不使用“送水术”的话,他一天中来的最勤快的地方,就是这片湖。

  湖水泛黑,有一大股腐烂变质的臭味。安格尔当初想从湖水里钓鱼,用以果腹。但光是湖面飘荡的黑腻的发臭物质,就让他败退。

  一般来说,有水源就可以通过地下河道找到离开的方法。

  但因为这片湖水发腻发臭,并没有活水湖的特征,所以安格尔当初判定这是个死湖,要么是人工打造,要么是雨水堆积。

  雨水堆积肯定是不可能的,因为安格尔前段时间就让托比往空中飞过,头顶是坚硬的石壁,长着吸光的植物,所以不可能下雨。

  这里其实就是类似黑魔国的一个微缩版的地心世界。

  当时安格尔没有多想,但现在他回想起来,总觉得有些不对。

  既然这里不可能是雨水堆积出来的湖,那么就应该是人工湖啰?……既然是人工的湖,那湖中的水是从哪里来的呢?

  安格尔走遍了整个地界,没有发现其他的水源,也没有人挖井。所以,这片湖必然是村民唯一的取水处。

  那么悖论就来了。

  能被用在平时生活用水的湖,怎能是死水?水不活,也会变质的,村民不可能用变质的水生活。

  如果真的没有其他水源,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片湖曾经是活水!

  安格尔看着这片估计死了近千年的湖,想要知道真实原因,下去探探就知道了。

  微微压低帽子,净化力场全程开启,安格尔身周环绕着一片淡白色光罩,跃入了漆黑腐臭的湖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