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39节 尾骨与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餐风露宿了好几天,安格尔决定今晚就暂住在猎人小屋。而且他也打算就在今晚,将棺中之人救醒,先问清楚他的身份,再看看周围有没有去往的地方。

  夜色来临,安格尔点燃油灯。昏黄跳跃的火光,照亮了狭窄的木屋。

  安格尔将棺材从手镯中取了出来。

  打开棺盖,浸泡在血液中的男子便猛地睁开眼。安格尔看到他的疯癫眼神,立刻喝止道:“乖一点,别动。”

  男子原本已经开始挣扎,听到安格尔的话,又慢慢的停歇下来。

  看着棺材中的男子,安格尔眼底带着浓浓的好奇。

  根据安格尔对寄生物的了解,寄生物只要在魇界范围内,会持续吸取外界能量,这时的寄生物其实对寄生体拥有很大的好处。但是,一旦寄生体离开了魇界气息,它就会开始吸收宿主的能量,直到将宿主吸干殆尽,寄生物便会寻找下家。

  而棺材中的男子,在很早之前就离开了波克拉底,所以寄生物在没有魇界气息笼罩下,依照它们的特性,自然会反噬宿主。这时,阿克索救了这个男子,以它的精血吊着男子的命。准确的说,以它的精血维持男子体内的能量不枯萎,而寄生物则反噬这些能量存活。

  所以最终结果,其实是阿克索靠着自己的精血,续着寄生物的命。而男子能够千年不死,却是另有原因。

  “为什么会千年不死?而且……”安格尔看着男子被血染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而且肉体还没有衰老,面容看上去还很年轻啊。”

  安格尔脑海里闪过无数问号,但他此时没有去深究,先救了男子再说。

  不过在驱逐寄生物之前,安格尔还有一件事要做——

  看着棺材中闪耀着淡淡光辉的鲜血,安格尔眼中带着一丝觊觎:“真是奢侈,巫师级魔兽精血可是非常宝贵的材料!”

  最重要的是,这种精血不仅可以用在炼金上,还能炮制成血墨!

  当初安格尔在暮色大拍上,曾经看中一瓶“暗金石像鬼血墨”,暗金石像鬼血墨虽然在石像鬼血墨中属于极高品质的一种,但这只是横向对比,如果纵向比较的话,暗金石像鬼是远远比不上一只巫师级魔兽的。

  虽然棺材内的精血的能量已经流失了一部分,但也珍贵异常,甚至比起阿克索送的蛇蜕与蛇牙都不遑多让。

  安格尔可不打算将这些精血浪费了,为了避免男子清醒后询问,他也没准备让那个男子见到这些精血。所以在此之前,他要先清空棺材里的精血。

  因为寄生物在男子离开精血后,会反噬其自身的能量,以免男子被吸干,安格尔提前释放了魇境,如今他的魇境已算是小成,内里的魇界气息供养一只寄生物是没问题的。

  解开男子身上的藤蔓,将男子弄出了棺材。他的衣服早就碎成粉芥,所以浴血而出时,整个人是光溜溜的。

  千年未曾动弹,按理说肌肉已经萎缩,四肢不可能动弹。但安格尔意外的发现,这男子除了整体虚弱,但器官基本如常。他还特意去捏了捏男子的手臂,竟然还是硬邦邦的。

  “是寄生物帮着调理?亦或者是其他原因?”

  将男子扔在魇境里自个儿玩耍,安格尔直接将棺材盖重新盖上,连着内里的精血一起收进了手镯中。棺材里的精血很多,而他目前又没有收集血液的容器,所以只能暂时将棺材作为收纳容器。毕竟黑油木也算是一种比较珍贵的低阶材料,阿克索的精血装在里面,效果流失的也不至于太快。

  等收纳好棺材后,安格尔看了一眼旁边的男子。血流缓缓落下,露出男子颇为俊逸的脸庞。就如先前安格尔所猜想的,男子的外表很年轻,估计也就十七八岁,身材干瘦高挑。

  外观看上去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突然,安格尔挑了挑眉,他发现男子的左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不过手上血淋淋的看不太真切。

  直接一个净化术甩了过去,将男子从头至尾清理了一遍。

  确定没有血液残留,也没有熏人的味道后,安格尔才仔细打量起男子左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碗。

  似乎是用什么金属制作的碗,整体呈现银白色,在碗的内壁还刻画了一个“黑蛇缠锥”的标志。除此之外,碗里没有任何其他东西。

  这个银碗看上去很普通,安格尔仔细探察了,也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

  但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银碗,却给安格尔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难以言喻,是他无意间感知到的。但当他想去细究时,却再也探察不出任何怪异之感。回头一看,这还是普普通通的碗。

  安格尔仔细回忆当时的那种奇异感,并没有任何黑暗或者负面之感,反而有一种难言的庄严感。

  一个碗还能鼓捣出庄严感?安格尔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应错了。

  或许这个碗真的有古怪,但就算如此,安格尔也没有打算将之占为己有。他收取阿克索的精血,是因为他有把握,就算棺中男子离开了精血,也能活下去,所以这精血对于男子而言,可以说是无用之物。而这碗,男子一直拿在手上,纵使被寄生了也没有放开过,可见这碗应该是很有意义的,或许是家族遗物,又或者是某种精神寄托。

  安格尔观察了一下那碗,便将注意力转到了其他的地方。

  先前这男子整个人被血糊住,还看不清他的身体,此时安格尔才发现了,在男子的臀缝上边靠近尾椎的地方,竟然有一点凸起,长度约莫小指长。

  按压了一下,这个凸起内似乎有外翘的骨头,而且不止一节,安格尔摸到了三小节,触感和手指差不多。

  “莫非是返祖?”安格尔看着那凸起,立刻想到了尾骨。

  但人类的最初,是否有尾巴还是一个争论的辩题,所以返祖也不见得是正确的答案。

  “或者说……是类人族?”安格尔没有学过破除迷障,所以无法鉴定这是人类还是类人,不过至少确定一件事,如果不是变异或者返祖,这个棺中男子和波克拉底的那些人,还是有本质的区别。因为安格尔研究过那些骸骨,都是纯粹的人类,尾椎并没有多出几节骨头。

  不过,对方是人类还是类人,这都不是重点。现在最紧要的,还是赶紧将他弄清醒,到时候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不就行了。

  寄生物待在魇境中已经有小半晌,魇境中的一切安格尔都能自主掌控,其中就包含了能量。寄生物这小半晌吸收的能量,皆在安格尔的操控中。

  安格尔只是一念间,寄生物就从男子的体内钻了出来。

  就在寄生物离开男子的刹那,安格尔发现男子的眼睛出现一瞬间的清明,低吟了一句“多多洛”,然后便昏倒在地……

  一夜过去,日出时,房外突然传来了一阵野兽的嘶吼声。

  这段在森林里游走的日子,安格尔已经逐渐习惯被兽吼声叫醒。他下床的时候,发现躺在另一边地板的男子还在昏睡。

  安格尔也没有吵醒他,径直掠过他,打开了房门。

  温煦的阳光照了进来,被净化力场清理过的木屋,在澄黄的阳光中显得窗明几净。

  安格尔看向门外,托比正穿着花花绿绿的小裙子,飞舞在空中。在它的脚下,是一只长了四对耳朵的云豹。

  托比时不时的撩拨一下云豹,在云豹反应过来后,又飞高高。一豹一鸟争斗了好半天,最终还是以云豹死亡,结束了这一场的追逐戏。

  托比飞到安格尔身边,十分骄傲的指着远处的云豹尸体,一副“我为你准备了早饭”的得意样。

  “你倒是挺乐呵的,狩个猎都要玩闹。”安格尔笑骂了托比一句,“早饭就吃烤肉,会不会太腻?”

  话虽这么说,安格尔还是走了过去,任劳任怨的处理起云豹来。不过安格尔的手艺也很拙劣,好好的一张云豹皮,被他砍得四分五裂,切出来的肉也是碎碎烂烂。

  在安格尔处理早饭时,猎人小屋的大门被推开,昏睡了一晚上的男子走了出来。

  安格尔瞟了他一眼:“早上好。”

  男子走的很慢,一步步的走到安格尔面前,“早上好。”

  “你醒了?我在准备早饭,不过我估计你的胃现在不适合吃肉,要不我让托比去给你摘点果子吃?”安格尔说罢,指着不远处的几个石墩,估计是以往住在这里的猎人准备的天然板凳,“你先过去休息一下,我等会还有事要问你。”

  安格尔说了大半天的话,男子却一直没有回应,而是呆呆的站在旁边。

  安格尔疑惑的抬头看去,逆光下,男子的皮肤被照出一道道光圈,他的及膝长发散乱着,金黄色的眼眸中是一圈圈的“蚊香”。

  过了好久,男子才试探着道:“你醒了……我在准备早…饭,不过我估计你……吃肉,唔唔……果子吃?你先去休息一下,我等会还有事要问你。”

  男子一开始说话还有些犹豫,但越到后面却越是流畅。

  当他说完这句话是,表情露出一丝得意,眼神灼热的看着安格尔,似乎在等待安格尔的褒奖。

  安格尔却是久未说话,愣楞的看着男子。

  半晌后,一声大叫震掣山林——

  “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这种早八百年的剧情,话剧都不带这么演的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