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41节 多多洛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这山并不陡峭,他们走的也不艰难,尤其是安格尔现山林中出现一条人工凿开的小路时,走起来更是轻松。

  有道路,代表有人迹。安格尔让托比去观察下地形,托比小鸡啄米一般点点脑袋瓜子,便一路盘旋到了高空。半晌后,托比飞落到安格尔肩膀,嘀咕了几声。

  “还真有人烟?就在山的那边,还是座不小的城市?”安格尔眼睛一亮,他还担心遇到的是小村镇,难以查到地处位置,但大城市就没有这个担忧了。

  既然前路无忧,安格尔心情也好了很多,转头对跟着他亦步亦趋的男子道:“马上就到城市了,我总不能一直‘喂喂’的叫你,你也该有个名字了?”

  男子一脸懵懂,眼神单纯但又带着欣喜。

  经过这段时间的交流,男子总算是不重复他说的话,但也仅此而已,他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其他的回应。安格尔也不知道这种状况是在往好的方向展,还是往坏的方向走。

  不过安格尔现,每当与男子说话时,他似乎都特别开心。眼神晶晶亮,就像天边的晨星,纯粹明澈。

  安格尔估计这就是雏鸟的印随行为,第一眼醒来见到谁,就把谁当妈妈。

  噢,不对,是爸爸。

  爸爸好像也不对,他可没有一个活了千年,甚至比桑德斯导师年龄还大的儿子。

  “你说说,你想叫什么名字?”安格尔问道。

  男子平时虽然不回话,但偶尔也会蹦出些词汇,都是安格尔说过的话中词汇。安格尔也没想过真让男子回答他的问题,就是看看他能蹦出什么词汇,他就用那个词汇作为他的名字。

  安格尔坏心眼的想着,最好是“便便”、“小狗”、“泥巴”等词汇,未来等到男子智商恢复正常,现自己的名字是这种下九流的意思,那就有趣了。而且还是他自己取的,想要改名就是对自我的否定!

  然而安格尔的坏心眼并没有奏效,因为不知怎的,男子今天一直没迸出过任何词汇,只是一直歪着头,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没办法,既然你不说,那我来帮你。

  “你觉得波克拉底怎么样?”安格尔:“这是你以前住的地方,以免你忘掉,将它当成你名字如何?”

  安格尔自顾自的说:“仔细想想,波克拉底好像又不太妥,毕竟那里曾经生了那般惨剧。”

  安格尔一直说着话,希望能引导男子说点话,哪怕随便一个词汇都可以,但男子却始终不吭声。

  到了最后,安格尔也说不下去了:“我是没辙了,我反正是取名废,以后你想叫什么你自己取吧……明明当初帮你驱逐寄生物时,你当时眼神很清明啊,怎么会突然傻了呢?”

  说到这,安格尔突然顿了顿,眼睛猛地一亮:“我想起来了,你第一次清醒时,似乎记忆还没有丢,那时你似乎说了一句话就晕过去了。你当时说的是什么呢?……我想想。”

  安格尔绞尽脑汁,开始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他将寄生物从男子体内取出来后,男子的眼神出现一刹那的清明,然后他低声呢喃了一句,便昏了过去……等到男子醒来时,他便失去了一切记忆。

  “多多洛!”安格尔:“我想起来了,你说了一句‘多多洛’就晕了。”

  “那以后你就叫多多洛?”这个名字读起来有点怪,安格尔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名字。但既然是他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必然有他的含义在。说不定是他连绵千年也不能忘怀的执念,用这个作为名字,也能时刻提醒他不要忘记这句话。

  就算是他想多了,这个词没有任何含义也无妨。反正名字古怪的人大有人在,而且“多多洛”不是挺好记的吗,还很顺口。

  在安格尔兀自沉思的时候,他身后的男子突然愣了一下。

  男子在听到“多多洛”时,眼底闪过一丝迷惘,似乎有一些画面,从他脑海深处涌出来。有刀光,有铁甲,有血色,有马蹄……还有一个个背着小铁箱子的和蔼老者……

  “你觉得怎样?”安格尔回过头看向男子。

  随着安格尔突然问,男子脑海里的片段也渐渐的消散,然后他一脸茫然的抬起头看向安格尔,歪了歪头,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

  “问你也是白问,就这么定了,在你没有想起记忆前,你就叫多多洛。”安格尔顿了顿,又道:“至于姓氏嘛,其实取不取都无所谓。但是阿克索用精血供养了你千年,它对你的恩情,你是绝对不能忘记的。所以,你就暂时以阿克索为姓吧。”

  “多多洛.阿克索,这就是你以后的姓名。”安格尔一锤定音。

  男子则茫然的点点头。

  一阵山岚吹过,吹起他长到膝盖的长。微微泛黄的树叶簌簌落下,风声伴着落叶,流云随着苍穹,定格了多多洛永世难忘的这一刻。

  半山腰的时候,安格尔现了一座修建的还挺精致的双层木屋,木屋位于山林里的一处空地。在小屋的前方不远处,还立着一个牌子。

  安格尔凑近看了看,牌子上用了好几种文字。其中最上层的文字,正是通用文。

  「拜占山脉oo39段,喀纳山守林人木屋」

  这牌子的左下方还写了立牌日期,以及一个“朝阳从海平线尽头升起”的印徽。

  原来这是守林人木屋。

  安格尔摸了摸下巴,对于这个守林人木屋他倒是不在意,但是这个牌子,却让他很是在意。

  别看这只是记录了一个地点的铭牌,但其实可以从中推测出很多信息。

  这个印徽,以及牌子上写的“拜占山脉oo39段”,无不在告诉安格尔一个讯息:这是一个官方的象征。

  只有官方,才会将国疆寸土划分,甚至一条山脉都要分到很多段。这也侧面说明了,这个“官方”至少在立牌的时候,是很和平的。如果是一个动乱的地界,连普通人的民生都不在意,更何况想到去保护森林。

  金雀帝国以前也设有守林人的职位,不过后来和海澜开战后,民不聊生的情况下,守林人自然也消失在了历史浪潮里。

  “所以我运气不错,到了一个和平的地方吗?”安格尔摸了摸这牌子,并没有太多灰尘,想来应该有人时常擦拭。

  绕过木牌,安格尔来到了守林人的木屋。

  屋里没有人,先前安格尔就探视过。大门紧锁着,但这对安格尔并无作用,无论是用精神力或者魔力,都能轻易打开锁芯。

  安格尔推开门,走了进去。

  虽说是木屋有两层,但实际上每一层都只有一个房间,一层就大厅,二层是卧室。摆设也很简单,除了几个柜子锁着,其他东西一目了然。

  “除了武器,就是吃食。没有一本书,看来这个守林人平时也没啥娱乐消遣啊。”安格尔打开柜子,倒是意外的现了一张地图。

  不过这张地图只是“拜占山脉oo21段oo4o段”的守林人木屋位置。看地图标记的比例尺,八百多里的山脉就有2o个守林人木屋。

  这算是极其密集的分布了。

  能善待森林与自然,这个国家比他想象的要安宁。

  放下地图,安格尔被一阵烟熏味吸引住了。抬起头一看,只见柜子的上方,房梁上挂着一排熏干过后的猪腿,以及一排叫不出名字的肉干。

  安格尔吃了好几个月没有调料的食物,这时看到咸香极重的食物,眼睛一亮。

  取下一个熏干的猪肉脯,安格尔嘴里叫了声“罪过”,便将他放在厨灶上的锅炉中,白水煮了吃。

  那香味,简直太勾人了!别说安格尔,就连托比也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

  另一边,多多洛吃水果养了大半个月的胃,此时闻到肉香味,也不停的吞噎着口水。不过他也没有前来讨要,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锅中的香肉。

  安格尔想了想,这半个月来多多洛吃水果也没生过病,肠胃功能应该没啥大问题,便将煮的很烂很软糯的肉丢给了多多洛。

  这一顿吃的很饱,也很满足。

  在离开守林人木屋时,安格尔在桌子上放了一个金币,虽然有点马后炮的意味,但也算是一种交代。

  至于这一个金币,买的则是那个猪肉脯,以及……一套衣裤以及鞋子。

  这一套外装不是他要穿的,而是给多多洛的。

  安格尔的手镯中只有一件曾经得自普罗米的又骚又亮的紫色巫师袍,多多洛这几天都是套着这件巫师袍。

  但在巫师袍里面,其实什么都没穿。

  这种挂空档的感觉,多多洛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但安格尔觉得有点别扭。风一吹,这家伙不仅前凸后翘,形状都能看见,简直太过伤风败俗。

  为了进城后不碍观瞻,安格尔才出此下策。

  换好衣服后,多多洛比先前看上去有人样了,为了避免麻烦,安格尔还将他的长削成了寸头。

  等到处理好一切,他们离开了守林人木屋。

  原本安格尔打算翻山越岭,但在这里已经出现明显的道路,沿着道路走,应该便能直达人类的聚集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