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46节 魔术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这是一个没有繁星的夜晚。

  圆月孤悬,像是一个发亮的大玉盘,与晴朗无云的夜空形成鲜明的对比。

  几道小如巴掌的(身shēn)影突然划过夜空,借着明亮的圆月,也只能捕捉到一丝黑色雾气。除此之外,就是“嘻嘻呖呖”的诡异笑声——

  在沃特格拉斯的金色十字医学院里,李昂瑞克原本正陪在麦格妲的(身shēn)边,突然他抬起头看向窗外树影坠曳,仿佛是鬼影在招摇。

  不知为何,李昂瑞克心中突然升起一丝隐隐的担忧。

  突然,李昂瑞克察觉到窗外好像划过一道黑影,速度极快,一闪而逝。等他再凝神看去时,已然消失无踪。李昂瑞克盯着窗外看了很久,但除了树影摇晃,再也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qíng)出现。

  李昂瑞克摇摇头,揉了揉太阳(穴xué)。难道是因为白(日rì)里听到苏鲁说的那番话,心理压力之下产生了幻觉吗?

  也许吧那可是巫师啊。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巫师只存于传说中;但李昂瑞克作为格里芬家族的族长,他了解很多外人所不知道的信息,巫师是真的存在,而且三百年前拂煦王庭还有个学习巫术的公主,不过后来莫名消失不见了,对外的史官记载其病死于宫廷,但根据格里芬的家族秘闻,那位公主其实只是离开了拂煦王庭,去寻找巫师的不朽之法了。

  所以,李昂瑞克虽然没有真正见过巫师,但关于巫师的记载他看了很多。年轻时,他甚至也想成为一个巫师,可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找到门路。

  “真的是巫师吗?”李昂瑞克看着天空的圆月,低声呢喃:“如果真如苏鲁所说,那是一位尊贵的巫师,麦格妲当时就不该唉,算了,发生都发生了,只能想办法弥补。”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纵然到了这个地步,李昂瑞克也不愿意苛责。

  “还有巴尔说的‘魔术师’,他又是谁?如果能把巴尔抓过来问问就好了。”不过李昂瑞克知道暂时不能动巴尔,作为一城之首,想要得知城中信息并不困难。不过短短几个钟头,他便得知了那位可能是巫师的年轻人,入住了巴尔的别墅。

  天知道那个巴尔用了什么花言巧语,那位巫师大人竟然没有杀了他?!

  在李昂瑞克心中忐忑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的脚步声,不一会儿苏鲁打开门走了进来。

  “外面为什么会这么吵?”李昂瑞克询问道。

  苏鲁脸上带着忧虑:“伯爵大人,那种奇怪的病例又增添了两例,刚才的声音应该是院长带医生过去时发出的。”

  “又添两例?加上先前的病人,已经快过百例了吧?”

  “是的,刚好一百整。”

  李昂瑞克十分头疼的揉了揉乱发,真是多事之秋,内忧外患怎么就恰好撞到一起了呢?

  “唉,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沃特格拉斯的执权人,而且人就在医院。我过去看看,你来守着麦格妲。”

  对着月亮感慨的人,不止李昂瑞克一人。安格尔此时也看着那仿若发光盘子的月亮,不过他看的不是天上月,而是水中月。

  大门一打开,就是长长的水道。天空的月亮,就这么映照在水道上,伴随着徐徐风吹,水中月皱起粼粼碎纹,轻扬且唯美。

  安格尔沿着水道慢慢划着船,船(身shēn)缓缓移动,天上月照着,水中月映着。

  就在圆月登上头顶时,安格尔停了下来。

  他来到了海湾区的两栋高楼夹缝处,这里有一条狭窄深幽的水道。安格尔驾驶着小船钻了进去,两边的高楼(阴阴)暗处,有颓废的乞丐抱着腿,坐在路灯下瑟瑟发抖,看上去很是可怜。但当安格尔划船经过时,乞丐却猛地睁开眼,看着安格尔渐渐远离,然后拿出连着一根细线的传声筒,低声道:“告诉主人,目标来了。”

  乞丐的声音自以为压得很低,但安格尔其实一直用精神力触手观察着周围,自然没有错过他的对话。

  “还用着传声筒,看来这里的主人水平也不高嘛。”无论是单方面的传声术,亦或者双方的思维同步,都只是1级戏法。安格尔心中暗道,或许他还高估了“魔术师”的水平。

  没错,安格尔之所以深夜出门,正是要去会会这个“魔术师”。

  在巴尔的牵线下,“魔术师”也同意了这次的见面,不过见面地点与时间都由他定。安格尔对此也没有异议,他是要向“魔术师”进行交流的,自然不会摆出高姿态,适当的做出让步能让交流更加顺利。

  安格尔顺水而下,在狭窄水道的尽头是一面铁丝网,阻拦了船只前进。与此同时,在旁边的墙壁上也现了一道暗门,安格尔从船上站了起来,轻轻一推,暗门便被打开了。

  长长的阶梯,从上至下,每隔一段路,墙壁上都会出现一盏油灯。

  安格尔走了一分钟,估摸在水下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在阶梯的尽头是一盏朴实的铜质大门。

  铜门是打开的,可以看到里面广阔的空间。

  一个穿着魔术师标准装的男子坐在长桌首位,除他之外,目及之处没有其他人。

  但安格尔却清晰的感觉到,某些(阴阴)暗角落有粗重的呼吸声。

  安格尔原本以为魔术师选择了以此为地点,是要做一些利己的布置,但实际上却让他大为失望。

  隐匿在暗处的人全是凡人,或许有一定的战斗技巧,或许是正式骑士,然而对他并没有什么用。

  至于坐在主位的魔术师,安格尔没有贸然查探其修为层次,而是压了压帽子,毫无怯意的走了进去,坐在长桌另一端。

  近五米的长桌,魔术师坐在一头,安格尔坐在另一头。长桌上则摆有茶水、点心、烛台与鲜花。

  “魔术师阁下,晚上好。”安格尔取下帽子,放在餐桌上。

  魔术师抬起头,就看到对面那顶黑色帽子上的诡异笑脸。不知为何,看着那笑脸他心头有点毛毛的,仿似在嘲笑他一般。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这是一道略带沙哑的中低音。

  安格尔抬眼看了一眼魔术师脸上那精美的面具,不置可否的说:“假面。阁下可以如此称我。”

  “假面先生吗?”魔术师低声笑了笑,这个称呼显然是一个临时起意的代号,不过他也不在意。

  魔术师看不透对面的少年,从少年离开巴尔的别墅时,他就一直暗中观察着。少年的一举一动,看上去都很正常,但又似乎带有奇妙的意味,就如那顶对着他诡异微笑的帽子一般,让他心中有点发毛。

  “我听巴尔说,假面先生有事找我?”

  为了避免拖太久出现意外,他也不做寒暄,直入正题。

  安格尔笑道:“我初来乍到,就是想知道,沃特格拉斯附近有哪些巫师同好,或者巫师组织,我好避免冲突,如果可以也能寻个依靠。”

  安格尔并没有将真实目的说出来,巫师之间的(情qíng)报交换肯定是需要等价交易的,他若是表现的太急迫,一来就把自己的目的以及想要知道的事说出来,那就落了下乘,对方如果有点眼力见,便能待价而沽;而他用这种旁敲侧击的方式,倒更像是“拜码头”,少了一分“交易”的意味,可以更容易的(套tào)出话。

  听到这个问题,魔术师稍微迟疑了下:“沃特格拉斯附近没有什么巫师组织或者说,整个拂晓王庭,以及周边的国家我都没听过有巫师组织。”

  顿了顿,魔术师又道:“如果有的话,我早就去拜师求学了。”

  “噢?”安格尔的眼珠子轻轻一转:“莫非魔术师阁下也是独自修行?”

  魔术师点点头:“我是无意间踏入巫师界的,之前基本都是自修,最近才开始与同道交流。”

  听魔术师如此说,安格尔更加确定对方只是一级学徒。随便获得一本“引导法”就自修,除非运气逆天,体质又适合那本引导法,模型的契合度又高,进境才会迅速,否则只是一辈子蹉跎的命。

  “原来如此。”安格尔作恍然大悟状:“那阁下知道离这里最近的巫师组织是哪一个呢?”

  安格尔说到这时,顿了一顿,脸上带着一丝忧愁:“我最近无论是术法亦或者冥想,都到了一个瓶颈期,急需有人指点。所以这才走出深山,来到这里。”

  安格尔话里话外交代了很多信息,譬如他来自深山,譬如他渴望交流。这些都不是假话,但也不全是真话。

  魔术师对这个问题也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

  安格尔仔细观察了魔术师的眼神,他说话的时候很真诚,似乎并不像是在说谎话。而且,这种问题也没有必要说谎话。

  安格尔在心中叹了口气,没想到原本寄予希望的一次碰面,最后却一无所得。

  这也没办法,从魔术师的表现,以及周围的布置来看,他基本就是个野路子。就算拥有了超凡的力量,但也没有相匹配的能力与底蕴。

  “我刚才听阁下说,你最近是有和其他同道交流的吧?那你认识的这些同道,可有消息灵通之人?”安格尔还是不想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

  魔术师思忖了片刻:“没有,我认识的那群人,分散在附近的几个国家,他们的(情qíng)况基本和我一样。”

  安格尔听到这,哀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要另想办法,或许该去一趟王庭,以一国的底蕴来看,应该有一些知识积蓄吧?

  就在这时,魔术师突然道:“不对,或许有一个人知道。”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