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53节 奇怪的小细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看着如此义正言辞且怒发冲冠的泰瑞尔。安格尔只是冷冷道:“在医学的领域,我的确不能逞威风。但你确定,这些人是在医学的领域中?”

  安格尔的话,让众人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这无影症的确也太奇怪了,有阳光就有影子,任何物体在光源下都该有影子,这与人体本(身shēn)是没有任何关联。所以将之当成是病症,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荒诞。

  但不把这些人当成病症,难道放出去说是有魔鬼在窃取人的影子?好不容易打造出稳定安宁的沃特格拉斯,估计也会因为这些失去影子的人而变得人人自危。这也是李昂瑞克为何下令将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设为(禁jìn)区,不许外人进入的原因。

  ——为了安定与和平,哪怕需要牺牲小部分人的利益。

  但,当这份被牺牲的小部分人中,出现了自己唯一的女儿时,李昂瑞克又当如何?

  “还有,你真的确定,你们那里会诊个没完,就能救麦格妲?呵,别贻笑大方了。”安格尔说罢,冷哼一声挥袖走人。

  他不想和凡人计较,或许在泰瑞尔的立场,他说的一切都是合理的。但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还信誓旦旦的言说安格尔打断会诊,耽误了麦格妲的治疗,安格尔只觉得很荒谬。

  换句话说,就算今天他不在这里,他们通过会诊就能救这些失去影子的人?

  所谓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就是安格尔此时的心态,他根本不想和一个“自欺欺人”的所谓国医,来论谁长谁短。这是在强行拉低他的智商上限。

  所以,安格尔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李昂瑞克见状,心中一急,也不管在场有自家的骑士也有外人,他“吧嗒”一声双膝跪在地上,苦苦央求道:“大人,求求你救救麦格妲吧,现在只有你能救她了”

  李昂瑞克也知道,安格尔不生气就已经很好了,他不该奢求其他。但那是他的女儿,是他唯一的孩子。哪怕因此恶了安格尔,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李昂瑞克的动作,吓坏了所有人。管家与骑士几乎同一时刻,也随着李昂瑞克跪倒在地。

  剩余的三人,金色十字医学院的院长黑德里克,国宝级医师泰瑞尔与卡洛琳,全都惊呆了。堂堂一国伯爵,就算见到陛下都只行单膝礼,李昂瑞克竟然用双膝礼下跪?!这是面对父母、面对黎民、面对神坛时才会行的大礼!

  黑德里克和卡洛琳几乎同时看向安格尔,他们的眼底都带着深深的疑惑:你到底是谁?李昂瑞克,一国重臣,沃特格拉斯的掌权人,居然对你行大礼?!

  泰瑞尔则是面容呆滞,比起猜疑安格尔的(身shēn)份,他更在意的是,为何李昂瑞克如此笃定,只有那个少年可以救麦格妲?他凭什么有这种信心?

  一个打扮的古里古怪,玩鸟遛鸟,(乳rǔ)臭未干的少年,有什么资格去拯救连他们也无法救治的病患?

  (身shēn)后的齐声跪地,并没有让安格尔停下离开的脚步。

  “我先前就说过,我从未答应过你的要求,我来这里也只是好奇。至于救人”安格尔的(身shēn)影慢慢踱入黑暗之中:“我可救不了,就让诸位医学大家,想好方案慢慢诊治吧。”

  突然,安格尔顿了顿足,在李昂瑞克充满希望的眼神中转过(身shēn)来。

  “我差点忘了一件事。”安格尔指着泰瑞尔,微微一笑。(阴阴)暗的走廊,配合窗外洒下的月光,将安格尔的轮廓勾勒的越发深刻。

  一道(肉肉)眼不可见的魇幻气息,从安格尔的手指尖钻了出来,窜进了泰瑞尔的眉心。

  “一个小小的惩罚,时限三天。”

  话音落下,泰瑞尔突然指着安格尔惊呼一声“魔鬼!”,然后战战兢兢的后退,他的(身shēn)后是黑德里克,当他转过头看到黑德里克时,他吓的眼睛一白,口吐白沫的晕倒在地,昏迷之前黑德里克听见他叫了一句——“羊魔人!”

  这突发(情qíng)况,除了李昂瑞克知道是为何外,其他人都是一脸懵的。

  怎么突然,泰瑞尔就像发疯了一般?

  尤其是黑德里克,不仅懵((逼逼)逼),而且他的脸色也黑沉沉的。他的胡子修成三角形,脸皮又松垮瘦削,看起来就像是山羊一样,平时里最讨厌别人说他长得像山羊;所以听到泰瑞尔突然大叫“羊魔人”时,他恨不得当场摔桌子走人!

  “伯爵阁下,我们的交易不成立。不过我希望明(日rì)午时之前能看到我想要的东西,否则”言未尽,但话语之中的威胁之意,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来。

  李昂瑞克此时心(情qíng)绝望,但他依旧强打着精神点点头:“大人,请放心。我立刻安排人将卷宗送到大人的宅邸。”

  这也是安格尔头一次用出威胁的语气,但效果出奇的好。他其实并不想以势压人,但有时候偏偏这样做,却是最快捷最方便的方法。

  既然达到了目的,安格尔想了想,决定说些真正有用的话:“我不救治你的女儿,只因为我知道,我救治不了。我先前检查过了,他们的(身shēn)体并没有问题,所以问题还是出在那个小黑影(身shēn)上。”

  “如果伯爵阁下能查清那个小黑影的事,我不介意去了解一下背后的事(情qíng)。”安格尔留了一个念想给李昂瑞克,他对小黑影的确有兴趣,大概是对超凡事(情qíng)天生的敏感度,觉得那小黑影背后或许有一些隐秘。

  不过他并不想亲自去查,他初来乍到,对沃特格拉斯并不怎么了解,就算要去查也要花费大工夫。所以把此事交给了李昂瑞克,如果他真能查到小黑影的事,他不介意掺上一脚。

  李昂瑞克原本已经绝望,但听到安格尔的话,眼神中又燃起一丝希望。忙不迭的点头:“我会立刻去打听!”

  “不要大张旗鼓,免得打草惊蛇。”安格尔补充了一句,然后又看向众人:“最后,我给诸位一个提示,是我先前发现的小细节注意一下,所有病人的发色与瞳色。”

  “言尽于此,”光影之下,安格尔笑眯眯的道:“荒诞的剧已经落幕,各位晚安。”

  语毕,安格尔开启了无边静寂,融入了黑暗走廊之中。

但在其他人看来,安格尔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人呢?他怎么会消失了?”黑德里克惊呼道,拉住李昂瑞克:“我刚才眼睛没看错吧,他是消失了对吧?”

  李昂瑞克没有回话,只是站了起来,对管家低声吩咐:“把假面大人要的卷宗送过去,还有,去查查那个小黑影的事记住要低调。”

  卡洛琳看了看突然消失的安格尔,又看了看昏倒在地,被黑德里克搬到病(床床)上躺着的泰瑞尔。

  泰瑞尔在昏迷中,还时不时的说着梦话:“不要过来,走开,恶魔!啊,救救我,不要杀我”

  卡洛琳陷入了思虑中,她想起曾经作为拂煦王庭御医时,在王庭图书馆里看到的一些隐秘。

  半晌后,卡洛琳抬起头:“李昂瑞克,那个少年,他是巫师吗?”

  卡洛琳的问题,让李昂瑞克动作一顿。一旁的黑德里克也看了过来,他虽然没有去过王庭图书馆,但民间传说中也有巫师的(身shēn)影,不过一般而言,传说都将巫师与邪恶划上等号。

  “这与你无关。”

  “告诉我,我想知道。”卡洛琳眼神执着:“他就是巫师吧,要不然你为何会如此求他。或者说,他其实就是无影症真正的幕后黑手?”

  李昂瑞克喝斥道:“卡洛琳医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假面大人在一周前才来到沃特格拉斯,与此事并无关联。”

  “巫师不是都与冷漠为伍吗?说不定他早就到了,只不过一周前才进入沃特格拉斯。”

  “我说过他不是!幕后黑手我有头绪,并不是假面大人!”

  卡洛琳低垂着眼,淡淡道:“所以,你承认了。他果然是巫师,对吗?”

  不等李昂瑞克回话,卡洛琳走到泰瑞尔面前,低声叹道:“老家伙就是很顽固,明明知道救不了人,却还乱发脾气。”

  “看吧,踢到铁板上了吧。”卡洛琳:“李昂瑞克,泰瑞尔没事吧?”

  李昂瑞克沉默了一会儿,终是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假面大人说是小惩,应该不会出大事。”

  卡洛琳“恩”了一声,感慨道:“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等泰瑞尔醒了,我会好好和他谈谈,还有,能把那位少假面大人的地址给我吗?我想去拜访致歉。”

  李昂瑞克没有说话,这件事他肯定不能做。

  卡洛琳:“也罢。”

  这时,听完全程的黑德里克带着震惊,“难怪伯爵大人您会亲自陪他过来,原来真的只有他才能解决泰瑞尔刚才那样做,已经开罪他了吧?”

  提到这茬,李昂瑞克也是忍不住横眉冷对,“原本我和假面大人就不熟悉,这下,可能更难亲近了。泰瑞尔,真是唉!”

  卡洛琳:“我也很自责,我跟着过来,其实就是来拦住泰瑞尔的,但我心中也是带着偏见,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李昂瑞克:“不说这些了。刚才假面大人说,所有病人的发色与瞳色,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过去看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