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56节 海港的骚动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在三天后,也就是冻土之月来临时,在全息平板的帮助下,终于将传声术的模型构建成功。

  其他的巫师学徒在构建一个新的戏法模型时,一般都要耗费魔源中3/4的魔力,原因主要是其他学徒的等阶与戏法一般都持平。

  但轮到安格尔构建模型时,最后耗费的魔力连魔源三十分之一都不到,从这也可以看出他的等阶超过戏法水平太多。

  造成这种(情qíng)况的原因,一来是奇点散(射射)冥想法的缘故,修炼基本没有瓶颈,效率极高;二来则是在那片位面夹道内,修炼速度还莫名加快了好几倍,在位面夹道时他又不能专心去做戏法研究,只能一心修炼。最后的结果,就是如今他等级到了,实力却还没跟上。

  好在,真正拼斗时,他还有其他秘密武器,所以他目前倒是没有太着急。戏法的问题,只能多腾出时间来钻研,毕竟如今他要学习的戏法,多是对知识的理解与融合,不是说学了立刻就会。

  研究完传声术,安格尔接下来着手的就是“愈合术”,这个戏法也属于必学的戏法之一。

  不过安格尔正打算开始研究时,又有人敲起了门。

  刚一打开门,安格尔便看到一张满脸青白的老脸。

  在看到安格尔的时候,他的眼中带着惊惧,畏畏缩缩的道:“假假假面大人我,我”

  哆嗦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假面大人,泰瑞尔这几天经过反省,已经知道错了。请求大人原谅他吧。”说话的是一个满脸褶皱皮的老太太,安格尔记得此人,国宝级医师卡洛琳。

  至于哆嗦打颤的老者,正是先前气焰滔天的泰瑞尔。如今的他,被恐怖幻象折磨了三天,徒留骨瘦形销的皮囊。就连精气神都去了七分,哪还有前(日rì)的气焰。

  “该惩罚的我已经惩罚了,以后不要来打扰我。”安格尔不想耗费时间在无关紧要的事(情qíng)上,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关门了。

  回到客厅后,安格尔没有继续研究愈合术,而是思索起泰瑞尔造访的事。

  他思忖的不是泰瑞尔本(身shēn),而是这些人一个个的来造访,让他不胜其烦。巴尔和魔术师暂且不提,李昂瑞克和泰瑞尔明显是暗地里查过他,才晓得这里的地址。

  调查也就罢了,他本(身shēn)也没有隐瞒踪迹的意思。但这群人,肆无忌惮的打扰他,这就让他有些不爽了。他这里又不是酒馆,任谁去留。

  想了想,安格尔叫来了杜姗,让她这些(日rì)子暂时不要出门,就在家里教学。然后他在房子附近布置了几个幻术节点,构建出一个基础幻境。

  这个幻境对人体本(身shēn)并没有伤害;但安格尔融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任何踏进幻境的人,都会被魇幻气息勾动内心恐惧的事至于最后会造成什么结果,安格尔懒得去想,打扰他的思绪总要付出代价的,不是吗?

  夜色初上,安格尔循着月光,沿着幽幽水道,来到了海湾区的中心。

  这里有一片宽敞的广场,地砖呈扇形,带着优雅的痕迹。广场中央是一座雕像,雕刻着书籍的沉思老者。雕像周围一圈则是喷水池。

  白(日rì)里,这里人满为患,人们逗逗飞鸟与白鸽,听听卖艺人的乐曲,生活好不惬意。

  但此时,夜深人静。广场没有一个人,除了晚风的呼啸声,只有喷水池还在持续不停的发出汨汨水声。

  安格尔压低帽子,缓缓走到广场的尽头,这里有一座就像礼拜教堂的多塔大(殿diàn)。

  ——这就是在沃特格拉斯的学界里,享誉至高盛名的中心图书馆。

  安格尔走了进去,前厅中有站岗的铠甲守卫,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安格尔,全都视若无睹。

  穿过一条映照着不规则彩色玻璃窗的幽深长廊,他来到了大厅一层。这里数十个书架整齐的摆放着,每一个书架前面都标记了分类,不过安格尔直接忽略了这些书籍,他并没有在此停留,而是继续往前走。

  根据巴尔提供的(情qíng)报,在一层大厅的尽头,有一条通往地下室的通道,而安格尔目的地——古籍密库,就在那里。

  一路上他遇到了好几队值夜的守卫,但在“无边静寂”的效果下,没有人阻拦他。

  很顺利的来到了古籍密库。

  密库的钥匙一分为三,被图书馆的馆长,以及两个副馆长分别掌控着,其他人想要进去,必须要得到三个馆长的授意。

  安格尔却懒得管这些,精神力触手伸入孔洞中,繁复的锁芯就这么被他轻轻拨开。

  进入了古籍密库后,安格尔随手在门前布置了个幻境,让人不会发现这里的状况。

  古籍密库不大,约莫十多个书架。虽然充满了陈腐味,但并没有看到灰尘,可见这里有人时常清扫。

  安格尔没有浪费时间,直接一本本的翻阅起来。

  根据那个开诊所的女子所述,她的爷爷是在书中看到的“蛇盘桓于权杖”的图案。所以安格尔并没有细读,而是((操cāo)cāo)控了三只魔力之手,再加上自己的双手,同时翻阅四本书,只要看到有类似图案就停下来。

  他的翻阅速度极快,几秒钟就翻完一本。再加上他同时翻阅四本书,所以效率更高。

时间就在他翻阅的时候,慢慢流逝  海湾区在静谧中熟睡时,在沃特格拉斯的陆上区域,还处于华灯未央的阶段。尤其是塔罗海港,整个拂煦王庭最繁华的内陆交易港,更是彻夜不眠。

  卸货的水手,取货的商家,换了一批又一批。停港的船只,也络绎不绝,许多早上就到了海门,排队入港至夜晚的也比比皆是。

  这样(热rè)闹的景象,会一直持续到冻土之月的下旬。然后塔罗海港会经历三个月的清闲,一直到繁花之月上旬,海道解封后才会再次迎来八方人潮。

  “到你换班了?今天还有多少船入港?”坞台的负责人远远就看到一个披着黑绒披风,穿着夜勤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这个男子是从海门换下来的夜勤人员,所谓海门,其实就是和陆上城门差不多,负责登记外来人员的停留(情qíng)况,以及发放临时居留证明。不过海门登记的是船只,而且比起城门更忙。在城门都停歇的时候,海门还分为(日rì)勤和夜勤进行两班倒,可见他们的忙碌程度。

  夜勤男子摇摇头:“数不清,就目前排队的船来看,就要忙碌个两三天。而且我听说天堂海又解(禁jìn)了,看样子午德帝国、夜芙王朝的商轮都要渡洋而来,到时候更是没时间休息了。”

  坞台负责人拍拍夜勤男子的肩膀:“就这两周了,忙过这一段时间,你就可以休息三个月,到时候海门值勤又会成为所有人羡慕嫉妒恨的工作了。”

  夜勤男子不置可否:“虽说可以连休三月,但我其实还是更想去城门工作,时间更稳定。”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阵(骚sāo)动。水手和搬运人员全都停了下来,还有一部分人高呼着“船沉了!快去救人!”。

  夜勤男子回头一看,眼睛蓦然瞪大:“糟糕,好像是海门出问题了!我过去看看!”

  夜勤男子说罢,转过(身shēn)就沿着岸边,朝着海门跑去。

  海门值勤的有六条船,都分布在海门水栏附近,夜勤男子冲到海门水栏时,发现出事的果然是海门值勤船!

  一条长约十五米的值勤船,从正中间的龙骨被折断,如今就像一个“v”字,渐渐的沉入海面。

  未浸入海面的部分,被熊熊的火焰灼烧着。为了不被活活烧死,船上还活着的夜勤不得不跳入水中,在星月照耀下的海面沉沉浮浮,呼救声四起。

  岸边的水手,以及其他值勤船上的夜勤纷纷跳入冰冷的海水中,游向落水之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船会从龙骨正中折断!”夜勤男子惊呼出声。

  尖叫的,呼救的,哭泣的,救人的在这一团乱麻中,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条不起眼的独木舟用悠闲的步调,慢慢驶入了塔罗海港。

  独木舟停泊入港后,一个穿着黑色皮靴的男子,踏上了岸。

  “手生了啊砍掉一条船,居然用了三分之一的魔力。”皮靴男活动活动肩膀,低声自喃。

  随着他的上岸,周边突然刮起一阵冷风,遍布船坞的油灯,也被这阵风吹灭了数盏。

  皮靴男子用手压住被风吹的边沿扑腾的牛皮宽檐帽:“啊咧啊咧,这么(热rè)(情qíng),这么亟不可待,不愧是我的小可(爱ài)们。”

  随着他话音落下,三道小黑影倏忽间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与此同时,风也停歇了。

  小黑影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述说着什么,皮靴男一边点头,一边朝着夜幕深处走去。

  当离开海港范围时,小黑影将十多个灰色的小布袋交给了皮靴男,然后发出一阵阵诡异的笑声,融入了黑夜里。

  皮靴男看着掌心上还在扭动的小布袋,嘴角咧开一抹森然的笑容。

  皮靴男收好小布袋后,便一路朝着中心区走去,当走到一条深幽的小巷中时,他突然转过头,看向一处幽影。

  “出来吧,跟着我这么久,为什么不敢露面?”

  皮靴男定定的看着那处幽影,隔了好一会儿,一道小小的黑影迈着犹豫的小脚步走了出来。

  皮靴男伸出手,“过来。”

  小黑影踟蹰了一下,还是跳上了皮靴男的掌心。

  “说吧,有什么事?”

  小黑影慢慢踱步到皮靴男的耳畔,低声嘀咕了几句。皮靴男锋利的剑眉一挑:“你被人看到了?啊咧啊咧,这事真不好办啊。”

  小黑影愧疚的躬着腰。

  “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等到黑影离开后,皮靴男才轻声道:“有趣,竟然在这里会出现一个能够感知到库拉库卡的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