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69节 复苏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具体梦到了什么,他却一点都记不起来,只记得耳边有人一直“嘻嘻呖呖”个没完。而且他总感觉有人在他脸上摸来摸去。

  他醒来时候,也是因为“嘻嘻呖呖”的笑声太大,以及一只不安分的手,在硬撑开的眼皮,将他从梦中强行唤醒。

  安格尔睁开眼,直接对上了一双正望着他的眼神。

  那是一种带着痴迷与惊赞的眼神,安格尔醒来后有一刹那的迷惑,但他很快就发现,那双不安分的手从他眼皮离开,开始放在他的头发上,一撮撮的捋着他的发丝。

  “多美的金发,就像是最上等的绸缎,又滑又顺。”一边摸着安格尔的头发,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

  “手,从我头发上拿开。”安格尔出声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嘶哑低沉。

  “瞧瞧,这眼睛多美。毫无一丝杂色,宛如雨后初晴的天空,又像是被阳光照出粼粼水纹的碧海。”

  安格尔伸出手,将坐在床边的人推开。

  床边人推开是推开了,但谁知他一用力,胸口处就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

  在这种疼痛中,安格尔的眼神也从懵然变得清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暗影,你做了什么?”

  被推开的“床边人”正是暗影,他还在用咏叹调的发声方式,赞美着所见:“这么完美的金发碧眼,如果是我的战利品就好了……不对,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是最上等的艺术品,我会放在压箱底中,将你好好收藏,”

  安格尔忍着胸口的撕裂感,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间布置的很简单的卧室,除了床与柜子外,就没有其他家具,在对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一把弓箭。

  这里的布置,有点熟悉。

  安格尔记得,他带着多多洛从深山老林里出来时,曾经在一间守林人木屋中单方面“购买”过衣服。当时,安格尔就检查过守林人木屋中的卧室,摆饰就是如此。

  这里是守林人木屋?

  循着逐渐清晰的记忆,安格尔再回想着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一道门,从他胸口处打开,三个小黑影从门内钻了出来,然后他就陷入了昏迷?

  安格尔抬起头,看着还在发表奇异言论的暗影:“你知道门会在那时打开吧?”

  暗影原本还在说着“战利品”、“艺术品”、“珍藏品”的鬼话,听到安格尔的问题时,他愣了一下。收起浮夸的表情,嘴角勾起淡笑:“知道又如何?我提醒过你离开的。”

  “我主动坐到那个位置,你也多次提醒我离开。看似无心,其实都是你的刻意引导吧?”

  “那可不一定,如果我是刻意要害你,契约不会放过我。”暗影道。

  “也对,我记得门打开时,你似乎在笑。看来你还真的绕过了契约,但你为何又要救我?”安格尔回忆起自己昏迷前,曾经看到暗影的偷笑,那时他就有点明白了,这一切的无心与无意,其实都是暗影在冥冥之中做推手。不过他做的很成功,他没有引导安格尔,一切都是安格尔主动做出选择,所以契约并没有对暗影下手。

  不过,他的胸腔被打开了,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为何暗影还要救他?

  “因为你的金发碧眼很美,如果我不救你的话,或许连我的导师都会责骂我?”暗影的表情看起来很真诚。

  安格尔却不相信这一通胡话,他默默的回想着契约,然后轻声道:“是见死不救逼着你必须救我吗?”

  暗影怔了一下:“你很聪明。”

  安格尔摇摇头,自嘲的笑笑:“如果我真的聪明,就不会被你耍的团团转。”

  安格尔说完后,强撑着受伤的胸口,就想下床。

  “虽然我用了愈合术修复你的外伤,但胸肋骨还没有彻底稳健,你最好别乱动,否则骨头又断了的话,我只能再次给你开胸。”暗影制止了安格尔的动作。

  安格尔闻言,停止了自己的动作:“需要疗养多久?”

  “大概一两年吧。”暗影随口道。

  “这并不好笑。”安格尔轻轻覆上胸口,皮肤上已经没有伤痕,轻轻按压一下还有疼痛感。以他对骨科的理解,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至少要修养三个月。

  “好吧,如果你想慢慢养的话,两个月差不多。如果你持续对自己使用愈合术的话,一周左右。”

  愈合术?安格尔算了算时间,他已经研究到了最后阶段,如果继续研究,差不多两三天就能成功。按照这样来算,他至少还要在沃特格拉斯带上十天左右。

  这十天时间,他并不想待在这里。跟着一个挖空心思想害他的人住在一起,这是一件作死的事。不过他也不想让暗影送他回去,谁知道路上他是不是又要搞幺蛾子。

  安格尔决定先留在这里将愈合术学习成功后,再独自离开。

  “我昏迷了多久?托比呢?”

  “不到两天。”暗影顿了顿:“托比是什么鬼?你的那只死鸟吗?”

  在安格尔的冷刀子眼神中,暗影指了指枕边:“那不就是,那天你一昏倒,它就跟不要命一样的疯狂攻击我,我的手都它给踹断了。在这样艰苦的情况下,我还辛辛苦苦的把你救活,你是不是该给我点补偿?”

  安格尔转过头看向枕头边上,托比正一动不动的昏迷在侧。

  “我可没对它怎样,它自己昏倒的,我检查过了,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不过也奇怪,都过了两天了,你都醒了,这只死鸟却还没有醒。”暗影见安格尔看过来,赶紧撇清关系。

  安格尔伸出手覆盖住托比的身躯,温热的触感,以及强有力的心跳无不表明着托比身体很健康。

  “我没骗你吧,还是谈谈你给我的补偿吧?”

  “补偿?呵,你想要什么补偿?”

  暗影似乎没有听懂安格尔的反话,笑嘻嘻的凑上去,语带暧昧道:“外物就算了,不如你把自己给我?”

  “我的意思是,你把影子送给我。我很想将你珍藏起来呢,反正你也不是凡人,失去影子你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你觉得可能吗?”安格尔顿了顿,“你让库拉库卡去偷别人影子,单纯就是为了收藏?”

  见收藏没戏,暗影无精打采道:“是啊,这些都是我的伟大收藏。我以后要在天空机械城办一个金发碧眼的影子展览!”

  “影子黑漆漆的,也看不出金发碧眼。”

  “制作成傀儡不就行了。”暗影说罢,一只库拉库卡带着“嘻嘻呖呖”的笑声,从窗外跳了进来,落在暗影的手心。

  一个灰色布袋子被库拉库卡交到暗影手上。

  布袋还在扭动着。

  “又是影子?”

  “没错。”暗影随口答道。

  “不干涉凡人的生活,这是我进入巫师界学到的第一课。”安格尔看着那扭动的布袋,淡淡道。

  “你在给他们求情?”

  “我只是在提醒你收敛。”

  “我的事就不牢你费心,如果你真想管,把你影子交给我,我就把所有人的影子还回去,如何?”

  安格尔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对于凡人,他有着同情心与同理心,但如果要以他自己换取其他人的自由,他没有这么伟大,也不接受任何道德绑架。

  暗影离开后,安格尔抚摸着胸口,感受着自己的心跳。

  他还活着。

  只要还活着就好。

  安格尔从没有这么庆幸自己活着,在那扇门从他体内被打开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那一刻,他怨恨着暗影,但更怨恨自己。

  怨恨自己为何要签订契约,为何不在之前就杀死暗影;怨恨自己为何太笨,没有明白暗影看似有意其实无心的提示;怨恨自己太托大,怨恨自己为何一次次无视生命的珍贵。

  还好,还好他没死。他还有补救与改过的机会。

  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能力,也永远不要低估对手的下限。哪怕,被世界意志注视着,小动作依旧上不得台面,但暗潮涌动也能掀翻一条巨轮。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暗影没有再出现,安格尔用精神力触手感应了一下,暗影并没有留在守林人木屋中,但留了两具傀儡,魔术师就是其一。

  安格尔没有管这些傀儡,而是默默的开始修炼着愈合术。

  两天后,愈合术被他成功释放出来。对着自己胸口使用,淡绿色的光芒钻进皮肤,浸入到断裂的肋骨处。

  在精神力的感官下,肋骨处的裂痕在绿光中慢慢的愈合。虽然很慢,但却实打实可以看到成效。

  确定了愈合术有用,安格尔开始盘算着离开。不过离开的前提,是骨头的伤势能够支撑他走回沃特格拉斯。

  安格尔粗估,只要再过一天,骨头的大致裂痕就好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只要不乱碰伤口,从这里回到沃特格拉斯应该无什大碍。

  一夜过去,安格尔在床上躺了三天,终于下了床。

  在穿衣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内衬与风衣已经破破烂烂。在胸口处开了一个口子,再难挽回。

  这件价值数千魔晶的风衣,在他到手后不到半年时间,就以这样的方式报废。

  “可惜了一个固化的1级防御戏法。”安格尔摇摇头,将风衣收入手镯中,等有空时拿出研究一下,看能不能补救。虽然没有固化的戏法了,但好歹布料是珍贵的。

  他重新拿了一件比较宽松的常服。

  没有了风衣,单独戴那顶帽子也显得奇怪。安格尔索性将帽子也收了起来,就这么离开了这间卧室。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