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78节 拜源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曼月树,枝叶如华盖,蔓蔓丛生,葳蕤繁茂,一年四季都散发着淡淡清香。

  精致的恍如童话中的村庄——木芽村,便以一棵高大的曼月树为中心,一点点的建立起来。树荫下,树干上,甚至枝蔓藤条中,都可以看到木芽村开拓的痕迹。

  木芽村精致细腻到什么程度?

  每一座房屋都是榫卯结构,不用一颗钉子。每一片砖瓦上都有精致的花纹,甚至肉眼看不到的房檐暗面都拥有精湛的雕刻。

  树干上的房屋,与树下的房屋,还有很多精巧的“升降梯”。除此之外,还倒悬扇叶制作风力动能器,从这种种的细节来看,库拉库卡族将他们的能工巧匠的一面,发挥到了极致。

  正是炊烟袅袅的午时,木芽村的居民各自在家里准备着餐点。一道绿色的曼妙影子,从山上跑了下来,速度之快就像丛林中一闪而逝的妖精。

  “芭芭雅,今天这么晚才回来?”一个抽着烟斗的老大爷笑着打招呼,这时,房间内的一个肥胖大婶抹着沾有面粉的手走了出来,瞪了自己老伴一眼:“芭芭雅明天可是要去西波洛克参加大祭典,多练练怎么了?”

  教训完老伴,肥胖大婶对芭芭雅亲切的笑道:“芭芭雅,今天你婶做了曼月叶粑,你过来尝尝吧?”

  芭芭雅的脸色有些苍白,对肥胖大婶勉强露出个笑容:“不用了,我还赶着回家整理行李。”

  肥胖大婶只能遗憾的点点头。

  一路上,芭芭雅收获了无数村民的好意:“你可是我们木芽村唯一的唱诗人,一定要给我们木芽村争气啊!”

  芭芭雅心绪正慌乱,但面对友善的邻居,她也只能强撑着微笑。

  等芭芭雅回到家时,她的奶奶已经做好了午餐,在餐桌前对她露出慈祥笑意:“回来了?过来吃饭吧,今天给你做了奶酪曼月果包,不过仅此一次,算是为你践行。”

  芭芭雅也没有心情去管自己平时最爱的奶酪果包,双眼含着泪冲到奶奶身边:“奶奶,我害怕……”

  “芭芭雅?怎么了?”

  芭芭雅颤抖着身体,低泣道:“我刚才在山上的练歌的时候,发现有外……”

  芭芭雅突然止住了声音,她发现平日最爱的奶奶,用一种清澈疏朗的男声询问:“你发现了什么?”

  这声音在不久前,芭芭雅还觉得好听。但此时听到,却诡异的仿佛从盛夏坠入了凛冬。

  芭芭雅僵硬的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奶奶,发现那张皱纹遍布的慈祥容颜,此时已经变成英俊的年轻面容……正是不久前,她才看到的那个年轻人,安格尔!

  芭芭雅吓的瘫坐在地,这时,奶奶的温柔声音再次传来:“芭芭雅?你怎么了?是压力太大了吗。”

  芭芭雅眼神一个恍惚,面前的人再次换回了敬爱的奶奶。

  难道是错觉?

  芭芭雅被奶奶扶了起来,奶奶温柔的拍下她衣服的尘土,不厌其烦的说着过去几十年似带埋怨与教训,但充满着怜惜与宠溺的责备。

  用这种口吻和她说话的奶奶,怎么可能是假的?

  但芭芭雅还是有些担心,试探着说道:“奶奶,我刚才在山上……”

  这一会,她连话都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阵阵诡异的笑声,她回过头一看,自己的影子竟然开始拉扯变化,裂开一张奸诈与邪恶的大嘴。

  芭芭雅吓的连连后退,最后抵在墙角,浑身冷汗涔涔。

  “芭芭雅?你今天怎么了?”奶奶的声音传来。

  芭芭雅却是再也不敢说话,她知道……那两个人,不会让她有机会将话说出来。

  与此同时。

  在木芽村不远的山坡上,两道身影隐匿其中,远远望着茂盛的曼月树。

  “居然没有被吓晕,还能识时务的沉下心来,这小姑娘的抗压能力不错呀。”暗影的声音传了过来。

  “以那么小的身板,还敢在超凡者面前演完全套戏,她的心理素质比你想象的要高。”安格尔并非嘲讽,而是由衷的夸赞。

  安格尔虽然在和暗影谈论芭芭雅,但他的注意力其实基本放在精致的木芽村。

  库拉库卡族的心灵手巧只出现在城市传说中,直到安格尔亲眼见到,才发现书上只是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但实际上简直可以称得上巧夺天工。

  这群库拉库卡族,人虽小但智慧真的不小。

  “走了,经过这么一吓,量她也不敢再造次了。”暗影招呼道。

  安格尔“嗯”了一声,转身离开。将那彷如玩具一般的微缩村庄,甩在了身后。

  或许这就是一场有点童话的梦,大人闯入了小人国,小人撞见了大人事。谁是主角,谁是客配,大概只有看童话书的人,才会知道。

  “童话世界,的确有趣。”

  安格尔现在有点明白,为何许多巫师除了撰写传承,然后就喜欢出游记。不是闲的慌,而是因为这个世界真的太有趣了。

  当眼界越来越宽,观点也会越来越多。思维的方式也不会在受限,这大概就是除了寻求机缘外,远行最大的目的。

  从芭芭雅的口中,他们得知了西波洛克的位置。

  在满是浮岛的世界,西波洛克正巧处于正中心,也是所有浮岛环绕的中央位置。

  暗影到西波洛克是为了趁着大祭典,反穿进里层世界。安格尔去西波洛克,则是为了这方巫术花园的法则。

  按理说,巫术花园的法则之力只要不被消耗殆尽,就会弥散在整个花园内,浓淡不一。但自从他们踏进这方花园中后,安格尔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法则的波动。——或者说,他没有感觉到异常的力量。所以说,法则是被消耗了吗?

  纵然弥散的法则之力被消耗了,但法则之源一定存在。因为只要给法则之源一点时间,它便会重新逸散出法则之力,所以没有哪个巫师会去消耗法则之源,那是竭泽而渔。

  而法则之源,一般而言都在巫术花园的正中心。

  ——说来也巧,西波洛克恰好就是整个巫术花园的正中心。

  两人的目标一致,自然是一起上路。

  一路上,暗影积极的和安格尔聊着天,看似普通常用的家常,其实暗影更多的是想打探安格尔背后的故事。

  尤其是,暗影对“极奢魇境”十分有兴趣,话题总绕在这里。从探讨魇境是“幻境”还是“真实”,到漂浮的茶杯乐队。暗影一个人自说自话,说的很起劲。

  或许是见安格尔太过冷淡,暗影突然转了个话题。

  “说起来,你先前提起了巨蛇之国‘阿克索圣亚’,我从一位正式巫师那里听过一个关于这个地方的传闻。”

  “正式巫师也关心起凡人国度的传闻?”

  沉默许久的安格尔终于回话了,暗影嘴角勾起一抹笑:“凡人国度的传闻,不一定只针对凡人啊?”

  “我怎么觉得,你对阿克索圣亚很感兴趣?”暗影问说。

  “或许吧。”安格尔模棱两可的回答,让暗影想要继续探究也不知从何聊起。

  暗影:“这个传闻,其实很多地方都有记载。不过大多是模模糊糊,不知所谓。但告诉我这个传闻的那位巫师前辈,却给了这则传闻一个实锤——”

  暗影顿了顿,问道:“你听说过拜源人吗?”

  “拜源人?这是什么,一个类人种族?”安格尔疑惑道。

  暗影仔细的感知着安格尔的情绪,发现并没有任何情绪起伏波动,他的表情略微有些遗憾,他原本还以为安格尔关注阿克索圣亚,是因为有这则传闻的消息。看来,并非如此。

  “不是类人种族,他们就是人类。不过是一种特殊且少见的人属。”

  动物有纲目,人类也有人属。人属,其实就是人类。和类人族,有本质的区别。

  南域的主流人属的知人,安格尔便是知人。但南域亦有其他的人属,譬如对生命拥有极强好奇心的卡拉比特人,还有生活在地心世界,作风彪悍身高普遍低于知人的低细亚人。

  这些,都是安格尔听说过或者见过的人属。

  不过,暗影所说的拜源人,安格尔却是完全没有听说过。

  “拜源人,是在两万年前被纳入人属的,分布极窄,最初是在很原始的高原部落地带被发现的。拜源人无论从能力、智慧以及身形来说,都和知人差不多。但偏偏拜源人十分受大意志的青睐,拜源人中的智者,甚至可以从大意志里获取一些了不得的预言。”

  “一个人属太突出,总会遭遇嫉恨。正因为他们的能力,拜源人和库拉库卡族的遭遇很相似,在被捕捉被消耗被研究的状况下,一万年前正式宣告灭绝。”

  “但告诉我拜源人消息的那位巫师曾言,就在千年前,巨蛇之国阿克索圣亚里,还存有很少部分拜源人。可惜,随着拂煦王庭入主,拜源人的消息再也没有再出现。也许被巫师刮分了,又或者随着战乱已经消逝在历史长河中。”

  暗影说完后,略带唏嘘。一个人属的灭绝,会让人自然而然的开始溯本清源,为之感慨。说不定,人类的源头便是个别灭绝的人属,谁又知道呢。

  安格尔听完后,脑海里却是闪过了多多洛的样子。

  在波克拉底他看过很多尸骸,可以确定,都是知人。虽然多多洛出自波克拉底,但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他也不敢肯定多多洛的身份,再加上安格尔在多多洛的尾椎处发现了宛若尾巴的三个小节凸起。

  这或许是变异或者返祖,亦或者,多多洛其实并非是知人。

  至于多多洛会不会是暗影口中的拜源人……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