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79节 西波洛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浮岛两两之间靠着铁索连接,铁索基本等同于交通要道,所以每一处铁索都有士兵戍守。但任何防护之于他们,完全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两人穿越了一座又一座的浮岛。

  整个巫术花园就像是被铁索连接起来的蜘蛛网般,中心处蛰伏的那只大蜘蛛,就是西波洛克。

  当天边染上霞红,余晖降临时,两人终于来到了西波洛克所在的中心岛屿。

  刚一踏上此岛,安格尔还没走几步,一种奇异的感觉突然令他难以动弹,甚至使他跪倒在地!

  一股尖酸且难以用语言描述的疼痛感,从灵魂深处往外冒。

  这种深层次的疼痛,盖过了其他一切,让安格尔瘫倒在地无力挣扎。本来靠魔力维持着的无边静寂,此刻也崩了盘。

  安格尔痛苦不堪的身形,出现在暗影眼中。

  “你怎么了?”安格尔痛苦的表情不似作伪,暗影赶紧走上前询问。

  安格尔根本无暇他顾,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灵魂的抽痛给折腾到了一起,这种抽痛一直持续到他双眼发昏,晕倒在地时,才慢慢的消褪。

  等到安格尔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棵大树的荫凉下。

  天边也从晚霞,变成了浮白与朝霞。

  皮肤上有薄薄的触感,安格尔低头一看,才发现暗影把他的隐形斗篷披在了他身上。

  他现在正处于密林中,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心灵系带也因为昨日突然降临的灵魂抽痛,而被迫断绝。

  想起那强烈的灵魂抽痛感,至今安格尔还有些不知所谓。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痛起来?灵魂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安格尔的思绪并不能主动遁入灵魂之地,所以他也不知道灵魂具体出现了什么状况。但他能感觉到,隐藏在体内的绦绿丝绒,似乎有了异动……绦绿丝绒平时都处于安安静静的状态,异动的时候一般是灵魂出现了问题。

  所以,昨天真是灵魂出状况了?

  就在安格尔兀自思索时,耳边突然传来沙沙响声。循声望去,不远处的落叶出现了些许扁塌,似有人踏叶而来。

  “安格尔?”暗影的声音凭空跃入耳。

  安格尔取下斗篷,露出面容。正待说话时,一道心灵系带连接到他身上,安格尔没有拒绝,任其相连。

  “你终于醒了。你昨天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晕倒了?”暗影的声音透过心灵系带传来。

  暗影的问话,透露了安格尔昏迷的时间,刚好一个晚上。

  安格尔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一踏上这岛,就好像被一种奇异的力量包围着。这种力量,让我灵魂十分难受。”

  暗影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有灵魂陷入泥潭中的感觉,但这种滞纳感仅仅让我不舒服,却也不至于昏倒。”顿了顿,暗影继续道,“或许是你的灵魂缺乏防御。”

  暗影的话,安格尔嘴上没有反驳,但他心理很清楚,这并不是原因。因为他的灵魂充满着蹊跷,其一,他不惧怕绝大多数作用于灵魂的负面效果,这点从与撒卡的战斗中就能看出;其二,绦绿丝绒还留在其体内,在关键时刻能够保护灵魂。

  如果这样还说“灵魂缺乏防御”,那安格尔也无话可说。

  任何时候,都不能将底牌彻底交代出去,安格尔含糊的带过这一题,询问道:“灵魂上的不适,会不会与此方花园的法则有关?”

  暗影也不知其所以然:“有可能,不过我也不确定。”

  暗影回忆着有关灵魂系的花园。

  灵魂花园中,绝大多数都不是对人体有助益的,甚至有些灵魂花园根本无法肉体踏入,只能通过灵魂进入——譬如亡魂花园。

  在众多灵魂花园中,最出名的应该是魂土花园,“魂土”对于灵魂系巫师有极强的加成作用,不过“魂土”的特征很明显,法则之力是贯穿进地下的,与这里给人的感觉完全不符合。

  那又会是什么?

  暗影思索了半天,也得不出一个结论。

  “算了,此事暂且放在一边,我昨夜去西波洛克附近打探了一番,祭典的位置并不在城里,而是在东郊的祖地祭坛。”暗影顿了顿:“虽然祭典明天才开始,但如今西波洛克几乎是空城,人全到了城郊。”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准备趁现在空城的时候,进城去看看。你呢?还要继续留在这休息吗?”

  安格尔沉吟片刻:“我先不去西波洛克,一不小心就把他们的建筑给踩塌了。我去祭坛附近看看吧,我总觉得法则之源或许就在那里。”

  暗影:“那就分头行动,心灵系带我来维持。你注意,如果真的发现了法则之源,最好远观,靠的太近很容易迷失。”

  “迷失?”安格尔满脸不解。

  “法则之源对巫师充满了致命的诱惑,但它的波动是内敛的,并非是巫术花园初建成时,那种靠世界意志的恩赐往外发放波动。正因为其内敛,所以没有到那个层次,是根本领悟不到法则的。强行领悟,反而会被法则所同化,最后迷失其中。”

  “我明白了,谢谢。”安格尔一边向暗影道谢,一边起身将隐形斗篷脱下递给暗影:“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这东西应该用不上了。”

  暗影接过隐形斗篷,随手披在身上:“其实,祭坛附近人更多。注意低下头走路,别走着走着就踩死几个小人。”

  暗影说罢,转身离开。

  安格尔笑了笑,稍微整理了一下衣着,开启了无边静寂也随之消失。

  祖地祭坛,就在西波洛克的东郊。安格尔原本还对路线没个规划,但走没多久,就听到一阵阵圣歌传颂天际。宛若天籁的曲乐此起彼伏,似乎有无数人在共同伴唱,就连天空中时不时飞过的蜂鸟骑士,也随着圣歌在吟唱。

  群咏圣歌结束,那边的唱诗班又唤起了过去的情怀。

  循着歌声的源头,安格尔很容易就找到了祖地祭坛,那是一座建造在一座高山下方平原的六层碟状祭坛。

  祭坛的外观精巧绝伦,一看就知道出自库拉库卡族之手。而且让他惊讶的是,祭坛长约三十来米,最高处可能达到十米,对安格尔而言属于正常大小。但对库拉库卡族来说,这绝对是一项足以载入史诗的超大型工程。

  在山包的巅峰,有大祭司所居住的神庙。神庙前,一群身着白袍的库拉库卡族神官,正在随风咏唱着圣歌。

  山下祭坛附近已经围满了一层层的人,只有中间的出入口,还留有空地。

  安格尔看着这座祭坛,眼里浮现沉思。

  他感觉得到,祭坛正中央有股奇异的波动,这股波动似乎是多个魔纹交织出来的波动……那里应该有一个魔能阵。

  按照暗影所说,或许这个魔能阵便是烟城堡降临时的传送阵。

  与祭坛所不同的,在那山顶的神庙里,安格尔却感受到了一股令他昨夜昏倒时近乎相似的气息,那股令灵魂战栗的力量。

  安格尔远远看着那座神庙,强压住心中想探究的心思,退了回来。

  可辅一退后,突然一道“叽咕”声从怀里传出。一直处于昏睡中的托比,突然有了反应,竟然闭着眼扑腾着翅膀,在睡梦中飞向山顶的位置。

  安格尔吓了一跳,赶紧控制住它的身形,退到一边。

  但安格尔越是往后退,托比却越是扑腾,安格尔低声叫喊它的名字,但托比毫无反应,看上去似乎还在昏睡。

  那座神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仅吸引着他,连在昏睡中的托比也被它吸引住了?

  安格尔试探着,往神庙的方向走了一段路。随着他前进,托比扑腾的翅膀更加欢快。

  另一边,越是靠近,安格尔就越发的想要探究那股奇异气息的源头。

  在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安格尔终于停了脚步。托比也停止了扑腾,安静的在他掌心中酣睡。

  安格尔不打算继续前进,至少,在他没有搞清楚神庙中到底是什么力量前,他不想冒险前进。

  他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暂时坐下,一边听着耳畔回荡的天籁圣歌,一边观察着托比。

  托比的心跳很平稳,所有的脏器反应也很正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愈合术丢上去,也没有得到伤势反馈。

  确定无碍,安格尔稍微放下心来。

  但他对于山顶的神庙,却更加的忌惮。托比在无意识的情况下,都能被吸引……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真的是巫术花园吗?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暗影的声音,通过心灵系带传来。

  “我似乎找到了那股力量的源头,不过,我也无法确定是否是法则之源。”安格尔顿了顿:“位置就在大祭司所居住的神庙里。”

  安格尔:“你那边呢?”

  暗影突然笑道:“我这边倒是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你要过来看看吗?”

  “有意思的东西?”

  “一个囊括了整个西波洛克的魔能阵,你觉得有意思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