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81节 伊莎贝尔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低垂着眉。

  黑城堡,做的事情哪有可能是正派。

  他推导出来的魔能阵效果,其实并没有很直白的残忍,要不然库拉库卡族也不会延绵千年而不衰。但有的时候,直白的残忍,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深渊。

  这是个不眠夜,但灯火辉煌的仅止于圣山下的祭坛。西波洛克却因为无人而陷入了静谧中,宁静的街道,没有人烟,唯有孤独的路灯,照着一地的清辉。

  安格尔看着这座安宁下来的城市,谁也不知道,在这安静精致的外表下,这座城市拥有怎样的黑暗。

  凝视它,仿佛在凝视深渊。

  突然,安格尔发现西波洛克并非所有人都离开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从居民楼中走了出来。她走的很慢,手里拿着一把鲜花。

  安格尔一眼望去,整座西波洛克的街道一个人也没有,唯有这位老太太孤独的彳亍。

  她缓缓的走到街尾的一座雕像前。

  这座雕像,是三百七十二座拥有魔纹节点的雕像之一。

  一盏吸引着小小飞蛾的街灯,就矗立在雕像边上。

  借着路灯,安格尔看清了老太太的面容,因为上了年纪,眼尾有点吊稍,但从眼角的皱纹可以看出,老太太是个喜欢笑的人,虽然满脸都是皱褶,但气质却很温柔祥和。

  不过,安格尔注意到,老太太的气色有些不好,脸色泛白,眼睛也有些浑浊,看上去满满的病容。

  老太太将花放到雕像的面前,嘴角带着安详的微笑。

  安格尔见她嘴里念念有词,表情有苦有笑,似乎在说着什么。

  安格尔懂一点点唇语,但那是建立在对方说话开口比较大的时候,如今那位老太太嘴巴幅度并不大,而且时不时还用气音,他也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

  但安格尔有一些猜测。

  或许她在回忆着自己的人生,她时不时的叹气,也时不时的微笑,偶尔还低下头沉默不语。完全是一位行将就木的人,在怀念往昔岁月,对人生划下一个终止符。

  她一边说着,还一边对着雕像鞠躬,看起来极为崇敬。

  正因为她的这个举动,让安格尔将目光放在了雕像上。他先前并没有注意过雕像,只是将注意力放在以雕像为中心的魔纹节点。当他现在仔细观察那雕像时,才发现一些异样。

  虽然整个西波洛克的雕像的造型各不相同,但有一个地方是相通的,所有雕像刻的都是一个女人。

  虽然艺术的表现手法可能有差别,但安格尔总觉得,这些雕像雕刻的应该是同一个女人。

  老太太面前的雕像,是一个双手环拳,闭着双眼,表情和善的纱袍女性。雕刻水平很高,可以清晰的看出雕刻者想表达的敬意,以及将纱袍女性神化的疏离感。

  “迪亚波罗,你知道西波洛克的那些雕像,雕刻的是谁吗?”安格尔难得主动用心灵系带联系暗影。

  暗影隔了好半晌才回话:“呼——这边的诱惑太大了,真想不顾一切冲到山顶神庙去看看。诶,你刚才是问那雕像?”

  “对,那些雕像都是同一个人?”

  暗影:“啊咧啊咧,你现在才发现?没错,那些雕像都是同一个人。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千年前带领库拉库卡族来到此地的那位黑城堡女巫。也是那个老巫婆的导师,沉暮之王伊莎贝尔。对了,现在那个老巫婆什么都模仿她导师,就连名字都改的和伊莎贝尔很相近。走不出导师的影,也难怪一直无法踏入真知。”

  “沉暮之王,伊莎贝尔。”安格尔看看那雕像,哪有沉暮的意味?说是圣洁的女神都毫无违和!

  在安格尔与暗影的对话时,雕像前的老太太似乎话已经说完了。跪了下来,头触着地面,趴在雕像面前久久不语。

  过了很久很久,安格尔见老太太一直不动,从山上走了下来。用精神力触手感知后才发现,老太太的身躯已然冰凉。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般。

  老太太或许知道了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并没有去参加祭典,而是一个人孤独的怀念过去,与雕像絮絮叨叨到了最后一刻,带着虔诚的心,离开了。

  安格尔感应到,老太大虽然已经死亡,但她薄弱的灵魂却还留在躯壳中,似乎在与这残躯做最后的告别。

  不过,就在她灵魂出窍的那一刹那,她面前的雕像突然闪过一道凡人无法看到的幽光,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将她的灵魂卷入了未知之地。

  安格尔见证了这一刻,他无意改变,也……无力去改变。

  他只觉得有些讽刺。

  老太太在人生的最后一刻,还没有忘记崇敬了一生的雕像,甚至就连死都要在雕像面前絮叨最后一刻。但她却未曾想到,这个雕像才是将她推入了真正深渊的罪魁祸首。

  虽然很讽刺,然而这就是现实。

  伊莎贝尔给予了库拉库卡一族的繁衍之机,令其不曾断绝。但这一切的庇护不是没有代价,而这个代价很昂贵——需要付出你们的灵魂。

  身体可以死亡,但灵魂还在,冥冥中就有一丝生机。

  如果连灵魂都死亡了,那才是真正的死去。

  安格尔转身离开了。

  在街角的路灯前,一具冰凉的尸体,还跪倒在伊莎贝尔的雕像面前。伊莎贝尔闭眼环拳,似乎在祈祷着什么。风吹起,雕像前的花散开,花瓣飘忽起舞,最后落在了老太太已然僵硬的躯壳上。花白的头发,柔白的花瓣,在这一刻,仿佛融为了一体。

  你向我倾诉,我向你道别。

  一路跨越了西波洛克的凄凉寂寥,当安格尔踏入圣山范围时,热闹的气氛伴随灯火通明以及不间断的圣歌,立刻涌了上来。

  就像是穿过了两个不同的世界,从冷清走到了热闹。

  遥望圣山顶端的神庙,那股律动,正肆意的往外散发,彰显着存在感。

  “你怎么过来了?”暗影的声音,突然传来:“打算放弃推算了吗?”

  暗影从头至尾都没想过安格尔能在不到十个小时,就将魔能阵的效果逆推出来。

  安格尔:“推算出来了,一个没有意外的结果。”

  “推算不出来也没关系,反正……啊咧?你说你推算出来了?!见鬼,你没骗我?”暗影惊讶到几乎快要吼出来的地步,如果安格尔能看到他的样子的话,会发现暗影不仅眼珠子瞪得滚圆,就连帽子都已经掉到地上而不自知。

  “推算了几个重要的魔纹,其实已经差不多猜到了结局。稍微验证了一下,果然在预料之中。”

  暗影还有点不敢置信,他反复的确认了好几次。直到安格尔已经不耐烦回答时,他才勉强相信这是事实:“好吧,那这个魔能阵的效果是什么?”

  “禁锢与吸取灵魂。”安格尔顿了顿,“根据其中的几个涉及到血脉的魔纹,可以做个简单的推测,这个魔能阵圈禁的范围,或许并不单单是西波洛克……而是将所有拥有库拉库卡血脉的人,都纳入了其中。哪怕不在此界,哪怕在万里之遥,只要身具库拉库卡的印记,都会被引诱到这里。”

  暗影皱眉:“你的意思是……”

  “这个种族,其实就是黑城堡的禁脔。”库拉库卡一族看似拥有着自由,生活和平且美好,但这些都只是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黑城堡给予他们的美好假象。当他们死去后,这些表象会全部被撕开,露出深藏的獠牙,将本就孱弱的灵魂撕扯成碎渣。

  “结果不意外,但手段还挺意外的。”暗影摇头笑道:“或许伊莎贝尔曾经真的怜悯过库拉库卡一族,如果她不去救援,库拉库卡族就此灭绝也是有可能的。不过,在她的眼里,我救了你,你就该回报我,只不过这个回报形式,略有些过。”

  “过与不过,我们也无法置评。普通人很少去想死后的事,死了对他们而言就真的死了。说不定,就算库拉库卡族的人知道魔能阵的效果,也不会去在意。”

  “也对。普通人的视线,也就止于眼前了。”暗影顿了顿:“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心理也有了底了,你知道那些被禁锢的灵魂,去了哪里吗?”

  安格尔指着圣山的神庙:“应该就在那。”

  暗影:“没错,我基本已经确定,法则之源就在神庙内。我来到这里后,我发现圣山附近的法则律动很稳固,如果是法则被消耗了的话,显然有点说不过去。但若是法则没被消耗,那为何除了这座浮岛外,其他的地方都蔓延不过去?”

  “先前我想不通,但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个猜测。如无意外,这方巫术花园靠的就是那些被吸取的灵魂,作为能源,来推动法则之源。不过这个猜测还有一个漏,普通人的灵魂很零碎,想要成为能源供给法则,质量还不够。”

  “所以……应该有什么方法可以净化灵魂?”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一点。

  如果真的有什么方式能净化灵魂……安格尔来这一趟就不不虚此行!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