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82节 伊莎贝拉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晨曦初露,第一缕金色阳光照耀的地方便是圣山。

  在这一刻,圣山被光圈萦绕,显得更加神圣。山底下的库拉库卡族全都跪拜在地上,双手合十,为一族祈福。

  山顶神庙,圣歌响起。

  天空中的蜂鸟骑士,在不停的徘徊,时不时洒下白色的花雨,让仪式增添几分圣洁的意味。

  当阳光照耀到祭坛时,周围一队队的唱诗人走上前,每隔数米站一人,将偌大的祭坛围成一圈。

  这时,山顶的神庙中,走出一排白袍金边的神官,为首之人是唯一穿着红袍的秃顶白胡子老者。

  “恭迎大祭司阁下!”从山顶一路延伸到山下,发出一致的声音。

  秃顶白胡子老者步履蹒跚的走到山顶前的露台,直面山下密密麻麻的族人。他的表(情qíng)肃穆,带着悲天悯人的神(性性)。

  “愿吾族长宁。”大祭司第一句话先是敬给了山下的族人。接着,开始了今(日rì)的祭典致辞:“人类倾戈,吾族险些灭绝;是圣堡的主人,给予了我们千年的续存祭典的存在,是对圣堡主人表达敬意。”

  在大祭司说话的时候,躲在一棵高大树木上的暗影突然道:“这老头(身shēn)上有很强的能量反应,不过还是个凡人。”

  安格尔也发现了:“长时间在法则之源的附近生存,哪怕是凡人,也可能沾染神(性性)。”

  “凡人对力量一无所知,所以能抵挡法则的(诱yòu)惑。不过,伊莎贝尔也是恶趣味,在这里建造神庙,让每年无数库拉库卡族人都到这里来参拜,他们却是不知,他们拜的其实是自己先祖即将被吞噬的灵魂碎片。”

  “是很讽刺,但我总觉得伊莎贝尔应该不会因为恶趣味而做这种事,大概另有原因。”让凡人来驻守法则之源,本(身shēn)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qíng)。安格尔心中觉着,一个踏入真知之路的三级巫师,应该不至于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qíng)。

  “咦,话就讲完了?这老头不错嘛,没有其他神棍的那种长篇大论。我还以为他要歌功颂德好几个时辰呢。”暗影注意力一直放在神庙之上,大祭司的致辞仅仅不到一分钟,就示意祭典开始,“不过,一个大型祭典,这样的开场致辞看上去有点敷衍啊。”

  在安格尔的视界里,大祭司表(情qíng)虽然肃穆,神态也充满着对圣堡的敬意,但他的眼神里却带着很复杂的(情qíng)绪,说不清道不明。

  “你说这个大祭司,知不知道西波洛克的魔能阵?”安格尔突然问说。

  “应该不知道吧。”停顿了一下,暗影突然笑道:“但是,如果他知道的话,还当着所有的族人面前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那还真是一件有趣的事。”

  大祭司宣布祭典开始时,位于祭坛边上的一圈圈唱诗人,便此起彼伏的吟唱起赞美诗来。

  一队铠甲卫兵,携着华丽的担架穿过人群,踏上了祭坛最高层的中央平台上。担架上有一颗和他们体型差不多高的魔晶,四个卫兵齐心协力才将魔晶放进了祭坛中心的凹槽处。

  当光辉从祭坛上闪耀而出时,暗影低声道:“来了。”

  看着那熟悉的传送阵波动,安格尔低声道:“你确定不会有正式巫师降临?”

  暗影:“不会的,老巫婆不在,就没有正式巫师。”

  话音刚落,传送阵的正中央一道矮小的人影,渐渐浮现出来。

  矮小是相对于普通人类的(身shēn)高而言,但对于库拉库卡族,来人依旧是个巨人。而且,还是个女巨人。

  黑色蓬蓬裙,黑色的半面纱,黑色的长直发,苍白的皮肤,精致的脸颊。

  从外观看,来人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而且安格尔注意到,这个小女孩(身shēn)上没有一丝超凡气息,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凡人。

  小女孩原本一直闭着眼,当传送阵的光圈消失时,她缓缓睁开了眼。

  鲜红的眼眸,辅一睁开,立刻就看向了安格尔与暗影所在的位置。

  安格尔眼底闪过疑惑,如果这人是凡人,怎么可能会第一眼就发现他们?但如果是巫师学徒的话,那她的感知是有多么强大?

  “迪亚波罗,她是谁?”安格尔传声道。

  暗影没有回话。

  安格尔并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暗影正全(身shēn)颤抖着,满脸惊恐之色,指着祭坛上出现的女子“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

  小女孩似乎感知到了暗影的(情qíng)绪,她对着两人轻轻勾起唇角。

  粉嫩的舌头,在鲜红的嘴唇上微微一打转。似(诱yòu)惑,又似嗜血的贪婪。

  “瞧瞧这是谁,这不是傀儡小弟弟迪亚波罗么?”带着诡异笑声,一道尖锐的女声突然钻进了安格尔与暗影之间的心灵系带中。

  原本安格尔还保持着镇定,但这突然钻出来的声音,让他也愣了一下。

  如果对方是直接传声,他还不至于那么惊讶,但对方不仅没有破坏心灵系带,而是直接强行挤进了心灵系带中,让原本只是双方对话,变成了三方会谈。这份能力,绝对不是普通的巫师学徒能够做到的!甚至可能不是学徒?

  “伊伊伊莎贝拉大人,您,您怎么会”暗影颤巍巍的声音,从心灵系带那方传了过来。

  安格尔看向暗影的方向,虽然暗影隐着(身shēn),但安格尔仿似能感觉到他(情qíng)绪的极大波动。

伊莎贝拉?这个名字怎么和“沉暮之王”伊莎贝尔那么相似?安格尔突然想道,昨天暗影似乎说过,黑城堡的老巫婆是沉暮之王的徒弟,什么都在模仿着她的导师,就连名字也  安格尔不敢再往下想了,光是想到这,他的心脏就砰砰砰的在跳。

  该不会真的是那位大人降临了吧?

  “我啊,就是想来看看,你适不适合当我未来丈夫的徒弟。”伊莎贝拉不停的诡异笑着,但她的声音依旧很清晰。就像是同时存在两条音轨,笑声是背景音,说话声才是主体。

  这是个自带背景音的女人。

  安格尔现在可不敢再说这是“小女孩”,哪怕她的(身shēn)形不大,但一想到她可能的(身shēn)份,安格尔便有些惶恐。

  “看你这小腿颤抖的,这么怕我?啧啧啧,我觉着你不配当他的徒弟呢。”伊莎贝拉诡异的双重音轨再次出现在心灵系带中,“这边这个小弟弟,倒是(挺tǐng)符合的。”

  安格尔知道,她说的应该是自己。

  他正打算说些什么时,伊莎贝拉突然发出极其高亢的声频,而且从欣赏的语气急转直下:“不过,我讨厌金发碧眼的人!迪亚波罗,把他给我杀了!杀了他,我就承认你的地位!”

  “快点,杀了他!杀了他!”

  心灵系带中其他任何声音都无法存在,只有“杀了他”不停的反复洗脑。

  暗影的眼睛倏然变得通红,他看着隐(身shēn)在侧的安格尔,慢慢的伸出手,魔力在缓缓汇聚但就在这时,暗影突然惨叫一声,从‘光影参差’的隐(身shēn)中消褪,不停的翻滚着,甚至重重的从树上落到地面。手捂着心口,无法动弹。

  心灵系带里还在说着“杀了他”,但暗影此时完全自顾不暇。

  安格尔站在树上,看着掉落在地面的暗影,不置一词。

  毫无悬念,契约之力发作了。如果暗影不放下心中想杀他的执念,他必然会在不久之后,心脏炸裂而亡。

  但伊莎贝拉的反复“杀了他”,既像是催眠,又像是某种暗示,让暗影完全忘却了思考,只想着该如何杀死安格尔。然而在契约的束缚下,他又完全做不到,反而害了自己。

  暗影还在地面悲恸哀嚎,安格尔却是转过头,看向了祭坛处。

  “小女孩”伊莎贝拉站在祭坛顶端,唇角微微勾起,十分诡异。但更诡异的是,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凝固住了,唱诗人没有再唱诗,围在祭坛边上的库拉库卡族人也全都被定格了。

  在场所有的库拉库卡族,都在这一刻被凝固了。

  安格尔看着伊莎贝拉,“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说要杀死我,但你如果真要我死,你可以亲自过来。”

  伊莎贝拉没有说话,依旧在反复催促暗影杀死安格尔。

  安格尔眼里闪过了然:“果然,你的真(身shēn)其实没有降临吧?”

  话音落下,安格尔伸出了手,一缕魇幻之气从指间慢慢泻出。

  随着魇幻之气的出现,被定格住的库拉库卡族重新“活了”过来,而站在祭坛正中心的伊莎贝拉却是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qíng),慢慢碎成碎片。

  “幻境很优秀,不过终究只是一缕意识制造出来的幻境。”安格尔低声道。

  随着幻境被破,库拉库卡族再次鲜活起来,唱诗的唱诗,欢呼的欢呼。

  传送阵上的光,还在继续冒,一道黑影渐渐出现,但并非是刚才伊莎贝拉的(身shēn)影。

  安格尔看了传送阵一眼,便将目光放在了地上的暗影(身shēn)上,他轻轻一个响指。一个宛音幻境被拉开,将他与暗影的(身shēn)形遮掩住。

  随着伊莎贝拉的幻境消失,暗影通红的双眼再次回复了清明。

  “呼——”暗影长喘着气,感受着疼痛未消的躯体。隔了好一会儿,才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被那老巫婆坑了,差点就在这里栽了。多谢了!”

  安格尔平静的道:“靠着声音对你催眠,你如果潜意识没有想杀死我的想法,应该也不会中招。”

  安格尔的话,让暗影有些尴尬。不过他的脸皮也厚,站起(身shēn)来就当没事人一样:“咳咳,降临者出现了吗?咦,我还真说对了,竟然真的是菲奥娜。”

  “也不用转移话题,我不在意你的潜意识怎么想,反正你记住欠我一个(情qíng)就是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