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84节 选拔?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所谓下一步计划,其实就是靠着安格尔的幻术,迷惑住库拉库卡族后。他就能悄无声息的通过传送阵,不知不觉的进入里层世界。

  这个计划,原先其实并不需要攻击菲奥娜,只需要趁着菲奥娜不在祭坛时,偷偷溜进去即可。但菲奥娜的存在却是一个变数,谁也不知道这个变数会不会增加新的变量;所以在权衡之下,他们还是决定将菲奥娜暂时控制住。等到计划成功后,再行释放。

  “菲奥娜就暂时交给你了。”暗影指着变为傀儡的菲奥娜对安格尔道。

  安格尔点点头,按照计划,他只需要让菲奥娜宅着不出门。其他的事,等暗影回归再说。

  将菲奥娜送进住所,安格尔随着暗影前往圣山祭坛。

  祭典要欢庆三天三夜,所以此时圣山下还是热闹鼎盛的场景。

  祭坛外的狂欢人群,可以暂时忽略不计。祭坛顶端传送阵附近,戍守在此的库拉库卡族骑士却是需要解决的。

  因为祭坛旁边都是人,安格尔也不能靠近,只能远距离施术。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他还是头一次如此之远的布置幻境。

  好在,这里的都是凡人,安格尔持续释放的魇幻气息,除了暗影能发现,其他人全都一无所觉。

  半晌后,祭坛顶端的传送阵布置了一个遮光的阵法,同时,所有的戍守骑士也都陷入了编织出来的“祭典幻境”中。

  “好了,现在使用传送阵应该没问题了。”安格尔顿了顿:“注意时间,如果你在祭典结束前还未回来,我会立刻离开这方花园,用菲奥娜代替你开启魔能阵,重回表层世界。”

  “放心,我对那件东西有感应的。如果不出意外,肯定在祭典结束前归来。”暗影顿了顿:“如果你也能到里层世界来帮我,说不定可以更快完成。”

  “伊莎贝拉对你或许没有杀意,但对我却不然……况且那里是她的大本营,就算她现在人不在黑城堡,但谁知道还会不会留有意识,所以还是算了。”安格尔想起先前伊莎贝拉对他莫名流露的杀意,总觉得有些蹊跷。

  暗影倒是对伊莎贝拉对安格尔的态度有些猜测,不过事情牵扯到自己的导师,他也不能说出来,只得对安格尔点点头:“那行,我去的时候,你也可以趁机在这里查探一下灵魂净化的线索。说不定等我取得那件物品回来时,我还能双喜临门。”

  暗影说罢,就准备往祭坛上飞去。

  突然,他顿了顿,在安格尔疑惑的眼神中说道:“其实,菲奥娜长得还不错,那头金色的长发尤其漂亮。你要不趁着这几天把她给办了?我保证她就算醒过来,也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对于暗影的调侃,安格尔只回了一个字:滚。

  暗影笑呵呵的来到传送阵面前,在断开心灵系带前,还继续道:“你知道菲奥娜外号为何叫宽恕女巫吗?因为无论你做了什么,她都会原谅你的!大胆上吧!”

  说罢,暗影断开心灵系带,在无人看到的传送光芒中,消失在了祭坛之上。

  直到确定暗影消失时,安格尔才慢慢沉下了脸。

  暗影语气看似很亲昵的在与他调侃,但安格尔很清楚,他们俩之间依旧存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只是目前在契约的绑定之下,不得不虚以委蛇。

  安格尔将暗影送走后,准备先去菲奥娜那里看看,再来一探神庙。

  但就在他转过身准备离开时,却发现山顶神庙上,那位白胡子拖地的秃顶大祭司,正静静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

  安格尔愣了下,两人就这么隔空对视了几秒。

  安格尔表情带着探究,大祭司的眼神却始终平静如昔。但安格尔总觉得,他的眼神就像无风无浪的海面,看似平静,但在海面之下,却深藏着洋流与暗涌。

  “你看到了吗?”安格尔无声的用唇语道。

  大祭司低垂下眼,摇摇头,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回了神庙之内。

  安格尔不懂他这什么意思,但他隐隐感觉得到,这个大祭司应该是看到了他们的动作,但他为何不阻止?

  阻止不了,可能是一个原因。但安格尔不相信,大祭司没有联系黑城堡的管道,他可是一直生活在神庙中,黑城堡的人想要时刻了解法则之源的情况,必然会联系他。

  但他选择保持沉默,这就有点意思了。

  安格尔深深的看了眼神庙位置,转头离开了圣山。

  在西波洛克南郊平原的一角,有一座精致辉煌圆顶殿堂,几乎每一米的建筑外墙上,都有精致的雕刻,窗户也贴满七彩窗花,看上去绚烂华丽。

  这座殿堂的名字,叫做:百年。

  是库拉库卡一族修建给圣堡降临者的临时住所。

  推开百年殿堂高大的月牙铜首门,内里摆设精致,烛火通明。但奈何没有人气,显得十分孤寂冷清。

  在大殿中央的长桌前,菲奥娜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嘴角缀着傀儡的标志性诡异微笑。

  安格尔释放出魔力之手,将菲奥娜从大厅中搬到了二楼的卧室内。

  他这两天打算就在这里休整,可没打算一直面对着那诡异又阴涔涔的傀儡脸。至于暗影所说的,趁着菲奥娜被控制时将她给办了……这完全是个无稽之谈。且不说安格尔自己愿不愿意,光是看着菲奥娜的阴森诡异表情,就算再有胃口,也会蔫下去。当然,特殊嗜好的人除外。

  在将菲奥娜搬回卧室后,安格尔趁着休整的空闲,将托比从空间手镯里放了出来。

  距离托比昏迷迄今,已经一周有余。

  安格尔一开始还很担心,但后来分析得知,托比很有可能是在进阶,他也渐渐放下心来。

  既然是进阶,一直放在手镯中也不是个事。安格尔了解过,魔兽进阶有各种异状,要是异状太激烈,那他收藏在手镯里的东西岂不遭了秧。

  所以还是放在外面为好。

  刚刚安顿好托比,大殿外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不久后,门口的扩音喇叭里突然传出一道声音:“菲奥娜大人,唱诗队已经集合完毕了,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选拔?”

  选拔?安格尔愣了一愣,这选拔说的该不会是芭芭雅提到的那啥天空唱诗班的选拔吧?

  见鬼!他差点忘了这一茬了!

  门外的神官见久久得不到回音,再次询问了一遍。

  安格尔揉了揉太阳穴,真麻烦。

  思维空间里,一个模型随念而起,透明无物的幻境就这么将门外的神官笼罩住。

  虽说男声女声只是改变一下声频就能做到,但他又没听过菲奥娜的声音,就算想要模仿也没有范本。没办法,他只能靠着幻境直接屏蔽这群人对声音的识别。

  “晚上吧。”安格尔直接用原声回答,但门外的神官无一人察觉蹊跷。

  “选拔地点要修改吗?”神官继续询问。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选拔地点就在圣山下,近千年来都没有改变过。他们其实问不问都无所谓,但出于敬意与流程,他们还是问了出来。

  “就在这里吧。”安格尔也不知道选拔地点在什么地方,只能含糊应道。

  “菲奥娜大人,您的意思是改在这里选拔吗?”神官面面相觑,不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吗?怎么突然就改地点了?

  “恩,就改在这里。我今天有点疲累,想清静一下。”安格尔道。

  众神官在门外比着手势,焦急的交流着。安格尔却是用精神力触手,将他们的表现全看在眼里。

  不就选拔一个唱诗班吗,改个地点而已。怎么这群小家伙就开始比手语了?

  安格尔暗忖,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在安格尔兀自思索时,外面的神官似乎也交流出一个结果,“好的,我们立即着手修改地点的事宜,菲奥娜大人我们先告退了。”

  等到神官们离开后,安格尔的脑袋上还是一头的问号。

  这个选拔唱诗班,到底有什么意义?

  黑城堡的人是每次降临都会选拔唱诗班吗?还是说,这一次是特殊的?

  安格尔有点想不通,一个唱诗班有什么作用。该不会伊莎贝拉和莉迪雅一样,也对音乐情有独钟?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另一边,得知要改地点的神官,匆匆的赶回了圣山。

  从蜂鸟上下来后,众神官急匆匆的想要进入神庙,不过被侍卫给拦截住了。神庙重地,平日里只有大祭司,以及两位侍奉神官可以进入。

  “令行,禁止。”

  “我们有要事禀报大祭司。”众神官急道。

  侍卫却是毫不给面子,冷着脸执行着大祭司下达的命令。

  于是,一群想要进入神庙的神官,与忠心不二的侍卫开始了长时间的僵持。

  外面的吵嚷,终是引来了大祭司的关注。在争执了大半天后,大祭司拄着拐杖,缓缓从内殿走了出来。

  “是大祭司阁下!太好了,您终于出来了!”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