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91节 熟悉的口音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格蕾娅?”听到这个名字时,安格尔脑海里浮现一个庞硕的人影。

  安格尔猛地打了个寒颤,将脑海里的影子甩走。

  如果格蕾娅是她口中的“小”姐姐的话,那他哪有资格被叫做“大”哥哥?!

  虽说安格尔不怎么相信,但如果真的是那位美食巫师——‘金刚芭比’格蕾娅呢?毕竟,童话世界是童话镇的大本营,糖果屋又是童话镇的辖下组织之一。格蕾娅出现在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安格尔前段时间才听说菲丽希娅去光耀界找预言巫师,难道这么快找到了格蕾娅吗?

  带着一丝疑惑,安格尔将格蕾娅的幻象模拟了出来。

  妖娆的风姿,一头紫色大卷发,烈焰红唇,小巧鼻子,妖媚的眼妆,格蕾娅光是五官其实很美。但无奈她吃的太胖,胖到足足有六层下巴。

  哪怕只是幻象,安格尔都觉得一阵逼人的“肉山大魔王”即视感。

  “她是你口中的小姐姐吗?”安格尔指着“格蕾娅”的幻象问道。

  格蕾娅的外形有很浓重的邪魅感,紫发紫衣,浓妆艳抹,就像童话故事里的恶毒后母。小女孩见着后,被吓的连连后退。

  “不是,不是的。”小女孩连连摆手:“小姐姐长得很漂亮,只比我高一点点。而且她很瘦,一点都不胖!”

  安格尔抚了抚下巴,按照她的描述,看来并不是“金刚芭比”格蕾娅,可能只是同名。

  将幻象撤除后,安格尔笑着询问:“我马上要离开了,在离开前,能有幸知道美丽少女的芳名吗?”

  小女孩一听安格尔要走,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但是见到安格尔用贵族礼仪郑重对待她,她愣了一下,笑的既羞涩又矜持。

  “我叫……”小女孩拉起连衣裙的裙摆回以一礼,顺口就要回答,但就像先前他忘记小鸟的名字时一样,她又卡壳了。

  “大哥哥,我也忘了我叫什么名字了。”小女孩低落的埋下头,“我好多东西都忘记了,就连哥哥的名字也记不得了。”

  安格尔一怔,反应过来的“哥哥”,指的应该是丝绢画里那个缺失了面容的少年。

  “过去的记忆忘掉了,就别去想了。”安格尔想起那的万人坑以及无数的亡灵,就能大致推测出她们死前经历了怎样的侮辱与绝望,她忘记过去,也许也是对自我的一种的保护。

  见小女孩还是有点失落,安格尔很清楚这是对自我认知缺失的一种无安全感。

  对自己过去迷茫,也会连带着对未来迷茫。

  安格尔想了想,“要不我给你取个小名?”自我认同的第一步,就是自我明见。

  小女孩茫然的点点头。

  其实取个真名是最好的,但安格尔不敢随意赋予别人真名。在贵族圈的潜规则中,一旦给予名字,那也宣导着要对他们的未来负责。这一条规则,适用于所有的奴隶与下人以及初生儿,因为一般而言,他们都没有名字。

  安格尔思索片刻,想起先前小女孩卡壳时叫出来的单字:“花花,要不以后我就叫你花花?”

  “花花。”小女孩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我叫花花?”

  “是的,花花。”

  小女孩倏地双手抱着头,不停的晃着脑袋:“我叫花花,我叫……啊……”

  小女孩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安格尔有些不知所措。好一阵后,她才停下了动作,两眼泪汪汪的,委屈的抽着鼻子。

  “不喜欢这个小名吗?我给你换一个。”

  小女孩摇头:“大哥哥,我刚才好像想起了一些画面,有一个我看不清长相,但感觉很亲近的人,他也在叫我花花。我以前好像真的叫做花花?”顿了顿,小女孩很笃定的道:“我不换,我以后就叫花花。”

  以前就叫花花?这么巧?安格尔也没有多想,笑道:“那好,花花小姐,我要离开了,你一个人……”

  安格尔突然说不下去了,看着她有点失落,再看看这黑漆漆的环境,他实在说不出“你一个人要乖噢”的话。

  安格尔想了想,一阵阵魔力从体内涌出。

  在她疑惑的目光中,周围突然变亮起来,他们从黑漆漆的溶洞,来到了一个温暖的房间。这是典型的女孩子的闺房,粉红色的墙纸,有会动的玩偶,有会发出声音的风铃,还有会敲鼓的红木小兵,会唱歌的八音盒。大大的落地窗外,是飘飞的柳絮,是蜿蜒的小河,是青翠的远山。

  “好漂亮!”花花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变化,她第一时间推开了窗户,看着外面青青的幻境。

  “我可以跳下去吗?”

  安格尔脸上带着尴尬:“看看就可以,还是别下去。”

  花花似乎也猜出这是幻境,抿嘴笑笑,对安格尔道谢:“谢谢哥哥,这里很漂亮,比我生前的房子还漂亮。”

  他一直以为她并不知晓自己已死,但其实她比谁都门清。

  安格尔指着地上的玩偶,以及书架上粉红色的童话书:“这些都可以碰的,无聊时可以看看书。”

  将虚拟物品模拟出真实感,这是魇幻的基础。

  至于书架上的童话书,都是安格尔自己小时候读过的书,模拟出来并不难。

  花花以为这里全是幻境,一直都克制着自己不去抚摸。但一听安格尔说可以触碰,眼里迸发出亮光,开心的抱起一只兔子玩偶:“谢谢哥哥。”

  他原本想询问花花是怎么死的,但他最后还是转了话题。别人已经很不幸,他何必还在伤口上撒盐。

  “我走了。”安格尔留了两个品质极高的魔晶,作为幻境的动力源。这种单纯不对敌的幻境,一个魔晶都可以消耗很久,更何况是两个品质很高的魔晶。

  “大哥哥,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花花突然叫住安格尔。

  “帕特,你可以叫我帕特哥哥。”安格尔说罢,挥挥手,离开了溶洞。

  两个魔晶,对于身家不菲的安格尔而言,并无负累。但如果能用两个魔晶,换取一颗魂珠,那就算是赚到了。哪怕,现在只是预支。

  在离开溶洞后,安格尔一直在思索着花花的事。

  他刚才和花花对谈的时候,总有种异样的亲切感。也是这种亲切感,让安格尔面对花花的时候,多了一丝怜惜。

  他在溶洞时就暗中探察过,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此时回想起来,却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就在安格尔重回墓园门口时,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脸。

  不是花花那丑萌丑萌的脸,而是一张英俊清隽的脸,脸的主人是多多洛!

  与多多洛相处时的记忆,涌入脑海。

  “口音!”他想起来了!是口音!

  花花的口音很软糯,比同年龄的小孩子还要稚嫩。正因此,他忽略了“萌萌”的孩童音背后隐藏的地方口音。

  那上翘的尾音,以及处理某些词汇的口语方式,和多多洛几乎一模一样!难怪他会觉得有种亲切感!

  安格尔原本听到多多洛说话的口音时,就觉得有点熟悉,似乎很早之前在哪里听过。现在,他又一次听到了同样的口音。

  安格尔毫不犹豫的转头重进墓园。

  不过他并没有先去井下溶洞,而是去到墓园右侧,花花遗骸所在的棺材处。

  他先前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心形项链上,没有仔细去看那个骸骨,如果花花和多多洛是同一个地方的人,那么很有可能尾椎处也会多出三节“尾”骨。

  可是,当安格尔重回棺材前,仔细检查了一番后,却并没有发现有多出来的尾骨。

  “难道说,多多洛的口音其实是波克拉底的口音?而花花是波克拉底的遗族?”毕竟多多洛是在波克拉底发现的,但如果是波克拉底的口音,为何他总觉得在很早以前,就听过类似的口音呢?

  安格尔有些想不通,他决定重新回溶洞问一问。

  在去左侧墓园时,安格尔想了想,将花花的棺材收进了手镯内。

  重回井底,安格尔将花花的棺材放在一个角落,然后拿出里面的项链走进了溶洞中。

  他虽然将她的棺材带进井底,但他并不觉得花花见到自己骸骨会开心。所以,放在这里就好,既不会再被破坏,也不会让花花触骸伤怀。

  走进溶洞后,安格尔发现花花正抱着兔子玩偶,坐在落地窗边,一边看着外面的风景,一边发呆。

  当花花看到安格尔时,她开心的站了起来:“帕特哥哥!太好了,你又回来了!”

  安格尔将挂有心形吊坠的项链拿出来,“这个是你的吗?”

  花花看着这条项链,眼眶瞬间涌出了泪水:“是的,这是哥哥送给我的……”

  安格尔将项链递给花花:“我刚才路过,看到了这个项链,便决定给你送来。”

  花花伸出手,想要接过项链。但项链却直接穿过了她胖胖的手,落在了地上。

  花花一愣,安格尔则尴尬了……他忘记花花是个灵魂,想要影响物质界,以花花的等阶还不足以。

  花花挠挠头,一脸羞赧道:“我刚才抱着玩偶,触感好真实,我以为自己能够拿起东西来了……但没想到还是不行,我早都死了,拿不起东西也是正常。”

  幻境的物品,本身就是虚拟的,花花有真实的触感,其实是因为魇幻迷惑的效果。真实的东西,她依旧是拿不动的。

  安格尔带着些微尴尬,将项链拿了起来:“那我把它放在床头,你可以随时看到。”

  花花摇摇头:“帕特哥哥,这项链有个暗格,你可以把暗格里的东西取出来吗?”

  安格尔点点头,熟练的将暗格中的丝绢画取了出来,铺在幻境中的桌子上。

  花花看着丝绢上的画,笑的很开心:“帕特哥哥,我只要这幅画就行了。这个项链,我想送给哥哥,谢谢你给我这么好的一个礼物。”花花指着这一方幻境:“我很喜欢。”

  项链并非是稀奇之物,而且材质也很普通。安格尔本想拒绝,但看花花那期待的表情,安格尔还是点点头收下了。

  “谢谢。”安格尔收下了项链,随手放进手镯的角落。然后他问出了自己此来的目的:“花花,你还记得你小时候生活在什么地方吗?”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