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93节 隐藏的房间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在得出这个结论时,安格尔转过头左右张望,想看看附近是否有其他受伤的人,要不然女子身上的血从何而来?

  然而,他什么也没有看到。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黑漆漆的,偶尔有一盏壁灯在燃烧,但壁灯的光亮仅能照见一两米的范围,除此之外,都是黯淡一片。

  反正有幻象当靶子,安格尔索性放了一个光亮术。

  操纵光亮术前后游移了数十米。

  没有任何发现,除了眼前的女人外,看不见任何人影。

  更奇怪的是,安格尔不仅没有发现受伤的人,竟然连血迹都没有发现。

  如果说,地板有自动清洁的功能,也就罢了。但女子刚才移动的轨迹,以及她躺倒的地面,却存在着大量的滴血。这代表着,地板并没有或者说短时间没有清理污血的功能。

  那她身上血迹的主人是谁?她又是如何突兀的出现在这,且其他地方看不到血迹?

  安格尔再一次观察起窗户两边的长廊,地板是淡黄色的,所以可以清晰看到血迹。但除了先前女子躲藏的地方有血迹外,地板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的污渍。

  莫非她真的是凭空出现?

  安格尔走到女子先前躲藏的地方,这是窗户边的壁角,地板上有明显的滴落血迹,以及一道血足印。但除此之外,四周再无血点。

  这女子的实力不强,顶多刚刚踏入初级学徒的阶段,要说这种实力的人能使用空间转移类术法,他是决计不信的。但如果说不是凭空出现,又有点说不通啊。

  难道是穿墙进来的?也不对啊,一墙之隔的外面就是空气,而且外面就是排水管,她如果穿墙的话,他肯定会发现的……

  “咦,外面是排水管?”

  不对!安格尔突然想起一件事!

  他走到窗边,往外面看。他眼睛倏然睁大,排水管的尽头就在三层,也就是说,排水管在三层就拐弯进了内部!

  但排水管拐弯进内部的地方是走廊,在这里哪有可排水的地方?!而且,他先前在壁角也没有发现任何管道的痕迹啊!

  这也就罢了,安格尔先前在攀爬排水管的时候,还注意到了一件事。

  排水管内有液体流动的哗哗声,他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就觉得特别诡异,排水管在三层墙壁处突然消失了,但里面的液体从哪里来?

  难道排水管道和墙壁中之间还能有中空的神秘之地?

  这个念头刚升起,安格尔突然愣了一下。

  为什么不能有中空之地?在光怪陆离的巫师界,什么事情不可能?鱼在天上飞,鸟在水里游,比比皆是。甚至镜子后面藏着世界都有可能,一个墙壁怎么不可能会存在中空之地?

  光是安格尔自己,想要在这中间造出中空之地,都不是什么绝难之事。更何况,这里的主人还是一位正式巫师!

  想到这,安格尔让幻象重新走回先前女子躲藏之处,伸出手抵住墙壁。

  安格尔与幻象合二为一,感受着墙壁后的能量波动。

  须臾,安格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果然如他所料,这墙壁内刻有扩展魔纹,在墙壁中央的确隐藏了一个房间。

  这样就说得通了,这个女人是从那隐藏的房间出来的,所以除了这个壁角外,没有其他的血迹。

  而那个“受伤的人”应该也在这隐匿的房间中。

  安格尔让幻象摆出要“大展拳脚”的表情,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但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所有要做的事情,他都必须让幻象走一趟流程。这样做是为了让“幻象”的行为符合逻辑,避免被人发现端倪。

  进入这个隐匿房间并不难,找准扩展魔纹的关键点就可以。

  随着扩展魔纹被激活,墙面突然出现了一丝抖动,然后一道微光闪过,进入隐藏房间的门被打开。

  还没有进入房间,安格尔便听到了熟悉的啜泣声。

  他从进入里层世界开始,几乎每一分每一刻都能听到同样的哭泣声。

  安格尔做出警惕的表情,缓缓推开大门。

  如果里面是一个亡灵的话,他必须以最快速度逃脱。虽然亡灵不见得能对他怎么样,但他也没有办法对付亡灵。

  可当大门被推开时,安格尔的眼睛猛地瞪大。

  亡灵?没有。

  房间内没有其他任何东西,只有一个偌大的浴池,散发着蒸腾的白气。但从浴池里蒸腾出来的气却不是水蒸汽,而是血蒸汽!因为浴池里,装的全是黏稠滚烫的鲜血。

  如果安格尔此时打开净化力场,无疑可以闻到那冲天的腥味。

  浴池的血从哪里来?

  滴答,滴答——

  一滴滴鲜血,从房间上面挂着的赤人身上流下来。房间的顶部,一个个仿若镰刀的钩子倒挂着,超过三十具赤人,被镰刀插进胸口,鲜血正从她们胸前的伤口中落下。

  滚烫,鲜活,还带着强烈怨气的血液,汨汨的落下,滴进浴池中。

  挂在镰刀上的女人,有的已经死去,有的虽然还活着,但心脏被刺穿,离死亡也不远了。那幽然的哭泣,便是那些还苟活着的人,在绝望的呻吟。

  安格尔现在明白了,为何墓园大坑中的尸体,胸前都有一个伤口,原来是这样来的。

  想起整个森林那无穷无尽的亡灵,安格尔简直无法想象,这些年黑城堡到底杀死了多少人?

  安格尔面色有些苍白,面对这一室狼藉,他甚至有点不敢踏进去。

  不是害怕,单纯是内心深处在抗拒。

  浴池里没有人,但浴池边上有一排脚印,直通门口。显然是外面那女人正“沐浴”到一半,发现有人进来,才慌忙的出来伏击。

  外面的排水管,排的也不是水,而是这些被人用来沐浴的血液。

  安格尔强忍着心中的不适,踏了进去。

  内里并没有机关,但安格尔宁可面对机关,也不想面对这一室的疮痍。尤其是,那些还活着的女人,用怨毒的眼神看着他,如芒在刺。

  安格尔想向这些可怜的女人解释,但他怎么解释?就算解释了,又有什么用。她们的心脏已经被刺穿,离死亡已不远矣。

  他就算是想要救人,靠着那初学的愈合术,也根本是回天乏力。

  安格尔走到浴池前,直视着那一道道宛若利箭般的眼神。他单纯的站着,站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道:

  “我不是来救你们的人。”

  安格尔说出第一句话,让她们愣了一愣。

  “我也不是来杀你们的人。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出现在黑城堡的?”

  半晌后,才有一道带着尖锐与怨毒的声音道:“黑城堡,这里是黑城堡?哈哈哈,我能死的明白了!我变鬼也不会放过黑城堡,不会放过这里每一个人!”

  安格尔目光平静的看过去,那里有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她的双眼疯狂至极,无尽的怨念将她包围住。她是个凡人,但不用怀疑,一旦她死亡,必然立刻化身亡灵。

  安格尔还在想着,长发女子似乎因为过于激怒,瞪大了双眼,一股心血从伤口处喷涌出来。

  眼看着她就要死去,安格尔随手一个愈合术,强吊住她的性命。

  在场诸人,唯有她还保有意识,能够清晰的说话。安格尔想要了解信息,只能从她嘴里撬开。

  女子大喘着气,看向安格尔的眼神怨恨不减:“为什么要救我?”

  “我救不了你,你的心脏已破,我无力回天。”安格尔淡淡道:“我吊住你的命,单纯是想知道,你们从哪里来,为何会在这里?”

  “你是谁?你不是那群妖妇的人?”女子苍白着脸,宛若实质的怨气在慢慢聚拢。

  “我不是黑城堡的人,我是来……救人的。”安格尔看向女子。

  “哈哈哈,救人,哈哈哈。”女子大笑着,一边笑,一边眼泪不停的掉。

  与此同时,她身上的怨气,随着她的激动越发的翻涌,哪怕安格尔用肉眼,都能看到那滚滚的黑浪。

  可惜,女子笑到顶点,原本愈合的伤口再一次崩裂,心血激荡,眼看着就要死亡。

  安格尔再次救了她。

  “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怎么到这的?在半天之前,是否看到过这样一个男子?”安格尔说着,将暗影的幻影模拟了出来。

  女子没有回答,只是不停的大叫与惨笑。

  一次又一次,她的心脏破开,又被安格尔治愈,愈合又破。在短时间内,她尝到了这种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因此,她的怨气几乎在以倍数增长。

  安格尔看出来了,女子似乎在借着他之手,让她活着时的生怨,积累到最巅峰。一旦怨恨极点,死去后产生的死怨,会将她快速的推过亡灵的初期。

  安格尔在犹豫了片刻后,决定成全她。如果这是她死亡前的夙愿,那就满足她吧。

  女子一开始还说出一点话,勾引着安格尔继续为她治愈。

  但后来,她似乎也看出来了,安格尔有意帮她积累怨气,她索性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不停的鼓动气血,让自己体验一次次的生死。

  她的怨气,在一次次的推动中,达到了恐怖的地步。

  安格尔也没想到,这个普通的凡人女子,竟然能一次次承受这样大的剧痛,若是她没有被黑城堡的人抓住,或许又是一个娜乌西卡那般的英杰。

  可惜。她还没看到未来,就倒在了起步线上。

  或许,女子知道自己的极限已经到了,在最后一次时,她看着安格尔,眼里没有了怨毒之色,平平静静的宛若一个淑女。

  “我是古曼王的第十三女,因为血色王权的丢失,被长公主诬陷为犯人。古曼王将我贬为庶民,长公主害我沦为奴隶,经过流离颠沛,被卖到了这里……哈哈哈,我以为我会成为奴婢伺候男人一生,没想到这里却是个妖妇窟,她们用处女鲜血沐浴,后来……你看到了。”女子一边说,她的生气一边消失,“至于她们,只知道哭的懦夫,估计也是被奴隶贩子卖进来的。”

  古曼王?安格尔心中有些讶异,古曼王国可不是在童话世界,而且离此地岂止万里?普通人,耗费一生恐怕都到不了这里。

  所以,她口中的奴隶贩子,绝对是有巫师的背景。

  那按照这个逻辑,所有的女人都是被奴隶贩子送来的,那花花说的“寒冷之地”,可能并非在童话世界。那可就更难找了,南域寒冷的地方多不胜数!

  “这个男子,我看到过。”女子吐着血,指着暗影的幻象:“就在几个小时前,那个妖妇与那男子打了一架,最后他也进来了,看了我们一眼就走了。然后那妖妇回来后,一边骂着,一边重新沐浴。”

  女子说完后,眼白已经开始往上翻。

  安格尔低下头:“谢谢。”

  女子大笑一声,生机灭绝。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