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94节 变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当女子气机断绝时,围绕在她身旁的生怨之气迅速钻入她的体内,侵蚀着她的灵魂。茫茫然的灵魂碎片,在大量的怨气的堆砌下,活生生的将她推成了一个完整的灵魂,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化着灵魂中纯净的能量。

  污染,并且堕落着。

  几乎在灵魂出现的一刹那,怨气催生的负面能量便覆盖了一切。

  眼睛惨白一片,面上青筋毕露的亡灵,张牙舞爪的从她体内钻了出来。她甫一诞生,体型就凝实的宛若真人,可见先前她不断经历生死时的积怨是有多深!

  她诞生后直接一声嚎叫——

  亡灵咆哮,天赋技能,可以震撼一切灵魂。

  安格尔的灵魂特异,并不受负面效果影响,只是稍感不适,并没有其他感觉。但其他挂在镰刀上还苟活着的女人,却均在这声咆哮中死去。

  这时,新诞生的亡灵抬起白茫茫的眼瞳,挥舞起宛若鸡爪一般的手,冲向在场唯一的活人安格尔。

  亡灵是没有理智的,安格尔也没想过它会记着生前之恩,所以在她冲过来的瞬间,他就操作幻象从房间退了出去。他的真身隐匿着,亡灵是发现不了他的,而幻象亡灵也攻击不了,所以安格尔做的打算是祸水东引。

  真正害死她的凶手就在外面躺着,让外面那女人吸引亡灵的注意,他再趁机离开。

  可正当亡灵冲过来时,四周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金色纹路,金色纹路组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不停的轮转着,亡灵还没冲到安格尔幻象面前,就被那轮转的金色纹路给包围住了,亡灵惨叫一声,倏地消失不见。

  “这是困灵和传送的魔能阵?”在金色纹路重新融入墙壁时,安格尔大致猜出了它的作用。

  黑城堡死了这么多人,诞生这么多亡灵,不可能没有处理机制。看来就是靠着这个魔能阵,将那些冤死的亡灵传送到外面的森林中。

  看着顶端那一具具赤尸,安格尔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明白外面的墓园是从何而来了。

  以树林里的亡灵数量可知,绝对不是一个人这么做,说不定整个黑城堡的人都是在用鲜血沐浴,才能催生出如此多的亡灵,才会有如此多的骸骨陈曝于野。

  用处子鲜血沐浴?

  安格尔愣了愣,他突然想起之前在桑德斯的藏书室阅读过的一本名为《传奇荣光》的书。

  这本书介绍了近万年来,南域有记录的所有传奇巫师。

  其中有一位三千年前的女性传奇——‘血腥皇后’玛丽。她也是出自黑城堡,生性放荡不羁,拥有数以万计的面首。除了骄奢淫逸外,玛丽还有另一个普罗所知的爱好,她日日以处女之血沐浴,传言可以青春不老。但后来考察,想青春不老的手段很多,用处子之血沐浴基本没用,她爱用鲜血沐浴纯粹是个人嗜好,见不得年轻貌美的女子罢了。

  没想到这个三千年前黑城堡被人诟病的“恶习”,直至今日还存在着。

  明明已经证实,鲜血沐浴除了沾染一身腥,以及怨气缠身外,并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或许玛丽的成就实在太高,让她的后辈带着盲从,以为只要和玛丽一样,便也能重现昔日荣光。

  这只能说是一件愚从而迂腐的事,也无外乎黑城堡如今日旷愈下,曾经的大型巫师组织,如今连一个踏入真知之路的人都没有,成就最高者也不过是二级巫师伊莎贝拉。若非它背后倚靠着童话镇这颗遮阴大树,估计早就被人刮分去了。

  安格尔摇摇头,关上了这一室血腥。

  重回走廊,先前沐浴鲜血的黑城堡女学徒还昏迷着,安格尔看向她的眼神中多了一丝嫌恶。不过这种心理上的厌恶,并没有让安格尔做出过激的事。

  他虽然不喜用活人鲜血沐浴的做法,但他也无法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评判别人的做法。因为在巫师界本来就没有一个公认的道德共识,谁都没有资格去说黑城堡的做法是错的。

  安格尔准备绕过她离开,但他才走了几步后,又退回到女学徒的身边。

  看着倒地的女学徒,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想法。

  芙妮丝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她沐浴着处子心血,蜕变成了传奇巫师。大杀四方,收了无数的英俊面首。

  正当她和面首做着羞羞之事时,一个诡笑的男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男子突然出现在她身上,一个手刀将她砸晕。

  眼前一黑,芙妮丝呻吟了一声,缓缓睁开眼。

  她一边揉着后颈,一边痛苦的哀嚎。

  “天杀的,除了迪亚波罗那个该死的,怎么又闯进来一个,活该被抓。”芙妮丝满脸怒意,也不知道是春梦被打扰,还是连续两次被外人打败所造成的。

  芙妮丝站了起来,一滴滴鲜血落下,她低头看到地板上的鲜血:“真是的,又要擦一遍,要不然等到导师回来,我肯定又会被骂。”

  芙妮丝认命的回到浴池中,拿出一张抹布,嘴里还在念叨:“什么时候我才能学会清洁术啊,我可不想继续劳碌了。”

  她说着说着,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头顶上挂着的一众尸体:“居然全死了,我到底昏迷了多久?那该死的闯入者,让我浪费了这一池心血。”

  芙妮丝随手按下墙壁上的开关,让浴池里还滚烫着的鲜血随着排水管流入地下。等到浴池的血排干净后,她简单的擦干净身体,披上一件薄纱,便重新回到走廊,准备把留在地板上的鲜血擦净。

  就在芙妮丝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认命干活时,在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一阵“砰通”声。

  她吓了一跳,抬眼看过去。

  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泰雅?拉丽萨?”芙妮丝试探着喊了几声,都是和她住在同一层的学徒,但没有人回应。

  她放下手上的活,拿起一盏壁灯,朝着声源走过去。

  走没几步,她突然看到远处有个黑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从那身破烂的衣服看出,这绝对不是黑城堡的人,甚至很有可能是个男人!黑城堡组织虽然不禁男学徒,但在这座真正的黑城堡中,只有女人!

  该不会是先前击晕她的那个闯入者吧?芙妮丝眼里带着怨恨与兴奋,缓缓的走到男子身边。

  她的手中拿出一把大砍刀,以防不备。

  可当她走近时,才发现来人根本不是先前那男子,而是满身鲜血,衣着破烂的迪亚波罗!

  “咦,迪亚波罗竟然从血牢逃出来了?该不会身上有什么秘宝吧?”芙妮丝表情露出一丝兴奋,走到迪亚波罗身边,开始翻腾起他身上的东西。

  可翻找了大半天,什么也没有。芙妮丝狠狠的捏了一下迪亚波罗的鼠蹊部位,惹得昏迷中的迪亚波罗低声痛呼。

  “资本不错,师承也很好……如果不是大人下令,还真想试试你的滋味。”芙妮丝露出娇笑,回去拿出一根绳子,将迪亚波罗绑的严严实实。

  “没想到被我捡到便宜了,等我将你送回血牢,到时候大人说不定还会嘉奖我。哈哈哈。”芙妮丝臆想着可能得到的奖励,然后拖着昏迷的迪亚波罗朝着血牢走去。

  在芙妮丝离开后没多久,安格尔的身影慢慢露出来……

  “暗影被抓住了?还关进什么血牢里了?”这和暗影所说的‘轻松考验’有一点不符啊,是他轻敌被学徒击败,还是说……中间出了什么变故?

  安格尔想了想,决定先跟上了芙妮丝看看情况。

  与此同时,在黑城堡的一层大厅中,一个身材高挑,穿着优雅的黑色修身长裙,背上隐隐约约出现黑白蝴蝶双翼的女子,看着手中水晶球,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水晶球内,显示的正是芙妮丝的画面,她正满脸笑意的拖着‘迪亚波罗’前往血牢。

  “被幻术迷惑了,还一脸欣喜。那白痴样,和伊莎贝拉简直一模一样。”黑裙女子提到伊莎贝拉,表情露出一丝不屑:“这伊莎贝拉也是一个笑话,真是堕了玛丽皇后的盛名,不好好提升自己,却总想着走捷径与歪路,居然和魔偶师那种人渣勾搭在一起,还搞出什么联合考验!这样的心性,难怪伊莎贝尔阁下会选择离开南域,不再回来。”

  黑裙女子骂到这时,眼神再次放回水晶球上。

  她的目光最后定格在安格尔身上:“这小子的幻术倒是有些门道。”若非她一直注视着,看着安格尔对芙妮丝释放幻象,否则她一时也分辨不出受伤的迪亚波罗是真是假。

  不过幻象虽然足以乱真,但毕竟少了一点逻辑,只要细想就会发现破绽。如果芙妮丝多留点心,就会发现迪亚波罗身上虽然有伤痕,但血迹很少……这就很奇怪了,要知道迪亚波罗是被关进血牢中的,浑身浴血才复合正常逻辑。

  “而且这幻术,怎么感觉有种幻魔阁下的意味?”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