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97节 血牢暗影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以菲丽希娅的实力,真想全全针对闯入者,安格尔早就落网了。但她并没有这么做,她从头至尾都没有想过用巫师级的力量去镇压闯入者。

  就譬如,最后从幽蝶身上钻出来的黑白纹路蝴蝶,这只蝴蝶才是真正的大杀器,完全可以传导出她大半的实力,别说碾死那小学徒,就算是让整个大厅变成废墟,都毫无问题。但她并没有让黑白蝴蝶现身,因为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巫师级。

  菲丽希娅虽然非常讨厌迪亚波罗的导师,但不得不说,以魔偶师的天资绝对有望踏入真知。如果他踏入了真知,那他的位阶其实已经能与桑德斯齐平了,当然实力还是天差地别。

  所以,她虽然不喜欢有外人闯入黑城堡,打扰格蕾娅养伤,但她也没有真正打算弄死闯入者,算是给魔偶师留下一分薄面。

  安格尔如果真的能将迪亚波罗就走,她也不会去阻拦,不过,前提是不要来打扰格蕾娅养伤。

  菲丽希娅拿出水晶球,将目光看向血牢位置。

  ——画面显示,芙妮丝拖着一根光溜溜的绳子,正满脸开心的下着楼梯。

  “看样子,芙妮丝是被迷住了。”菲丽希娅表情露出一丝赞许,这个小学徒的幻术的确很有门道,难怪魔偶师会让他来配合迪亚波罗。

  菲丽希娅将目光从芙妮丝身上移开,看向其他的区域,她想要看看那个小学徒现在到底在哪。但很可惜,她从水晶球中并没有发现那小学徒的身影。

  “隐身的方法也很有门道。”菲丽希娅不相信那个小学徒不在芙妮丝附近,肯定是跟着芙妮丝。

  菲丽希娅对这个小学徒越发好奇,甚至有想再次动用“蝶之灵”查探他位置的冲动。

  但“蝶之灵”是远超巫师级的道具,动用一次也就罢了,她还动用第二次,不仅浪费魔晶,还有些拉不下面子。

  就算查找到那小学徒的位置,又作何?她也不好直接杀死,也不屑为难学徒,最终还是放弃了使用“蝶之灵”。

  菲丽希娅也没打算继续观察芙妮丝,而是轻轻一抚手,关闭了黑城堡内所有的传送机关。

  血牢的真实位置,在黑城堡地下负九层,如果不走传送机关,想要抵达这里,会经历好几个充满恐怖魔物的区域。

  她关闭了传送机关,算是对安格尔戏耍她的一个小小惩罚。

  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还能逃出去,那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有看见吧。

  另一端,安格尔还开启着“无边静寂”跟在芙妮丝身后。

  先前在雕像大厅中,他与那一黑一白两只蝴蝶看似产生纠缠,但实际上他的真身一直躲在幽蔽处,当他看到白色明蝶找到了他的“幻象分身”时,安格尔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那个拥有“上帝视角”的存在,果然被幻象分身骗到了。

  测试的结果让他有把握继续跟在芙妮丝身后,于是他将一股魇幻之气直接打入芙妮丝的眉心,让她完全无视了现实的变化。

  等到光门一打开,他便继续跟在芙妮丝背后。

  从开始下楼梯时,他就一直在警惕着,深怕那两只蝴蝶追上来。但那两只蝴蝶,直到芙妮丝将安格尔带到血牢门口时,都没有再出现。

  安格尔相信那个存在肯定还在关注着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再动手,但为了以防万一,安格尔还是制造了一个幻象分身,他则和分身合二为一,可进可退,也可迷惑旁人。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普通的木门。木门的正上方有低矮的窗口,借着窗口可以看到背后湿漉漉的牢狱。

  大门也没有锁上,留着一个缝隙。淡淡血腥气息,从缝隙那头传来。

  芙妮丝没有推开大门,反是来到大门的正对面,她的面前是青石墙壁。只见芙妮丝伸手一推墙壁上的一块石砖,她面前的青石墙壁便幻化出一个深幽的大门。

  安格尔站在一旁,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依照黑城堡的料性,他就猜这扇木门可能并不是真正的血牢。事实证明,他猜测没有错。

  “与其叫黑城堡,其实叫迷宫城堡更符合吧?”安格尔低声笑笑。

  走进血牢中,穿过长长的幽道,最先出现的是一个小房间,房间内有大大的浴池,浴池中血液蒸腾。

  和安格尔在三层看到的那个隐藏房间一样,这个房间也是个洗浴澡堂,头顶的钩子挂着的女体。

  在浴池内,一个拥有黑色长发的曼妙女子,正慵懒的用手搓揉着滑嫩皮肤。如果她的身上不是蒸腾的鲜血,那这幅画面可谓春光无限,引人无限遐想。

  芙妮丝也看到了浴池内的女子,看着那吹弹可破的肌肤,还有那若隐若现的丰腴上围,她眼底闪过一丝嫉恨。

  她走了过去,一脸讽刺的道:“瞧瞧,有些人只顾着沐浴,也不去看看,迪亚波罗都已经逃走了。多亏了我发现得早,将迪亚波罗带了过来。”

  一边说着,芙妮丝一边拿起手中空溜溜的绳子。让浴池里的女子,看清绳子那头昏迷的“迪亚波罗”。

  芙妮丝却不知道,她的这番讽刺的话,在安格尔的一番暗中操作中,浴池里的女子耳中听到的却是另一番说辞:“我去看看迪亚波罗,那小子居然敢将我打昏,我一定要去教训教训他!”

  浴池里的女子,冷哼一声,“说的一套套的,别是另有目的吧。”

  浴池里的女子其实是暗讽芙妮丝看中了迪亚波罗的身份,毕竟迪亚波罗背后站着那位鼎鼎大名的巫师,而且自身也是学徒巅峰,迈入那一步也不远了。再加上迪亚波罗长相不俗,打他主意的女人多得是。她其实心中也有意去勾引一下,所以才特地来沐浴洗澡,但没想到芙妮丝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抢先她一步。

  芙妮丝却是以为浴池里的女子,在讽刺她带着迪亚波罗过来,是为了向蝴蝶夫人邀功。虽然她的确有这个意思,但被人裸的点出来,这让她面子往哪里放。

  芙妮丝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指着对方狠狠的撂了句狠话:“你等着瞧!”

  说罢,芙妮丝拖着“迪亚波罗”往血牢深处走去。

  浴池中的女子却是摆出一副“小表砸被我看穿了吧,恼羞成怒了吧”的得意表情。自觉自己战斗胜利,继续沐浴,她可不信以芙妮丝的小平胸,能引起迪亚波罗的注意。

  两个女人完全不知道,她们之间的舌战,在安格尔的插足下,完全是各表各话,鸡同鸭讲。

  芙妮丝怒气冲冲的走进真正的血牢。

  在东拐西转后,芙妮丝停在了一扇铁门前。

  还没有进入铁门,安格尔就隐隐听到熟悉的男声,在里面破口大骂,骂天骂地骂伊莎贝拉。一口一个“老妖婆”,让安格尔哭笑不得。

  芙妮丝却是满脸懵逼,“里面怎么还有人在叫喊?而且听声音还是迪亚波罗?”

  迪亚波罗不是被她抓到了吗?那里面的人是谁?

  芙妮丝带着疑惑,推开了铁门。

  铁门内是一个血池,隐隐发着透亮的光。血池上方则是散发着魔力波动的铁链与钩镰,无数的铁链垂下,将血池内的一个只露出头颅的男子捆的严严实实。

  “迪亚波罗?你怎么会在这?”芙妮丝指着血池内的男子。

  暗影正想骂回去,芙妮丝突然想起了什么,浑身发抖转身就想跑。

  但她还没有跑出大门,突然感觉后颈一痛,黑甜漩涡便随之袭来——

  她只留下一句:“怎么又是后颈……”便昏倒在地。

  血池中的暗影静了下来,看着血池前空荡荡的阶梯,以及莫名昏迷的女子,他试探着问了一句:“加米?加奥?还是……假面?”

  暗影询问的方式也带着小心翼翼,不敢曝露出安格尔的真名。

  半晌后,安格尔冷笑一声:“这就是你说的十拿九稳?”

  随着安格尔声音的出现,暗影脸上浮现出震惊以及一丝隐隐的感动:“真是你,假面?”

  安格尔慢慢现出了身形,不过依旧不是真身,是他制作出来的幻象。

  “假面,快点把我捞出来,这血池里忒么有毒啊!”暗影见到安格尔,一脸欣喜的道:“没想到你居然会来救我,我还以为你已经……”

  “回答我,你不是说绝对没问题么?如果没问题,你现在是怎么回事?”安格尔顿了顿,正色道:“有正式巫师出手了?”

  “是有正式巫师,但她……”暗影话说了一半,突然脸色变得酱紫,满脸尴尬的道:“你先把我救上来,这血池里有东西,你再不救我我就死了。”

  安格尔深深看了一眼暗影,他与暗影之间有契约维护,所以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暗影身死。他伸出魔力之手,拉住上方的铁链,将暗影一点点的拖了上来。

  随着暗影被拖到半空中,安格尔突然脸色涨得通红,转过头。

  暗影全身被脱得精光,下面的大鸟也在摇晃。

  但这并不是安格尔转头的原因,当然,安格尔也不至于看到一个男人的衤果体而脸红,他是憋出来的。

  因为暗影的屁股上多出来一条正在晃悠着的黑色尾巴。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