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98节 断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你脸红个什么劲啊,想什么邪恶东西呢!”暗影满脸写着不痛快:“我现在动不了,快帮我把这东西给拔出去!”

  直到安格尔将暗影放了下来,他趴在地板上时,安格尔才发现了他屁股后面的“黑色尾巴”并非他先前所想,原来是一条长着锋利尖牙,似蛇似鱼的怪物,咬住了暗影的屁股蛋。

  “我还以为……你被……”了。

  安格尔憋笑都憋红了脸,纵然最后结果不是他想的那般,但看着暗影的臀部状况还是觉得很滑稽。

  暗影自己倒是不在意,反而得意洋洋的分享起经验来:“我屁股夹的很紧,它们钻不进去的!我可是注射过血脉的,光是肉身力量就不是这些小杂鱼能比的过的。要不是想要保证雏菊安好,我早就放任它钻进来了,我可以直接靠着肌肉的力量夹断它!”

  安格尔不知暗影得意个什么劲,但他实在没有勇气沿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聊,有画面了啊喂!

  “真没想到你会来救我,我以为你已经收到我的求救纸条,去寂静岭了。”暗影对安格尔露出感激之色:“也多亏你来的及时,你不知道,这血池不知什么鬼,竟然可以污染灵魂;那锁链也拥有禁锢能量的效果,你再晚来一段时间,我估计就只剩下皮包骨了。”

  “那群疯子,跟在老巫婆身边的果然都是疯子!”在安格尔帮着暗影解开锁链时,暗影嘴里就不停的咒骂着,仿佛他不是被关了大半天,而是受了大半年的罪。

  求救纸条?安格尔听着一头雾水,他并没有收到什么求救纸条,但这个时候也不是谈论纸条的事。

  “你刚才说,有一个正式巫师动手了?”安格尔问道。

  暗影摇摇头,“她没有动手,但她居然把所有机关给改了!当初伊莎贝拉和我导师约定时,已经大致将路线告诉了我,我沿着那条路线走,却发现全是接近学徒级巅峰的机关,而且一个比一个困难,根本走不通!后来我被抓到血牢里,才晓得是那位大人授意修改机关,就是为了坑我。”

  “你说的那位大人是谁?”安格尔猜测,暗影说的那人应该就是拥有“上帝视角”,操纵蝴蝶的巫师。

  暗影对安格尔比了个“噤声”的动作:“那位大人就在黑城堡,提她名字会被察觉,等出去后再给你说。”

  顿了顿,暗影突然挑高了眉头,一脸疑窦的盯着安格尔:“不对啊,你是怎么混进来的?那位大人难道没有发现你?”

  安格尔摊开手,几个节点随手布置在掌心,一只幽蝶在他掌心翩翩飞舞。

  “你说的,是它的主人吗?”

  暗影一脸惊讶的点点头:“你别告诉我,你和她正面对上了?”

  安格尔将蝴蝶幻象撤除,对暗影摇头道:“没有。”

  旋即,安格尔将自己到达血牢的历程,简单讲了一遍,除了“幻象安格尔”的事情隐瞒了下来,其他的都说了出来。

  暗影越听越是震惊:“你还说没有和她正面对上,你都和她的蝴蝶打上了,居然还戏耍了那位大人。要不是她自恃身份不愿意用巫师级力量对付你,否则你早就玩完了。”

  暗影说完后,看了看地面昏倒的芙妮丝,又道:“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幻术到底跟谁学的?我怎么觉得路子这么诡异,我可没听人说过,学徒的幻术居然能在正式巫师面前幻惑人心。”

  “无可奉告。”安格尔并不想谈自己的事:“你还没说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

  暗影耸耸肩:“还能什么情况,赶紧逃啊。你怎么过来,就怎么回去。”

  “你的任务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做,这件事关系着我晋级的机缘。”暗影看着安格尔,十分郑重的将手搭在安格尔的肩膀上:“这一次很感谢你,居然在我递出求救纸条后,还敢来救我。”

  “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取得娜迦,只要成功,我们之间所有恩怨全部一笔勾销,并且我欠你一份人情。”

  安格尔:“我没有收到你的求救纸条,我来黑城堡有另一件事要做,我可能帮不了你。”

  “你没收到我纸条?那你到黑城堡作什么?”

  安格尔将来龙去脉讲清楚后,暗影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托比,“你确定那个大祭司说的是真的?”

  “那个大祭司说没说谎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托比哪怕在昏迷状态中,对魂珠依旧极度渴望。”

  安格尔将托比的事开诚布公的说出来,也是因为这事瞒不住。他也需要对黑城堡比较了解的暗影,给予他一点建议。

  暗影斟酌片刻,开口道:“我没有听说过魂珠,也没有见过。所以它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

  “你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魂珠,不如就先与我去找娜迦,你不是说托比对魂珠的很渴望吗?如果中途托比飞走了,代表它发现了魂珠,到时候我可以先陪你一起去找魂珠。”

  “我们互相帮助,如何?”

  安格尔没有立刻给予答复,而是指了指芙妮丝:“威胁她,从她口中得知想要的讯息。”

  暗影摆手:“我劝你不要这么做,那位大人说不定正注视着我们。”

  安格尔与暗影快步了离开了血牢。

  最终,安格尔暂时选择了与暗影一同进退。反正他目前没有准确目标,先观望一下再说其他。

  “对了,你那还有多余的衣服吗?我身上所有东西全都被搜走了!”暗影光溜溜的与安格尔并肩而行。

  安格尔也不多言,取出一套衣裤丢给暗影。

  暗影换好后,顺手补上一个心灵系带,便于交流。

  适时,他们已经来到那位黑发女子沐浴的地方。黑发女子还在洗澡,时不时的还游到赤体的下方,伸出舌头舔舐着滴落的心血。

  两人隐身前行。

  “想学玛丽皇后,却只学了皮毛,学不到骨子。”暗影冷哼声从心灵系带另一头传来,“也不去想想,凡人的心血比起一滩废水也高尚不到哪去。”

  安格尔:“你这样所,是在同情凡人?”

  暗影嗤笑一声:“我对凡人没兴趣,除非是金发碧眼的美人,否则死多少都无所谓。”

  两人离开了血浴池,沿着血牢的楼梯往上走。

  但走了小半晌后,安格尔突然停住了脚。

  “不对,传送的光门消失了。”安格尔清楚的记得,先前光门就在这里,但现在光门不见了。

  暗影的表情也随即沉了下来:“看来,是那位大人不想让我们这么轻松的离开。”

  那现在该怎么办?黑城堡的机关重重,而且正规通道谁也不知道在哪。

  “回去。”安格尔与暗影脑海里同时闪出这个念头。

  “带上刚才那女的,让她给我们带路。”暗影先前还说,不要威胁,否则容易引起那位大人的反弹。但如今他们在不知道路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出此下策。

  一路顺利的重返血牢。

  芙妮丝还躺在地上昏迷着,暗影走过去,一个巴掌将芙妮丝扇醒。

  芙妮丝醒过来后,害怕的情绪还没表达出来,暗影就直接捏住她的脖子,将她举到半空中:“要么听话服从我,要么我把你炼成傀儡,二选一。”

  一边说着,暗影十指中伸出傀儡丝线,围绕着芙妮丝。

  迪亚波罗会到黑城堡盗取娜迦,是伊莎贝拉很早之前就交代过的,所以黑城堡的人基本都知道迪亚波罗的讯息。他傀儡丝线的威力,以及造成的后果,芙妮丝很清楚。

  正因为她清楚,所以她怂了。

  “你要我做什么,我什么都做。”芙妮丝一边看着迪亚波罗,一边偷偷的看了眼安格尔。比起迪亚波罗的直爆脾气,她其实更害怕站在一边一直不说话的安格尔。先前就是安格尔把她骗的团团转。

  迪亚波罗直接将芙妮丝的影子剥夺了,装在一个小布袋中:“影子剥夺,对你暂时没有什么影响,等我离开黑城堡,会将你的影子还给你。”

  芙妮丝看着迪亚波罗手中的布袋,畏畏缩缩的点点头,她只是初入学徒,根本无法和迪亚波罗相提并论。

  “带我们离开这里,我们传送过来时的那个传送阵被关了。”安格尔道。

  芙妮丝皱了皱眉:“好,我带你们走。”

  安格尔与暗影两人继续隐身,芙妮丝则大大方方的走在明面处。在经过黑发少女洗浴的地方时,芙妮丝原本想要向她求救,但看着黑发少女一脸不屑的表情,她还是忍住了,继续带着两人往外走。

  走到传送点时,芙妮丝在周围摸索了半天,脸色越发沉重。

  “传送阵被关闭了。”

  “怎么开启?需要魔晶的话,我这边还有一些。”安格尔道。

  芙妮丝摇摇头:“不行的,是魔能阵的主控制室那边关闭了传送机制……如果你们一定要离开的话,只能走正路了。”

  “那就走正路,你带路。”

  芙妮丝脸色难看道:“我可以带路,但我要提醒一句,这里是地下负九层,我就算走正路也不一定能走到底,因为——”

  “这条路,根本不是人能够走的。”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