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02节 狂暴的异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在南域巫师界,黑城堡的声名曾经因为传奇级强者‘血腥皇后’玛丽,而一时风头无两,可自从玛丽离开南域后,黑城堡就一直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

  直到千年前伊莎贝尔横空出世。

  她以不到百年之龄,进阶到三级巫师,还踏足了灵魂系的真知之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伊莎贝尔会接班扭曲大巫师巴泽尔,主导一个新的传奇时代时,她突然选择了离开南域巫师界,至今不知去向,也不知生死。

  自此后,千年的时间,南域再没有人能问鼎传奇。

  没有人知道伊莎贝尔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伊莎贝尔会不会重回南域。所以,哪怕黑城堡日旷逾下,哪怕有一个无主的巫术花园摆在中层世界,哪怕伊莎贝拉只是普通二级巫师就统领了黑城堡,也没有人敢弑其锋芒。

  黑城堡,已经平静了千年。

  尤其是,位于里层世界的真正黑城堡,千年来几乎没有出现过任何波澜。

  直到,今日。

  黑城堡建立的地方,是里层世界的雷池点。在这里,几乎24小时都处于雷云密布的状态,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晴天。这里的森林,叫做黑森林;这里的大地,名为焦土;这里已经被黑暗与雷电主宰。

  但,就在这一日。所有的黑城堡住客在如常度日时,雷池点突然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初时,空气不知为何突然变的凝滞。但大多人都在黑城堡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紧接着,黑森林中的亡灵,突然开始瑟缩发抖,没有谁再哭泣,也没有谁敢露面。今日处理浴尸的学徒,哪怕大动作大声响,也没有任何亡灵冒头。

  要知道,平时她们处理尸体时,只要发出一点声响,隐匿在暗处的亡灵就像闻到肉腥味的疯狗,全都一股脑的钻出来。

  但此时此刻突然反常了,她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亡灵瑟瑟发抖躲在隐蔽处不敢出现时,又一个变化出现了。天空中的雷蛇突然变少变慢,到了最后,时常露出头颅的雷蛇全都消失。不仅如此,就连弥漫天空,压城城催的黑云,也开始慢慢变淡。

  俄而,注意到这一点的人,甚至隐隐透过黑云,看到了里层世界天空的真正颜色。

  ——黑灰中泛蓝,就像是铺开一层雾霾的蓝天。

  外界的变化,从肉眼看,现在还并不算明显,至少还有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

  直到……黑云散开,中间出现了一个空洞,无尽的亡魂从空洞中钻出来,开始尖叫,开始惨呼,然后不停的盘旋在空洞中央,形成一个巨大的亡魂铸就的云。

  与此同时,一道道诡异的黑灰色烟气从黑森林、墓园、焦土各处中往外冒。那是隐蔽着的亡灵,在他们在瑟瑟发抖时,被空中那朵亡魂云吸引走的负面气息。

  天空上的亡魂云,借着地面无数亡灵的助攻。原本数千米的亡魂云,以肉眼可见速度在扩大,从两千米到三千米,最后甚至扩大到了数万米,并且还在往十数万米的范围迸发,中间丝毫不见羸弱的停势。

  随着亡魂云的扩大,地上的黑灰色烟气蒸腾的也越多,亡魂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大。

  风声烈烈,剧烈程度甚至吹的黑城堡的窗户都在嘎吱作响。

  这下,就连独自宅在个人居所的黑城堡学徒们,也注意到了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更不消说,在一层大厅独自调酒的‘蝴蝶夫人’菲丽希娅。

  菲丽希娅依旧穿着修身的黑色长裙,她款款移步,体态优雅的走到大门前。

  纤细修长的双手拉住门把,猛地打开门。

  狂暴的风,铺面而来。将她墨染的云发往后吹拂,那卷曲的头发就像拥有生命力一般,在风中时弯时绕,时绷时缩。在这一刻,菲丽希娅仿佛化身为蛇发魔女,恐怖中又带有一丝女性柔情。

  除了肆虐狂暴的飓风外,还有那几乎无处不在的亡灵尖叫,在大门打开的瞬间,嚎遍了整个黑城堡。

  菲丽希娅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天空那越积越多的亡魂云,须臾后,她突然勾起一抹淡笑。

  “炼金异兆。好手段,真是小看你了。”菲丽希娅拿出水晶球,随着魔力的涌动,水晶球中画面开始疯狂的变化,最后定格在了黑城堡负九层——血牢。

  她的目光,没有放在迪亚波罗身上,而是看向了另一处。

  这里就是异兆的源头。

  不过,水晶球看不到异兆源头的景象,因为这里已经被浓烈到极点的黑灰气息所包围。

  “中阶以上的道具,才会出异兆。能炼制出中阶道具,而且还是短短时间内就炼制出来。看来这个让人意料百出的小学徒很不简单啊。”菲丽希娅的脸上露出思索,她原先还以为这家伙可能是魔偶师的学徒,但目前来看,应该并不是。

  魔偶师炼制魔偶的水平很高,但说到炼金,其实也不怎么样。以这个小学徒的手段,如无意外,绝对是炼金大师手把手教导出来的。这样的天纵之才,绝对不是魔偶师的学徒。

  所以,会是天空机械城的哪位炼金大师的弟子吗?

  在菲丽希娅思忖时,天空的亡魂云越来越大,这次的炼金异兆笼罩范围已经超过了十万米。

  安格尔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大的异象。

  菲丽希娅低喃一句:“可惜啊,打错了一张牌。竟然会选择在这亡灵之源炼制克制亡灵的道具?难道他没有考虑过,外界亡灵的变量吗?这些变量,足以让大好的局势崩盘。”

  炼金就是如此,任何一个变量,如果不仔细去考虑与寻思,就会出现如今的状况。

  在亡灵这么多的地界,居然敢来炼制克制亡灵的道具,原本只是千米的亡魂云,在这里无数亡灵的激化下,最终成为了如此大范围的异兆。

  “这样的情况下,还想要闯过异兆?”菲丽希娅摇摇头,有些可惜这个大好人才。

  炼金术士选择炼金场所为什么这么讲究,也是有原因的。安格尔这么做,完全就是贸贸然的行为,主要还是他接触的炼金术士太少,了解的常识也不多,最后出现这种状况,他只能咬碎牙自己吞下去。

  菲丽希娅收起水晶球,既然看不到血牢的具体情况,那也没必要再去关注,反正,他闯不过这个异兆,最终下场不死也重伤。死亡的面向更大一点。

  菲丽希娅转过身,关上门,准备继续调酒。

  可就在她莲步款款的走向调酒台时,一道压迫力突然从天而降,她猛地站直了身体,眼里带着惊讶。回过身,不顾仪态的再次打开大门。

  她看向天空中。

  十数万米的亡魂云,突然开始急遽收缩。收缩到最后时,竟然只剩下了百米范围。

  天空中留下一个巨大的留白,原本几十年没有见到的晴天,这一刻出现了。虽然里层世界的天空颜色并不好看,依旧让人感觉压抑,但比起那滚滚黑云,这样的雾霾天简直可以媲美表层世界盛夏时最透彻的蓝天。

  天空露白,在众学徒眼中是件好事。

  但对于菲丽希娅而言,她的注意力全放在哪百米范围的亡魂云。那浓缩起来的亡魂云,压迫力之大,简直超乎想象。

  甚至她自己都觉得,如果那亡魂云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以她目前的实力,可能都没有把握战胜。

  “好小子,哪怕你今日身死,也必然会留名于世!”菲丽希娅一边心颤着,一边看向天空的亡魂云。那云朵还在变化,而且还在聚合,压迫力也越来越大。

  菲丽希娅突然产生了一个很奇妙,很大胆,但绝对不靠谱的想法。

  如果在这样的压力之下,那个小学徒成功的度过了异兆。那他炼制出来的道具会是哪个阶级?怕不是超越中阶,达到高阶了吧……

  更甚者,战略级?亦或者……直抵神秘。

  菲丽希娅再次拿出水晶球,看向血牢。那位小炼金术士还处于黑灰气息包围中,以她的能力,还无法穿透异兆看到内里情形。

  另一边,迪亚波罗与另一个黑发女子正紧紧的靠在墙壁处,他们俩的脸色全都变白,甚至在慢慢变青。

  因为他们是最靠近异兆的地方,狂风最大,亡灵最肆虐的地点。

  他们现在甚至无法呼吸,眼看着生命正一点点的倒流。

  迪亚波罗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明明只是炼制一个道具,怎么会出现这样狂暴的状态?还有,他虽然看不到外界的异兆,但他在天空机械城经历的异兆难道还少吗?以他目前的状态就可以推测出,外界的异兆是多么残暴与凶猛。

  “安格尔,听到我说话了吗?停下停下!”

  “我快死了!”

  “契约呢?契约!他要杀死我,赶紧让他停下!”

  “见鬼!该死的异兆!”

  迪亚波罗疯狂的在心灵系带里呼喊着安格尔,但他的呼呼声就像丢入海里的石头,一沉到底,再无波澜。

  迪亚波罗眼睛已经开始泛白,难受到无法呼吸,压力大到血液在沸腾。

  他似乎看到了从出生开始,这一辈子的影像。

  迪亚波罗欲哭无泪,他觉得自己死的真冤,没有被伊莎贝拉害死,没有被菲丽希娅坑死,也没有死于什么逐魂之地、魂域,却忒么的死在自己的队友身上!

  最重要的是,他队友去炼制道具,他还无比支持!

  所以,他其实是死在自己的手中?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