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09节 净化灵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芭芭雅被分配到的是最后一个唱段。她看起来有点紧张,上台后不停的舒张着气息,手也不知道该放哪里,时而抬起来放在腰上,时而又落在了裙摆两边。

  安格尔低笑一声,没想到这个在他们面前演戏演的((逼逼)逼)真极了的少女,也有如此紧张的一面。

  “大人您认识芭芭雅?”大祭司问道。

  安格尔点点头:“这小丫头的演技(挺tǐng)不错的。”

  演技?大祭司一头雾水。

  暗影却是在旁道:“你叫别人小丫头,说不定你还比她还小呢。”

  说到年龄,大祭司看向安格尔。他和这位大人说话时,一直只注意到他语气的成熟,未曾想过年龄。仔细一看,他好像还真的很年轻,面容虽然精致但依旧可以看出未长开的稚嫩。

  大祭司想了想:“芭芭雅似乎今年已经十七岁了。”

  安格尔一窒,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绯红,她还真的比他大一岁!有时候既定印象很难更改,他看芭芭雅就是个拇指姑娘,自然而然的将体型小与岁数小划上了等号。

  “看吧,我说的没错吧?我看你,应该不到十七吧?”暗影看上去是在调侃,但他眼神中却是充满着掩盖不了的羡慕嫉妒,安格尔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成就,完全击碎了他这近三十年来建立起的自信心与自傲感,让他很难堪啊。

  安格尔强作镇定,冷笑一声,用嗤之以鼻的表(情qíng)来回答暗影的质疑。

  暗影眼角一抽,他敢肯定安格尔绝对是害臊了,但面对这样的表(情qíng),他现在说任何话,都好像不对劲。他只能在心底暗骂一句:“傲(娇交)鬼。”

  前三个唱诗人,很快就将各自的唱段唱完,圆盘样的秘宝和先前一样,没有任何反应,显然这三人也不是那3中的一人。

  终于轮到了芭芭雅,她长舒一口气,提着泛绿色的蓬蓬裙,赶紧补上位。

  右手掌抚(胸胸),想要开嗓吟唱。

  但谁知她的第一个音,就飘到了九霄云外。或许是太紧张,芭芭雅在破音的当下,直接楞在了当场,一脸的不知所措。

  神官们面面相觑,底下的唱诗人却是捂着嘴暗暗偷笑。

  芭芭雅的眼眶内隐隐有泪光泛出。

  就在芭芭雅自己觉得太丢人的时候,她突然感觉眉心一股清凉,一股静滞人心的力量从她眉心往外散发。

  一时间,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安静了下来。

  “唱吧。”说话的是菲奥娜,温柔缱绻的女声。但不知为何,芭芭雅脑海里却闪过另一个人的(身shēn)影,那个拥有清隽男声的人类。

  芭芭雅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静谧了下来,她的耳中除了微微风声以外,再无杂音。

  芭芭雅的眉心再次传来清凉,她仿佛看到了一片绿野,看到了一颗曼月树,还有自己挚(爱ài)的(奶奶)(奶奶)。

  “第”芭芭雅开喉了,这一次她的音节没有再飘,而是精准的点在了音阶上,“第四个勇者,伴着圣咏打开空中的大门”

  芭芭雅的颂唱声,终于回复到了正常水平,清亮悠扬。

  “没想到你还(挺tǐng)绅士的。”暗影传声道,芭芭雅能重新开嗓,安格尔功不可没。就连那句菲奥娜的“唱吧”,也是安格尔说出来的。不过用了一点幻术效果,让其他人没有听出来罢了。

  “举手之劳。”安格尔不置可否。

  “你对凡人太过宽容,这很有可能成为敌人打击你的弱点。”暗影突然道。

  “所以,你要用凡人来掣肘我吗?”

  暗影讪讪一笑:“我可不是你的敌人,再说,我们不是已经和解了吗?”

  安格尔笑笑,没有再深入的聊下去。

  等到芭芭雅唱完后,她深吸一口气,与其他三人一起走到舞台前,看向大祭司。

  大祭司看着另一边毫无动静的秘宝,摇摇头:“退下吧,下一批。”

  她们的表(情qíng)有些沮丧,芭芭雅的眼底也闪过黯然,一生只能竞选一次,她这次没有选上天空唱诗班,以后也再没有机会了。想起木芽村对他殷切期望的乡亲,她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其他落选的唱诗人也哭了出来,不过在神官的驱离下,还是只能默默的离开百年(殿diàn)堂。

  “可怜啊,她们要是知道,这天空唱诗班根本不是选拔歌喉,估计会崩溃吧?”暗影看着一群哭的梨花带雨的拇指姑娘,嘴上说着“可怜”,但语气中却充满着幸灾乐祸。

  暗影的话,让大祭司低下头。安格尔则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一拨唱诗人离开后,留在百年(殿diàn)堂的唱诗人也不多了。

  “如果今年没有合格的唱诗人,该怎么办?”安格尔问道。

  大祭司看了一眼菲奥娜:“如果没有选拔出合适的唱诗人,降临者会亲自去找,最终一定会找到的。”

  大祭司言下之意,黑城堡是有特殊的寻人方法的。

  不过,如今菲奥娜被暗影控制了,就算有特殊寻人方法也用不出来。他们只能祈祷,后面有符合的唱诗人。

  他们的运气并没有太糟。

  又过了两批,新的一批人中,终于出现了一个血脉者。

  这是一个脸上有黑色胎记的唱诗人,刚一上场开嗓,大祭司就“咦”了一声。

  因为圆盘形的秘宝,突然闪烁起清光。而且一吞一吐,就像是会呼吸的生物一般。

  “就是你了,其他人出去,你留在舞台上。”大祭司指着黑色胎记的少女道。

  少女一愣,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qíng),其他人则郁郁不乐的退出了百年(殿diàn)堂。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的天空唱诗班的人员。”大祭司回想了一下少女的名字:“你叫叶莲娜,对吧?”

  少女还处于欢欣中,激动的点头。

  “叶莲娜,心(情qíng)平静后,就开始你的表演吧。这场独唱戏,是你进入天空唱诗班的钥匙,务必不要失误。”大祭司郑重道,想要开启秘宝,务必每个歌词都要唱对,否则秘宝不仅无法开启,还会进入长达300天的冷却期。

  叶莲娜也知道此事的郑重,站在舞台上,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你说,她会不会也像芭芭雅那般,出现失误?”暗影看着(胸胸)口起伏不停的叶莲娜,好奇的问道。

  “你别乌鸦嘴。”安格尔没好气的道。

  虽然暗影说的事(情qíng)不大可能出现,毕竟妖精史诗并不长,这些唱诗人又是从小开始念唱,不至于会犯原则(性性)的错误。但有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安格尔想了想,在叶莲娜的(身shēn)边布置了一个幻境。

  从山林小溪,到茫茫雪原;从云中大陆,到星夜璀璨。安格尔一边布置着幻境,一边观察着叶莲娜的反应。

  她的反应除了好奇外,并没有太多的(情qíng)绪。

  直到安格尔布置出万人舞台,灯光璀璨时,叶莲娜的(情qíng)绪开始上涨,眼睛中明显出现了激动与兴奋。

  看来是个渴望被关注,渴望大舞台的人。安格尔想了想,让叶莲娜处于万人中央,灯光聚焦,享万丈荣光。

  同一时间,安格尔也放出了一排茶杯乐队。以前他以往茶杯乐队的奏曲很难听,但经过上次芭芭雅的合奏,安格尔算是明了了,茶杯乐队不是奏不好音乐,大概以前在魇界时,那里的魔物欣赏水平是走另一个极端。

  果然,在幻境舞台的加持下,以及茶杯乐队的演奏中,叶莲娜发挥出了最好的状态。

  随着她的演唱,每一个音节都没有犯错,甚至达到巅峰状态。因此,秘宝圆盘开始不停的闪耀清光。

  大祭司轻轻一甩圆盘,让它漂浮在半空中。

  “两位大人,只要在光辉的笼罩下,便能净化灵魂。”大祭司说罢,任由圆盘停留在两人的头顶上方。

  随着叶莲娜的演唱,清光垂下,安格尔只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进入了一滩清泉中,有神秘的力量在洗涤着灵魂中的杂质。

  不过,安格尔的灵魂很纯粹,所以在清光下,他只觉得灵魂暖融融的很放松,并没有逸出太多杂质。

  另一边的暗影,却是不停的舒服呻吟,大量的黑色气息从其灵魂中飘散出来,可见它的灵魂杂质比安格尔多了很多。

  清光越来越盛,安格尔在清光照耀下,松软的想要趴着酣睡。

  但就在这时,清光突然触动了他灵魂中的灰色雾气这些灰色雾气是重力脉络的具象化,对于灵魂来说,可以说是杂质,又似乎有所助益。所以清光围绕在灰色雾气旁边很久,似乎在考虑该拿这些灰色雾气怎么办?

  安格尔的心(情qíng)也跟着清光提了上来,他记得大祭司曾经点出过他灵魂中的灰色雾气,清光似乎对此有用。

  但如何有用,大祭司没有说。

清光徘徊在灰色雾气外很久,终于动了起来,它慢慢的延伸开来,像是一层薄膜般将灰色雾气包裹住,然后慢慢的收缩  最终,那弥漫在灵魂深处的灰色雾气,收缩成了一个圆团,将灰色雾气的源头以及所有弥漫开来的灰色雾气,全聚集在了一起。

  然后清光便这么消散了。

  安格尔满脑袋问号,单纯将灰色雾气聚集在一起,不再蔓延,这就完了?说好的净化呢?

  与此同时,圆盘秘宝的清光消散,重新回到了大祭司的手中,越缩越小,最终消失不见。

  安格尔一头雾水时,暗影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道:“不虚此行啊,我的灵魂中杂质去掉了近乎一半,晋升正式巫师的几率也提高了点。”

  说完后,暗影看向安格尔:“我刚才注意到了,你的灵魂中杂质很少,以前你净化过灵魂?”

  安格尔没有理会暗影,而是将目光看向大祭司,你口中“灵魂中的灰色雾气也需要下一场甘霖”就是这个意思?

  大祭司却是低声道:“大人,您体内的脉络,并非是杂质,但如果弥漫到灵魂各处,依旧有可能让灵魂出现问题。如今,它收束在了一起,反而是一件好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