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11节 暗夜蝶舞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也不知道该不该拒绝,只能将无助的眼神投向菲丽希娅。[随_梦]小说w.SuiMеng.lā

  “妄言石,可以促进女性的胸部发育。”菲丽希娅淡淡道。

  安格尔一听,赶紧对着格蕾娅摆摆手。他可不想变得像胡克迪克一样,男不男女不女的。

  安格尔的拒绝,让格蕾娅有些委屈,脸上带着受伤的表情。

  见安格尔一脸无措,菲丽希娅摇摇头:“格蕾娅,你自个在旁边玩,别捣乱了。如果你表现的好,等会给你酒喝。”

  格蕾娅一听到有酒喝,眼神一亮,像个啄菜的兔子,连连点头。

  格蕾娅重新回到了自个的桌子边上,继续自个烹调食物,自个试吃。

  菲丽希娅则突然漾起微笑,对着安格尔言:“你的力量层次太低,我特意调了一壶你能入喉的‘谜蝶’,你是想温酒为‘不稳定的谜蝶’,还是冰冻为‘暗夜蝶舞’?”

  “它们有区别吗?”安格尔问道。

  菲丽希娅修长的指尖有虚幻的蝴蝶扑飞翅膀,洒下鳞粉落入调酒台上的酒壶中,“暗夜蝶舞,针对的是你的灵魂,可以在你灵魂中筑起一道蝴蝶防线,可以是一种特殊的灵魂防御吧。”

  “不稳定的谜蝶,效果未知,也许能增进你五年、十年的魔源程度,也许能获得一项特殊技能,也许直接跳入正式巫师的程度,也不定。”

  菲丽希娅完后,眼神里闪烁着幽光,面带笑意的看向安格尔。

  不知为何,安格尔被这笑意盈盈的眼神盯着,却感觉背脊一阵恶寒。他低下头,遮掩住脸上的后怕之色。

  仔细回想着菲丽希娅给的两种选择。都带着浓浓的恶意。

  第一种,暗夜蝶舞,是可以被动增加一次灵魂防御效果。但安格尔总觉得,菲丽希娅的目标是想探察他灵魂的虚实,大概是伊莎贝尔过他灵魂特殊的原因,菲丽希娅也感兴趣了,想借此机会进入他灵魂一探。

  第二种,不稳定的谜蝶,菲丽希娅效果未知,这可能吗?一个调酒、制酒的大师,会对自己手中的酒出效果未知的话吗?而且后面还极尽诱惑之言,什么特殊技能,直接跳入正式巫师……如果进阶正式巫师有这么简单,那还有多年苦修、知识积累做什么?

  显然,菲丽希娅是在刻意夸大、甚至扭曲事实,然后逼迫安格尔选择第一种。

  想到这,安格尔在心底自嘲一声:“正式巫师怎么可能会对他‘陈酒以待’,果然是存有其他心思。”

  菲丽希娅的表情淡然,看着安格尔表情连连变化,也不恼,而是轻轻勾起一抹冷笑。

  “不温酒,不冰冻,单纯的‘迷蝶’有何效果?”安格尔问道。

  当安格尔问出这句话时,菲丽希娅在心中暗笑“自作聪明”,面上却是表情不变:“没有什么效果,但或许你会醉个昏天暗地吧。”

  “怎么?你不打算温酒与冰冻吗?”菲丽希娅反问道。

  安格尔看着菲丽希娅,后者面妆精致,看不到丝毫波动。

  安格尔:“我如果拒绝的话……”

  菲丽希娅眼睛一眯,眉头一竖,恐怖的气压扑面而来。

  “……自然是不好的。”安格尔强掰回来,然后在菲丽希娅威胁的高压中,选择了一个让菲丽希娅都有些意外的决定:“就暗夜蝶舞吧。”

  “你确定要选择暗夜蝶舞?”菲丽希娅的表情有些古怪。她制作的暗夜蝶舞的确可以在灵魂中筑起一道蝴蝶墙,但安格尔猜测的也没错,因为她打算在蝴蝶中融入自己的一丝意识,进入安格尔的灵魂中一探虚实。

  她相信,以眼前这位天纵之才,应该是察觉到她的弦外之音,但怪就怪在,他居然没有选择“谜蝶”,而是直接选择了“暗夜蝶舞”?

  当然,无论安格尔选择哪一种酒,她都布有后手。

  譬如,安格尔选择“不稳定的谜蝶”,这个酒其实的确如她所,拥有让人领悟特殊技能,甚至进阶正式巫师的功效,不过概率低至近无,就算真的进阶成正式巫师,也会因为身体与力量不匹配,而出现力量尽失的效果。这样,她就可以毁了安格尔一身修为,一个废人就算“背景”再庞大,估计也会放弃他,到时候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将安格尔收入糖果屋。

  若是选择单纯的“谜蝶”,她的其实也没错,会醉到天昏地暗,不知外物也不知何年。在这样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她想做什么不能做?不仅可以挖出安格尔的记忆,想探察灵魂安格尔也无法反抗。

  所以,他选择哪一种,都会遭到暗算。其中最明显的暗算,就是“暗夜蝶舞”。

  安格尔为什么会选择暗夜蝶舞?是他没有看出陷阱,还是……他觉得自己灵魂并无特殊的地方,任人窥探也无妨?

  菲丽希娅眯了眯眼,等待安格尔的回答。

  安格尔却是笑笑:“心火有点燥,想喝点冰冷的东西,降降火。”

  这个理由显然是假的。

  菲丽希娅心中疑惑更甚,但她既然给出选择让安格尔自己作选择,若是再质疑他的选择,她的脸也拉不下去,只能将这份狐疑压下心头。

  “那好,请入座吧。我这就开始冻酒。”菲丽希娅指着大厅正中央的圆桌,示意安格尔先上座。

  安格尔点点头,找到客座,毫不犹豫的坐了下来。

  他落座后,便闭着眼做出冥想的样子。但实际上,他的思绪还在疯狂翻涌。

  凭着格蕾娅的关系,以及他背后“未知的导师”,安格尔大概率相信菲丽希娅不会致他于死地。

  在“不致死”的前提下,他选择了“暗夜蝶舞”。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对于其他两个选择更不信任,“不稳定的谜蝶”暂且不谈,谁选谁傻;“谜蝶”看似没有危险,但安格尔总觉得菲丽希娅是有设计的,肯定是有陷阱在“谜蝶”中等待着他。

  这样算下来,只有“暗夜蝶舞”可以选。一来,菲丽希娅给出他这个酒的选择,目的几乎是昭然若揭,哪怕菲丽希娅剑指他的灵魂,但至少他已经有底。

  而且,安格尔对自己的灵魂很了解,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灵魂不是自己的。因为正如菲丽希娅的“不稳定的谜蝶”,他的灵魂在魇界那位女王划下一道伤口后,也拥有了“不确定性以及不稳定性”。

  上次在天空塔与寄生娘的比赛,寄生娘最后触动了那道伤口,最终灵魂彻底消散。

  在暮色大拍时,他也是强行唤醒伤口,呼唤那位女王,最终导致整个夜魔城差点沦陷。

  选择“暗夜蝶舞”,那么如果菲丽希娅一旦真的要探索他的灵魂,那么他还有一次主动崩盘的机会。

  选择其他的两种,他则是彻彻底底的没机会。

  所以,安格尔宁可将主动权捏在自己手上。

  当里层世界的夜晚来临时,格蕾娅也入座了。

  紧接着,黑白裙装的女仆开始一盘接一盘的上前菜,就安格尔的感官来,味道闻起来都还不错。但格蕾娅却是满脸厌弃,将摆在自己面前的菜盘,直接一扫,全都摔在地上。

  “我不要吃垃圾,姐姐,我要喝酒。”格蕾娅的目光看向菲丽希娅。

  格蕾娅的声音稚嫩又委屈,让安格尔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他其实入座后,一直用余光观察着格蕾娅,总觉得这样的格蕾娅,不仅形象从“肉山大魔王”变成“半青少女”,性格也从成熟妖媚变成青涩稚嫩。这让安格尔感觉满满的怪异,明明先前在血牢时,格蕾娅虽然外形变了,但语气与性格还属于正常,怎么短短时间内,就出现这种极大的变化呢?

  安格尔心中有疑惑,但他也没有立场去询问,而且他不觉得菲丽希娅会回答他。

  菲丽希娅走了过来,手上端着一杯黑幽幽的液体,它往外冒着寒气,寒气凝结成蝴蝶状,消散在半空中。

  她聘婷身姿,走到桌前。

  “这是给我的酒吗?”格蕾娅眼睛一亮。

  菲丽希娅却是眼眉弯弯,“你的酒还在调制,这是给我们客人的。”

  菲丽希娅罢,将这一杯酒摆在安格尔面前。

  “请慢用,暗夜蝶舞。”菲丽希娅完后,直接坐在了安格尔旁边,淡淡的冷香从旁边传了过来,让安格尔脑海一阵模糊。

  安格尔伸手碰触到玻璃杯,暗夜蝶舞的冰冷让他打了个冷颤,也让他的精神稍微清醒了些。

  安格尔转过头,对菲丽希娅点头:“谢谢。”

  “不客气,这杯酒在我的酒馆里,非银卡不可点。这杯酒算是回报你照顾托比的恩情吧。”菲丽希娅一句话,就将安格尔照顾托比的恩情用利益定了调。而且,还用的是一杯明显不怀好意的酒。

  这让安格尔心中有些不舒服,但他也无法与一位正式巫师争辩。

  “不喝吗?”菲丽希娅指着酒杯,“冰化了,可就成了普通谜蝶。”

  安格尔深深的看了眼菲丽希娅,端起酒,眼底闪着幽光,轻声对菲丽希娅道:“祝你好运。”

  罢,安格尔一饮而尽。

  随着冰凉的暗夜蝶舞入喉,安格尔的瞳孔出现一瞬间的收缩。下一刹那,安格尔觉得自己掉入了冰窟中,浑身发寒,但这种冰冻的感觉很快就消失,因为一阵阵翩然而至的蝴蝶,拖着他进入了一片宁静的世界……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