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13节 一眼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除了滞纳感外,菲丽希娅还感觉到一种隐隐让她头皮发麻的危险预兆。*随*梦*小*说w.suimeng.lā

  但菲丽希娅不惧反喜,作为一个正式巫师,她经历过的危险难道还少吗?对她而言,任何大危险,都代表着大机缘。

  就算再危险,一个普通的巫师学徒,能带来怎样的威胁?

  菲丽希娅幻化而出的灵魂之蝶,不停的在安格尔的灵魂上扑扇出无色鳞粉,这些鳞粉落入他灵魂表面。

  这种鳞粉其实就是最纯净的灵魂之力,对于安格尔灵魂并没有害处,反而可以增加活跃度。但她毕竟是菲丽希娅的一部分,所以她可以借此观察安格尔灵魂深处的一切变化。

  上一次,尼斯在研究他的灵魂时,桑德斯在旁钳制,所以尼斯只能靠着万光仪远远的观察灵魂的变化;这一次,菲丽希娅可不是灵魂巫师,她唯一能检查灵魂的手段,就是深入灵魂。

  当鳞粉散落进安格尔体内时,菲丽希娅不停的感受着反馈出来的讯息。

  半晌后,她眉头突然皱起。

  怎么感觉到安格尔的灵魂中有一股奇异的脉络,这好像是……法则的脉络?难道这就是伊莎贝尔说他灵魂特异的原因?菲丽希娅正待深化探察,突然,另一股鳞粉传来一道新的讯息。

  ——有极为精纯的灵魂之力,正缓慢的融入安格尔的灵魂中。

  菲丽希娅将目光放到另一边,她看到了一道伤口,位于安格尔灵魂背部的伤口。看上去像是一道普通的划伤。

  在这道划伤中有很细微,但非常精纯的灵魂之力,正从伤口处汨汨流出,补充进安格尔的灵魂内。

  按理说,灵魂上有伤口,不外泄灵魂之力就已经是幸运了。这道伤口不仅没有外泄还在持续补充灵魂之力,而且根据菲丽希娅的观察,流泻出来的灵魂之力质量极高,虽然内流的量,微不可察。

  这是什么伤口?不仅不外泄,还内流?

  如果是持续不间断的流淌,日趋年长,过个千百年,光是靠着这道伤口流出来的灵魂之力,都足以将安格尔的灵魂推到最顶尖的地步。

  菲丽希娅升起好奇心,默默的观察着这道伤口。伤口看上去真的很普通,但放在灵魂身上,就有些莫名其妙了。灵魂的伤势,除非是特殊伤害造成的,其他的伤势都是可逆的,而且普通的伤口,只要灵魂回归灵魂之地,随着时间流淌,会自发的愈合。

  按着目测来看,这道伤口应该是普通伤。但为何没有愈合的迹象呢?

  不仅没有愈合的迹象,那些莫名流淌出来的精纯灵魂之力又是来自何方?

  “你知道你灵魂的后背上,有一道伤口吗?”菲丽希娅询问道。

  安格尔沉默了好一会儿,心中微微叹气:“知道。”

  “这是什么伤口?怎么造成的?”菲丽希娅继续问道。

  “我也想知道那是什么伤口,但没有人能回答我,包括我的导师。至于大人问是谁造成的……”

  安格尔脑海里闪过那个女人的脸,情绪突然开始起伏。他强行压下心中的翻腾,静静道:“一个脸上缝着线的女人,她给我留下的伤口。”

  菲丽希娅能感觉出来,安格尔这次的话并没有说谎。但脸上缝着线的女人?菲丽希娅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是谁。

  菲丽希娅试探着,想要去接触那道伤口。

  但就在这时,安格尔传来一阵起伏无定的情绪:“菲丽希娅大人,最好别去碰那道伤口,那个女人或许会感知到。”

  “感知到?那又如何。”菲丽希娅言语带着不屑,淡淡道:“你不是想知道她是谁吗?我帮你去看看。”

  随着伤口被触动,安格尔沉默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阵熟悉的**感,从背部伤口传来。

  随着**的出现,一道惨叫声,划破了黑城堡的大厅,并且直接穿透入灵魂之地。

  这道惨叫声,是从菲丽希娅口中叫了出来。

  与此同时,坐在菲丽希娅对面的格蕾娅也被这道惨叫惊起,抬起头眼神疑惑的看向菲丽希娅:“姐姐,你怎么……”

  稚嫩的声音刚说一半,突然语气一转,变幻为妖媚成熟的声线:“不对,菲丽希娅发生什么事了?!”

  不仅声线变了,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显然,真正的“金刚芭比”格蕾娅出现了。

  菲丽希娅还在持续的惨叫,她的眼神带着恐惧与无助,她猛地抓住安格尔,想要说什么,但她根本无法开口。

  格蕾娅的眼里带着疑惑与焦急,一抬手戏法模型便随之而出,检视起菲丽希娅的当前状态。

  但菲丽希娅身周有强烈的能量闪烁,根本无法侦测出任何状况。

  格蕾娅看向安格尔,安格尔闭着眼,面色平静毫无波澜,似在休憩。但格蕾娅一眼便看出来,安格尔的意识并不在肉身内,她的眼神瞥到桌上放置的一杯仅剩底液的酒杯。

  格蕾娅鼻子一嗅,眉头皱起:“暗夜蝶舞?”

  她的眼睛一转,联想起安格尔目前的状态,她几乎瞬间推导出一个事实。菲丽希娅单方面跑去检测安格尔的灵魂,可能因此出现了意外。

  但安格尔的灵魂有什么意外可言的,一个学徒的灵魂会让正式巫师都撞到铁板?这几乎不可能,除非,桑德斯在安格尔的灵魂中设置了某些陷阱?

  如果只是陷阱,以她以前的能力应该可以对付,她毕竟也是真知之路上的巫师。但她现在只剩下一抹灵魂,想要拯救菲丽希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突然,格蕾娅发现菲丽希娅的十指,扣在桌面,指甲哗啦出一道道长短不一的纹路。

  “这是……”格蕾娅观看着长短不一的指痕,立刻推断出这是一道菲丽希娅想要传达的密语。

  用糖果屋的独有密语公式一解,得出了两个字:“引、魂。”

  想了想,格蕾娅决定听从菲丽希娅的话,手中陡然出现了一堆奇异的食材。

  “配制,黑泥诱魂汤。”

  黑泥诱魂汤的效果和引魂草差不多,可以将灵魂从灵魂之地勾引出来,是格蕾娅自创的一盅汤品。

  随着光华闪烁,一道的黑色水球慢慢的悬浮在她身前。

  格蕾娅不停喘着气,她如今的实力太过低微,以肉身的能力根本无法配制这一付汤品,她消耗的完全是灵魂之力。

  但黑泥诱魂汤的效果,对菲丽希娅并没有起太大的用处,她依旧在不停的惨呼。

  这时,菲丽希娅突然燃起一脉精血,嘴角渗出淡淡血液,以耗损根基的代价强撑出一段清醒的时间:“诱、魂、汤、给、他!”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声。

  格蕾娅一听,毫不犹豫的将黑泥诱魂汤放在安格尔的鼻尖。

  黑色的烟气被安格尔嗅入鼻中,刚一入体,黑气突然消失,仿佛飘散进另一个维度。

  随着黑气消失,黑城堡外界,突然闪过一道雷电。

  安格尔的灵魂,慢慢的被黑气卷携,似要飘出灵魂之地。

  随着安格尔的灵魂离开灵魂草原,另一边菲丽希娅终于停止了叫唤,睁开了眼,血丝布满了她的眼眶。

  “菲丽希娅,到底怎么回事?”格蕾娅见菲丽希娅终于脱困,赶紧询问道。

  菲丽希娅喘着粗气,一脸惊恐的看着安格尔:“是他,他的灵魂……”

  “他的灵魂怎么了?有陷阱?”格蕾娅恨恨道:“我都说过不要去招惹安格尔,你怎么就不听!”

  菲丽希娅吞噎一口唾沫:“他的灵魂,被一个恐怖的大能标记了。我被她发现了,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我的意识就开始崩溃。”

  “从潜藏在他体内的意识开始,竟然直接按图索骥连接到我的主意识,我的灵魂也差点被强拖出体外。真的太恐怖,只有一眼,她只看了我一眼!”

  菲丽希娅不停的呼气吐气。

  “她?”格蕾娅则注意到菲丽希娅的用词,似乎指代的并非是男性:“不是幻魔阁下?”

  菲丽希娅愣了一下,“他真的是幻魔的弟子?”

  “你还不知道?”格蕾娅点点头:“他的确是桑德斯大人的学徒。”

  菲丽希娅摇摇头:“我看到的不是幻魔阁下,是另一位不知名的女人,我没看清她长什么样,但她的脸上缝着线……”

  缝着线?格蕾娅突然愣住,脑海里闪过一道画面。

  “是不是戴着王冠,有一头浓密的红头发,脸上缝着密密麻麻的针线?”格蕾娅追问道。

  菲丽希娅迟疑片刻:“好像,是这样的。但我也不能确定,你认识她?”

  格蕾娅双手抱着脑袋,不停的摇晃:“我不知道,我刚才脑海里闪过一副画面,我好像看到过她的画像,但在哪里看到过,我记不清了,你知道的,我的记忆丧失了很多……但那副画面给我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那种感觉……叫做恐惧。”

  菲丽希娅和格蕾娅全都沉默了。

  格蕾娅只是记得一张画像,她便感觉到了恐惧。

  菲丽希娅则是被看了一眼,整个人从意识到灵魂就近乎崩溃。

  这人到底是谁?

  怎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难道是传奇级?但南域哪里来的传奇强者?

  格蕾娅想起那个伟大存在,他也是传奇,但他似乎并没有威慑到如此地步。

  就在两人思索时,黑城堡外面闪电一波接一波,雷声轰隆,似有山雨欲来的征兆。

  大厅的窗帘并没有拉上,闪电锃亮的白光,时起时落。这本来是黑城堡很正常的情态,但在这时出现,却突增几分森寒。

  哐当——

  安格尔的身体突然往后倾,瘫倒在椅子上,与此同时,一只手从他的胸口处伸了出来。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