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14节 伊莎贝尔的警告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黑泥诱魂汤的效果出来了。”格蕾娅看着那伸出来的手道。

  从安格尔体内伸出来的,自然是安格尔的灵魂。

  紧接着第二只手,伸出来。脚,双脚,然后头也隐隐约约的挣了出来。

  眼看着安格尔的灵魂,已经快要出来大半。外面的雷电再次一白,伴随着“哗啦”一声响,大门突然被推开,剧烈的狂风从外面灌入大厅中,卷起一阵尘嚣。

  一位白发冰眸的女子,站在大门外。在所有人注意到她时,她的身影一闪,出现在安格尔面前。

  “胡搞。”女子怒叱一句,手中隐隐出现白光,按住安格尔灵魂中快要挣脱出来的头颅,强行将他按回了安格尔体内。

  “伊莎贝尔大人?”格蕾娅看着来人,低呼道。

  白发冰眸,冷颜肃色。虽然脸是芙妮丝的脸,但那份气质与不怒自威的气场,是芙妮丝怎么也比不上的。

  伊莎贝尔横眉冷对,额头上隐有汗珠渗出:“还不把引魂的东西拿走!”

  格蕾娅回头一看,发现安格尔的鼻前还悬浮着那团黑泥诱魂汤。虽然不知道伊莎贝尔为何突然出现在此,但她是灵魂系的大家,既然她都发话了,格蕾娅自然听命而为。

  格蕾娅将诱魂汤分解消散后。安格尔的灵魂,慢慢的被伊莎贝尔推回了身中。

  见安格尔的灵魂回到灵魂之地,伊莎贝尔又一个术法丢了出来,安抚着躁动不安的灵魂。在温柔的仿佛潮水般的抚慰下,安格尔的灵魂逐渐从躁动回复到了静谧。原本在灵魂中睁开的眼,也缓缓的闭上。

  这时,安格尔的脑袋一歪,陷入了深眠。

  长长的吁气声从伊莎贝尔口中传出。

  她转头看向菲丽希娅,一脸的不耐:“现在明白了吗?放下巫师高高在上的心态,否则害死的不是一只猫,而是你自己。”

  菲丽希娅还瘫在椅子上不能动弹,看着伊莎贝尔凌厉的眼神,不知所措的低下头。

  “伊莎贝尔大人,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格蕾娅询问道。

  伊莎贝尔冷冷道:“发生什么事,她不是说的很清楚吗?这个学徒被一个恐怖存在标记了,而她触碰了那位恐怖存在的标记,如此下场也是活该。”

  “恐怖存在?她到底是谁?”格蕾娅也想起自己脑海里的那张画像,她的记忆显示的到底是在哪里?

  伊莎贝尔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原先看好他的灵魂,是因为我在他灵魂中发现了某种律动。但没有想到,他的灵魂居然还有这样的大恐怖……”

  伊莎贝尔说到这时,也是有些心悸。还好她一早放弃了侵占安格尔的灵魂,否则后果或许就和菲丽希娅差不多了。

  “我回魂域了,你们别撩拨他的灵魂。那位恐怖存在,我怀疑已经超越了……传奇级。”伊莎贝尔的声音带着颤抖,伴随着一道落雷,击中了她们的心。

  超越传奇级!格蕾娅被这消息震惊的合不拢嘴。菲丽希娅则双眼瞪得浑圆,背脊一阵冷汗,表情止不住的后怕。

  “我不知道那位恐怖存在为何会标记这样一个小学徒,但臻至那样存在的人,自然有其道理。你们只要记住,无论她对安格尔是抱着关切,亦或者怀带恶意,都与我们无关。不要管,不要问,也不要听!”说罢,伊莎贝尔转头准备离开。

  “大人,托比现在的情况……”格蕾娅的声音传了过来。

  伊莎贝尔头也没回:“它的状况在逐步回复,一周后让安格尔来魂域,到时候我把托比交给他。其他时候不要再来打扰我。”

  伊莎贝尔的声音,飘飘忽忽,最终被风吹散。

  大门被关上,灌入的风也趋于平静。

  格蕾娅呼出一口浊气,坐了下来,与菲丽希娅面面相觑。

  “安格尔的导师,是幻魔阁下。”格蕾娅的声音带着一丝疲倦,“我知道你早就猜出来了,但你依旧执着的要去探他老底,这样做实为不智。”

  “唉,正如伊莎贝尔大人所说,你太不把学徒当回事……这也不能怪你,巫师界的主流就是这样。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人,但我的店员改变了我。”格蕾娅谈到零落在外的芭比餐厅店员,眼里就带着愤怒与仇恨。

  “你这样做了,以后想要维系好与他的关系,很难了。”格蕾娅摇摇头:“明明只是一个晚餐,何必搞得这么难看。”

  面对格蕾娅的软性苛责,菲丽希娅沉默了,似在反省。

  过了好半晌,菲丽希娅突然道:“你当初为什么会将托比交给安格尔?你那时就看重他的潜力嘛?”

  “我愿意把托比交付给安格尔,不仅仅是我看重他的潜力,还有一点,是托比主动选择要跟随安格尔。”格蕾娅顿了一顿:“你知道的,托比的存在已经是逆天而行了,它的本质并不简单。它选择跟随安格尔,它的直觉或许也在征兆着什么。”

  “如果你真要和安格尔过不去,要么现在杀死他,要么别在恶了关系。”格蕾娅道。

  “我明白了。”菲丽希娅转了一个话题:“说起来,你想起那个缝线女人的记忆了吗?”

  格蕾娅思索片刻:“那个记忆片段中,我只看到陈旧桌子,以及一张挂在墙壁上的画像。我想不起来这个记忆的地点是在哪,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南域巫师界。”

  “不在南域巫师界,难道是其他世界?”

  格蕾娅迟疑了一下,“我猜测,可能是魇界。”

  安格尔这一觉,睡了整整三天。当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时,猛地发现一道黑影杵在床边,他的心脏一缩,下意识坐了起来。

  这时候,他才发现是站在床边的是暗影。

  “你醒了?”暗影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一身破烂,裤子几乎破了一半,上衣则完全消失,露出光且伤痕密布的上身。

  安格尔狐疑的上下打量:“你这是怎么了?”

  暗影:“我还想问你怎么了?我问外面的哑仆,她说你已经睡了三天,就算这床再软再舒适,也不至于睡的不省人事吧?”

  暗影的发问,让安格尔不自觉的回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他只记得菲丽希娅触碰了它灵魂上那抹伤口,再然后他就两眼一昏,什么也不记得了。

  “菲丽希娅大人,现在还好吗?”安格尔问道。

  “你怎么会这么问?我今天过来时,路过大厅看到她在调酒,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暗影疑惑道:“不过有点疑惑的是,她今天居然没有理会我,以她厌恶我导师的程度,不至于对我视而不见啊。”

  安格尔想问暗影导师到底有多让人厌恶,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八卦正式巫师的事。既然菲丽希娅没事,那么当时应该也没有发生什么太过的事?当初寄生娘的灵魂直接消失,大概只是因为她的实力太低微?

  安格尔在思索时,暗影突然推搡安格尔:“你还在想什么,赶紧救急,有衣服不?”暗影骂骂咧咧:“这黑城堡全是女人,没有看到一件男装。我悠转了半天,才找回来。”

  安格尔无奈的从手镯里拿出一套罩袍,递给暗影:“你这一身伤是怎么搞的?撞到陷阱了?”

  “别说了。”暗影换上罩袍后,一股坐在地板上,一脸愤恨:“陷阱是没有,但我被我导师给坑了!”

  接着,暗影将他的苦的心路历程说了出来。

  “有菲奥娜带路,我没有遇到机关,最后在伊莎贝拉那个老巫婆的实验室里找到了娜迦。”暗影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伊莎贝拉实践了她的诺言,她的实验室里原本有很多巫师级的机关,但如今所有机关都已经关闭,所以他进去毫无阻拦,很快就翻到了娜迦的保存地。

  眼看着就要到最后一步了,但谁知这个时候出现了意外!

  他发现,娜迦体内的能量居然是满的!

  能给娜迦充能的只有他们一脉,也就是说,娜迦体内的能量绝对是他导师充满的。要么是充满后被伊莎贝拉抢走,要么就是伊莎贝拉抢走后让他导师充能的。

  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他导师坑了。

  他没有办法带走娜迦,因为他打不过啊!!就算是想要消耗能量,以他学徒级的实力,估计也要消耗个数年才有可能,所以他怎么能带走娜迦?

  若非他对娜迦很熟悉,估计他都无法从娜迦手中逃走。直接就交代在这儿了。

  暗影哭诉完,一脸悲戚道:“我以为我面对的最大对手,是黑城堡的一群娘们。然而并不是,是我那坑徒无止境的导师!”

  暗影的表情不似作伪,安格尔也只能默默安慰几句。

  “从你说你要进黑城堡找东西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想问,你口中的‘娜迦’到底是什么东西?”安格尔好奇道。

  暗影无奈的说:“娜迦可不是什么东西,她是一具被导师放逐的无主魔偶,是由正式巫师的制成。最重要的是——”

  “我是暗影系魔偶师,娜迦是导师制作的唯一一具暗影系魔偶。”

  “曾经我完成了一项极其艰难的导师任务后,他告诉我,娜迦是给我的奖励。但要等到我达到学徒巅峰,才会给我。”

  “我当时信了导师的话。”

  “但,等我好不容易抵达学徒巅峰,导师却告诉我,娜迦被伊莎贝拉抢走了。然后我又马不停蹄的赶到黑城堡,布局了好几年……最终竟然还是被导师给坑了。”

  暗影越想越委屈,明明说好这是他的晋级机缘,怎么最后就成了水中月镜中花了呢?

  看暗影委实有些伤心,安格尔皱眉道:“娜迦的实力如何?”

  “它的实力虽然无法与生前媲美,但也勉强达到了巫师级。”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