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19节 五味情绪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重力脉络在灵魂周遭凝而不发。

  安格尔自己无感,但伊莎贝尔却能从那灰黑色雾气中感觉到压抑与沉重。这就是法则律动的优势,哪怕安格尔所能控制的重力脉络给她搔痒都嫌不够,但它的本质,完全可以无视等级的差别。

  大殿里没有其他的物体,安格尔直接将自己的肉身作为测试对象。

  随着重力脉络的一点点的增加,他的肉身也随之漂浮。

  他注意到维持肉身漂浮时,灵魂之力消耗的速度并不快。但安格尔不知道自己的灵魂之力的上限是多少,所以他暂时也不知道能维持漂浮多久。但总体而言,这也算是一个伪飞行技,等他适应了重力脉络后,或许也可以作为短途的逃生技。

  毕竟重力脉络的应用方式很多,托比作为前瞻,可以借着重力加速飞行,安格尔相信只要自己多适应,应该也可以做到。

  等到安格尔测试的差不多,伊莎贝尔道:“虽然秘魂喃语可以做到灵魂离体,但也有忌讳。首当其冲的是对活性的维持,除非你有蕴养的手段,否则不能离开太长时间。”

  “以你目前的状态,大概可以离体十分钟。”

  “还有一点你也要注意,在你灵魂离体后,你是不能使用魔力的,只能使用灵魂之力作为战斗。所以,你想要保护好灵魂,最好学一些灵魂系的防御术法。”

  说到这里,伊莎贝尔将该说的已经说完。

  “至于灵魂如何回归,也不需要学习返魂术。你只要靠近,在心中默念‘秘魂喃语’,就会看到灵魂之地的入口。”

  说了最后一点后,伊莎贝尔便不再赘述。

  安格尔按照伊莎贝尔的指示,果然看到了灵魂之地的入口。

  获得一个类似魂绶术的技能,安格尔心中自是很开心的。

  但也因为伊莎贝尔不给安格尔拒绝的机会,让他又有些无奈。他欠了库拉库卡族大祭司的一份人情,原本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询问一下伊莎贝尔的意见,但如今他已经收下了这份好处,想要再谈库拉库卡族之事,似乎就有些站不稳脚。

  伊莎贝尔见安格尔心中还有事,以为他在担心托比,指着不远处一圈不停溢满白气的池子道:“托比在魂池内,你可以带它离开了。它目前的状况已经稳定,残缺的灵魂业已补足。不过它灵魂还有一些瑕疵,具体的细节,你去问格蕾娅吧。”

  言下之意,便是慢走不送。

  安格尔朝着魂池走去,果然看到托比躺在池底中。

  魂池中没有任何液体,只有满宕宕的魂珠,以及魂珠中逸散出来的气体。

  安格尔不敢多看,小心翼翼的将托比捞了出来。

  等到将托比捞起后,安格尔重新走到伊莎贝尔面前,道谢后,站在原地并没有离开。

  伊莎贝尔疑道:“你还有什么事?”

  安格尔思索了片刻,不管能不能还上大祭司的人情,对于库拉库卡族的事,安格尔还是要询问一下伊莎贝尔的态度。

  毕竟,伊莎贝尔庇护了这一族良久,就算安格尔要在外寻求偿还人情的方法,他还是需要向生魂花园的主人知会一声。

  安格尔小心翼翼的整理着措辞:“大人,我想询问一下,您对库拉库卡族的态度是什么?”

  “没有什么态度,灵魂质量不错的凡人罢了。”伊莎贝尔顿了顿,“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何会问出这个问题?”

  安格尔讪笑一声,将大祭司拜托的事说了出来。

  伊莎贝尔听后,沉思了一会儿:“噢,原来是拜亚啊……”

  “当初我是征询过他的意见,才建立的血脉纳魂。”伊莎贝尔淡淡一笑:“没想到不过千年时间,他就后悔了。”

  “算了,看在他的父亲曾经对我有恩,若只是想分离一个支族的话,随他们去吧。”伊莎贝尔对此并不上心,无所谓的挥挥手:“至于怎么解除他们血脉的桎梏,你自己想办法吧,血脉的问题自然要对症下药。”

  伊莎贝尔说罢,挥挥手示意安格尔自己离去。

  虽然伊莎贝尔没有说出具体的解决办法,但她的一句“血脉的问题自然要对症下药”,显然是在提醒安格尔,这事似乎要找血脉侧的巫师解决?

  安格尔向伊莎贝尔道别后,离开魂域来到了黑城堡的大厅中。

  大厅内只有菲丽希娅一人,安格尔正准备向她询问格蕾娅的下落。

  菲丽希娅却是先一步道:“去去去,带着这个偷酒贼离我远点。要找格蕾娅的话,让哑仆带你去,她在四楼看人耍猴戏。”一边说着,菲丽希娅眼中还带着明显的嫌色。

  而嫌弃的对象……正是安格尔手中的托比。

  安格尔只能无奈退去。

  不过听菲丽希娅说什么……耍猴戏?难道黑城堡还有养猴子,或者说是召唤兽?安格尔满脑袋问号,跟着哑仆朝四楼走去。

  从大厅上四楼,简直就是百转千回。穿过各种莫名其妙的机关,安格尔终于在哑仆的带领下,来到了格蕾娅所在的房间外。

  “格蕾娅大人?”安格尔敲门。

  “安格尔呀,进来吧。”格蕾娅的声音很正常,安格尔放下心来。看来如今主控灵魂的应该是正牌格蕾娅。

  打开门踏进这间房,周围的墙壁瞬间退去,呈现绝对的透明状。安格尔甚至可以透过墙壁,看到站在门外哑仆。

  格蕾娅坐在一个几案前,面前摆着一盘子魂珠,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看上去很无聊的样子。

  安格尔一边向格蕾娅走去,一边用余光打量着两边。

  这间房子不大,除了中央的几案外,没有任何其余的东西。但因为墙壁是透明的,所以可以清晰看到左右两边房间内的情状。

  左边的房间,有一个巨大的喷水池,以及各种魔物的雕像。

  至于右边的房间……安格尔沉默了,他看到一片巨大的广场,一个全身近乎的人,正在广场上与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争斗。

  金发碧眼的美女安格尔不认识,但那个露出所有不可描述部位的男人,却是……暗影。

  “你去魂域了?”格蕾娅招呼安格尔坐下。

  安格尔点点头,将托比从胸兜里取了出来,动作温和轻柔,面上带着宠溺的微笑。

  将托比放到格蕾娅手中,安格尔的眼中流露出些许不舍。

  格蕾娅笑了笑,没有问安格尔从伊莎贝尔那儿得到什么好处,而是轻抚托比的小脑袋,手中有魔力波动闪过:“看起来托比的伤势应该好的差不多了。”

  “伊莎贝尔大人说,残缺的灵魂已经补足。不过,她说托比的灵魂似乎还有瑕疵,但具体什么瑕疵,大人让我来问您。”

  “灵魂圆满便好……至于说瑕疵,这个我的确知道。”

  格蕾娅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道:“托比的确有瑕疵,因为,这是他不可避免且命中注定的劫。”

  “命中注定的劫难?”安格尔疑惑不已:“大人的意思是,托比未来还有可能出现状况?”

  格蕾娅点点头,将托比身上注定的劫难慢慢道了出来——

  托比的诞生是个意外,是格蕾娅无意间制造出来,且是迄今为止她唯一创造出来的具备智慧的生物。

  虽然托比诞生之初很普通,但既然能创造出智慧生命,其使用的材料就绝不简单。

  格蕾娅曾经无意间得到了一具传奇魔兽的五脏,她将五脏炼为五味,这五味分别对应了五脏所属的“酸、甜、苦、辣、咸”。

  这五味调料,被她洒在了“创造托比”的材料中。

  托比能创造出来,这五味调料占据了最大的功劳。但也因为这五味材料,托比出现了异变。

  “它的灵魂中,拥有五种既游离在外,又归属于它的情绪。这五种情绪,都是极端的情绪,包括了爱、憎、怨、怒、悲。”格蕾娅说到这时,“你现在也该猜测出来了吧,那五味调料其实对应就是这五种极端情绪。”

  “那只传奇魔兽虽然已死去,但它的情绪却侵蚀了托比的灵魂。其实,如今的托比更像是那只传奇魔兽的情绪寄生体,只有当托比一一降服了所有的情绪,它才是真正的自己。”

  格蕾娅的话,安格尔基本明白了,联想大祭司的话:“也就是说,托比的昏迷是因为极怒情绪出现了,它的灵魂在与极怒情绪争夺身体的主动权?”

  格蕾娅点点头:“虽然有点误差,但总体来说差不多。”

  “那按照这个节奏,托比它以后还会和‘爱、憎、怨、悲’四种极端情绪争夺身体?”

  “是这样的。”格蕾娅见安格尔一脸担忧,笑着解释道:“这是它成长必经的路程,也是它为了争取自由所必须要面对的宿命。你也无须担心,虽然还有四场劫难,但这对它而言并非决然是坏处,你不是说过吗,它在昏迷前重力脉络出现大幅度的成长,已经可以作用于外物了。”

  “等它彻底降服极怒情绪,实力必然会成长一大截,到时候说不定你都已经打不过它了。”格蕾娅打趣道。

  安格尔摸了摸后脑勺,颇为不好意思的道:“其实我一直都打不过托比。”

  格蕾娅笑笑,对安格尔的实力不作评价,而是继续道:“在巫师界,无论是人亦或者兽,都会面对生存的问题。这些极端情绪,就是托比所必须面对的。你不是也有必须要面对的坎吗?”

  安格尔安静了,他的确有很多必须要面对的坎,爬过去海阔天空,陷下去永劫不复。

  “这是成长的代价。”格蕾娅眼神痴痴的看着托比,回想着它还是幼崽时,在芭比餐厅生活的闹腾,有她的庇护,托比过得很快乐,也很放肆,从没有去想过成长。

  没想到跟着安格尔,短短一年之内,就能成长到这个地步。

  是好是坏?她不置评。

  但对于托比而言,这必然是好的。

  她不可能永远是它坚实的后盾,未来,只能靠托比自己。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