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21节 一个条件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他的这出所谓“话剧”。等于说,他将昨日给格蕾娅讲的托比之事,用幻象再次表达了出来。

  如果他随意选择地球的话剧作为表现题材,说不定格蕾娅并不会太感兴趣,因为他不能确定格蕾娅的喜好。但他选择的是托比的故事,恰好是格蕾娅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哪怕幻象制作出再无聊的细节,格蕾娅都觉得很有趣。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的消磨。当安格尔的魔力消耗殆尽时,托比的故事也到了结局。

  幻境消弭时,格蕾娅的脸上还存有一丝意犹未尽。

  享受了一场视觉大餐后,格蕾娅闭上眼回味着余韵。隔了好一会才道:“你这幻境的制造功夫,已经有一点你导师的精髓了。假以时日,或许南域又将再出一位幻术大师。”

  安格尔赧然一笑。

  “还有,你一定也会成为一个出色的炼金术士。”

  说到炼金,格蕾娅想起不久前那场差一点可以震动南域的炼金风波。

  格蕾娅好奇的问:“伊莎贝尔大人强夺了一半神秘之灵,你恨她吗?”

  安格尔踟蹰了一下,才道:“不恨。”

  “你在犹豫,所以我不信你说的不恨。仔细想想,神秘炼金术士的头衔,南域屈指可数。若是你能获得,那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格蕾娅说到这时,话锋一变直起急落:“不过,荣耀归荣耀,但你觉得以你目前的年龄与层次,真的适合承受这个身份吗?”

  格蕾娅没有用“拥有”,而是用的“承受”,显然在提醒着他。

  安格尔一愣,他的确没有想过“怀璧其罪”的问题。更遑论,在巫师的眼中,还是一个蝼蚁怀璧。

  他想到不久前,菲丽希娅威逼他加入糖果屋。若非伊莎贝尔的出现,以及格蕾娅的解围,或许他的结果还未可知。

  还没离开黑城堡就已经开始受到“怀璧其罪”的影响。可见,这个身份的确不是他如今能承受得了的。

  而且,他真的有“神秘炼金术士”的水平吗?

  肯定没有。

  “神秘道具”的产生本就是一件不可捉摸、不可复制的事。他上回的炼金更多是撞了大运,正好在黑森林亡灵达到巅峰值时,恰逢其会的刻画恰到好处的“消亡序曲”,万灵结合下出现了神秘之灵,这才引起了质变。

  他认知到自己的水平,如果因为“怀璧其罪”而被人盯上,最后却发现他的水平其实很一般,那么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安格尔沉默了。

  如格蕾娅所言,他目前的确不适合将这个名头挂在自己脑袋上,因为他还没有这个资格。无论是从炼金水平上来说,还是个人等级层次上来说,他在巫师界依旧是芸芸众生下的蝼蚁,上不得台面。

  格蕾娅点到即止,见安格尔已经有所明了,便没有继续延续这个话题。而是将盘中的魂珠吃完后,站了起来。手指一点,四周透明的墙壁恢复成了正常状态,不能再看到两边房间的情状。

  “这次灵魂苏醒,是我来到黑城堡后最开心的一次。至少没有以往那么无趣了。”格蕾娅打了个哈欠,大概是魂珠吃的太多,灵魂饱胀让她有些昏昏欲睡:“我的灵魂准备要去休憩了,你把托比带走吧,要不然以‘她’的胃口,说不定会将托比当食材给烤了。”格蕾娅口中的她,自然讲的就是体内的另一个灵魂,那个大胃口的饕餮少女。

  格蕾娅讲托比递给安格尔,安格尔却愣了半天,没有接过托比。

  反是低着头对格蕾娅道:“大人,我准备离开黑城堡了。”

  “这么快?”格蕾娅皱起眉,她以前开餐厅,见惯了离别,所以对于安格尔离开她并不觉得惊讶,只是……格蕾娅看了眼托比,心中微微一叹。

  “正如大人所说,巫师界每一个生物都有自己的坎。我也有坎需要去迈过,我不能继续消耗时光,很多事情还等着我去做,也有很多人还在等着我。”安格尔看了一眼格蕾娅手中的托比,眼底带着些微不舍。

  终究是要离别的,晚痛不如早痛。托比跟着格蕾娅,大概会更安全也更幸福吧。

  格蕾娅摸了摸下巴:“这样啊……你的意思是不打算继续带着托比了?”

  安格尔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殷殷带着希望问道:“我能继续带着托比吗?”

  格蕾娅:“当然不行。”

  安格尔刚刚抬起的肩膀,在得到这个回复后,再次耷拉了下来。

  格蕾娅见状,眼珠子轱辘一转:“也不是绝对不行,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等到格蕾娅离开后,安格尔看着胸兜里沉睡的托比,嘴角露出温煦的笑。

  格蕾娅提出的条件只有一个,在先前的幻象中,她知道安格尔给托比制作了一个名为“苍穹之旅”的音乐盒。她的要求,便是制作一个类似的炼金道具,但重点不是音乐,也不是静谧魔纹,而是其中蕴含的幻境。

  格蕾娅要求的幻境主题是——“托比”。

  除此之外,对于幻境她还有一个要求,幻境中的托比可以如先前他制作的幻境那般,可以真实的触碰,拥有基本的触感与知觉。

  格蕾娅答应,只要安格尔制作出来,就让托比继续留在他身边。

  这个交易,看似格蕾娅将托比作为一个交换筹码,但安格尔看的很清楚,格蕾娅必然是另有苦衷不能带着托比,但她又想时不时的看看托比,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因为格蕾娅在将托比交付给他时,那种依依不舍的心情和他先前如出一辙,所以她怎么可能物化托比的价值。

  最终,安格尔答应了格蕾娅的条件。

  一来,他是的确不舍得和托比分开;二来,他原本打算离开黑城堡后,第一件事就是炼制飞行载具。既然格蕾娅提出了炼金的请求,他也不觉麻烦,索性一并炼制了。

  至于炼制所需的材料,格蕾娅大手一批,准许安格尔去负五层冰窟随意用。反正那里基本都是低阶材料,她与伊莎贝拉打声招呼就行。

  有了格蕾娅的批准,安格尔立马决定去冰窟选取材料。不过在此之前,安格尔先去了一趟右侧的房间。

  安格尔进来时,暗影还坐在隐蔽处休息。

  当看到有人走进来时,暗影下意识的捂住下半身,但看清来人后,他眼神一亮凑了过来:“你怎么来了?是担心哥吗?太好了,我正打算去找你借套衣服。”

  安格尔皱了皱眉,丢给了暗影一件罩袍,这是他在沃特格拉斯的市场上买的。

  “最后一件,别再问我要了。”

  暗影原本还想往身上套,但一听这是最后一件,干脆放在了一边:“唉……我还没搞定娜迦,到时候以上场指定还会坏。先放在这吧,等我得到娜迦,或者说放弃的时候再穿。”

  对于一件凡物安格尔也没有纠结太多,既然说送给了暗影,怎么处理就随他便。他过来只是准备和暗影打声招呼:“这几天,我受格蕾娅大人所托,要炼制一样物品。你如果得偿所愿了的话……”

  “我等你。”暗影毫不犹豫道:“我去生魂花园的百年殿堂等你,黑城堡真的不是人待的。”

  安格尔点点头:“谢了。”

  暗影耸耸肩:“我觉得你在讽刺,明明该说谢的是我。不过咱俩什么关系,我就不和你说谢了!”

  暗影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安格尔却完全没放在心上。暗影出尔反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契约未尽之前,可以当一个普通的朋友,但真要说挚友,至少以安格尔的标准而言,暗影是不合格的。

  安格尔笑了笑,转身离开了这间房。离开前他看了一眼广场对面身材曼妙的娜迦,她的气息内敛,宛若凡人。如果不是他亲眼看到娜迦与暗影的肉搏,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人会拥有巫师级的战力。

  娜迦似乎感知到了他的视线,瞥了过来,眼底闪过冷光。

  紧接着,一股绝强的气势,压了过来。

  安格尔看了眼暗影,暗影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股强大的压迫力,还对着他笑着摆手道别。

  直至安格尔离开时,那种压力才渐渐消失。与此同时,他的背上已经被汗水给浸湿。

  在先前的压力之下,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离开。

  “暗影是没有感受到压力,还是说……娜迦其实在对他放水?”安格尔本就怀疑,哪怕是初入巫师级的魔偶,也是一个大阶段的碾压,暗影不可能坚持那么久。但目前看来,不是暗影的坚持久,大概率是娜迦在放水。

  安格尔没有对此继续探究娜迦放水的原因,只是心中暗忖:原来暗影导师制作的魔偶,是有思维的?他一直以为,魔偶不会有思维,毕竟是活尸制作。

  这个思维是自主意识吗?它是来自灵魂还是说其他的媒介呢?

  或者说,这是一种类似“精密算法”的人工智能?

  安格尔不惮以最大脑洞去设想天空机械城的科学进展,连天空战舰都能制作出来,鼓捣出“类人工智能”应该也不是难事吧?

  一边思索着这个问题,安格尔一边在哑仆的带领下,前往了黑城堡地下负五层——冰窟。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