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24节 萨曼莎现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我会去。”桑德斯没有回答安格尔去不去,而是直接说道他自己会去。

  芙萝拉噫了一声:“或许他已经死了。”

  桑德斯没有回答,但站在芙萝拉身边的丽安娜却是凑了过来:“安格尔死了?”

  “只是失踪。”桑德斯看向丽安娜。

  芙萝拉在旁插刀:“的确是失踪了。落入了一个未知的位面夹道,噢,对了,他还没有任何空间坐标。”

  听说安格尔落入了位面夹道,丽安娜“啧啧”道:“我记得他好像去年才加入野蛮洞窟的吧?按照时间来算,现在应该只是一级学徒。”

  一级学徒,落入了未知的位面夹道,且还没有空间坐标,基本上只有死路一条。

  丽安娜对桑德斯嫣然一笑:“我现在觉得,接受你的要求,浪费上百时辰去交你徒弟炼金,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既然都已经死了,那当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对于丽安娜的话,桑德斯却是冷淡的道:“你主动接受也好,至少不需要我主动动手。”

  “教一个死人炼金,别说上百小时,上千小时也可以啊。”丽安娜满不在乎的道。

  “我记住你的话了。”桑德斯顿了顿:“还有,他只是失踪。”

  丽安娜没有在和桑德斯争辩,反倒是芙萝拉问说:“导师就这么确认安格尔还活着?”

  “如果他死了,就不配做我的学徒。”

  桑德斯的逻辑感人,大概只有芙萝拉才明白桑德斯突如其来的脑回路。

  芙萝拉点点头:“我明白了。”

  桑德斯看了过去:“你似乎并不想看到他还活着?”

  芙萝拉摇头,淡淡道:“没有,我也很盼望安格尔早点回来。听说他的炼金很不错,我们这一脉很差一个炼金术士呢。我也很想请他帮我炼制些东西呢……”

  桑德斯静静看着她,过了好半晌,嘴角勾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结束了这个话题。

  丽安娜凑到芙萝拉身边,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没说出口,天空的镜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波纹,伴随着一道与鼻腔共鸣的尖锐笑声,穿着晶蓝色长裙的性感女子,缓缓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丽安娜识相的闭上了嘴,或者说,她就算不闭嘴,此时也说不出话来。因为莱茵姆特的气场全开,静默的气息蔓延在整个广场。除了寥寥几位巫师外,场上所有人全被这份气场所镇住。不仅无法动弹,也根本开不了口说话。

  “萨曼莎……”莱茵的面孔中,带着一丝隐忍的激动:“百年未见,没想到你已经踏出了这一步。”

  萨曼莎摇曳身姿,黑色瀑发落于双峰上,晶蓝色的破裂纹嘴唇配上晶蓝色长裙,让她显得既冰冷又魅惑。

  萨曼莎看了一眼莱茵,冷哼一声:“幻魔阁下可是我的榜样,他都已经踏出了这一步,我自然不能落后太多。”

  “不过,比起我的变化。亲爱的父亲大人,您的变化更大啊,比起当年丢下我时,苍老了不少呀。”萨曼莎冷淡的眼神,以及略带嘲讽的语气,仿佛一把把冷刀子插进莱茵的胸膛。

  “以你的实力,想要维持面容应该没问题吧?”萨曼莎莲步游移,绕着莱茵走了两步,最后停在桑德斯面前,用晶蓝色指甲轻轻戳了戳桑德斯的胸口:“该不会你也学桑德斯这个臭男人,任时光侵蚀面容吧?还是说,你是因为上次丢下我,而……”

  未等萨曼莎将这个逼装完,桑德斯一把推开萨曼莎,面无表情的道:“我对破碎的玻璃没兴趣。”

  萨曼莎一个趔趄,回过头看向桑德斯,眼底闪过阴鸷。

  桑德斯的这一推,将她营造好的气氛全破坏了。她原本想要抢夺话语权,在这个昔日父亲面前占得先机,但偏偏算漏了一根搅屎棍。

  “这就是你对于好久不见的老朋友的态度吗?”萨曼莎拨了拨一头黑发,面色阴晦。

  “一如既往的令人厌恶。”桑德斯按下帽子,看着前方的莱茵姆特:“莱茵阁下,办正事吧,我还有事要离开。”

  莱茵姆特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桑德斯的脾气,他如今愿意给面子到场,已经算是最大的让步。他略带歉意的看向萨曼莎:“那就开始吧。”

  对于“前”父亲大人的歉意眼神,萨曼莎面无表情,冷冷的刺了一句:“装模作样。”

  说罢,萨曼莎转头看向桑德斯:“导师可是等你的重力花园等了很久,你一拖再拖,这会让导师很生气的。这一次,无论如何你必须要跟我离开!”

  桑德斯淡淡瞥了她一眼:“蒙奇阁下已经准备万全了,也不急于一时。再说,我不过是去倒卖些异界生物,出不上什么大力。”

  萨曼莎沉默半晌:“那你告诉我,你要去什么地方,准备什么时候来深渊?要不然,找不到人我可就没法向导师交差。”

  桑德斯:“天空机械城,至于何时去深渊,这个我可说不准。”

  萨曼莎还想说什么,莱茵突然道:“万灵花园开启了,萨曼莎,进来吧。”

  只见树灵庭广场的正中央,出现了一道裂缝,内里似乎鸟语花香,传来了阵阵鸟鸣声。

  萨曼莎狠狠的瞪了桑德斯一眼,转身迈入了她并不陌生,但已经百年没有来过的地方……“万灵花园”。

  随着萨曼莎的进入,莱茵也跟了上去。不过在进入前,莱茵转过头对众人道:“桑德斯跟我来,其他人守护花园重地。”

  桑德斯点点头,跟着莱茵踏入了缝隙之中。

  等到莱茵三人的身影消失时,萦绕在众人身周的静默气场才慢慢解除,丽安娜伸了个懒腰,像是无骨蛇一般,脑袋耷拉在芙萝拉的香肩,吐气若兰的道:“看到没,你导师啊,就是个开不了窍的硬石头,明明萨曼莎都已经在向他示好了,还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我记得百年前,萨曼莎还留在野蛮洞窟时,他们俩的关系挺不错的啊,我都以为他们会走到一起,没想到却各自零落。”

  “但个人际遇不同,萨曼莎跟着蒙奇大人,如今却也进阶到了二级巫师,且踏入了真知之路,未来也是不可限量啊。”

  芙萝拉听完丽安娜的话,却是发出招牌的诡魅嘻笑:“你错了,他不是不开窍,他比谁都看的明白。”

  “不过,追求的东西不一样罢了。就算他要找个伴侣,也会找能跟上他脚步,且在真理之路能共同进步的人……萨曼莎,她还不够格。”

  在他们闲聊的时候,在树灵庭上方,永恒之树的某片树叶的边缘,一个白袍青年远远的看着广场中央裂开的缝隙,眼底带着难以压抑的激动。

  “终于,开始了。”他的尾音带着奇异的上翘,欲语还休,似有无数未尽之言,被吞入腹内。

  白袍青年闭上眼,脑海里闪过一串串人影。

  当他睁开眼时,已流下一串血泪。捏紧手上一根带着淡淡血气的长条物什,然后默默的转身朝着树灵大殿走去……

  视线回到童话世界。

  在里层世界黑城堡地下负五层的冰窟中。

  安格尔花了一天时间,将所有的前瞻计划,以及计算出来的数据以及外形设计都一一罗列出来。

  他最终选择炼制的是一个羽毛形状的耳坠。

  他只打算为耳坠刻画坚固类的魔纹,内里通过微观幻术,将幻术节点安排进去。启动源则是使用者的魔力。

  按理说,这是一个并不难的炼制,最后成品大概也就勉强入阶。

  但当安格尔真正开始炼制时,才发现难度根本不是他设想的那样轻松。甚至比他炼制“贡多拉”时还要困难的多!

  如果单纯只是一个幻境的话,他估计已经炼制出来了,甚至炼制多个也没有问题。但偏偏格蕾娅的要求中,增添了一项“触感与知觉”,也就是说他必须要将魇幻也融入在炼金里。

  他炼制“苍穹之旅”时,其实更多的是幻象,虽然可以通过对幻象中情感的操纵,以及记忆感觉的附加,让幻象充满感染力。但实际上,云并非是云,天空中漂浮的陆地,也不是真实的陆地。

  他现在要做的是,比炼制“苍穹之旅”时更进一步的事,不仅要赋予感染力,还要加入可触摸的性质。

  安格尔实验了很多次,都无法真正的让魇幻融入进炼金中。

  或许是魇幻的特性,不融于炼金之中?安格尔思考了很久,始终得不到答案。《魇境之谜》里也没有相关记载,毕竟桑德斯和芙萝拉都没有炼金天赋,无法提供相应数据。

  安格尔感觉自己的脑筋完全像打结了一般。明明布置一个相应拥有魇幻气息的幻境并不难,甚至长时间提供魔力可以维持幻境很长时间,譬如给花花布置的幻境便是如此。

  但真正要做到固化它到某个物品中,随取随用,随时激发,那就不行了。

  他尝试过让魇幻之气盘桓在炼制出来的羽毛耳坠上。

  第一次激发出幻境,的确可以做到拥有触感,并且只要持续提供魔力,这个幻境可以维持很久,哪怕以年为单位都没问题。

  但一旦关闭了幻境,第二次去激发时,魇幻之气就会彻底消失,幻境中的托比就只能看,不能摸了。

  无论安格尔是加大魇幻气息的计量,还是修改幻术节点,最终都无法得到完美的解决办法。

  眼看着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安格尔始终没有进展,最终只能暂时放弃融入魇幻气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