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28节 多线幻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离开的路上,他们绕道去了木芽村。

  安格尔没有打扰村民们平静祥和的生活,而是传音对芭芭雅的奶奶道:“您的孙女会离开这里,远去人类的世界。从此再也不会回来,她希望你跟着她一起去。如果你愿意的话,带上行李,十分钟后到村口来。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会离开。”

  安格尔没有说自己是谁,只是陈述了这件事。

  虽然说他答应芭芭雅,会带上她的奶奶离开。但安格尔来到木芽村的时候,才发现芭芭雅的奶奶不仅腿脚不便,身体内部似乎也出现了问题。对于这样一位年迈且多病的老者,安格尔最终还是没有强制做这件事,将选择权留给了芭芭雅的奶奶。

  以芭芭雅奶奶的身体状况,估计能熬过半年都是上苍眷顾,再要舟车劳顿的远离故土,明显有些不可能。所以安格尔并不觉得芭芭雅奶奶会准时出现,但十分钟后,安格尔沉默了。

  芭芭雅奶奶迈着有点瘸脚的老迈步伐,提着一个蓝色的小包袱,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一路上笑呵呵的和村民道别,称要和孙女去远方旅居,以后不再回来。还笑着将自家的房子安排了出去。

  对于芭芭雅奶奶的突然决定,村民们除了惊讶外,更多的是祝福。

  看着一脸病容但却满脸和善的芭芭雅奶奶,安格尔叹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她会真的毅然决然的离开,只为了孙女的一句话,甚至她都不知道安格尔的传音是真是假。

  当芭芭雅奶奶走到村口时,安格尔轻轻对她释放了一个愈合术。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无论对她有没有用,安格尔也希望这份亲情能走的更远。

  将芭芭雅奶奶收入了手镯中前,安格尔就通知了芭芭雅,所以她早已在大厦楼下等着。

  一看到奶奶的身影,芭芭雅便眼含着泪冲了过来。

  安格尔注视到这里,便移开了视线。无论是相逢或者离别,对他而言都像是软刀子,在戳着他的心口。让他不自觉的想着远方的家,想着远方的亲人。

  暗影冷眼旁观了这一幕,他嘴角勾起一抹痞痞的笑:“我发现你的弱点越来越明显,对于不必要的情感,何不收敛一下?”

  暗影以己度人,说的话自然是从他自己的角度出发,当然,他的话也符合了巫师界的主流价值观。

  不过,他能说出这番话,显然是真的放下芥蒂,在对安格尔做建议。

  对于暗影的话,安格尔只是笑笑,不作回答。他理解暗影的意思,站在他的角度,他的行为的确对凡人太过亲善。

  但他并不认为拥有这样的价值观是弱点,他对看的顺眼的人,举手之劳他是愿意帮的,无论是凡人还是超凡者,不过也仅限于举手之劳,若是想要再多,那就必须付出相应代价。至于,他看不顺眼的人,那别说举手之劳,哪怕是五体投地他都懒得多看一眼。

  正因为坚持的底线不同,所以他并不想与暗影争辩谁高谁低。

  暗影对于安格尔的沉默,也只是瘪嘴耸肩,嘴上“啊咧啊咧”老半天,便让这个话题带过。

  离开了巫术花园后,他们重新回到了中层世界,穹顶之下。

  他们刚一踏上实地,安格尔就感觉到熟悉的不寒而栗。抬起头,果然看到了那颗硕大的眼睛,鲜红的瞳仁带着残忍和嗜血,静静的盯着他们二人。

  暗影吞噎了一口唾沫:“见鬼,你的运气有多差,连续两次居然都遇到了塞瑟比拉斯。”

  顿了顿,暗影补了一句:“害我也被它注视到了。”

  “别把责任推卸到我头上……被它注视到难道有什么害处?”安格尔吐槽了一句后,蓦地狐疑的看着暗影:上一次只有他被塞瑟比拉斯注视时,暗影似乎什么话也没说?这一次暗影也被注视到了,便改了说辞?

  暗影讪讪道:“它的注视,其实只是为了记住你的样子。只要你不去它的视野范围内,就不会有事。”

  安格尔深深看了眼暗影。

  塞瑟比拉斯再次闭上眼睛时,两人加一魔偶朝着中层世界的“藏尸洞”飞速赶去。

  一路上安格尔都没有说话,暗影挠头了好半天才道:“其实,我上次不说,是因为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去穹顶之外……毕竟你的目标不是要离开童话世界么。”

  安格尔余光瞥过暗影:“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寂静岭也在中层世界。”

  “寂静岭虽然在中层世界,但我们不可能在中层世界赶路啊,中层世界多危险。”暗影说到这时,从塞瑟比拉斯、魔源巨人、火焰熔鸟等中层世界的魔物开始一一细数,说了大半天没停嘴,最后他见安格尔没有在听,才呐呐道:“走表层世界是最安全的,而且环境也最舒适。”

  待暗影说完,安格尔突然想起“加米、加奥、加妙”三兄弟:“加米三兄弟现在在哪?”

  “我让他们先回表层世界了。”

  安格尔:“其实我很好奇,他们的‘开门’是空间术法吗?”

  暗影:“我不是说过么,这是伊莎贝尔大人给他们血缘中灌输的天赋,但仅限于在童话世界中使用。”

  暗影说到这时,突然凑到安格尔耳边,低声八卦起来:“其实,伊莎贝尔大人能赋予库拉库卡族这种血脉天赋,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因为她曾经是这片附属位面的真正主人,曾经近距离接触过童话世界位面的法则。”

  “不过她离开南域后,童话世界的主人早已易主,现在她又回来了,我感觉未来的童话世界估计会热闹啰。”

  回到中层世界的藏尸洞,魔术师等一干被控制住的巫师学徒,还傻傻的站在传送阵面前。这十多天他们滴水未进,颗米未食,看起来瘦骨嶙峋,虚弱的紧。

  若非他们的超凡身份,估计早就饿死了。

  暗影才不管这些人饿不饿渴不渴,只要不死就行。操纵着众巫师学徒归位,他对安格尔比了个大拇指:“走,回去啰!”

  随着一道白光闪过,他们俩的身影消失在了中层世界。

  在安格尔回到表层世界时,里层世界的格蕾娅突然再次提起了安格尔。

  时间倒退回两个小时以前,在黑城堡一层大厅中。

  菲丽希娅在酌酒品味,格蕾娅则坐在她身边,激活了安格尔为她炼制的羽毛耳坠。随着一阵白羽在眼前落下,她们俩面前出现了一片迷蒙的幻境。

  当幻境笼罩住两人时,格蕾娅还未看到幻境具体内容,心脏就开始扑通扑通的跳着。

  她强烈的心跳声,甚至吸引了菲丽希娅的注意。

  “怎么了?”

  格蕾娅摇摇头,脸上带着郑重之色:“我觉得这个幻境有些不对劲,我的心跳的好快。”

  菲丽希娅皱眉,她并没有任何感觉,“该不会是安格尔那小子在幻境中动了手脚吧?”

  “应该不是。”格蕾娅抬起头,看着突然变幻的环境:阳光,海浪与沙滩。

  脚下是金黄色的柔软沙滩,潮浪一波波的上涌,每次浸湿都会带来大海的馈赠。整个海岸线,都能看到潮涨潮落以及各色的贝壳珊瑚。

  沙滩的背后,是一排排绿意盎然的棕榈树。

  天空蔚蓝,白云朵朵,时不时有海鸟飞过。

  这时,一根灰色的羽毛落下,两人抬头一看,才发现是一只穿戴着水手服的海鸟。

  “托比。”/“偷酒贼!”

  托比在空中悠然自得的飞翔着,伴随着碧海蓝天,以及声声潮浪,让人不自觉感到慵懒,就连时光似乎也变得悠然了。

  “你现在感觉怎样?”菲丽希娅询问。

  “心跳恢复了,好像没事了,大概是错觉?”格蕾娅也满脸疑惑。

  托比突然沿着棕榈树的上空,朝着陆地深处飞去。格蕾娅见状,赶紧跟了上去……她的跟去,其实只是一个念头,真身并没有移动,然而以她的视角来看,她就真的就跟上了托比的步伐。

  菲丽希娅则没有跟着托比,而是待在原地不动,漫不经心的以苍穹下酒,以蔚洋佐餐。比起跟上那只偷酒贼,她更想放松自己。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菲丽希娅发现天空一片晦暗,竟有雾气飘来,在海面凝结成迷茫白雾。

  “幻境还会变化?有意思。”菲丽希娅原本以为幻境的主线,是那只偷酒贼,没想到待在原地不动的她这边居然也出现了新的变化。

  雾气越来越浓,浓到他根本看不清海面上有什么。

  这时,一声悠远的长号声传来。一道庞大的黑影从雾气中隐隐浮现,菲丽希娅好奇的注视着,她没有使用任何术法,单纯的用肉体享受这片幻境带给她的新奇感。

  近了,近了,更近了。

  当黑影离海面约有百米时,菲丽希娅终于看清海面上那黑影是什么东西了。

  竟然是一艘破破烂烂的大型邮轮,看上去是木质的,船首雕像是一个诡异的撒尿小孩,桅杆上的帆布早已破烂不堪……说的好听点,是一艘报废的邮轮;说的不好听,这就是一艘幽灵船!

  菲丽希娅眼里闪过一丝兴味,没想到居然会出现一个幽灵船?安格尔那家伙还挺会玩的嘛。一个幻境有两条线?

  菲丽希娅带着好奇,视角朝着幽灵船的方向飞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