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0节 格蕾娅的决定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闪电不停的落下,漆黑的房间也跟着时不时的一白。

  菲丽希娅坐在床沿,她的背挺的很直,她的面容在闪电下时明时暗,借着亮起来的一刹那,可以看到她冷漠而疑惑的眼神。

  她再一次经历了幻境,这一次她跟上了偷酒贼的步伐,进入了茂密的棕榈树林背后。

  沿着一条狭窄的路,她发现了一座靠着入海口而建的海港小镇。

  小镇盘山而建,一眼看去所有的建筑都是白色的,白砖、白瓦、白篱笆,还有道路上铺就的都是白色的碎石。每家每户的院落里都有繁盛的花草,为整体的白色添加了一抹艳丽。

  菲丽希娅走入了小镇,偷酒贼时不时的落下,偶尔还停在她的肩膀。

  她经历了小镇的每个房间,后来在一座雕有撒尿小孩的喷水池面前,她又打开了一扇进入盘山内部的小门。

  从盘山内部走出来后,偷酒贼便不再乱飞,只是绕着她的头顶盘旋。

  菲丽希娅明白,幻境的主线差不多结束了。

  她停止了对羽毛耳坠的魔力输入,幻境如落羽一般迸裂消散。

  她回忆着这段路程,其实并不单调与枯燥,如她在幽灵船上的探索一般,有很多新奇的东西。小镇无人,但胜似有人,那一件件普通的物品,仿佛都在倾述着一个个过去的故事。

  她还发现,小镇中的那些故事,都有连接与互动的,如果仔细去联想,其实最后会发现隐藏在小镇中的秘密……于是她打开了进入盘山内部的小门。

  就像是一个个任务链,脑补出一个个故事,才能发现其中的隐藏讯息。

  盘山内部是个奇怪的空间,好像很大,又似乎很小。而且,她踏入盘山内部后,便感觉到时光仿佛被凝固住了,周围的一切都带着隽永的气息,她在这里也发现了很多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却不似外界那般普通,偶尔还涉及到了超凡层面……有趣的是,她还在一个船坞中染血铁锤中,脑补出一个造船的故事,而造出来的船,恰好就是她登陆的幽灵船。

  她在盘山内部获得了很多讯息,讯息告诉了她很多事,譬如这方幻境很有可能还存在一些她没有探索到的地方……从一幅风景图中,她脑补出一座鲜花山谷;从一把生锈的钥匙中,她脑补了一座海底监牢。

  但这些地方大概就像幽灵船一样,只是幻境中的支线。她的主线,还是在盘山内部。

  她估算了一下格蕾娅在幻境中的时间,应该没有可能去探索到这些支线,或者说彩蛋,顶多能到达盘山内部。

  但这个盘山内部她看完了,除了故事更多更完整,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菲丽希娅思索了片刻,如果真要挑奇怪的地方,只有那“时光凝滞感”勉强算一个。

  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

  当然,菲丽希娅承认这方幻境制作的非常好,里面很多东西不仅对巫师学徒有用,甚至让正式巫师都有一些感触。

  但她犹记得,格蕾娅先前惊惧的吼出来:“不要靠近我,滚开”。

  这些幻境与她的吼叫内容明显不符。难道有什么是格蕾娅遇到的东西,而她没有遇到的么?

  菲丽希娅决定再经历了一次幻境,仔细探索其中可能存在的秘密。但这一次她才走到盘山内部,幻境就消散了。

  随着幻境散去,她看到自己房间多了一个人——格蕾娅。

  格蕾娅手中拿着羽毛耳坠,眼底带着一丝惊惧,但又带着一点微不可察的欣喜。

  “格蕾娅,你现在没事了?”菲丽希娅没有因为幻境被打断而生气,反是关怀起密友的状态。

  格蕾娅摇摇头:“我没事了。”

  “你刚才怎么突然……”菲丽希娅顿了顿:“这方幻境中,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格蕾娅沉默了很久,直到菲丽希娅再次问道:“是海港小镇?还是说,盘山内部?”

  格蕾娅方才答道:“盘山内部。”

  “那里怎么了?”

  格蕾娅慨叹了一句,隔了好半晌才幽幽道:“那里勾起了我一些失去的记忆,有关魇界的记忆……”她的眼神放空,似乎在回忆着魇界中胆战心惊的经历,眼底时不时闪过惊惧感:“你可能也感觉到了,踏进盘山内部就有一股奇怪的感觉,萦绕在身周。就像……”

  “时间被凝滞了一般!”她们倆几乎同时道。

  格蕾娅点头道:“没错,正是这种时间凝滞感勾起了我的记忆,让我仿佛回到了魇界中,看到了铺天盖地的海中魔物在踏浪而来,将我团团包围。”

  “所以你才惊呼出声,把它丢到了一边?”菲丽希娅指着她手中的羽毛耳坠。

  格蕾娅颔首,脸上有一丝微不可察的绯红。

  菲丽希娅没有去过魇界,所以她并不知道格蕾娅惧怕的源头到底有多恐怖,但仅仅是一丝相似的气息就能让踏上真知之路的巫师都失态,足以见得魇界的恐怖远超她所想。

  “你没事就好,我还以为安格尔那小子在幻境中动了手脚。原本我都打算用蝶之灵,将他抓回来再说。”菲丽希娅安慰道:“魇界已经是过去式了,别去想了。”

  格蕾娅却是摇摇头:“我这次恢复了一些记忆,让我想起了一些事。”

  在菲丽希娅的疑惑中,格蕾娅继续道:“我一进魇界,其实就被一只强大的传奇级海魔兽俘虏了。”

  传奇级!菲丽希娅一脸惊讶,在南域巫师界传奇级的魔兽不知多少年未见了。目前她唯一知道传奇级的魔兽,大概只存在于深渊深处。

  “不过那只传奇级海魔兽,后来被一拨正在打架的两只半人型巨大魔物的波及中,受了极重的伤势。”

  “只是波及,就重伤了?”菲丽希娅不敢置信的问道。

  格蕾娅回忆起那时的情状,依旧后怕不已:“没错,只是在外围被波及,它便差不多要死了。”

  “你的意思是,那两只半人型巨大魔物是……”

  “远超传奇级。”格蕾娅闭上眼,吐露出这个她完全不敢去臆测的事实。

  菲丽希娅噎了一下口水,消化了大半天,才颤抖道:“然后呢?”

  “然后我联合‘芽’,布了一个很大的局,想要将陷入弥留的它杀死。”格蕾娅说到这时,露出自嘲的笑:“然而,我们失败了,传奇魔兽就算在濒死前,也不是我等蝼蚁可以算计的。不过,因为它伤势很重,无法动用太多能力,我们很幸运的逃了出来。”

  “但因为一个意外,我被它的手下发现了。它的手下全是半步传奇级的魔物,实力和蒙奇阁下应该相差无几,它们布置了天罗地网以防我逃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得不用固灵法将灵肉脱离,然后我将藏匿在那座岛上,靠着灵魂的隐蔽性逃了出来。”

  菲丽希娅:“所以,你的其实是你自己藏起来的?”

  “没错。”格蕾娅点点头,紧接着说出了一句让菲丽希娅差点趔趄绊倒的话:“我打算回到魇界,去找我的。”

  “你疯了吗?!”菲丽希娅冲到格蕾娅面前,桎梏住她的双臂:“你好不容易逃离,你又要回魇界?你是嫌自己命不长吗?”

  “而且你难道忘了自己的目标吗?你是我们美食巫师的希望,你要扛住这把旗帜,如果再出什么意外,糖果屋……”

  格蕾娅柔嫩的手轻轻抵住菲丽希娅的唇:“我知道,我所有的事情都知道。你、我、糖果屋、蝴蝶酒馆、还有芭比餐厅,我都看的很清楚。但正因为我很清楚,所以我才必须要这么去做。”

  “我曾经给安格尔说过,托比身上注定还有四个劫难。这是逃不开,必须要去面对的,除非永远安于襁褓。”格蕾娅低下头,“其实我也一样,这也是我的劫,我必须去面对。”

  菲丽希娅焦急的挣开她的手,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为什么不彻底侵占这具身体的所有权,而是保持着一体双魂的状态?以我的个性,我会这么优柔寡断吗?”

  “我其实潜意识一直隐隐有察觉,我不能这么就与这具身体融为一体,我冥冥中在排斥着这具身体……直到经历了这次幻境,我想起了一部分记忆,我才知道所有的原因。”

  “我如果占据了这具身体,等于我主动放弃了过去,那我怎么可能还有未来?”

  菲丽希娅两眼失神:“你的意思是?”

  “我如果不找回我的,我将永远失去前进的机会。别说重登巅峰,恐怕重回正式巫师,都很难。”

  格蕾娅说到这时,看着手中的羽毛耳坠。

  这次若不是安格尔的幻境为她指明了前路,或许她真的会一时不坚持,就占据了这具肉身,那她才是真正的毁了。想到这,格蕾娅对安格尔的心情充满了感激。

  菲丽希娅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完这番话,格蕾娅已经说到这个地步,她也没有立场再去反对。但她依旧很担心:“格蕾娅,你要想清楚。魇界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而且,你重回魇界真的就能找到你的吗?”

  说到这个关键问题,格蕾娅也陷入了沉默。

  “通道的问题,还有位置的问题,其实都可以结局……不过我需要一个领路人。”

  领路人?

  格蕾娅伸出手掌,露出掌心那小巧玲珑的羽毛耳坠。

  “你是说安格尔?”安格尔能制作出这方类似魇界气息的幻境,难道就代表他去过魇界吗?菲丽希娅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她还是觉得格蕾娅太草率。

  “不,安格尔或许真的去过魇界,但以他目前的能力,还帮不上我忙。我说的其实是……桑德斯。”

  桑德斯在过去近百年时间里,每过十数年都会到她的芭比餐厅点一份“扭曲巴原虫”,在经过多年的交涉下,她其实渐渐了解了桑德斯的一些事情,其中就包括了魇界之事。

  虽然他们之间谁都没有点破这层纸,但格蕾娅几乎已经确信,桑德斯绝对有进入魇界的方法,而且进入魇界的媒介,很有可能就是……扭曲巴原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