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1节 恐惧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澄澈碧透的天空,烟雾缭绕间,一艘精致且梦幻的小舟,疏忽悠然的从云雾尽头缓缓驶来。

  以天空为大海,小舟的底部浮动着类似船行大海时的水纹涟漪,甚至还能看到白沫牵连,看上优哉游哉,但舟行速度却远超人想象。前一刻还能看到脚下山脉延绵,下一刻便是无边草原。

  小舟两头翘起,像是一弯月亮。

  首尾有日月辰星的雕刻,再配上笼罩住“月亮”的半透明星空纱帘,在风中飘飘荡荡,更显得如梦如幻。

  小舟中坐了四个人,三男一女。其中一位满脸单纯的男子,靠在船后的小隔间内蒙头大睡,另外三人则全在前庭区域。

  其中一位痞帅男子,正沮丧的趴在中央的机关桌子上,满脸的伤心欲绝,哀叹连连。

  “你自己有飞行载具,何必来蹭我的贡多拉。”原本安格尔坐在一张躺椅上,闭眼假寐。但耳畔不停传来暗影的唉声叹气,忍一时也就罢了,但他已经哀叹了足足半天,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暗影可怜兮兮的看着安格尔:“我都这样了,你还想看我出丑。而且你这飞舟……”

  “贡多拉。”安格尔纠正。

  “好吧,而且你这贡多拉挺大的,速度也比我的战骑披风快,反正你一人也是开,两人也是开,多加我一个也无所谓啊。”暗影说着说着,还摸上了贡多拉舟壁上的精致纹路,在看看笼罩着整座船的梦幻星空纱,眼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这么拉风炫酷,而且速度还近乎达到中阶的飞行载具,拍卖会上估计也是好几大千魔晶才能拍下。但安格尔竟然随随便便就炼制出来了,真是可恶的炼金术士!

  安格尔却是白了一眼,还战骑披风?贵妇披风还差不多。

  对于船上多了一人一魔偶,安格尔倒也无所谓,正如暗影所说,他一人乘坐和四人乘坐都一样,消耗的都是同样多的魔晶,的确无所谓多载几人。

  “载你也无妨,但你就不能少叹气几句吗?不就是把影子还回去了,这有什么好伤心的?”安格尔无奈道。

  暗影之所以不停的叹气,正是因为他这几年在沃特格拉斯搜集的一百多道影子,被迫放还回去了。

  事情要从昨天说起。他与暗影一同返回沃特格拉斯的事情,很快就传讯到了李昂瑞克的耳中。

  想到女儿日趋虚弱,妻子夜夜以泪洗面,李昂瑞克在斟酌了很久后,写了一封交代后事的遗书。然后抱着最后的希望,带着可能会殒命的决心,深夜独自造访安格尔位于海湾区的别墅。

  适时,因为想到第二天就要离开沃特格拉斯,所以安格尔撤销了别墅外的幻境。李昂瑞克的敲门,又恰好是杜姗奶奶打开的,在安格尔的默许下,他最后成功的进入了房间内,与暗影直面交谈。

  李昂瑞克跪在暗影面前,祈望暗影能将影子还给百姓,还给他女儿。

  暗影对此嗤之以鼻,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安格尔也没有在旁帮腔。

  然而,最后暗影还真的同意了。原因是……娜迦在得知这里面的真相后,吃!醋!了!

  娜迦一吃醋,暗影还真没辙了。对比一下娜迦与凡人影子的价值,暗影最后还是无奈将自己的影子收藏品还给了李昂瑞克。

  正因为这件事,李昂瑞克已经哭丧着脸整整一天了。

  “那可是我这几年下来的收藏啊!”暗影哭嚎不停,到了最后连加米三兄弟都跑出来安慰他。

  先前还是叹气,现在居然还哭上了?安格尔看了一眼暗影对面的娜迦,也是一副白眼大翻的模样,但碍于暗影是她主人,她也不好动手,再加上事情起因是她,娜迦也只能将心中的气憋着。

  娜迦见安格尔看过来,眼睛一亮,对他比了个动作:缝住他的嘴!

  安格尔原本早就想对暗影动手了,但碍于娜迦在此,他不敢轻举妄动。但既然娜迦都已经在怂恿了,他嘴角咧开一个邪恶的笑,对着暗影轻轻一点。

  带着魇幻效果的气息落入了暗影的眉心。

  暗影在安格尔身边并没有任何防备,出其不意之下,竟真的中招了。

  暗影惊讶的转过身,“啊”了半天,但发现只有嘴张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指着安格尔,一副“你负了我”的样子。

  安格尔老神在在,事不关己。

  暗影转过头可怜兮兮的看向娜迦,希望娜迦帮他解开。但娜迦却“理解错了”他的意思,将他揽进怀中,箍的紧紧的无法动弹。

  终于安静了!

  安格尔对娜迦比了个大拇指,然后满意的闭上眼作假寐状。

  说是假寐,其实安格尔在闭着眼,回忆着导师给他的笔记本,里面记载了幻术系几乎所有的戏法。

  基础的戏法他基本已经补足,便将注意力着重放在了进阶幻术上。

  他对幻术的应用还是过少,幻境虽然已经布置的不错,但对于攻击类的幻杀术,他并不擅长。而且马上就需要面对系别选择,他对此还有点茫然,这些都需要通过学习幻术戏法,来慢慢判断。

  安格尔脑海里回忆着笔记本的所有记载,他的注意力慢慢放到了1级戏法‘恐惧术’上。

  ‘恐惧术’,是心幻系的1级戏法,通过操纵,勾起他人的恐惧之念。

  其实类似的效果,安格尔曾经用在过沃特格拉斯的两大国医之一泰瑞尔身上。不过他当时用的是魇幻气息,制造鬼怪的幻象恐吓他。

  但恐惧术与单纯的恐吓他人不一样。

  每个人心中对于恐惧都有不同的标准,有的人怕鬼,有的人怕兽,有的人则是单纯对过去的某件事、某个人、某种环境有恐惧。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真正恐吓一个人,并非一招鲜就能吃遍天的,直到恐惧术的诞生。

  安格尔看了大半天,基本上对恐惧术有了一个概念。

  当看完整体后,安格尔思索着,普通的恐惧术就可以让人产生恐惧之念,那如果用魇幻之术作为基甸呢?恐惧之念会不会变为实体呢?

  安格尔推算了一下,似乎有这个可能性。

  想到这,安格尔决定将恐惧术,暂时列为学习的首要目标。

  而且,恐惧术是心幻的戏法。心幻是幻术系大框架之下的一个分支,是通过对人心变化、细节解读,对思虑与情绪相结合的一门幻术学科。

  安格尔正好打算每一种幻术分支学科的戏法都学一点,然后以此来确定自己未来的幻术方向。

  夜色初上,繁星点点。

  贡多拉在星夜的背景下更显得飘渺与美轮美奂。

  原本安静的船舱内部,后面的小隔间中,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咕噜声。

  安格尔睁开眼。

  与此同时,坐在他对面的暗影也睁开了眼与安格尔互相对视。

  “你那小男宠好像饿了?”暗影笑嘻嘻的道。

  安格尔瞥了一眼暗影,不知何时暗影竟然解开了禁音的效果。又看看娜迦指间萦绕的魇幻之气,恍然大悟。

  安格尔没有理会暗影的玩笑话,低声唤了一句“多多洛”。身后的隔间,传来一道低低的吱呜声。

  安格尔一个翻身,走到了隔间中。

  多多洛见到安格尔进来,一脸的亲昵与欣悦。安格尔走到他对面坐下,从手镯中取出一些食水,多多洛不好意思的捂了捂肚子。

  “吃吧。”在安格尔的示意下,多多洛才羞涩的拿起食物,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安格尔托着腮,看着多多洛。他吃饭的动作很优雅,也不知道是杜姗奶奶教的好,还是藏于他本能的习性。

  安格尔想起昨夜他离开时,杜姗奶奶的话:“经过这些天的教导,基本的用语,多多洛大致都能听懂了。但是……他似乎有点太内向了。”

  “他其实已经可以和人作基础交谈,但只要有外人,他便会躲在一个壳里,什么话都不说。”

  对于杜姗奶奶的说辞,安格尔原本是没有感觉出来的,因为多多洛无论何时对他都很亲昵热情。但自从上了贡多拉以后,多多洛就真的如她所说,一句话也不说。而且十分紧张,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安格尔没办法,才将他单独放在隔间里。这种内向怕人的性格,安格尔暂时也没法,只能等以后看看能不能改善。

  等到多多洛填饱了肚子,安格尔突然想起一件事:“你的那……”碗在哪儿?

  他问了一半,又停歇了下来。外面暗影还在,他贸然询问“碗”的事,有些不妥。而且安格尔能感觉到,暗影似乎对波克拉底的阿克索很有兴趣。

  安格尔想了想,多多洛离开的时候,似乎就带了一个布袋,装了些换洗的衣服,袋子被他丢到了手镯中。

  安格尔将精神力探进手镯中,很快就找到了多多洛的布袋。

  在布袋中,安格尔看到了那个碗。

  既然碗还在,他也放下心来。

  正想将精神力从手镯中脱离开,但他突然看到另一边大厦模型的广场上,库拉库卡族人正忙着种植蔬菜,还有的干劲十足的移植着蜂鸟骑士送来的果树幼苗。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未来的生活,就连几个小孩儿都在田地里洒水。唯有芭芭雅奶奶坐在大厦阶梯上,旁边放着她做好的奶酪曼月果包,时不时的招呼人前来吃饭。

  她的腿脚不便,不能劳作,众人也都理解。但芭芭雅奶奶自己却有些内疚,只能尽这些绵薄之力。

  在众人忙碌过后,芭芭雅奶奶则会将小孩儿召到身边,拿着一本故事书,慢慢的读给他们听。

  “你识字?”安格尔的声音传入芭芭雅奶奶的耳中。

  芭芭雅奶奶愣了一下,见周围的人都没反应,才反应过来这是大人在说给他听的。

  “是的,我识字。”芭芭雅奶奶有些局促。

  安格尔想了想,他没有时间去教多多洛,这一次在路上也不知道会走多久。如果因为长时间不去学习,而让多多洛产生了怠惰,那就不好了。

  安格尔原本也不准备打扰库拉库卡族的生活,但既然芭芭雅奶奶似乎无事,倒是可以趁此机会教一下多多洛。

  他也希望,多多洛能通过与芭芭雅奶奶的交流,打开心扉。

  想到这,安格尔道:“那好,我交给你一个任务。”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