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4节 无力反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听到这熟悉的双音轨声音,无论是安格尔还是暗影全都停下了脚步。

  他们恰好处于一片树林间的夹道处,风过步止,树叶簌簌而落。

  黑影一闪,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突兀的出现在了道路正中央,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小女孩的打扮充满了暗沉的色调,是某些特殊癖好的贵妇所追求的黑暗奢靡风。黑色蓬蓬裙绣着暗红花纹,黑色半面纱挡住精致苍白的脸颊,一头黑色长直发服帖的越过耳际,落在(胸胸)前。

  这熟悉的打扮,让安格尔几乎立刻认出了来人,正是他在西波洛克的祭典上惊鸿一现的女人——‘沉暮皇后’伊莎贝拉!

  不过,在西波洛克他看到的是一缕意识,如今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活生生的人!

  “伊莎贝拉大人!”暗影看到来者后浑(身shēn)开始颤抖,他先前还在说伊莎贝拉是个超级小心眼,结果他与安格尔的心灵对话就被伊莎贝拉给监听到了了!以她的(性性)格,他绝对会被报复。

  暗影还在颤抖时,一道巨大的血巴掌便拍到了他的脸上。

  暗影被这一巴掌打到空中打转,最后重重摔落在了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洞。他的半边脸几乎全红了,嘴巴开合间,打断的牙齿伴随着血水流了出来,一副凄惨的模样。

  伊莎贝拉不停的诡笑着,她的表(情qíng)却是时而疯癫时而优雅,如果忽略那“自带的背景音效”,伊莎贝拉就像是一个乖戾而叛逆的小女孩。

  “看在你导师的份上,我绕你一条狗命。胆敢再在我背后说瞎话搞小动作,下一次就要了你的命!”伊莎贝拉眼神狠狠的瞪着暗影。

  “大人,请原谅我的越矩。”暗影强撑着几乎快要散架的骨头,站了起来,向伊莎贝拉跪倒在地。

  伊莎贝拉冷哼一声,将目光放到了安格尔(身shēn)上。

  看着安格尔那一头金灿灿的头毛,还有如碧海般深邃的眼眸,她的眼中闪过一道嫉恨。不仅如此,安格尔的面容虽然还未长开,但就这目前的长相,已经算是翩翩贵公子了。可以说,安格尔从头到尾都符合魔偶师的口味。

  安格尔的(身shēn)影时隐时现,这是因为他的“无边静寂”被破,他的存在感正从极负到达极正时的状况。

  “小家伙的隐(身shēn)能力很强嘛。多亏了迪亚波罗的心灵系带,要不然我还真发现不了你。真让你逃了,我心可是很难受的啊。”伴随着双音轨,伊莎贝拉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安格尔却是直愣愣的站着,面容严峻。可以说,他是第一次如此直面的感受到正式巫师对他的不假掩饰的杀气与威压。

  上一次在暮色拍卖会,虽然暮光恨不得杀了他。但碍于周围其他买家在场,还有很多巫师盯着,暮光依旧有所克制,最后让安格尔差点翻了盘。但伊莎贝拉不一样,她从一开始就用威压震慑着他,不是他站着不动,而是他连动弹的机会都没有!

  那狂暴疯癫的杀意,让安格尔脑海中不停的出现他被杀死的画面。

  听完伊莎贝拉的话,另一边暗影却是猛地抬头,伊莎贝拉没有必要说谎,也就是说其实他才是真正害到安格尔曝露的元凶?要是不靠心灵系带,安格尔是可以靠着隐(身shēn)躲开巫师级的探察?!

  暗影已经无意去探察安格尔为何拥有这样逆天的隐(身shēn)能力,他的心中充满了自责。没想到他明明是好心,却偏做成了坏事。

  “你居然敢瞪着我。”伊莎贝拉突然轻轻一推,一道血手掌将安格尔提了起来,拎到了半空中。

  伊莎贝拉并没有像报复暗影那般爽利,单纯是将安格尔吊在半空,想要慢慢的折磨他而满足心中扭曲的快感。

  “你眼睛的颜色真是让人作呕,不过,让我想想,用来缝在百眼魔(身shēn)上,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吧?”诡笑声伴随着清脆的稚嫩声,异样的合拍,而且给人带来更为诡谲的心理压力。

  安格尔在伊莎贝拉的掌控下,他根本无法动弹。甚至他想要掀桌子,都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他的呼吸在慢慢的消减,眼前已经因为缺血而出现了幻视与幻听。

  看到安格尔近乎涨红到发紫的脸,暗影脸上出现焦急之色。

  虽然他们之间签订了库尔纳契约,但这个契约只是互相不伤害,并且在自(身shēn)能力范围内能够营救必须营救。眼前的状况,其实并不属于契约的约束范围,因为伊莎贝拉作为二级巫师,实力远超于他们俩,就算安格尔死在这里,暗影也不会受到契约的反噬。

  但暗影心中依旧很焦灼,不是因为契约,单纯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对安格尔的态度出现了一丝变化。从一开始的敌对,到后来的冷和,再到慢慢的他自己理解的(热rè)和。

  可以说,暗影之所以后来在安格尔面前露出他痞气无赖的一面,就因为他把安格尔作为一个可以平等交流的友人,放在了心上。

  安格尔的(性性)格温和,和巫师界的主流价值观不一样,有点偏向白巫师或者说温和的学院派。这样的人或许有种种的劣势,但有一点不可否认,这类人非常适合当朋友。譬如南域出名的药剂学大师“圣光行走者”甘多夫,就是这样一个温和学院派,抛开他药剂学大师的光环,他也是一位几乎所有巫师都愿意相交的人。

  暗影既然想要交安格尔为朋友,他心中的焦灼自然是发自真心。

  “伊莎贝拉大人,请您放过安格尔吧。我保证将安格尔带走,从此绝不出现在您的面前”暗影话音还没说完,便被伊莎贝拉一把扇到了数米外。暗影吐着血,继续咧开已经豁口的牙齿:“安格尔是一位出色的炼金术士,他可以赔偿您,而且他曾经触摸到了神秘领域”

  神秘领域?伊莎贝拉愣了一下,眼神瞥到安格尔,却是再次变得犀利。

  一个二级学徒触碰到神秘领域?开什么玩笑。

  伊莎贝拉虽然完全不信暗影的鬼话,但她还是将安格尔从半空中放了下来。她单纯的是看到安格尔几乎已经进入弥留状态,她并不想让安格尔这么早死,太便宜他了。

  安格尔落地后,不停的喘着气。(身shēn)体的糟糕状况,反而让他脱离了伊莎贝拉的威压。

  他咬了咬牙,不等自己大脑缺氧还未恢复,猛地张开了极奢魇境。

  二级巫师学徒,二级巫师。

  听上去只是差了一个后缀,但实际上实力是天差地别。安格尔在伊莎贝拉面前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顶多算是尘芥。

  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如果说他还有生路的话,大抵上只有那个方法了!

  召唤出魇境后,安格尔毫不犹豫的观想起“女王”的面容,几乎瞬间,他的肩胛骨处就出现了瘙痒感。

  安格尔心中一喜,他不知道后果会如何,但事已至此,他没有选择。

  但安格尔还是忽略了一点,伊莎贝拉会给他时间吗?

  故意留给你放出大招翻盘的时间,那是书上的杜撰。现实中,哪有这么美好的事(情qíng)?

  安格尔在展开魇境后,伊莎贝拉根本懒得去研究这方幻境是什么,直接以强势的力量将安格尔拍飞,魇境瞬间消散无踪。

  当初在暮色,暮光之所以拿魇境没办法,是因为当时魇境是连接着魇界。如今安格尔的魇境,是被桑德斯从魇界的延伸中斩下,融入进他的体内,所以支撑魇境的砥柱变成了安格尔。

  安格尔出了问题,试问魇境还会存在吗?

  魇境都已消散,安格尔想要掀桌子更加不可能。

  爆发冲突的地方处于离开寂静岭的必经之路。

  虽然此时已经是深夜,但依旧有走夜路的人发现这边的状况。当看到一方是伊莎贝拉时,他们所有人都选择绕路走,深怕成了被殃及的池鱼。

  偶有正式巫师将目光放到了这边。不过,当他们看清现场的状况后,便收回了注视,二级巫师与二级学徒,这样大的悬殊差距,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看的地方。

  可以说,事件中心的位置,在短时间内几乎成了(禁jìn)地。巫师不想看,学徒不敢看。

  但偏偏还有一类人,或者说一类“非人”,却对这样的事(情qíng)很是好奇。

  譬如说,每天无所事事的双面石灵塔罗斯大人。

  “伊莎贝拉也活了千年,怎么心眼比七八岁的小孩还要小?”“你懂什么,这样才好。”

  “为什么这样会好?”“黑城堡离我们寂静岭多近啊,这样的(性性)格她想要更进一步?没门!这样对我们寂静岭多好!”

  “你说的很有道理啊!”“那是当然,我说的有道理,代表着你说的也有道理啊哈哈!”

  塔罗斯自说自话着,还点评起伊莎贝拉的动作姿势够不够优美。

  当他们看到安格尔展开魇境时,虽然魇境只出现了几秒钟,但塔罗斯的自说自话难得闭嘴了。

  过了好久,塔罗斯才继续说叨,不过它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仅止于它自己才能听到。

  “没得跑了,这气息果然和幻魔阁下如出一辙啊!”“也就是说,那个被迪亚波罗称为安格尔的小朋友,应该是幻魔一脉的传人?”

  “应当如此。”“那可是太有趣了,如果幻魔阁下知道这里的事,会生气吗?”

  “不会吧,芙萝拉当初不也是如此。”“这不一样啊,芙萝拉是自己惹出的祸端,但安格尔却是被伊莎贝拉无辜牵连。”

  “所以你觉得幻魔阁下知道了会出手?”“大概不会。啊哈哈,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觉得不会,我当然也是觉得不会啊!”

  塔罗斯隔了一会儿,又道。

  “要通知伊莎贝拉吗?或许她看在幻魔的面上,会放过安格尔一马。”“不要,这样就不有趣了。”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你傻啊,当然是卖消息给巫师杂志啊,我连题目都拟好了:震惊!幻魔嫡传为何会跪倒在十岁女孩的蓬蓬裙下,原来真相是。”

  “这题目好啊!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向我飞来的大笔稿费!”“起码得有100魔晶了吧?”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