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5节 暗影的人情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在偌大的寂静岭边缘一隅,这里没有树木,大地荒芜且干枯,布满了奇形怪状的石头。在怪石嶙峋之间,一座造型奇特的黑漆漆巫师塔就这么孤零零的矗立于此,圆月是它的背景。

  巫师塔内,顶层。屏蔽了外界的凄寒凉意,内里火红火红的,充满浓浓的暖意。初生的大眼睛火系精灵们在空中飞舞嬉戏,互相簇拥着,发出古怪但清脆稚嫩的笑声。

  在它们玩兴正浓时,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火系精灵吓了一大跳,全都蜂拥进壁炉中,装作一切没有发生的样子。

  门被推开,一个长相英俊邪魅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屋内的柔暖之气。接着他的眼神落到壁炉中,火系精灵闭着大眼睛,自以为只要自己闭上眼,眼前一片漆黑,那么男子也会看不见它。

  男子“桀桀”一笑,伸出长长的**,((舔添)添)舐了嘴唇一圈,没有理会火系精灵,只是丢了一句“调皮捣蛋”,便走到了工作台。

  等感觉男子离开后,火系精灵又从壁炉中伸出小脑袋,好奇的看着不远处的工作台。

  工作台前,摆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零件,还有一个紧闭双眼的金发碧眼的大美女。

  不过这个女人的下半(身shēn),并非是修长的双腿,而是一双长满银色鳞片的鱼尾巴。

  这是一只人鱼。

  男子正准备动手对人鱼进行改造时,楼梯口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听那快速交错的步伐频率,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小豆丁的模样,那是去年他外出收集傀儡素材时偶然收下的小学徒,图犽。

  果然,当门被打开时,露出了一个六、七岁的小豆丁。

  他的皮肤黝黑,有点微微发胖,头上戴着翎羽,上半(身shēn),下半(身shēn)穿着绘有彩色图腾的小裙子。

  图犽来自某个原始萨满部落,哪怕离开部落已经足足一年的时间,他的(身shēn)上依旧充满着原始部落带给他的野(性性)与纯真。

  他急匆匆的迈开步伐,胖乎乎的小腿肚随着律动跟着颤抖,焦急的来到男子面前:“导师导师,不好了。”

  图犽的眼睛很亮,黑白分明,此时带着明显的积虑。

  小豆丁好奇的看了眼金发碧眼的美人鱼,见对方全(身shēn)赤果,羞的一脸通红,伸出小胖手捂住眼睛。

  但他的眼神却从指缝中流泻出,痴痴的瞄着美人鱼的丰满**。

  “口水擦擦。”男子漫不经心的道。

  小豆丁图犽“啊”了一声,擦着唇角,然而并没有口水。

  “导师你骗我。”图犽又委屈又羞赧的道。

  “说吧,你急匆匆的跑来,有什么事?”男子一边处理着手上的动作,一边向图犽问道。

  “啊,不好了!我差点忘了!是迪亚波罗哥哥,刚才嘟嘟告诉我,他看见伊莎贝拉大人打成重伤了!”

  图犽一边说着,一边将隐匿在他(身shēn)后的一只小家伙抱了出来。

  这是一只头上长了个小尖角的橘色小豹子,不过还是只幼崽,看上去就和幼猫差不多。

  小豹子嘟嘟面对男子时有些害怕,被图犽提拉起来时,尾巴直立往上,双耳也塌了下来。

  “噢?迪亚波罗居然会惹到伊莎贝拉?”男子挑挑眉,迪亚波罗才回来一天,就和伊莎贝拉闹开了?她还总说他很怂,但就现状来看,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怂嘛。

  男子说着,伸出散发绿光的手指点在小豹子嘟嘟的额头上。

  一圈圈绿色的波纹从嘟嘟额头往外散发,现出了一些零碎的记忆画面。

  半晌后,男子突然露出兴奋的表(情qíng),**打着转在唇边((舔添)添)舐。

  “桀桀桀,瞧瞧我发现了什么多么美妙的上等素材,桀桀桀桀”

  画面回到另一边。

  安格尔唯一翻盘的希望被打破后,他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

  在半天之前,他还带着希望,甚至他已经安排好了未来半年的计划。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半天后,他便会如此近距离的直面死亡。

  这种从希望落入绝望的反差,他的心理丝毫没有准备。

  他甚至已经可以预料到,下一秒他可能就会被伊莎贝拉给杀死。

  但不知为何,当事(情qíng)发展到这一步时,他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波澜。

  只是有一点点遗憾,他许下的一些承诺,还没有兑现。尤其是他手镯中的81位库拉库卡族,原本抱着期望离开生魂花园,寻觅新的家园。但未来的生息地还未看到,就要止步于起点,多么讽刺。

  魇境被破后,伊莎贝拉单纯用的力量,一把抓起安格尔的头发,拉扯着头皮不停的反复摔打。

  不一会儿,安格尔面上便出现了青紫的伤瘀。骨折、大面积的伤口,各种血(肉肉)翻飞。

  当安格尔全(身shēn)几乎都布满伤痕时,伊莎贝拉将他拉拽到面前。

  “继续挣扎啊。我就是喜欢看你们挣扎时的画面,那会让我感到兴奋。”伊莎贝拉说完后,突然大笑起来,伴随着她本(身shēn)自带的诡笑音轨,两种笑声合二为一,让人更觉诡异。

  安格尔此时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他看着伊莎贝拉心中只觉得恨意滚滚,但奈何他没有任何手段反抗。弱者永远只能在无望中沉沦,在无助中化为白骨。

  安格尔嘴角微勾,趁着伊莎贝拉不注意,一口血沫往她的脸上吐了过来。

  但一道光罩闪过,血沫根本没有沾到伊莎贝拉,而是顺着光罩流了下来。以伊莎贝尔的计算能力与反应速度,安格尔想要趁其不备的吐口水,几乎是不可能的。

  “真是不乖。”伊莎贝拉笑意盈盈道:“都到这个时间,还想着用下三滥的手段来维持自尊,真是没有用啊。”

  安格尔吐着血水憋出一句“呵呵”。

  伊莎贝拉见安格尔无动于衷,突然觉得有些倦了,就像是鞭打一块死(肉肉)一样,乐趣全无。

  “算了,玩的差不多了,给你个痛快吧。”

  伊莎贝拉手上红光闪过,往安格尔的脖子猛地斩下。

  看到那闪烁着浓烈血腥之力的一击,安格尔闭上了眼,坦然的迎接死亡的到来。

一秒,两秒五秒,六秒  脖子的伤痛久久未来,安格尔只觉(身shēn)体突然一甩,被丢到了地面。

  我没死?他倏然睁开眼,他虽然面临死亡时他可以坦然,但他其实并不想死,他想活着。他比谁都想要活着。

  他睁开眼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天空中硕大的孤月,以及不停被夜风吹落的树叶。

  然后往近处看,他看到了伊莎贝拉惊讶的表(情qíng),以及一道在月光下散发淡淡莹绒之光的金发背影。

  金发背影手中拿着一个圆盾,将伊莎贝拉的攻击抵挡住。

  是她救了我?

  安格尔还在惊疑时,暗影突然从后方冲出来,拉着安格尔就往树林里跑。

  “跑!等会我们分开跑,你隐(身shēn)离开!”

  暗影的动作迅疾,他看了一眼正直面伊莎贝拉的金发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决然:“娜迦!挡住她,拼尽全力挡住她!”

  娜迦侧过脸,绝美的容颜有一瞬的柔和:“主人,交给我。”

  暗影点点头,眼里有些潮湿,硬着头皮将安格尔拖进了右侧森林。

  因为先前被伊莎贝拉**的摔打,安格尔的骨骼出现了移位,暂时无法动弹。暗影只能先扶着他,一边使用着愈合术,一边往黑暗中奔跑。

  安格尔感受着伤口愈合时的麻痒,眼神中还带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以及一些不可置信。他以为暗影一直想要致他于死地,不过是碍于契约才不得不收手。所以他完全没有想过,暗影会在那种时候救他。

  “你舍得放娜迦一人在那?你知道的,她不可能打赢”

  “闭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暗影突然叫道。

  安格尔沉默了,他想说的是,娜迦不可能打赢伊莎贝拉,而面对这个睚眦必报的疯子,输了的下场只有一个。

  暗影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对娜迦那边的状况的猜测:“对不起,我不该发火的,但现在你什么也别说了。赶紧好起来,用你的隐(身shēn)离开这里。”暗影记得伊莎贝拉曾经提过,安格尔的隐(身shēn)术很高明,若非当时他连接着心灵系带,她也发现不了安格尔的行踪。

  正因为想到安格尔还有机会逃跑,只要给他一点时间远离伊莎贝拉的追踪,所以暗影才出此下策,将娜迦抛了出来,舍命为安格尔拖出时间。

  安格尔的眼神深邃莫测,带着暗影看不懂的意味。

  半晌后,安格尔默默的点点头:“谢谢。”

  “谢就不用了。我曾说过我欠你一份(情qíng),现在我把这份(情qíng)还了!我们俩以后互不相欠。”

  暗影曾经对安格尔道,只要帮助他获得娜迦,就欠他一份(情qíng)。虽然安格尔在这方面并没有做什么帮助,但如果不是安格尔,暗影早就死于血牢;如果没有安格尔,以菲丽希娅对他的态度,他也不可能获得娜迦。

  “你放下我,我可以动了。我们最好立刻分道扬镳。”安格尔道。

  暗影点点头,深深看了一眼安格尔:“保重,一定要活下去!”

  说罢,暗影朝着导师的巫师塔跑去,安格尔则开启无边静寂,隐匿着(身shēn)形往暮夜深处隐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