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6节 猫捉老鼠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无云的夜晚,冷月孤悬。

  安格尔用清洁术将身上的血迹与气味彻底抹除,小心翼翼的前进。

  树林里烟漆漆的,抬头就能看到硕大的月亮。走没几步,远处的树林不知怎地,惊起了烟鸦一片。

  这片树林并不大,处于下坡的一面。安格尔很快就跑到了树林边缘,当他隐约看到山外的荒凉大地时,他突然止住了步伐。

  不知何时,风声停滞了,周围一片死寂,似乎无人再关注他。但安格尔偏深觉得有一点不对劲,莫名的威胁感让他停步,隐于暗处观察起情况。

  安格尔隐藏下来后,开启了超算,眼中各种数据开始一一汇总。

  直到进入超算状态,他突然发现了一路前来时的各种遗留痕迹。他脚踏土地,树叶枯枝的折痕,还有各种他不知不觉间触碰的东西,都在说明他前进的方向。

  安格尔自己都能算出来这些种种新痕,更不消说计算能力可能远超他一大截的伊莎贝拉。

  无论前方有没有危险,安格尔沉下了心情,他决定换个方向。

  想要避开巫师的眼目,必然要做到毫无痕迹。否则一切都是免谈,安格尔开启着超算状态,更加小心的沿着树林边缘,慢慢的绕圈。

  安格尔自以为这一次他应该不再留有痕迹,但有的时候,巫师的视界其实和学徒的视界还是有极大的差别的。

  安格尔走了没多久,突然听到树林中某一个方向出现惨烈的叫声。

  他的表情露出阴沉之色,这道声音他并不陌生,正是暗影所发。

  伴随着暗影的惨叫,一道诡异的笑声与猖狂的疯笑,同时从远方传来:“胆敢当着我的面跑,你以为凭你的实力真能跑掉吗?”

  这道双音轨同时存在的话,毋庸置疑肯定是来自伊莎贝拉。她似乎在与暗影对话,又似乎借着这句话在告诫着安格尔。

  在她声音落下后没多久,暗影那边又发出了几道惨呼,而且从一开始的高亢声,慢慢变弱,到了最后,安格尔靠着超算状态,才捕捉到了风中一丝熟悉的震动。

  暗影被发现,这是无论安格尔亦或者暗影自己都能料到的结局。但暗影依旧选择了搏一搏,他放出娜迦吸引注意,就希望能趁着娜迦拖出来的一段时间,跑回导师所在的巫师塔。

  只要跟在导师身边,暗影有把握伊莎贝拉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但他们俩没想到伊莎贝拉解决娜迦的速度会这么快,果然二级巫师的力量是他们难以揣度的层面。

  安格尔表情有些哀伤,他不知道暗影现在状况如何,他也不敢去过多臆测。对于暗影的遭遇,他除了兔死狐悲外,还有深深的歉疚。

  安格尔不敢沉溺在负面情绪太久,强行进入理智状态,继续沿着树林边缘走。

  他没有贸然的离开树林,是因为在超算状态下,他算出树林外的氛围不太对。综合了各种信息,他认为自己一旦离开树林,必然会出现不可捉摸的后续。而且危险面,远大于林中。

  不一会儿,安格尔听到他来时的方向出现了明显的异动声。想来,伊莎贝拉已经找到了他先前停留的地方。

  安格尔回头瞥了一眼,眼神立刻敛下,他隐隐看到伊莎贝拉悬停在半空之中,玉盘般的圆月是她的背景,她一手提着一个人头,另一手扯着一个破败的人影。

  安格尔深吸一口气,开始加速行动。

  却说伊莎贝拉这边,她每过一处,就有烟鸦惊起。她来到了安格尔先前停步的地方,正如安格尔所想,连他都能计算出来的痕迹,伊莎贝拉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但当伊莎贝拉来到这里后,痕迹却突然消散,她眼中有点愕然,但很快她又露出了微笑。

  “居然刻意搞出一条让我发现的痕迹,然后才进入真正的无痕隐身,再图逃跑。迪亚波罗,你瞧瞧你。不仅能力比不过一个小孩,连观察力与算计能力,他都比你强太多了。”伊莎贝拉对着左手拉扯的男子笑道。

  暗影如今全身是伤,甚至比起安格尔先前的伤势还要严重,但至少他四肢都还齐整,还存留了一口气。比起伊莎贝拉右手上,娜迦只剩下一个头颅,要好太多。

  “呵!”暗影才说出一个字,就有血水带着破碎的内脏渣块从嘴里往外流:“你可知道他是谁?”

  “噢,听你的语气,他莫非还有个了不得的背景?”伊莎贝拉其实从安格尔的种种表现来看,已经大致猜出他绝非普通的学徒。光是那一门可以瞒住巫师的隐身术,就不是一个普通学徒能够施展的出来的。

  “你杀了他试试,不就知道了。”暗影其实并不知道安格尔的师承是谁,他询问过很多次,但安格尔每次都是笑而不语,他只晓得是出自野蛮洞窟。

  不过当时在烟城堡的血牢中,格蕾娅警告菲丽希娅时曾经说过,安格尔的师承不凡。

  所以暗影心中其实隐约已经有了几个对象,毕竟连格蕾娅这种真知巫师都承认安格尔的导师得罪不起,其导师必然也是真知一流。野蛮洞窟中的真知巫师也就那么几个,暗影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了最顶层的那几个巫师巨擘身上。

  沉默术士、幻魔大师,世界轻语、雷霆之狼……暗影比较倾向于幻魔大师,毕竟安格尔和幻魔桑德斯都是幻术系。不过他并不能真正的确认。

  伊莎贝拉将暗影拉到面前,笑的疯癫:“你的生理状态告诉我,你在故弄玄虚。不过,我其实也不在乎他背后站的是谁,就譬如你,哪怕博古拉就在寂静岭,我想要杀死你,他也拦不住。”

  暗影沉默了,目前他唯一活下来的希望,就是博古拉现身。

  博古拉虽然性格有点极端,但实际上暗影很清楚,博古拉在巫师之中其实算是极单纯的一类人……而且他以往的表现来看,也很护短。

  不过暗影以前从来没有得罪过正式巫师级别的人,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一次博古拉会不会为他出头。

  暗影很想对伊莎贝拉道:“你杀我试试看。”

  但他不敢赌导师会不会出现,所以他只能沉默以对。

  这时,安格尔已经绕着树林边缘走,来到了主道旁。也就是说,他重新绕到了先前被伊莎贝拉拦下时的那条主道上。

  主道的尽头,安格尔隐约可以看到双面石灵塔罗斯的身影。

  他如果继续绕着边缘走,会进入另一侧的树林。如果走主道离开的话,会不会比较安全?

  安格尔开始从种种细节与辅助信息中,计算从主道离开的可能性。

  半晌后,安格尔得出一个结论:从主道离开,比起直接穿越森林边缘,的确要安全一些。

  这个结论让安格尔有些不敢置信,但这是综合各种信息以及一些冥冥中不可知的状态反馈,安格尔得出来的答案。

  真的要走主道吗?

  如今,安格尔的大脑已经开始疲惫,本来身体就处于残败状态,又开启对大脑负荷极重的超算,他如果继续这种双重负荷,他相信自己支撑不了多久。

  也就是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再继续开启超算进入另一侧的森林,去寻找可能的安全出口。

  安格尔想到这,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回到伊莎贝拉的视角,她其实一点也不担心安格尔跑掉。

  如果从流动集市逃跑开始,安格尔便隐匿身形,与暗影分道扬镳,她可能还会失手。但如今她已经见过安格尔了,他身上的信息素已经被她牢牢记住。

  就算安格尔逃到天涯海角,她也可以靠着信息素,算出并锁定安格尔的位置。甚至,她还可以直接采集安格尔流出的血液,通过秘法远距离诅咒安格尔。

  在这样的情况下,伊莎贝拉根本不在意安格尔的行动,她甚而还带着猫捉耗子的兴味,悠闲的任由“小老鼠”四处逃窜。

  “咳咳咳——”

  伊莎贝拉左手提拉的娜迦头颅,突然在这时醒了过来,并且开始咳嗽出血液。

  娜迦是魔偶,身体是载具,只有大脑才是核心。所以伊莎贝拉砍下了她的头颅,并不算真正的杀死她。

  “主人,我失败了。”娜迦略带低落的声音传入暗影耳中。

  暗影其实一直不敢看娜迦,因为娜迦的状况,其实是他一手造成的。他当时也不知道是脑热还是心血上头,在最关键的时刻,他选择了安格尔。

  如今,娜迦醒了过来,还对他说话。暗影此时,不得不看向娜迦……

  娜迦的惨烈状况,他是了解的。

  哪怕仅剩一个头颅,也不是绝对完整。娜迦的眼珠掉了一个,半张脸几乎被毁了。

  但暗影却没有丝毫觉得恐怖,反是心中更加疼惜愧疚:“是……是我对不起你。”

  娜迦:“这是我的……咳咳……责任。”

  “没想到迪亚波罗你也长出息了,也学你导师那一套,跟一个魔偶谈感情。”伊莎贝拉冷笑一声,“我可没兴趣看你们亲亲我我唧唧歪歪。”

  说着,伊莎贝拉手中出现血色的圆球,将娜迦的头颅包裹在里面,最后慢慢的凝固。

  血球中,一个睁大眼睛的金发女子,带着错愕与诀别。

  就像一个蜡制的艺术品。

  不过,这个艺术品多了一个血色外壳。

  “瞧瞧,多美的表情。”伊莎贝拉笑道:“大概是我近期收集的藏品中,最有趣的一件。”

  “你!”暗影愤恨的见证了这一幕,闭上眼强压住怒火。

  但暗影毕竟还年轻,虽然经验让他的性格趋于巫师界的主流价值,但时间却还没有抹平他内心的棱角。

  热血冲动还未成为过去的代名词,理智有时候很难战胜情感。

  暗影压了又压,甚至眼中落下了沾染血色的泪水。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从牙缝中一字一顿蹦出嘶哑的声音:“老、巫、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