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8节 危机再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黑色的大石头静置在视线内,毫无动静。

  当安格尔来到双面石灵塔罗斯面前时,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无论是年轻的一面,亦或者是苍老的一面,全都闭着眼睛,似乎也如凡人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柔和的月光下酣然沉睡。

  安格尔试过与他们交流,但它“睡”的太死,无论安格尔如何叫,甚至他主动露出了身形,塔罗斯都没有任何反应。

  安格尔脸色有点难看,塔罗斯作为一个活了数千年,至少巫师级的“灵”。不可能会出现人都已经到了面前,却还呼呼大睡的状况。

  唯一的原因,只有塔罗斯并不想放他离开!

  安格尔不惮以最大恶意来揣测现在的状况,塔罗斯大概率是站在了伊莎贝拉的一边,不过它可能不想站队的太明显,所以才故意装睡不让他离开。

  甚至很有可能,塔罗斯已经在暗地里通知了伊莎贝拉!

  其实,安格尔所不知道是,他以为塔罗斯在装睡,实际上塔罗斯……的确在装睡。不过它装睡的理由却不是安格尔所想的“站队”,纯粹是为了将自己从这件事中撇开。

  塔罗斯基本已经确认了安格尔是幻魔一脉的传人,在已经知道安格尔背后站的是那位南域杀神——幻魔大师桑德斯,它怎敢明目张胆的坑安格尔?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桑德斯真的出现了意外“护短”的行为,它必须要先将自己摘出去,最好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伊莎贝拉身上。

  这才有了塔罗斯装睡,并且暗地里通知伊莎贝拉的一幕。

  不过让塔罗斯没有想到的是,伊莎贝拉知道也就罢了,博古拉居然也掺合了进来。作为寂静岭的守门人,塔罗斯很清楚博古拉的一些“小毛病”,以它对金发碧眼的执拗,绝对是会在这中间插一手。

  到时候桑德斯要是知道,博古拉居然将自己的学徒炼制成了魔偶,那这件事的走向可能会出现不可琢磨的地步啊……

  塔罗斯在暗地里在自言自语,考量着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要不,干脆我们将他放出去?”“别啊,我的稿费还没有收到呢!”

  “这小子身上的魔晶很多,要不从他身上坑一点,然后顺其自然的放他离开?”“不行,魔晶虽然好,但我已经想好了笔名了,马上我就要在南域巫师界大出风头了!”

  “听起来前景的确很美好啊。”“不过,无论是从源头上桑德斯那边的态度,还是博古拉和伊莎贝拉的博弈,这种种变量很多啊……我有种预感,在这么多变量的交织下,这小朋友估计是死不了。”

  “一旦他不死,总觉得会成长为怪物。”“到时候被找茬了可怎么办?”

  塔罗斯心底的窃窃私语,谁也听不到。但安格尔现在已经选择暂时放弃了塔罗斯这条线路,他打算重新回到人群聚集的地方。

  在人群聚集处,伊莎贝拉想要杀他,大概也会考虑到寂静岭的一方态度。只要能拖一段时间,他就有办法掀桌子。

  安格尔自然不想走到那一步,他更大的期望,是能混在人群中离开寂静岭。既然塔罗斯不给他开门,那如果出来的是寂静岭自己的人呢?

  安格尔想到这,便决定折回,朝着流动集市的方向走去。

  但他刚一回头,一道血红色的巨大屏障,罩住了包含安格尔在内,甚至塔罗斯在内的方圆数百米地。

  安格尔心中一个咯噔,只见半空中伊莎贝拉出现在了屏障外,发出诡异与疯癫的两种笑声。

  血红屏障内部突然流出汨汨血液,在安格尔不注意间,他的脚踝依旧被血液淹没。

  无边静寂,在血液中立刻失效。他的身形从屏障内现了出来。

  “找到你了!血兽,出来!”伊莎贝拉哈哈一笑,地面上的血液突然像是注入了生命一般,化为了十多米的恐怖怪兽,对天咆哮一声后,伸出手掌对着安格尔发出猛烈一击。

  巨大的血球冲向安格尔,血球在飞行的过程中,还不停的吸纳着地面的血液,继续壮大着自己的体积。

  在这超大血球的范围攻击下,安格尔根本连躲藏的地方都没有,更不消说他在血色屏障出现时,就被伊莎贝拉的巫师威势镇压在原地,完全无法动弹,更加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抗。

  而且,他所拥有的防御手段,在这道绝对超过巫师界的攻击下,只会被摧枯拉朽的毁灭,掀不起任何波澜。

  安格尔瞪大双眼,绝望的迎接着即将而来的命运。

  一而再,再而三,他以为自己逃过一劫时,却又再一次见识到了绝对力量带来的死亡压迫。

  他今天是注定要死在这里么?

  他不想死,但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逃离这道致死攻击?就算逃离了,他又该如何从一个二级巫师的追杀下逃脱?

  在这绝望一刻,安格尔思绪转的比平时快很多,他虽然无法动弹,但他的思维空间却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动。

  他在压榨着魔源,他在竭力的构建模型。

  他祈望能构建出“风龙卷”,逃离那攻击范围。眼看着血球濒临,安格尔靠着压榨魔源,并且万象轴与奇点散射模型的帮助下,他终于构建出了“风龙卷”的模型,但为时已晚。

  血球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风龙卷还是被他释放了出来,但在巫师级的术法下,风龙卷就像一阵微风,没有任何反抗力就消弭于无。

  这一刻,安格尔彻底绝望了。

  但似乎命运就喜欢和他开玩笑,在这个时候,一双普普通通的魔力之手,突然从一侧出现,在最后最关键的时刻,将他从血球面前拉了出来。

  而且一拉,就拉到了半空中。

  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听到伊莎贝拉那诡异双音轨的怒吼声:“博古拉,你想清楚。真的要为了一个普通的小学徒,跟我翻脸?”

  一阵古怪的笑声从安格尔的背后传出:“桀桀桀桀——对我来说,这个小美人是顶级的素材,可不是普通的学徒。”

  安格尔回过头,看向声源的方向。

  那是一位穿着泛有淡紫色软铠的红发男子,就安格尔的审美来看,这个男子的长相十分不俗。

  但明明是俊美的脸,却因为他微微昂起的头、一大一小的双瞳,还有仿佛蛇信一般的长舌头,而破坏了所有的美感。

  这奇怪的“颜艺”,完全达到了煮鹤焚琴的效果。

  不过当安格尔再仔细去看他的长相时,他突然有种异样的熟悉感……他似乎在镜姬给他的美男图集里看到过这人。

  联想到先前伊莎贝拉叫出‘博古拉’,安格尔突然想起来这个红发男子的身份!

  “魔偶师”博古拉!

  安格尔犹记得镜姬曾经在介绍美男图集中的众美男时,曾经提及过他。镜姬对博古拉的评价只有一句话:“天空机械城的博古拉,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型巫师,是短时间内最有望踏入真知的巫师之一,长相很英俊,可惜啊,是个变态。”

  ——可惜啊,是个变态!

  连镜姬对他的评价都是变态,安格尔原本还想说自己终于得救了,但没想到救他的人居然是个公认的变态。

  而且,安格尔还完全不知道,这个变态救他到底为了什么?

  安格尔还在疑惑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内部出现了火烧火燎的感觉,就像是所有血液在被大火蒸腾一般。

  突如其来的感觉,伴随着难以言喻的剧痛。安格尔惨叫出声,眼耳口鼻全往外流出灼烫的血液。

  “哈哈哈哈,我想杀的人,谁都救不了!”伊莎贝拉的恐怖笑声传了过来。

  博古拉看着安格尔的惨状,几乎瞬间就得出了结论:“血液诅咒?”

  安格尔先前在红色屏障中,被血液浸泡过。他身上原本就有伤势,从伤口中流出的血液,被伊莎贝拉提取了出来。

  借着安格尔自身血液,对其发起了血液诅咒。

  “血液燃烧,想想就觉得很美妙呢!”

  博古拉眼底微微一沉,手中蓝光乍现,身前出现了一对金发碧眼的姐妹花:“给我上。”

  姐妹花毫不犹豫的对着伊莎贝拉发起了攻击。

  伊莎贝拉仓促间,对安格尔实施的诅咒是最基础的血液诅咒,并未深植血液源头,所以当姐妹花开始攻击她时,安格尔这边的诅咒却是停了下来。

  伊莎贝尔也有些愕然,没想过博古拉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只是为了一个他口中的“素材”?

  伊莎贝拉疲于应付姐妹花的攻击,另一边,安格尔虽然感觉血液不再灼烫,但那股前所未有的痛楚却还未从安格尔体内消散。

  他不停的喘息着,每一个对外交互器官都在冒着滚滚白烟,白皙的面庞此时也变得赤红一片,看上去就像是倒立很久导致脑充血了一般。

  等到安格尔稍微平复了些,博古拉埋着头对安格尔道:

  “只要你跟了我,我可以救你一命。”

  “呼呼——跟你?什么意思?”安格尔脑袋现在还有些不大灵光,下意识的回问道,甚至连敬称都忘记用了。

  “从了我,你就知道了。”博古拉不怀好意的声音,传入安格尔的耳中。

  安格尔一愣,他突然想起了一些事……“你是迪亚波罗的导师?”

  “没错。”

  安格尔原本还想问,暗影如今的状况如何,但回头一想,既然他的导师都已经现身,想必他应该已经获救。

  回想起暗影曾经给他说过,他的导师一些特殊的癖好。

  安格尔再联想博古拉所说,心中隐隐约约明白博古拉所求为何:“你是要把我炼制成傀儡?”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