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39节 血之祭典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博古拉眼睛微微一眯:“看来你和迪亚波罗的关系很不错嘛,也对,如果关系不好,他也不至于为你惹恼了伊莎贝拉,甚至连娜迦都搞得(身shēn)首分离,真是惨烈啊。”

  既然暗影已经将他的目的告诉了安格尔,博古拉也不再绕圈,直言道:

  “没错,我是打算将你炼制成傀儡。”博古拉吐着蛇信一样的舌头:“不过,我炼制的傀儡,可能与你所想不同。你也见识到娜迦的智慧与实力了吧?我能保证你的意识不会丢失,而且随着对你的升级维护,未来你达成巫师级也不在话下。”

  “如何?可愿从了我?”博古拉看向安格尔的眼神充满了觊觎。

  博古拉将一切摆在明面上,安格尔却是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若是真如博古拉所说,意志不消失,那也算在生死之间中,选择了一个至少可以“活”下去的选择。

  但安格尔对博古拉的话,其实并不怎么相信。巫师巧言舌辩的时候难道还少吗?而且安格尔对于俯首称臣极其厌恶,哪怕博古拉说他可以继续拥有意识,且实力会有所提升,他依旧很难说服自己接受这个抉择。

  如果摆在他面前,只有“成为傀儡”与“死亡”两种选择,安格尔会很犹豫。

  这两种选择,其实就代表了两种态度:如狗一样的苟活,还是彻底的消失?安格尔很想活下去,但如果这种“活”是苟活,他又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就在安格尔陷入两难的时候,远方森林中一瘸一拐的走出来一个年轻男子。

  安格尔看了过去,来人正是暗影。

  两个签订了库尔纳契约的人,在这种极端的(情qíng)况下对视上了。安格尔向暗影点点头,嘴里默默的说了声“谢谢”。无论他今天的下场会是如何,暗影对他的帮助他是不可能忘记的。

  暗影看到了安格尔的无声道谢,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他轻微的摇摇头。

  安格尔一愣,暗影的摇头是什么意思?他下意识的排除了暗影是在对他说“不用谢”,因为这种客(套tào)话不会出现在暗影(身shēn)上。

  那这个摇头,难道还另有深意?

  他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博古拉,博古拉的脸色却是变得有些奇怪。安格尔眉头一蹙,难道暗影的意思,是不要答应博古拉?

  但从暗影的立场来说,不该如此劝阻啊?毕竟博古拉是他的导师。

  难道,这中间真的还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暗影在对安格尔摇了摇头后,不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默的站在森林边缘,看着安格尔做出最后的选择,无论安格尔的结局如何,他自问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不知何时,那对金发碧眼的姐妹花没有再与伊莎贝拉纠缠,而是出现在了博古拉的(身shēn)后。

  安格尔回首看去,却见伊莎贝拉对他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她手中再次出现了红光。几乎在红光出现的那一刻,安格尔便发现了自己体内的血液出现了诡异的变化。

不是先前那种灼烫感,而是在在循着某个规律做出改变  “桀桀桀她在对你的血脉根源植入诅咒,一旦成功,无论你是否活下去,都将会受到永世的诅咒。”博古拉笑了起来:“时间只有三十秒,所以给你做出选择的时间只有最后三十秒。”

  安格尔感受到了血液的诡异变化,博古拉的说辞应该是真的。

  所以博古拉是在((逼逼)逼)他快速做出选择?甚至用伊莎贝拉((逼逼)逼)他作选择?

  安格尔其实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该选择什么的问题,而是以博古拉那无以匹敌的实力,为什么要给他选择的机会?而不是直接二话不说将他炼制成傀儡?

  面对博古拉,他是没有一点反抗实力的,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一个可能马上就会迈入真知的巫师居然会尊重他的意见,这让安格尔有些奇怪。

  “还有二十秒。”博古拉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时间一旦过去,就算你选择成为我的傀儡,血源已受诅咒,我也不会再对你感兴趣。所以,机会只有这一次,错过便不会再来。”

  在这最紧要的时刻,安格尔将思维从天马行空中拉回了正轨。面对现实,他该如何选择?怎样的选择才是最好的?

  安格尔闭上眼,用尽最后一点精神力开启了超算状态。

  时间太短,只能通过超算来分析利弊,还有他一直放不下的是暗影刚才对他的摇头,他是在让他拒绝博古拉么?

  但一旦他真的拒绝了博古拉,最后只有死路一条。虽然苟活不是他所期望的,但他还有很多承诺未曾实现,乔恩的五年之约,娜乌西卡的机械手臂,托比与无眼男,还有库拉库卡族的期望这些都是扛在他肩膀上的责任,如果苟活能够给他践诺的机会,他哪怕再厌恶这个选择,也许最终还是会选择苟活。

  安格尔的思绪转的飞快,不停的分析着其中的得失。

  “还有十秒,你是选择死亡,还是选择跟着我活下去?”博古拉桀桀怪笑。

  站在博古拉对面的伊莎贝拉,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忙着手中的“活”,看似真的在配合博古拉。但她其实隐隐在积蓄着另一股力量,诅咒只是表面的,她真正要的是安格尔立刻死去!

  安格尔没有理会外界的一切(情qíng)况,他依旧在竭尽全力的搜罗着信息,分析着目前对他最有利的选择。

  安格尔突然想起先前暗影在带他从流动集市离开时对他说过的话:“就算你被我导师盯上了,我也有办法将你救出来。”

  暗影在那个时刻,应该不会撒谎。也就是说,他真的选择了博古拉,其实最终是可以靠着暗影的帮助成功逃脱?那么,暗影应该是支持他选择博古拉啊,为何暗影会在那时摇头?

  安格尔不自觉将目光再次锁定在了暗影(身shēn)上。

  暗影却是一脸沉思,不言不语,也没有任何表示。仿佛先前他摇头只是一个错觉。

  不过安格尔在“超算”状态下,从外界得到的信息很多,他还是发现了暗影的一丝端倪。暗影是在沉思,但他眼神中看到的对象似乎并非是他安格尔,也不是博古拉,而是位于另一端的伊莎贝拉?!

  安格尔的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光,他似乎一直在以暗影的正面逻辑去推导,如果是反面逻辑呢?

  这件事的反面逻辑,其实安格尔曾经也想过,甚至脑海中也有停留过,但最后这个反面逻辑被他打入了“不可能的逻辑”。

  如今他再次思考起这个逻辑——

  如果暗影的摇头,其实并非是在告诉安格尔,让他与博古拉之间做选择,而是在告诉他,不要做任何选择,你也可以逃出去呢?

  那么,这个选择的针对对象就是伊莎贝拉,暗影是在告诉他:有办法让伊莎贝拉停止对他的迫害?

原本在安格尔的眼中看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既然暗影对他做出这样的表述,虽然不知道他理解的对与不对,安格尔还是打算往伊莎贝拉(身shēn)上深思下去  “时间还有五秒。”博古拉用言语继续刺激着安格尔:“五、四、三”

  博古拉还未数完,对面的伊莎贝拉突然高声大笑起来:“去死吧!让血源诅咒去见鬼吧,我这里只有血之祭典!”

  伊莎贝拉的话,让博古拉猛地一愣。

  随着伊莎贝拉的突然开腔,安格尔感觉到体内的血液重新归于平静,并没有任何的诅咒之力植根进他的血脉之中。

  但让他感觉到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气息,却依旧按时赴了约。

  “血之祭典!”博古拉收起那副变态的颜艺,表(情qíng)变得有些郑重:“你居然一直在暗中积蓄这招,你”

  博古拉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血之祭典是血液系二级巅峰的术法,以目前博古拉的实力层次都不敢轻易去接,更不消说他现在根本没有做任何的防备,要直面这道大型术法。

  博古拉现在也没有时间再去管安格尔的选择,他要做的是立刻离开血之祭典的范围。

  他的(身shēn)形瞬间遁入了虚空之中。随着他遁入了虚空之中,魔力之手也被解除,安格尔从半空中掉落,摔在了地面上。

  伊莎贝拉释放出了血之祭典,让位于另一边的双面石灵塔罗斯也感到了惊讶,它以前对于伊莎贝拉的疯癫认知只流于传言,这还是它头一次见到伊莎贝拉疯癫起来的样子。

  一个二级巫师,要杀死一个低级学徒,居然用出了如此大型的术法。这简直不是说疯癫了,完全是不可理喻。

  杀鸡用牛刀,大概都无法形容伊莎贝拉的现状。按照她与安格尔的实力对比,完全是在使劲全(身shēn)的力气只为了杀死一只蚂蚁!没有几个巫师会做这种事(情qíng),一来是没必要,二来还会落下不好的名声,但偏偏伊莎贝拉一点都不在乎。

  在这道超级术法之下,安格尔一动不动,眼看着就要化为了尘埃。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