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41节 名声初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随着暗影的娓娓道来,众人的焦点慢慢从伊莎贝尔回归南域,再次转移到了安格尔身上。

  因为暗影的述说实在太离奇了,什么“神秘炼金术士”、“神秘之灵”……这比话本小说还要曲折离奇。

  一个巫师学徒,居然触摸到了神秘之境?虽然没有真正登临神秘,但这也太不真实了吧。

  这怎么可能?

  但他们全都用测谎的术法对准暗影,然而得出的结论让他们再次咋舌,暗影并没有说谎!

  也就是说,这个叫安格尔的小学徒还真有可能接触到了神秘?

  刹那间,众人看向安格尔的眼神开始变得火热,就像看着一件珍宝般。小小年纪,就能做到这一步,未来就算不能成为正式巫师,其价值也可媲美巫师、甚至超过巫师。

  暗影继续说着,他是以自己的视角来说,所以很多事情其实以他视角来看都不是全面与正确的,但作为一个巧言如簧的人,他以自己的逻辑将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听起来似乎有那么些道理。

  而且,他说的话都是他亲身经历的,探察下来还并不算谎言。

  譬如他解释伊莎贝尔的回归,就用到了一些模糊的用词,他说伊莎贝尔突然附身到了“芙妮丝”身上,可能是回归南域时灵魂遭创,若非靠着截胡安格尔炼制“神秘武器”时的“神秘之灵”,可能还活不过来。

  真实情况很明显不是他所说的那样,但他用自己仅仅知道的东西拼凑了这一个脑补故事,偏偏还让众人信了。

  听到伊莎贝尔重伤未愈,关注这边的人互相一觑,心中的担忧渐渐放下。

  就连在寂静岭的最顶端,一座看上去破破烂烂的石砌高塔内,寂静岭的执掌者“永寂烟鸦”陶洛士坐在枯槁的木桌前,布满疤痕的眉头也渐渐舒展。

  他身前的火堆,在熊熊燃烧着。火焰之中,出现的正是暗影滔滔不绝的画面。

  等到暗影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讲完后,时间已经跨过中线,到了后半夜。

  其他人的心情暂且不提,伊莎贝拉却是一脸的担忧,她基本上已经信了暗影的话,那么伊莎贝尔是真的已经回归南域了!不过可能受伤严重。

  伊莎贝拉一想到这点,心就开始抽痛。

  “我暂且信你,如果我发现你说的是假的,我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以亵渎罪将你斩杀。”说罢,伊莎贝拉将娜迦的头颅丢还给了暗影,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离开了寂静岭。

  得知伊莎贝尔的状况,她现在归心似箭,哪还有心思管其他?而且,真如暗影所说的话,她还该谢谢安格尔,但以她的性格不可能向一个学徒道谢,她索性将安格尔置之不理,反正她也没有下咒,安格尔也没有死。导师就算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怎么样。

  伊莎贝拉当着所有人的面,化为一道血蝠,离开了寂静岭。

  当伊莎贝尔离开后,暗影方才疲惫的走回导师身边,“老巫婆终于走了,今天这一晚可是折腾的够狠了。”

  一边说着,暗影一边腆着脸对博古拉道:“导师,您看看她……还有救么?”

  暗影手中端着娜迦的头颅,她被封印在血珀之中,闭着眼像在沉睡。

  博古拉瞥了一眼:“还有救,不过……”

  “不过什么?”暗影眼底闪过一丝激动,只要有希望就好。当时做出将娜迦放弃的决定时,他其实是一时冲动加激情,如今冷静下来,真要让他放弃娜迦,其实真的很难。

  “不过以你的实力暂时无法救她,加油晋升吧,等你晋升到正式巫师,自然有办法救醒她。”

  其实博古拉可以救活娜迦,但既然他已经将娜迦交给了暗影,那么娜迦就是暗影的所有物,一切的后续就该暗影自己来办,包括强化与维护。

  暗影长舒一口气:“能救就行。至于实力的问题,我肯定会晋级正式巫师。”

  “但愿吧。”博古拉说罢,拉起安格尔衣襟,拎在手上:“回去了。”

  暗影看了眼安格尔,没有反驳博古拉的话,跟在他身后往暂居的巫师塔走去。

  等到博古拉离开后,围聚在此的众多巫师的精神力触手也渐渐散去。场上只留下一滩滩血迹,以及一块孤零零的大石头——双面石灵塔罗斯。

  “这小朋友还真的没死,原本以为变量源头会是博古拉,没想到变量居然在一个一个的增加,最后居然指到了千年未见的伊莎贝尔,让他顺利的脱了身。”“这可能是命运的眷顾吧,如果有预言巫师在此可能会看出些许端倪。”

  “唉——”“唉——”

  “现在怎么办?我稿子都快要拟好了,他没死就没意义了啊。”“没事,刚才暗影说的消息多劲爆!重新写!”

  “但没什么噱头啊,伊莎贝尔重伤,神秘炼金术士也没有真的出现。”“没噱头自己编啊!”

  “你说的好有道理!”“那就先拟题目?”

  “我想好题目了:《震惊!千年前的大佬重归南域,巫师界或将重新洗牌!》”“我也想好了:《震惊!神秘炼金术士竟然被炼制成傀儡,原因竟是……》”

  “题目是想好了,但我们该投给哪个杂志社?”“《巫师之音》或者《巫界秘闻》?”

  “这俩杂志一个是十年刊,一个是百年刊,等报道出来都过时了!”“那干脆投给《真理的天空》这个月刊?”

  “可以是可以,但这个杂志社是天空机械城的官方月刊,会不会因此惹恼博古拉?”“惹恼就惹恼,管他去死。”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塔罗斯带着笑容,一半年轻,一半苍老,在淡淡的光晕下,慢慢闭上了眼。

  却说另一头,在博古拉将安格尔带走以后,寂静岭顶端的石砌高塔中,突然传来了声声乌鸦的叫唤。

  寂静岭执掌者陶洛士坐在火焰边,他的背后有一排铁架子,每一个架子上都站满了乌鸦,它们静静不动,澄黄色的眼眸带着冷冽的光芒。

  “进来吧。”苍老的声音从陶洛士的口中传出。

  言出法随,塔外窗户被一阵烈风吹开,几道精神力触手蜿蜒着落到了陶洛士身后。

  “陶洛士大人,迪亚波罗所说之事,我们是否要作应对?”一道用精神力拟态出来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房间内。

  陶洛士没有回转身,鼻子里轻轻一哼:“应对?如何应对。不如,你们给出个意见。”

  一阵沉默后,众多精神力触手开始了争执:“趁她病,要她命!”最先发言的是个激进派。

  “我同意,毕竟被那位大人支配的恐惧,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说话的这位,显然是一个寿命漫长的老家伙。

  “可是,伊莎贝尔死去对我们并无任何益处,我们又不是童话世界的支配者,轮不到我们去操心。”

  “但烟城堡离我们寂静岭最近,难保伊莎贝尔恢复实力后不拿我们开刀。”

  一阵你来我往后,谁也争不过谁。在一声乌鸦的叫唤后,众人沉默了下来,将目光看向了陶洛士。

  “暂且放下这件事吧。”陶洛士的声音沧桑无比,但他的背影看上去却并非那般佝偻。

  “可是……”有人带着异议。

  “你们谁能确定迪亚波罗所说的就是真的?”陶洛士淡淡道:“迪亚波罗与伊莎贝拉的对话中,一共说了十三个不确定的词语,将这十三个拥有不确定词语的句子剔除,有关伊莎贝尔的事情,只能得出她的确受伤,以及她的确回归了这两个结论。”

  “她受伤的程度如何,她怎么受的伤,她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她回来后对童话镇的态度是什么,她还会离开南域吗……这种种问题都没有解决,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们就能将伊莎贝尔剿杀?”

  “再说,伊莎贝尔就算在真的伤重,伊莎贝拉会看着她导师死么?烟城堡虽然没落了,但底牌也是有的。我们去对付伊莎贝尔,等同和烟城堡开战。我们毕竟是属于同一个联盟,这样做的话……并不利于我们的发展。”陶洛士看似在反对,但最后却顿了顿,“不过,我们不出手,可以让其他人去试探。”

  “欧萝芭,听说你和新晋的‘天堂鸟’月狄忒蜜萨关系不错?”陶洛士问说。

  一道轻柔的女声应和道:“前几十年,我与月狄忒蜜萨一直有邀约去曼罗位面品香。”

  “听说这次香月联邦的品香会出了奇香,我偶然获得了一瓶。你或许可以去找找天堂鸟,叙叙旧。”说着说着,一瓶包装精致的小瓶子出现在欧萝芭身边。

  “我知道了,呵呵,的确很久未曾相聚,是该聚聚呢。”欧萝芭轻声笑道。

  “散了吧。”陶洛士主动下了逐客令。

  众人纷纷道是,但一道异声从中响起:“陶洛士大人,伊莎贝尔的事可以暂且放在一边,但那位神秘炼金术士……”

  “对啊,虽然他还没有进阶神秘炼金术士,但前途不可限量啊。不如……截个胡?”

  陶洛士微微一笑,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随着他身体的移动,露出了对面的一团熊熊火焰,火焰中出现了一道画面,正是安格尔昏倒前的定格一幕。

  “他的事,我刚才从塔罗斯那里得到一个有趣的消息。暂且不用管他,他也不是我们寂静岭能留得住的人。”陶洛士突然低笑一声:“我倒是很期待,博古拉会对他做什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