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54节 神秘药剂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天蒙蒙亮的时候,安格尔就被米多拉带到了魔药小屋。

  一开始他还有点忐忑,不知道米多拉此举为何。但到了魔药小屋后,米多拉亲切的和他聊起了炼金上的问题。虽然米多拉是专研药剂学的炼金术士,但他也涉猎了金石学,而且在高屋建瓴之下,米多拉有关金石学的理念中,安格尔估计都比不上他。

  米多拉热情的与安格尔交流炼金上的心得,渐渐地安格尔也忘记了米多拉的目的,反是沉迷在了学术交流上。当然,安格尔的附魔心得对米多拉没什么用,所以基本上是安格尔在听,米多拉在讲述。

  聊了大半夜的金石学,安格尔所得甚多。眼见着天边开始泛白,米多拉笑着问说:“你对药剂学有兴趣吗?”

  要问他对药剂学有没有兴趣,自然是有的。他摄录的炼金书籍中就有药剂学的完整传承,但他的时间太少,药剂学又是一个需要大量时间去消耗堆砌的科目,所以他索性先放着,等到与乔恩五年之约践诺后,心灵稍微安定些,再学习也不迟。毕竟,巫师的寿命很长,安格尔觉得在没有进阶正式巫师前,先学个比较速成的附魔炼金,就足以应付前期的修炼开销。

  看到安格尔点头,米多拉笑道:“虽然你不见得立刻就要学习药剂学,但趁着现在时间很多,我就和你说说药剂学的大概印象吧。”

  时间很多?安格尔心中微微有点疑惑,但能够学习到真知强识,他也就忽略了那一丝的别扭。

  米多拉作为药剂学的大师,讲起药剂学来不仅全面,而且干货十足。在短时间内,安格尔就在脑海里以药剂学为地基,具象了一棵药剂学的树状结构。

  和金石学一样,药剂学的分支也很多,而且各个药剂学流派的分类还不同。

  范德瓦力流派,将药剂以材料处理模式来分类,譬如单性类、混合类、萃取类等等……

  吉普赛流派,将药剂学按照品类性质来分类,譬如:香氛为主、女巫汤为主、水剂为主。

  革新派,将药剂学分为基础的物质三态,气态药剂、固态药剂和液态药剂。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流派,譬如以药剂效果分类、药剂总纲分类、益弊分类,甚至还有以颜色与地域分类的流派。

  总的来说,药剂学也和金石学一样,处于百家争鸣的状态。但金石学目前的流派虽多,但无论哪个流派,从操作手法上有一个公认的区隔:附魔与调合。所以金石学的炼金术士可以不谈自己流派,交流时只以附魔与调合两种来交流即可。

  但药剂学却不一样,虽然也是流派兴盛,不过各个流派谁都不服谁的分类,大家在概念上各自讲自己的,虽然他们成品其实相差不大……所以,药剂学在进行交流前,最好先问清楚对方的流派,大家相商后,取中间值来作为交流基础,否则很容易引起争执。

  米多拉所属的流派是革新派,将药剂就以基本的物质三态,固态、气态、液态对药剂做分别,有超出三态的药剂则算作其它类。

  米多拉详细的解释了有关革新派的理念,还特意点出了大多数流派的忌讳与弊端,这让安格尔增广见闻的同时也大开眼界。

  巫师界原来不只是在个体实力上有争个高下,在纯学术的交流中也是一个刀枪剑戟各持己兵的对峙战场。

  说到最后时,米多拉笑着对安格尔道:“关于各个药剂的一些资料,我的藏书馆有详细记载,我就不赘述了。如果你有空的话,这几天可以到我的藏书馆来看看,免费对你开放。”

  米多拉的大方行径,让安格尔心中再生别扭之感。

  米多拉作为一个正式巫师,而且还是众人敬仰的炼金大师,不仅对他态度亲切,宛若忘年之交,这让安格尔除了受宠若惊外,更多的却是疑惑。

  而且,他连个人行为上,都表现出“慈祥善意”。安格尔仿佛在面对一个可爱可亲的凡人老头,而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看淡世间万物的巫师。

  “这有点太不现实了吧?”安格尔心中嘀咕,“知识对于巫师而言可是无价之宝,这么随便就开放个人藏书馆,该不会另有目的吧?”

  安格尔心中陡生不安之情。

  米多拉自然看得出来安格尔的想法,但他也没办法去解释,只能无奈苦笑。

  桑德斯已经来到天空机械城,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见到安格尔,博古拉又这样对安格尔,他作为博古拉的启蒙导师,能做的只有趁着东窗事发前,尽量弥补安格尔,以便让这件事降温。所以他才对安格尔亲切的宛若徒弟,不仅亲自梳理安格尔对药剂学的概念,还愿意开放藏书馆给安格尔。

  但其实米多拉想多了,安格尔虽然被博古拉软禁了几日,但其实生活的并不如米多拉想象的那般“水深火热”。

  米多拉没有去解释什么,见安格尔还在深思,索性将话题转移到另一侧:“你既然曾经无限接触到那个层次,那你来看看这瓶药剂。”

  米多拉从自己的亚空间中,取出了一个椭圆形的玻璃球。

  刚取出来,安格尔便感觉到了熟悉的波动,他眼皮一跳,眼神立刻黏上了米多拉手心的玻璃球。他原本还在思考的疑惑,也被他抛到一边。

  对于其他人而言,不管他是凡人还是正式巫师,面对这个玻璃球时,都只会觉得是“凡物”。但安格尔不一样,在他眼中这个玻璃球就像是个发光体,深深的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这是……神秘的感觉。”安格尔喃喃道,感受着熟悉的波动,他仿佛回到了黑城堡,炼制轮回序曲时,被神秘之力包围的感觉。

  玻璃球是透明的,内里似乎隐隐有水纹在流动,泛着淡蓝色的光。

  “果然,我没有激活它时,你就发现了其中蕴含的神秘意蕴。”米多拉微微叹气:“当初我第一眼看他时,只以为是凡物,你却一眼就能看出。可见,你的确接触过‘神秘’层次的。”

  米多拉略带羡慕的道:“这对你是极大的幸运,把握住了那一丝神秘,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再次重临神秘之峰。”

  被米多拉这么一夸,安格尔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赧然的指着这个玻璃球问道:“米多拉大人,药剂也有神秘一说?”

  米多拉点点头,“当然,同为炼金分类,药剂自然也可以诞生神秘。这一个玻璃球,便是神秘药剂,名为‘先贤的凝望’。”

  “神秘药剂也是用来喝的?”安格尔好奇问说。

  米多拉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你要记住,药剂是拿来服用的。但服用方法,各不一样。你闻一下味道,可以称为服用;你神念环绕一下,也可以称为服用;当然,喝下去也叫服用。”

  “神秘药剂,自然也是靠着服用来激活神秘之力的,但服用的方法却是各式各样。有的服用方法,甚至不需要消耗药剂本身;譬如这瓶‘先贤的凝望’,你光是用眼神凝视,就算是服用了。只要不打碎它,它里面的药剂永不消耗。”米多拉道。

  “光是用眼睛看,就能服用药剂?”安格尔惊诧的瞪大眼,然后死盯着玻璃球,想感受下用眼睛服用药剂是怎样一种体验。

  米多拉见状笑了笑:“我没有激活这个药剂,你怎么看都没用。这个药剂也不是裨益自身的,只是短时间内为凝视者的眼睛增添一个神秘特效,以你目前的身体状况与力量层次,是无法承受的。”

  安格尔听后,讪讪一笑。

  “那这就等同一个瞳类术法?”

  米多拉对于这个问题却是笑了笑:“术法能与神秘之力相提并论?”

  “我记得,有些神秘道具其实很鸡肋……”

  “再鸡肋也是神秘,我曾经在一个药剂学的神秘炼金术士的陵墓中,看到过一段记载。所有神秘都有存在的价值,你觉得鸡肋,只是没有找对使用它的方法。”米多拉耸耸肩:“所以才有神秘蒙尘一说。”

  安格尔思索着,按照米多拉所说,那岂不是遇到神秘之物,就算再鸡肋,先拿下再说?反正总有用对他的方法嘛。

  对于安格尔的想法,米多拉只是淡淡道:“神秘蒙尘,想要擦拭不是那么容易。或许它并非适合人类,而是适合其他物种、万千位面、甚至他方维度的某个生物罢了。”

  “所以,在这样极小概率的情况下,鸡肋的还是鸡肋,你无法掌控它,就永远擦拭不了它的尘埃。”

  两人一问一答间,安格尔也对“神秘”有了一个基本的概念。

  时间就这么在交谈中流逝,当阳光洒进窗户时,耶丽雅牵着图犽走了进来:“都聊了大半夜了,过来尝尝我做的奶酥夹心面包。”

  奶酥面包被做成可爱的小猫状,显然是专门为了图犽准备的。

  安格尔作为一个奶控,虽然被奶酥的味道吸引的馋虫大动,但他的人设不能崩,所以在故意推拒了一番后,方才勉为其难的接过了奶酥夹心面包。

  正当安格尔打算大口咬的时候,门突然又被推开。

  安格尔回头一看。

  逆光之中,一个被晨曦勾勒出淡淡莹绒般金黄色光边的英俊男子,突兀的出现在了门口。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