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65节 萨拉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何谓回收,桑德斯没有解释过。但安格尔光是听到这个词,就隐隐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残酷与血腥气。

  他现在有些明白了,为何魔能眼在高空观瞻没有下来阻止,这些守卫学徒迟迟不敢上前,全都因为极端教派的名声太响亮了。他们不见得力量很强大,但裹挟着整个南域巫师界的政治正确,任何一个巫师组织都不敢忽略他们。

  而且,几乎每一个巫师组织都有藏污纳垢的地方,研究偷渡客、将偷渡客制作为傀儡,并不在少数,譬如巴鲁巴就是这样的。这些都是极端教派所诟病与反对的,他们作为大意志旗下的一杆枪,自然要彻底贯彻大意志的作法,搞得南域巫师界四处是战场,处处是烽烟。

  在这样的情况下,巫师组织不是不能覆灭他们,但代价太大。而且谁知道大意志会不会因为极端教派覆灭,而扶持出另一个极端组织。所以,各大巫师组织都不想招惹极端教派,一旦招惹了,他们就像是疯狗一般,不管不顾咬住你就不放。

  根据那个女童所说,她坐下的大块头应该就是所谓的异界来客。

  安格尔隐隐也从大块头身上感觉到熟悉的违和气息。

  黑发少年属于极端教派,因为发现了大块头不属于巫师界,便出现了如今的打杀场面。

  不过女童也说了,大块头是有登记的,但在这样的情况下,黑发少年依旧做出要杀大块头的决心。

  安格尔心中隐隐有些发寒,他原本是有打算靠“登记”来解决乔恩的跟脚问题,但如今看来,极端教派的肆虐巫师果然如导师所说,全是疯子,哪怕登记了,且这个登记制度还是极端教派自己提出来的,他们也依旧不管不顾。

  想要解决乔恩的问题,看来还需要另行斟酌。

  两边的战斗,因为言语不和,再次出现了激烈的对立。这一回,黑发少年果如他所说,不再留手。先前他战斗的全部目标,都锁定在大块头身上,对于真正的幕后主使人——女童,其实并没有攻击。

  但如今,他也不管女童的安全,攻击开始更加的肆无忌惮。

  女童也不知道出自那一家巫师组织,看上去年纪不大,气息也达到了二级学徒巅峰。各种戏法信手拈来,配合大块头的铜墙铁壁,也不落下风。

  不过,安格尔看的出来,女童落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极端教派的少年,不知有什么秘法,随着身上伤痕越来越多,双眼血丝也越发浓郁,他的表情也从冷漠变为了狰狞疯狂,力量更是仿佛无上限般的提升。伴随着那不断飞扬的长发,看上去甚是骇人。

  当大块头一只胳臂被砍掉时,女童的大势已去。

  在一阵摧枯拉朽的疯狂攻击下,大块头瘫倒在地,女童则从大块头身上摔了下来。

  “萨拉丁,你真要和我们野蛮洞窟做对?!”女童气急败坏的道。

  “嘿嘿嘿嘿嘿——”名为萨拉丁的少年,双眼已经变得猩红,原本冷漠的表情不再,他的回复全是狰狞的笑。

  “疯子,疯子!你这个疯子!”女童气呼呼的高声叫喊,她转头看向远方的守卫学徒,叱骂道:“你们这些懦夫,难道没有看到他欺负一个未成年少女吗?”

  守卫学徒低下头,无动于衷。

  萨拉丁此时却提携着剑,往女童走去。对于另一边躺倒的大块头,似乎也忽略了,疯狂之意让他失去了基本的理智,将目光锁定到了女童身上。

  女童因为伤势过重无法动弹,只能迫不得已的后退。

  萨拉丁发出狰狞而疯狂的笑,挥剑朝已然失去战斗力的女童砍去。

  就在这时,一道曼妙的身影从后方窜出,一把逮住女童急退。

  “珊,快跑。”耳畔传来一道女声。

  女童刚一脱离劈砍范围,还没喘过气,就发现萨拉丁的目光锁定在了大块头身上,她急的大喊:“我的干克!”

  萨拉丁原本已经准备杀死大块头,但听到女童的呼唤,他本就已经陷入失心疯,此时目光又看向了女童。

  他“嘿嘿嘿嘿”的疯狂大笑,身体微微一倾,脚底猛地塌了下地面,就如离弦之箭冲向了女童。他的速度快若闪电,挥舞起沾满血腥的长剑……

  女童、连带着救她的人,也因此陷入了危机中。

  眼看着两人即将陷入死地,所有观战的人全都微微叹了口气。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迷蒙的雾气突然从天而降,将场上所有人全都笼罩在了一起。

  与此同时,迷雾中突然传出一道清脆的女声:“盾。”

  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一道巨响从迷雾中传出。同一时间,又是那道突然出现的声音:“水牢。”

  不过这一次她的声音却显得有些疲惫,似乎耗费了很大的力气一般。

  等到众人回过神来时,一个穿着软铠的独臂女,一个青色小卷发的女人,以及与萨拉丁对战的女童纷纷走出了迷雾中。女童还骑着大块头,大块头手里拿着自己的断臂。

  至于那个黑发青年,却留在了迷雾内。

  “珊,希留。趁着萨拉丁还没回神,我们快点离开。”

  名为珊的女童点点头:“娜乌西卡,这次多亏了你和希留,要不然我就真的栽了。”

  断臂女子正是娜乌西卡,她的面色有些苍白,显然刚才被萨拉丁挥剑威胁时的惊惧还未从心中消去。不过她的眼神却是十分坚决,手上拳头捏的很紧。

  “我只能算莽撞为事,最后差点也被萨拉丁杀死,真正出力的是希留。”娜乌西卡指着青色小卷发女子道。

  “不过那个迷雾怎么回事?单纯的迷雾吗?为什么我们能走出来,萨拉丁却仿佛得了癔病一样?”娜乌西卡疑惑道。

  “应该是希留吧?她能用水化雾。”珊不确定的道,她转头看向希留:“希留,你说呢?”

  青色小卷发女子却是一愣:“其实……呼呼呼……”

  她正待回答时,眼皮却突然一搭,直接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央,陷入了沉眠。

  “希留又睡了?!”

  “不愧是沉睡的沥之息流,哪里都能睡……不对,糟糕!她一沉睡,水牢便消失了,我们快跑!”

  若非水牢控制住了萨拉丁,她们怎么可能如此轻松的离开。但现在希留再次陷入了沉睡,水牢自然不攻而破。

  想到这,她们的速度飞快。娜乌西卡将陷入睡眠的希留丢到大块头的肩膀,然后两人疯狂的朝着香槟路跑去,慢慢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她们却是没有发现,身后的迷雾一直存在着,就算希留制造的水牢消失了,萨拉丁也一直没有走出过迷雾。

  围观的学徒全都一脸困惑。

  “萨拉丁难道死了,要不然为何不从迷雾中走出来?”

  “如果他死了,那这就不好办了,极端教派来的可不止他一人,那群疯子可不是好惹的。”

  安格尔身后不远处的屋顶上,两个守卫学徒此时却是脸色一变,立刻拿出通讯器呼唤起负责此片区域的斯瑞大人。

  就在这时,迷雾突然慢慢消失,露出了位于正中间的萨拉丁。

  萨拉丁身上并无外伤,他的表情也从狰狞疯狂回复到了冷漠。显然在迷雾中的这段期间,他的理智渐渐回来。

  萨拉丁见迷雾散去,也慢慢站了起来,眼神朝着香槟路的方向望去。他知道那个异界来客就在这条路的尽头,但那里有巫师坐镇,不是他能放肆的地方。

  而且,比起那个大块头,他突然对释放这片迷雾的主人起了兴趣。

  他疯魔时,走不出迷雾也就罢了。但当他回复理智时,居然一时也没有走出迷雾?!

  他抬眼四望,并没有发现迷雾的主人,果然是那个后来出现的女人吗?

  萨拉丁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在所有人畏惧的眼神中,慢慢离去。

  说来也巧,他离去的方向恰好是安格尔所在的位置。

  安格尔正从树上翻滚下来,萨拉丁瞥了安格尔一眼,以为这个黑袍人应该也是围观看客一枚,并无在意。

  可就在路过安格尔时,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他突然回过头,盯着安格尔。

  对于萨拉丁的眼神,安格尔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压下兜帽,准备离开。

  萨拉丁挡在了安格尔面前。

  “有事?”安格尔的声音从兜帽下传出来。

  萨拉丁沉默了半晌,对安格尔冷冷道:“你身上带着拥有异界气息的物品,我劝解你,最好不要接触任何异界生物。”

  萨拉丁的眼神盯着安格尔的胸口处。

  那里有一串项链,不过安格尔是贴身携带,镶嵌的是将乔恩从地球带到巫师界的罪魁祸首……天外之眼。

  萨拉丁说完这句话后,并没有说要“回收”异界物品。毕竟异界物品和异界生物还是有本质区别,炼金上还要用到异界的资源,他没有理由去回收。

  萨拉丁转身离开,安格尔却是眉头一挑,就连桑德斯都没有发现天外之眼的来历,居然被一个学徒看出来了。

  果然,极端教派对于异界气息无比的敏感。

  安格尔回头注视着萨拉丁远离,他的眼神晦暗,朝着香槟路的方向走去。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