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68节 所谓‘登记’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因为这个话题,空气瞬间静默了。

  娜乌西卡抽着烟枪,烟雾遮掩了她的表情,不知她在想什么。珊将干克的手臂接上后,坐到了另一边,双手抱膝,火堆的火光将她脸庞照的时明时暗。

  过了好一会儿,娜乌西卡突然问道:“你会去吗?”

  她的问题没有指向性,但珊知道这个问题肯定不是问的自己。

  “我会去。”安格尔道。

  “既然如此,我也会去。拼一把吧,总不能被你拉的更远。”烟消雾散,露出娜乌西卡的脸,她面色如常,但眼神却带着异样的坚决。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在心中斟酌措辞,道:“你没必要比较,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超凡者而言,早一步或者晚一步,其实都没有影响。”

  “可是,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我也不想在你、或者赛鲁姆出现意外时,只能在旁看着,却无力回天。”娜乌西卡的表情带着坚决:“暮色一事,对于我和赛鲁姆的触动很大。我们俩只能在外厅,看着你受伤甚至濒死,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太差了。”

  “而且,我也不是想比较。我希望的是,在这条漫长的路上,无论是你,还是我们,都能走的更远。”

  安格尔很尊重娜乌西卡的选择,但他看得出来,娜乌西卡迄今为止还没有突破到二级学徒,这样的实力进入净化花园,只能垫底。

  他并不希望娜乌西卡在这场争夺中死去。

  娜乌西卡撩了撩额前的发丝,眼神迷离:“你知道吗?赛鲁姆就在我离开野蛮洞窟来到天空机械城的那天,决定注入湛蓝血脉。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成功或者失败……但我抱着乐观去看待,我希望我能顺利得到净化的机会,然后回到野蛮洞窟,看到赛鲁姆也成功的融入血脉。大家都有长足的成长,皆大欢喜。”

  娜乌西卡的意思,安格尔明白了。

  现在无论是她,亦或者赛鲁姆,都面临到了危机。净化花园“九死一生”,看上去几乎没有活路;但赛鲁姆那边,其实更加恐怖。

  湛蓝血脉,这个在暮色大拍上惊鸿一现的血脉,在南域巫师界没有任何的数据,所有一切都是未知。本身注射血脉就有风险,对于有数据记载的血脉,可以通过各种方法降低融合风险,血脉侧巫师甚至有秘法,达到0风险融合。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有记载,有数据,有案例。

  但湛蓝血脉,完全属于三无血脉。谁也不知道融合风险有多大,哪怕它给出了一个噱头——‘有几率变异为贤者之体’,但这个有几率,到底是多少几率呢?估计会很低很低,甚至低过10。

  可以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赛鲁姆选择注射湛蓝血脉,危险程度与最后的风险,远高于净化花园的血祭。

  娜乌西卡不知道赛鲁姆最后是成功或者失败,但她愿意以最好的结果来臆测。赛鲁姆成功,她也想要成功。

  在巫师之路上,大家都能齐头并进。这或许是娜乌西卡现在心中所想。

  安格尔最后只是点点头:“我尊重你的意见。”

  “谢谢你特意来告诉我。”娜乌西卡笑道。

  安格尔其实很想说,让娜乌西卡进入他的手镯内,等最后血祭结束后,他再将她放出来。但安格尔其实自己都无法保证能不能活下去,更遑论照顾娜乌西卡。再而言之,他了解娜乌西卡的个性,别看她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她比谁都有主见,她的自尊也不允许她去依赖他人。

  所以,安格尔没有说出任何想要帮助她的言论,但他心中其实已经在打算着,在净化花园开启前将机械手臂完成。

  他无法想出如何绕过娜乌西卡自尊的方法,去帮助他。唯一的方法,就是机械手臂。

  因为机械手臂是在半年前,安格尔就主动提出来的。娜乌西卡当时也答应了,所以她没有理由去拒绝。

  想到这,安格尔再次开口:“我来这里找你,除了告诉你净化花园的事情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确认你现在的右臂情况。”

  安格尔伸出手,撩起她血红色的披风,露出空荡荡的右臂。

  “不介意我给你检查一下吧?”安格尔道。

  娜乌西卡愣了一下,点头:“可以是可以,你是准备……”

  “机械手臂,我打算这两天给你做出来。”安格尔平静道:“原本半年前就该给你做好,但因为一些琐事,迟到了半年,你不介意吧?”

  “我不介意,但是现在正值净化花园开启之际,你没必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娜乌西卡能感受到安格尔的好意,但她并不希望为难安格尔。

  “浪费时间?其实不会,我这几天都在米多拉大师那里修行炼金术,有他在旁指点,在炼金的同时也能完善我的一些缺陷。”安格尔道。

  桑德斯从魔药小屋带走安格尔的消息,早已传开。所以他这么说,娜乌西卡是信的。

  “可是,会不会太麻烦?”

  “炼什么都是炼,不如炼点有意义的。”安格尔笑道。

  娜乌西卡迟疑了片刻,点点头:“那就谢谢了。”

  安格尔帮娜乌西卡检查了一下断臂处的肌神经。发现她不愧是血脉侧的学徒,哪怕手臂已经断裂大半年时间,但内里没有一丝萎缩的迹象,无论是活性亦或者敏感度,都达到极高的水准。

  确定没有问题后,安格尔便准备告辞离开。

  不过在他离开前,他将目光放到了大块头干克身上。

  “极端教派就是因为他,才会找你的麻烦?”安格尔看向珊。

  珊原本还在思虑着净化花园的事,听到安格尔的话,隔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没错,萨拉丁简直就长了个狗鼻子,前几天我们刚到天空机械城的时候,他就循着味道找了过来。还好,当时桑德斯大人作为庇护巫师还没离开,要不然当时就打起来了。”

  “这些天我们一直躲在木原酒吧,今天难得出去一趟,就被他堵上了。”珊一说到这里时,就气不打一出来,两条朝天羊角辫一晃一晃的,“明明干克已经登记过了,而且搞出登记这一套的就是极端教派,结果他们自己却不认了。”

  安格尔露出好奇的表情:“登记?能详细说说么。”

  对于安格尔的好奇,珊也没有想太多,直言道:“干克是我原先部落的萨满婆婆在得知我进入野蛮洞窟后,方才奖励给我的,让干克保护我的安全。她曾经也是巫师,干克就是那时被她签订下来的域外蛮族。”

  “至于登记。”珊让干克站起来,掀开干克脸上的面罩,露出一张长着尖锐下獠牙的狰狞恐怖的脸。珊指着干克头顶的一个树叶状的徽记道:“这就是登记了,不同的异界生命进入巫师界,会有不同的徽记。干克来自森屿位面,所以它的徽记是树叶的形状。”

  安格尔疑惑道:“这个徽记是……谁创造的?”

  “当然是极端教派的人咯,只要征荒过的位面,他们都会设计一套相应徽记,用以表明其来自哪个异世界。”珊叹了口气:“简直就像是奴隶印记一样,虽然可以允许自由进出巫师界,但不能独自离开担保人。”

  珊说到这时,从腰包里取出一张皮纸,皮纸上画有森屿位面的树叶徽记,同时还有一个血印。

  “这个血印就代表了干克,干克只能在拥有皮纸的担保人身边活动。”

  “那如果没有被征荒过的位面,岂不是没有徽记?”安格尔疑惑道。

  “是的。没有被巫师界征荒的位面,是没有徽记的,所以哪怕是有巫师带着异界生命,也被视为偷渡者。”

  听完这番话,安格尔也是大开眼界。他原本以为登记就是一张纸笔的事情,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些道道,而且正如珊所说,这个登记简直就像是奴隶印记。

  他原本还有打算走这条路,拯救乔恩导师。但现在看来,是不能成行了。且不说地球肯定不在巫师征荒的范围内,光是那个印记,就让安格尔极其反感。再而言之,如今萨拉丁都不承认登记,他再走这条路肯定也无法做到让乔恩彻底安全。

  问过“登记”一事后,安格尔似是无意道:“我听说,异界生命进入巫师界,会被大意志排斥,导致力量下降,身体孱弱多病……我看干克似乎没有这样的情况嘛?”

  “力量下降是有的,但身体孱弱多病……对于蛮族而言,是不会的。毕竟体魄摆在那儿,除非是凡人,一般的超凡生命很少出现这种状况。”

  安格尔点点头,作出恍然大悟状,嘴里低声自喃:“难怪巴鲁巴不会……他本身也拥有蛮族血统啊……”

  他的低喃,自然是刻意说给她们听的。

  安格尔问完了干克的事后,便不再多留,向她们道别离开。

  当他从芳龄馆回到木原酒吧时,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先前被他用魇幻气息困住的两人,正在场馆中央躺着,一个穿着褐色格纹燕尾服的男子,正在他们身旁检查着什么。

  从旁人口中,安格尔得知那个燕尾服男子正是木原酒吧的主人,一位正式巫师。

  对方看了安格尔一眼,眼神中闪过一道亮光:“我道是谁,原来是那位阁下的高徒。”

  安格尔对他恭敬的行了一礼,男子摆摆手:“行了,这里面的事情我都了解了,是他们自己作死,与你无关。”

  说罢,便让开路,放安格尔离开。

  安格尔离开后,还一脸恍然。显然对方认出了他的身份,或许,这算是名声传开后,难得的好处?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