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81节 单叶罗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不过仔细想想,这也不太现实。能修行至今的学徒,哪怕实力不怎样,但智慧绝对是远超常人的。面对智商不高的鱼群,就算杀不死,想要存活下来也不算难事。

  除非,自己飞到空中作死。

  “咦?”安格尔脑海突然闪过一道灵光,——飞到空中?作死?

  在地面隐藏固然可以安全,但净化花园可不是为了让人安全才招来这么多学徒的。它是要死人的,而且是大量的死人,飞到空中去送死显然是最简单的。

  但只要稍微有点脑子,就不会想到去空中。譬如安格尔一开始就这样想。

  但是,假如净化花园逼迫所有人一定要去空中呢?

  譬如说……出口其实在天空?!

  想到这,安格尔眉头紧蹙着,心下暗道:该不会,路真的不在脚下,而是在天上吧?

  安格尔抬起头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除了偶尔飘来的流云外,以及悠闲飞翔的各色鱼类,其他什么也看不到,也看不出任何有出口的痕迹。

  但安格尔的心中隐隐有个直觉在告诉他……或许他的猜测没有错,出口真的就在半空中。

  不过飞在空中的鱼实在太多,各个看上去不是好相与的,甚至有一些大如鲸鱼的种类,看上去太过骇人。安格尔还是决定暂时按捺住冲动,他打算先去远方山影处看看情况,如果依旧是没有任何发现,那么他打算遵循心中的直觉,往上飞试试。

  安格尔继续往前走,他虽然说是潜行,但其实并不影响速度。花了约莫两个小时,就跑了近百里路,来到了草原的边沿。

  不过,这里却并非如安格尔先前所想的密林山脉,而是一片荒原,没有植被,没有水源,除了干涸的大地以及不知名的飞鱼外,什么都没有。

  进入荒原后,又过了半个小时。他来到了荒原深处,越往里走,越发感觉炽热,氧气明显变得稀薄,地上隐隐出现黑色的焦土。再往里深入,已经无法看到普通的黄土,地上全是烧的泛红的焦土,甚至隐隐可以看到焦土底下有橘色岩浆在缓慢流动。

  这是一片熔岩的乐园,亦是人类的禁区。

  远处,一座座的火山,蒸腾出白色的烟雾,形成一片朦胧的世界。身上燃着火的飞鱼,在烟雾中钻来钻去。地底的岩浆中,也时不时跃出几条不知品种的红色飞鱼。

  安格尔没想到的是,连这种极端的环境下,都有飞鱼存在。而以他如今的体魄,绝对无法承受岩浆的侵蚀。甚至光是踏在焦土上,都会承受皮焦肉灼的痛苦。

  他止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挪。而是沿着焦土岩浆的边缘走,想试着绕过这片焦土,看看另一边是什么状况。

  结果这一走,就是大半天的时间。昼夜变换,落日沉下,星月升起。

  安格尔估计已经走了数百里的路,但周围依旧是火山与焦土,伴随着各色异种飞鱼,就像一个熔岩海洋。就在他打算放弃探索,转而另寻方向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厮打声。

  他顿住脚步,心念一转间,决定前往声源处一探究竟。

  虽然在话本戏剧里总说,好奇心害死猫。但安格尔自认有着无边静寂的强大隐匿能力,却是有资本也有底气去好奇。

  声源没有在焦土范围内,而是在靠近火山边缘的一座荒凉山丘后面。不过从火山口飘来的烟雾太盛,安格尔就算站到了山丘顶端,也只能隐隐看到烟雾内有黑影攒动。

  伴随着强烈的能量反应,显然有人正在烟雾中动手。

  至于具体状况,却是很难分辨得清。

  两三分钟后,一道红色的影子,如梭带一般,从烟雾中飞速的钻了出来,然后一头扎进远处的火山口,徒剩一掬青烟。

  虽然它的速度很快,但安格尔还是注意到了,那是一条像是蛇一样的飞鱼,不过通体红色,皮肤上布满了岩浆的碎块。

  当这只飞鱼进入火山口后,烟雾中再无动静。

  安格尔想了想,走进了烟雾中。鼻尖是浓郁的硫磺味,伴随着一点点血腥。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具全身几乎烧成焦炭的尸体躺在不远处的坑洞内。这是个身材魁梧的男子,面容却是很陌生。他的手边,还有一把破碎成几截的魔杖,缭绕着些许残存魔力。

  安格尔叹了口气,没有去翻他的尸体,而是继续往内走。先前在外面观察时,虽然看得不甚清晰,但内里激烈的战斗状况足以表明,绝非是一人作战。

  果然,当他走进烟雾深处,他看到了一个濒临死亡的人。

  与外面那个男子不一样,这个人安格尔却是有一点模糊印象。这是一个络腮胡的大汉,也是最早来到山谷中的学徒之一,而且还是一直在河岸右侧的精英学徒。

  他的双手已经被烧毁,下半身也近乎失去,躺在地上苟延残喘。

  他的眼神中带着绝望,体内魔力尽失,买的药剂早已用完。想要止住喷涌而出的鲜血,几乎不可能。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你来了?太好了,快救救我……”

  安格尔眉头一皱,难道被发现了?可仔细看他的眼神方向,却发现他看的并不是安格尔的位置,而是对着天空在呼喊。

  “救救我……罗。”

  安格尔抬头一看,一个白衣袍服的男子凌空而立,本该是英俊潇洒的登场,但那白衣上的烟熏火燎,加上点点血迹,却让他显得很是狼狈。

  不过,比起地上四肢尽失的大汉,他却是好太多。至少目测来看,没有太重的伤势。

  说起来,这个男子也是精英学徒,而且安格尔来到山谷后,恰巧听旁人说起过他的名号。

  ——“冰雪舞空”单叶罗!

  “四肢全部没了,哪怕活下去,也是一个废物。”单叶罗看了眼躺在血泊中的同伴,冷声道。

  “我可以移植器官,我存的魔晶足够我移植了,救救我!”大汉眼底带着哀求,不过单叶罗却是完全没有理会,而是转过身:

  “想要在净化花园活到最后,不是那么容易,我可不想带个拖油瓶。”单叶罗说罢,身形虚晃,往烟雾外凌空飞度。

  眼见着单叶罗要消失在视线里,大汉急了,高声怒吼:“单叶罗,若不是我替你挡了那只飞鱼一击,躺在这里的就是你!”

  “我从没央求你救我,刚才你替我挡了一击,我的确很感动。也的确算是你对我有恩,不过……我现在还了。”单叶罗的声音从烟雾外传来。

  “我不杀你,就是还了你的恩。”

  单叶罗的影子彻底消失,徒留大汉的愤怒嘶吼,眼底淌出一道血泪。

  “恩将仇报,强词夺理,好、好,好!如果我还活着,我一定要先杀了你!”大汉躺在地上,嘴里反复的叨叨,“如果我还活着……”

  可他现在四肢全无,想要活下来,几乎没有可能。就算他侥幸不死,失去四肢的他,能在净化花园活下去吗?

  生命流逝是一种什么感觉?或许是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如果亲自见证着自己生命流逝,这是什么感觉?大汉现在知道了,只有一个字——“冷”。哪怕他全身被灼伤,哪怕周围全是火山焦土,哪怕地面也如火烧,但他依旧只感觉到冷。从骨髓到大脑,从思维空间到灵魂深处的发寒。

  “我,就要死了吗?”

  他不想闭上眼,在这最后一刻,依旧满怀留念的看着这个世界。

  就在这时,一道暖流从他的伤口处传来。

  他猛地睁开眼。

  这种感觉,这是,愈合术!对,没有错,的确是愈合术!

  他感觉到了,大出血的伤口愈合了……原本坠入寒冷地狱的他,重新被拉了出来,体感再次出现了生理的灼烫,这是焦土触碰皮肤的感觉。

  “我没死?”他张望着四周,没有看到有人,“罗?你回来了?”

  没有人回答。

  “也对,你怎么可能会回来。”他喃喃道:“是伊修吗?还是说……是弗洛德?”

  “你是谁?”他再次询问。

  这一回,倒是有了声音:“路人。”

  清冽的声音,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人。

  “谢谢……”既然对方不愿意表明身份,他也低垂下眼,不再询问。但他却是将那道声音牢牢的记住了。

  “举手之劳。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运气好不好了。”说罢,这道声音隐没了下去,似乎要远离这里。

  “单叶罗!刚才那人叫做单叶罗,他与伊修、弗洛德围攻了一个天空机械城的学徒,如果你想要找到离开的路,可以跟上他。”大汉不管对方听没有听到,却是将自己知道的讯息道了出来。

  救他的人,自然只有安格尔。

  正如他所说,救他不过是举手之劳,一个愈合术罢了。至于救他的原因,大抵上还是因为大汉与单叶罗的对话,让他对大汉的观感稍微提升。

  反正不过是一个愈合术,安格尔也就任性的用了。虽然他知道,这个大汉估计最后还是会死,失去四肢想要在净化花园活下去,显然不可能。

  不过,让安格尔没有意料到的是,这个大汉说出来一个对他很有用的信息。一个愈合术,换来一个消息,看起来也不亏。

  安格尔瞥了一眼地上重新燃起希望光芒的大汉,嘴角勾起一抹笑,离开了烟雾中,循着单叶罗离开的方向飞驰而去。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