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82节 墨触王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星空倒影下,在荒原起伏的间隙,一间临时削砍出来的石头屋,矗立在此。

  这是整块巨石被人从内部掏空,露出内里庞大的空间。门口有扁石门档,借着缝隙可以看到里面人影绰绰,偶有火星飘散。

  石屋内有三个人,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有一壶可口的鱼汤。

  其中两个人躺在地上,似乎在昏睡。唯一清醒的人,却是一个被破布斗篷遮掩的男子,他正在火堆前熬煮着鱼汤。

  他露出在外的手,看起来很白嫩。但时不时有黑色的小虫子爬过,指尖也不停的落下细碎的粉末,吸引着蠕动的蛆虫入汤。

  突然,他的背后传来一声“吱呜”。

  斗篷男却是头也不回,“弗洛德,你醒了?怎样,能读出什么线索吗?”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就像是被烟火熏燎过一般。

  “没有,他就是一普通学徒。知道的甚至不比我们多,不过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或许维京他们这一趟还真能找到些线索。”被称为弗洛德的男子打了个哈欠,随手抓了抓一头柔软的金色卷短发,睡意惺忪道。

  “噢?你的意思是,熔岩区还真有离开的线索?”斗篷男好奇问道。

  “不知道。”弗洛德坐了起来,来到火堆前:“不过,熔岩区的中心的确有一只近乎巫师级的墨触王,按照那小子偷听到的话,说不定出口还真在那里。”

  “近乎巫师级?那或许真如你所猜测,应该有线索。不过,维京他们现在估计该不好受了。”斗篷男的话中带着一丝残忍笑意,显然并不是真的对队友有所担心。

  “熊男估计没戏,不过维京和单叶罗应该没问题,这里的鱼怪虽然强则强矣,但智商堪忧。”

  “熊男死了也罢,哪怕注(射射)了血脉,但体型庞大(身shēn)形笨拙,在净化花园完全是拖累。”斗篷男说到这时,迟疑了一下:“不过,他的妹妹那里不好交代。”

  “当初可是你答应蜜雪儿要照顾熊男,现在倒是担心起她的感受了?”

  “担心?没有。”斗篷男看着弗洛德:“只要我们不说,蜜雪儿也不会知道。你应该不会出卖我吧?”

  “当然。”弗洛德挑眉,答应的很痛快,不过他的心中却是在冷笑。

  “鱼汤好了,不尝一下吗?”斗篷男话锋一转,突然指着锅内鱼汤。

  弗洛德看了一眼喷香的鱼汤,眉眼低垂,虽然这锅汤是他先熬煮的,但谁知道在读梦的时候,伊修会不会做些什么手脚。

  “不了,我肚子不饿。”

  斗篷男嘿嘿一笑:“那随便你。”说罢,捞取锅内鱼汤,一饮而尽。

  彼时,门外突然传来了窸窣声响,弗洛德抬眼问道:“谁?”

  “我。”伴随着这道低沉却单薄的声线,门口扁石被推开,单叶罗走了进来。

  他走进来后,直接一(屁pì)股坐到火堆前。

  “原来是罗啊,怎么样?熔岩区探究的如何,怎么不见维京和熊男呢?”弗洛德询问道。

  “遇到一只大的,他俩都栽了。我用了隐匿皮卷跑了回来。”单叶罗半真半假道。

  “大家伙?你是指”

  “一只熔岩火鳗,不仅狡猾,而且实力已然超过巅峰学徒很多。”单叶罗回想起先前的战斗,也不(禁jìn)后怕,若非他有一张隐匿皮卷,说不定还真的会和熊男一样,被熔岩火鳗给杀死。

  “熔岩火鳗?难道不是墨触王?”说话的是斗篷男。

  “墨触王?伊修,这是什么鬼。”单叶罗一脸狐疑的盯着伊修与弗洛德:“你们该不会有什么瞒着我的吧?”

  弗洛德摆手,指着另一边银白制服的小个子:“没有瞒你,我刚刚读了那小子的梦。”

  “他在梦里告诉我,这片区域最危险的是一只近乎巫师级的魔兽墨触王。那只墨触王就在熔岩区,所以我和伊修才疑惑。”

  “读梦读出来有巫师级的魔兽?”单叶罗眉头紧锁,弗洛德的读梦他是相信的,弗洛德的外号就是“读梦”,对于入梦与化梦很有一(套tào)。既然他说了读出来的信息,想必不假。

  “我没有遇到你们说的墨触王,只碰到一条熔岩火鳗。而且那只熔岩火鳗,实力也无限接近巫师级。哪怕我们三人同时杠上,也绝对讨不得好。”

  听完单叶罗的话,伊修疑道:“真有这么强?”

  “很强,熊男只是沾了它一下,就被烧焦。而维京哪怕开出了血脉之力,也被熔岩火鳗一个摆尾,将双手烧成粉末,根本无力反抗。”单叶罗说到这时顿了顿:“而且,它与其他鱼怪不一样,它的狡猾程度也堪比人类。想要靠着以往迂回埋伏的方式,几乎不可能。”

  “没想到熊男居然可惜了,我辜负了蜜雪儿的托付。”伊修装腔作势的哀伤,“竟然连维京也死了,看来这条熔岩火鳗的确不一般。”

  “如果连这条熔岩火鳗,都如此聪慧。那墨触王岂不是更强大,这可是近乎巫师级的魔兽!”弗洛德沉吟道。

  “看来我们的确要去墨触王那里查探一下。说不定,那条熔岩火鳗只是个例外呢。”伊修道,“如果维京在的话就好了,他的血脉的适应能力很强,若是稍微给点时间,查探墨触王的作用就可以交给他了。”

  “可惜,维京已经死了。”单叶罗淡淡道。

  “维京死了就算了,反正以他那种(热rè)血上头的(性性)格,死去也很正常。”弗洛德将此话带过。

  “也只能去墨触王那里看看,天空机械城不可能派发绝对会死亡的任务给那群核心学徒,肯定是有机会的。”说到这时,弗洛德瞪了一眼还在昏睡中的机械城学徒:“可惜这家伙只是普通学徒,也只偷听到一句于最危险的地方,搏出一条生路。”

  “不过想想也对,天空机械城想要血祭以让净化花园晋级,必然是需要大量的学徒死亡。如何让他们大量死亡,把通道设立在最危险的地方,绝对是最佳选择。”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熔岩区会会那只墨触王!”

  石屋外,安格尔陷入了思索。

  “于最危险的地方,搏出一条生路。”

  这句话是那个机械城学徒所说,想来应该就是这一次净化花园的“通关密语”了。其实和先前安格尔想的差不多,不过他对此还是有点疑惑。

  这个通关密语的限制和量度处于哪个阈值范围?

  不可能毫无限制,也不可能没有限制。最重要的是,既然天空机械城敢派自己核心弟子进入净化花园,想必是“最大危险值”属于核心学徒的“承受量度”内。

  他们所说的墨触王,是在这个量度中吗?

  听他们对墨触王的力量描述,应该远超承受量度。除非,有不直面墨触王,用其他方式绕过它,进入通道。

  但这样子的话纯粹就是考验智商和潜行能力了,这真的属于“于最危险的地方,搏出一条生路”这句话吗?

  安格尔有些怀疑,他心中的直觉仍然是出口在天上。

  不过,他也不敢把话定死。

  毕竟,多多洛曾经预言过一个画面:他与琦莉位于海底。

  但周围并不见海,他又是如何到达海底的呢?还是说,那个可能是预知的画面,并非是在净化花园中?

  安格尔思索了一下,心中仍有疑惑无法解释。

  安格尔转(身shēn),朝着熔岩区走去。他还是打算去看一看那个墨触王,凭借无边静寂应该可以躲过探察。如果墨触王真的超过了量度,他打算直接飞到天上去看看。

  安格尔离开了,就在他消失在石屋范围内时。

  名为伊修的斗篷男突然暗地里皱了皱眉,他放在外面值哨岗的斥候虫,被踩死了他立刻将视界转移到另一只斥候虫(身shēn)上,但他看到的只是一直瘪成饼状的小虫子,其他任何生物都没有见到。

  在这片鱼怪世界中,所有的陆地生物,几乎都成了它们的食物。这片荒原,也是因为陆地生物被吃光了,所以才会慢慢荒废。

  在这荒原之上,没有陆地生物的(情qíng)况,斥候虫为何被踩死?

  而且,就算是陆地生物,也不至于完全没有踪迹吧?

  “伊修,你怎么了?”单叶罗见伊修一直在发呆,拍拍他肩膀:“回过神来。”

  伊修:“怎么?”

  “你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去熔岩区看看。”

  “不用准备,直接过去。”伊修推开大门,率先走出了石屋。他站到了被踩死的斥候虫面前,转头看向屋内,一副等待人出来的模样。

  但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伊修的袖子中滑落了一只仿佛蚂蚁一样的小虫子,落地后立刻将那只被踩死的斥候虫吞食干净。

  然后它重新爬回了伊修指尖。

  伊修嗅了嗅蚂蚁(身shēn)上的气味,眉头倏然皱起:

  这只蚂蚁样的虫子,名为吃味蚁。可以放大并且释放所有的信息素,他之所以能这么快找到其他四个队友,也是靠着吃味蚁。

  “这种感觉,绝对是人类的信息素,难道说刚才有人在外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