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497节 众生万象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这种原始风格的图腾,看上去有点像是人鱼。但不是安格尔曾经在暮色大拍上看到的那种上身为人下身为鱼,靠着歌喉与美貌诱惑船舰沉没的人鱼。

  而是浑身长满怪异鱼鳍,长相古怪,且化鱼部位不拘泥于下半身的人鱼。

  有的是上半身化鱼,有的是左侧化鱼,有的是全身化鱼但保有四肢。安格尔不知道人鱼中是否有这一类种族,但看上去有人形也有鱼形,在不知道其真实称呼前,安格尔姑且认为它们可能是人鱼的亚种。

  这一排各色人鱼图腾后,就是一幅幅雕刻出来的壁画。

  画面里的主要人物,从人鱼变成了蛙皮怪。蛙皮怪们做着古怪的事,有下跪的,有挑担的,有持鱼叉的,看上去像是描述蛙皮怪的生活日常……但最后几幅画,则有点奇怪。

  先前图腾中的人鱼再次出现,它们腾云驾雾,引领者蛙皮怪来到了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

  蛙皮怪们围成圈纷纷跳舞庆贺,然后人鱼消失。

  这一连串的壁画,看上去和蛙皮怪文明的神属信仰有关,人鱼是信仰,是图腾,是神灵;而蛙皮怪则是供奉图腾的部族。

  画面的内容涵盖的还很多,从普通的日常生活,到外出打猎,再到文明启创,神灵祭祀都一一出现。

  每一幅画面下方,都有大量的文字记载。

  这是一种由点、线以及图案构造成的文字,像是火柴人在做着各种动作一般。安格尔并不懂文字中的意思,仅只能推测这可能是种表意文字,讲述的是图画里的事情。

  安格尔深究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概念,最终只能摇摇头放弃去解读文字。

  哪怕冥冥中的直觉告诉他,这些文字与图画很重要,但没有解读方法也只能作罢。如果他会2级戏法“文字通晓”,那么解读这种基础的表意文字,想来是很容易的。

  但他不会“文字通晓”,就算他现在去学,也不是朝夕可完成的。类似“文字通晓”、“语言解析”的戏法,都需要大量的知识积累沉淀,还要精通各种表意、表音、神文逻辑,需要日常积累与沉淀才能慢慢成型。

  说起来,这也是安格尔这种知识沉淀不够的速成巫师学徒的劣势,若是换个其他按部就班修炼到的二级巅峰学徒的人,这种“文字通晓”是必备的基础,因为在野外生存、秘境冒险、位面征荒等……都需要用到这类戏法。

  安格尔解读不出,只能强行记下来,如果他能遇到其他学徒,或许可以进行信息的交换。

  这间屋子看完后,安格尔继续转了转,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隐藏的房间。整个堡垒中,就这上下两间房,而且东西都很简陋。甚至,他并没有在此发现食物补给。

  难道说,这里其实只是一个类似“守林人木屋”的概念存在?

  在无所得的情况下,安格尔只能暂时离开。不过他心中有种隐约的想法,或许这一次的净化之海的谜团,只要找到这群蛙皮怪的聚集地,应该就有答案了。

  但蛙皮怪的聚集地在什么地方?这亦是个问题。

  无法解读文字,但根据那一幅幅壁画,安格尔猜测最终的应许之地,或许就是图画里由人鱼带着蛙皮怪前往的……充满阳光的地方。

  不过说到阳光,安格尔就有些怀疑自己是否猜错了,莫非最终他们将要抵达的地方,不是在海底,而是在海面上?

  但如果在海面上的话,为何这只蛙皮怪会生活在海底?

  安格尔离开圆形堡垒后,还是打算继续在向着更深处探索一下。虽然他猜测有可能是海面,但心中隐隐还是觉得不对劲。

  他犹记得被弗洛德等人绑架的那个机械城可怜学徒,曾经说过:“于最危险的地方,搏出一条生路。”

  如果这句话,就是此次净化花园的“通关密钥”,海面那么风平浪静,应该不至于有什么危险吧?除非,蛙皮怪全都聚集在海面,依照它们比拟甚至超过此前飞鱼的实力,的确可以对其他人造成威胁。

  但现在无法确认蛙皮怪的地点,而安格尔又在海底发现了蛙皮怪,便决定继续在海底搜索。

  如果实在找不到,那再另说。

  思及此,安格尔沿着斜坡往下,继续朝着更深且更幽暗寒冷的地方走去。

  在安格尔伴着无边孤独,走进漆黑的深海时。即将毁灭的飞鱼世界,又是另一番景象。

  娜乌西卡受伤了,而且伤的还很重。她瘫在一棵树下,长长的吁气。

  微风拂过她的面容,带起漂亮的发丝。

  娜乌西卡嗤了一声,抬起头看向空中金光闪闪的倒计时。眼中带着明显的不甘,最后一个小时了,但她依旧没有找到所谓的净化之海。

  哪怕她推测出天空中可能是出口,但她不会飞行术,顶多靠着风螺旋能在空中滞留一下,想要离开何其困难?

  更遑论,她现在还受了重伤。

  在魔源枯竭时,她强行使出了飓风螺旋炮,虽然将来人赶跑。但她自己也出现了轻微的魔力反噬,哪怕这次魔力反噬不重,靠着药剂可以回复大半伤势,但至少在短时间内她没有任何行动力了。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净化之海不在空中,她也没有能力再去寻找。

  而且,她还可能会成为小队的拖油瓶。

  娜乌西卡苦涩的一笑,她已经听到了不远处传来重重的步伐,想来应该是珊指挥着干克找了过来。

  果然,不久后,一道阴影挡住了她的视线。

  “娜乌西卡,你这是怎么了?”珊焦急的从干克肩膀上跳了下来,娜乌西卡说探路去前方翻山看看有没有海,结果大半小时没有回来,她才紧急的赶了过来。结果看到的就是娜乌西卡满身血迹,奄奄一息的模样。

  娜乌西卡苦笑道:“被人偷袭了。”

  “谁?”珊辅一听立刻炸毛,厉喝道,“他在哪里?”

  “已经被我赶跑了。”娜乌西卡摇摇头:“你还记得我进入净化花园前,曾经说过有人用敌意的眼神在看我吗?”

  “偷袭你的人就是那人?”

  娜乌西卡点点头,那个带着面纱,身材高挑曼妙的女子。她到现在也不清楚,对方是谁,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甚至追到了净化花园。

  “可恶,你描述一下她长什么样,如果我遇到她,我立刻去宰了她。”一边说着,珊想将娜乌西卡搀扶到干克肩上。

  娜乌西卡甩开她的手:“别管我了,你带着希留走吧,我估计是不可能在继续了……”

  娜乌西卡还没说完,瘫坐在干克肩膀上的希留突然伸了个懒腰:“哈——欠——”

  娜乌西卡与珊看过去,希留似乎有点害羞,低垂着脸:“呃,早上好?”

  曦光初来,天际边缘浮现了鱼肚白。新一天的黎明,如约而至。

  晨曦很美,但可能这是这方世界最后一次晨曦了。

  天空中的倒计时,还剩下半个小时,并且数字还在不停的缩小。它就像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众人的头顶,提醒着死神即将来临。

  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所有还没找到出口的人,演绎着众生的万象。

  执着的人,还在寻找方向,但如果脑袋不灵光,看不清迷雾,最终还是要承悬剑之刑。

  看清形势的人,却在寻找登天的方法。但有时候方法摆在面前,却无人敢去尝试。

  更多的人,则是选择了疯狂。在濒死前,他们疯狂的肆虐着,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去发泄内心的恐慌。

  不知何时,大地开始颤抖,时不时的走几步,就能看到地缝开裂,涌出热烈的岩浆,灼烧着这片即将破碎、且被献祭的世界。

  熔岩、飓风、暴雨、还有着魔的人、疯狂的飞鱼,在谱奏着灭世前的最后一曲交响乐。

  一条巨大的蓝色鲸鱼漂浮在半空中,眉心鱼鳞的男子站在鲸鱼头顶,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幅荒诞的灭世画卷。

  男子看了很久,看的很专心。

  “捷波,还不走吗?”全身覆盖在蓝色斗篷中的女子,突然走到了男子身侧,软呢柔喃。

  捷波淡淡一笑:“多么难得的一个场面,错过这次就可惜了。”

  斗篷女子走到蓝色鲸鱼的头颅,从尖角处取下一个红色的海螺:“红螺之音已经录下来了,以后想要看的话,随时都可以看。”

  捷波挑挑眉:“我更喜欢身临其境,人间疾苦是我最喜欢的画面。”

  “不过,这样的场面还是太小了。”捷波转过身,“走吧,时间差不多了。不久后这样的场面,说不定也会出现在整个南域。”

  斗篷女子好看的眉梢蹙起:“南域?你的意思是?”

  “万年前的魔神降临你还没有忘记吧?”捷波留了这句话,轻声一笑,让蓝色鲸鱼驶向了高空。

  界膜处,除了时不时进入净化之海的巫师学徒,亦有飞鱼冲入其中。

  在捷波来到界膜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只巨大的鳐鱼,正翩然的飞进界膜。

  因为蓝鲸的庞大与强势,没有其他飞鱼敢靠近。但这只鳐鱼似乎无视了这个规则,穿过蓝鲸身侧,进入了界膜。

  “你在看什么?”

  “一个奇怪的人,手脚皆无,但居然乘着那条鳐鱼进入了净化之海。有点意思。”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