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01节 鱬葛族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朝着最初来时的路跑,这条路他曾经走过,知道并无太大危险,所以速度飞快。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最初落地时,那宽度约500米的海沟。

  在灵魂状态下,无法准确感受洋流的湍急程度,他只能通过琦莉的感官来判断那只大章鱼有没有继续追过来。

  “水流没问题,不过……”琦莉看了眼被她抱在怀里的露娜,它的(身shēn)子隐约还在颤抖:“露娜的状态不对,我估计它还追着不放。”

  安格尔一听,索(性性)继续往前跑。按照这条海沟双壁的宽度,如果继续缩小,再跑没多久,以那只大章鱼的体格应该也没有办法钻进来了。

  由琦莉火光照明,安格尔再次往前冲。

  这一冲,就是小半时辰。两壁的宽度如他所想,在不停的缩小,到了后面甚至不足百米,并且坡度开始往上,应该快到了海沟的尽头。

  “到这应该就安全了,以它的体型很难挤进来,而且露娜也闻不到那家伙的气息了。”

  琦莉说到这时,安格尔才放开她们,重新回归了(肉肉)(身shēn)。

  琦莉默默的见证安格尔这一系列动作,虽然她很好奇安格尔的速度是如何做到这么快的,又为何要灵魂出窍,但她并没有问出口,这涉及到别人的秘法,只是将疑惑藏在心中。

  安格尔回归(肉肉)(身shēn)后,便感觉一阵头眼昏花。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就双眼一黑,陷入了昏迷。

  “先知不问过往,祭坛永铸高台。持美瑞之剑可开辟既往,达到终焉之地。”

  安格尔半睡半醒间,听到有人在耳边低声私语。他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灯光昏黄,一只红色的舞鞋在朦胧的视线里来回游移。

  空气很清新,有股淡淡的香气……这种味道,他在桑德斯的书房闻到过,似乎是放松心神的某种香氛。

  安格尔忍不住深吸了一口,突然,他猛地顿住了。

  空气?香气?他不是在海底吗?昏迷前的记忆一股脑的重回大脑。

  安格尔眼睛倏地睁开,然后坐了起来。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居然在一间石屋中,(身shēn)下是珊瑚堆砌出来的一张(床床)……周围没有水汽,空气中氧含量很足。

  在墙壁上,挂着琦莉喜欢拎在手中的手提油灯。那让人心神放松的味道,正是从油灯中传来。

  “你醒了?”琦莉似乎听到了安格尔的动静,从相连的另一间门房中走了过来,“感觉怎样?”

  安格尔回过头看过去,昏黄的火光下,琦莉的面容难得不那么冷漠,带有一丝浅淡温度。

  “还不错。”安格尔揉揉太阳(穴xué),感受着(身shēn)体内已经逐渐平复的血气,对琦莉点点头:“谢了。”

  “不用道谢,你也救过我。”琦莉走到墙壁前,将油灯取了下来,提在手上:“你昏迷的时候我稍微检查了一下,你太频繁的喝女巫汤,自(身shēn)又没有融入过血脉,导致气血太盛,这才导致了你的昏迷。”

  说到最后,琦莉站在安格尔(身shēn)前,用一种略带复杂的语气道:“你的太弱了,就算不想注(射射)血脉,也可以通过其他方法锻炼一下,也不至于喝点女巫汤就虚不受补。”

  安格尔也大致猜出了他昏迷的原因,赧然的挠了挠头:“修行的时间太紧,没兼顾得上。”

  琦莉也很清楚,安格尔进入巫师界时间很短,他的炼金术又这么强,显然花了大量时间去学习。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还能兼顾自(身shēn)战力。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她现在算是明白,安格尔缺的不是战力也不是高深知识,反而是一些基础的东西,譬如基础常识,又譬如基础的锻炼。

  “等离开净化花园后,想办法提升强度吧。”琦莉最后说了这句话后,便转(身shēn)走出了门。

  安格尔其实有机会接触到血脉,以他的财力想要购买血脉也不难。只不过桑德斯让他暂时不要注(射射)血脉,他的血脉最好以魇界生物为主,这才熄了安格尔的心思。

  当然,如琦莉所说,就算不注(射射)血脉也有其他提升强度的方法。但他的(性性)格偏于学院派,不像娜乌西卡,喜欢用肌(肉肉)说话,所以这一年他基本都沉浸在研究戏法与提升炼金技术上,自(身shēn)还真没有磨练过。

  看来,这一次离开后,真的要好好的提升一下强度。

  堂堂一个二级学徒,在学徒中也是中坚力量了。结果因为喝初级的女巫汤,导致虚不受补,最后还昏迷过去了。这种事(情qíng)如果说出去,估计会笑掉所有人的大牙。

  安格尔摇摇头,站了起来。

  他随着琦莉的步伐,来到了另一间房。琦莉站在一张墙壁前,静静思索。

  安格尔走过去,发现琦莉面对的墙壁上是一幅人鱼的图腾,下方留有一排文字。他挑挑眉:“这里是蛙皮怪的堡垒?”

  琦莉淡淡道:“你昏迷后,我带着你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就发现了这座在海沟尽头的……”

  琦莉似乎在斟酌措辞,过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瞭望塔?姑且算瞭望塔吧。”

  海底的瞭望塔?

  瞭望塔的作用一般是警戒,在这里修建瞭望塔,是为了提防什么东西?那只被他消灭的海兽,还是说长得和墨触王差不多的大章鱼?

  安格尔将纷杂的思绪甩开,问起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我昏迷了多久?”

  “不到十小时。”

  十小时听上去不算太长。不过安格尔不知道净化之海的献祭时间是多久开始,浪费了这十小时,想要早一点找到出口,就必须尽快行动。

  否则,一旦献祭开始,只有死路一条。

  心中的紧迫感一提起,安格尔也压下了其他废话的心思,与琦莉说起了当前的问题:“墙壁上写的什么,与出口有关吗?”

  琦莉沉默了片刻:“似乎有点关系。”

  然后她一字一句的将这并不长的文字用通用语读了出来:“先知不问过往,祭坛永铸高台。持美瑞之剑可开辟既往,达到终焉之地。”

  念白完毕后,琦莉皱眉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终焉之地,应该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不过,按照这句话的推测,想要抵达终焉之地,要持美瑞之剑,这个东西又是什么?”

  安格尔也陷入了沉思,但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了,关键词就是美瑞之剑与终焉之地。

  美瑞之剑是什么东西,机械城应该不至于会出一个无解的题。美瑞之剑必然就在净化之海,它是真实的一把剑?或者说,是一种类似象征意义的物品?

  久思不可得,安格尔突然想起自己遇到的第一个海底建筑,那里无论是壁画亦或者文字,都比这里多了无数倍:“我这边还有一些文字,你来解读看看,有没有美瑞之剑的线索。”

  安格尔一边说,一边将当时看到的场景完全模拟了下来。

  从人鱼图腾、到壁画再到文字,安格尔一个不少的模拟出来,用幻象表现在琦莉的面前。

  琦莉原本还在脑海里搜寻有关“美瑞之剑”的线索,当看到幻象中的图文时,眼睛突然定住,仔细的读了起来。

  她的眼中不时有魔力闪动,好一会儿后,琦莉(身shēn)上的能量波动才停歇下来。

  她看上去有点疲惫,但表(情qíng)却多了几分舒朗。

  “有,这上面有美瑞之剑的记载!”琦莉看向安格尔,“美瑞之剑,不是一把剑,是鱬葛族所崇拜的先祖鱬族的心口鳞。”

  “鱬葛族?鱬族?”安格尔读着这个绕口的名字,完全不明就里。

  “鱬葛族就是你口中的蛙皮怪,鱬族指的是这个。”琦莉指了指壁画上的人鱼:“这种长相丑陋的人鱼,就是鱬族。也是鱬葛族所崇拜的祖灵。”

  “你的意思是,人鱼是蛙皮怪的先祖?”

  琦莉点头。

  安格尔一脸惊讶。

  原本还以为人鱼是某种信仰产物,没想到它们是一脉相传啊。不过,先祖至少还有点人样,虽然也很丑,但这鱬葛族就真的太丑了,这些人鱼到底与谁生下的鱬葛族啊?它们的审美观没问题吧?想想中间的过程,就觉得太重口味了吧。

  琦莉接下来将整段话翻译了一遍。

  墙壁上的文字的确是壁画的补充介绍,前面几幅壁画记载的是鱬葛族(日rì)常生活,最后几幅才是重点。

  “终焉祭坛,是鱬葛族的最终之地,那里有许多鱬族神官,也有鱬葛族的侍奉。它们会在这里进行对神灵的祭祀,想要进入这里,需要美瑞之剑为指引。”琦莉指着最后一幅壁画,那充满阳光的地方,就是终焉祭坛。

  “神灵?这又是什么鬼。”安格尔原本以为人鱼图腾,应该就是蛙皮怪的信仰神灵,结果不是。但现在居然又跑出了神灵,这新出来的神灵又是什么鬼?

  琦莉摇摇头:“上面没有记载,不过你看这幅图。”

  琦莉指着位于中间的一幅壁画,那是一团云雾,将所有的鱬葛族包裹在一起,云雾下方是舒卷柔波。

  “这幅画的记载不祥,但主题似乎是搬家。我有个猜测,或许鱬葛族并非是净化花园的原生种族,是被人搬进来的。画面中就是搬家的记载,云雾下方的水面,我估计就是净化之海。”

  安格尔也明白了琦莉的意思:“按照你的推断,你是说天空机械城将这一族群搬进了净化之海。而最后的终焉祭坛,它们祭祀的神灵,其实是……天空机械城的人?”

  琦莉点点头:“应该如此。”

  原本终焉祭坛是不是他们的目的地,还无法确定。但如果琦莉推测是真的话,那终焉祭坛必然就是他们最终目的地。

  安格尔也不去猜测天空机械城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现在最要紧的问题,还是找到终焉祭坛。

  但是,问题又来了。美瑞之剑,去哪里找?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