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04节 美瑞之剑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安格尔一路狂奔,再次回到了海沟的斜坡上。依照那只章鱼的体型,想要来到这,是很难的一件事。

  等进入宽度小于100米的海沟后,安格尔便让灵魂重归,因为没有时间回复灵魂之力,他再次磕了一颗魂珠,让灵魂力量慢慢回复,然后带着琦莉朝着海沟尽头的方向游去。

  在这过程中,琦莉也慢慢恢复了些许力量,可以自己行动了。

  不过她的脸色苍白,唇色也有些泛乌青,看上去满脸的病容。

  “灵魂挑战失败真的没有问题吗?”安格尔担心的问:“还是我带你走吧?”

  琦莉摇摇头:“不用,我现在基本没问题了。灵魂挑战失败也无妨,失去一朵母火,以后也可以重新捕捉。”

  琦莉话说的很轻松,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想要再次捕捉冥灯母火是多么困难。

  安格尔见琦莉坚持,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被他拽在手里的鱬族身上,他感知到这只鱬族早已死亡,不过尸身被大章鱼保护的很好,没有出现的迹象。

  只是不知道这只鱬族对于那只大章鱼有什么意义,为什么会被它随身携带着?

  琦莉这时也看了过来,并且拿出了手提油灯,借着明亮火光,将鱬族的身形照的很清晰。

  这是一只雄性鱬族,它的面容很是凶恶,不过在当初壁画里刻画的鱬族图腾中,已经算是人类审美观能够接受的。

  它的上身披着一个有些破烂的灰麻布帛,在残存的烂布上,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纹路。

  安格尔以为这是某种装饰的纹路,但琦莉看了后,却是笃定道:“这是一种交流符号,应该属于某种原始的表形文字。”

  “我来看看它写了什么。”琦莉说罢,眼里魔力涌动。

  在琦莉用文字通晓阅读布帛上纹路时,安格尔则露出庆幸的表情,幸好琦莉来找他了,要不然他真的要错过太多讯息。

  如果他单独行路,这些讯息依他的能力,显然无法解读出来。

  这一次的净化花园考验的显然不仅仅是生存能力与实力,还有巫师本身的积累,恰巧这个是安格尔的短板。

  不一会儿,琦莉揉了揉眉心,用疲惫的声音道:“这是一种祭祀专用的祝祷文,其意是将这只鱬族,献祭给某个名为奥克涂泊的生物。其字,是赞美奥克涂泊的雄威。”

  琦莉简单的翻译了一遍。

  “按照文字中的描述,那只大章鱼就是奥克涂泊了?”安格尔道。

  “应该如此。”琦莉又道:“这个祝祷文给予的线索不多,顶多知道了那只章鱼的身份,以及这只鱬族的名字——咔光.卜丹。”

  注意力从祝祷文中移开后,他们的关注点再次落到了咔光身上。

  安格尔记得,上身为人下身为鱼的鱬族,排在所有图腾的第一个。在等级森严的文明中,这只名为咔光的鱬族,说不定还是鱬族聚落中的权贵阶级。可惜,最后却是死于族人的献祭。

  鱬族的外观上没有任何可注意的地方后,最终,安格尔与琦莉的目光同时聚焦在了它的胸口。

  美瑞之剑,就是鱬族的心口鳞。

  安格尔撕开咔光的衣袍,露出了的胸膛。

  果然,如文字中的记载,在它心口处,有四瓣仿若剑形的鳞片,在明亮的火光中,清晰可见鳞片的颜色是金灿灿的,仿佛有琉璃之光流动。

  安格尔轻轻一拨,便把鳞片取了下来。

  当取下心口鳞后,安格尔才发现这个鳞片其实是成双成对的,两个鳞片合在一起,就是一把美瑞之剑。

  在安格尔鼓捣美瑞之剑的时候,琦莉则将目光放到了咔光的胸口,那里缺了四片心鳞,出现了四个小血洞。

  琦莉眼里带着思索:“我记得在你给我的看的图腾中,上身为人下身为鱼的鱬族,胸口有四个点。我一开始没有想太多,现在看来,这是代表了这只鱬族拥有四个心口鳞的意思?”

  随着琦莉的提醒,安格尔也回忆起当时他看到的画面:“上身为人下身为鱼,的确在胸口有四个点;侧身为人侧身为鱼的胸口有三个点,下身为人上身为鱼的胸口有两个点,其余的则全部只有一个点……如果点数就是鳞片的数目,那我们的运气还不错,恰能合出两把美瑞之剑,刚好一人一把。”

  安格尔将一把美瑞之剑递给琦莉,自己留下一把。

  琦莉收下美瑞之剑后,却是淡淡道:“看来胸口鳞的多寡,代表了鱬族的阶级。同时也可以推测出,阶级越高,相应的鱬族越少;反之,鱬族应该多是只有一片心口鳞。”

  说到这时,琦莉冷笑一声:“机械城打的好算盘,最后绝大多数学徒肯定只能得到一片心口鳞,想要合成美瑞之剑,要么继续寻找鱬族,要么只有……”

  “抢夺。”

  美瑞之剑有了,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该怎么通过美瑞之剑,去寻找到最后的终焉祭坛?

  安格尔正思索着美瑞之剑的用法时,琦莉突然顿了顿,将手提油灯的火光灭掉。周围瞬间暗了下去,在安格尔正疑惑琦莉的动作时,却发现远处黑暗中隐有白光闪烁。

  白光闪烁的地方,正是他们不久前才离开的地方——海底瞭望塔。

  安格尔很清楚的记得,在他们离开瞭望塔的时候,是熄灭了火光的。但如今再次出现了亮光,显然,瞭望塔中又出现了一波来客?

  “是蛙皮怪,还是说另有其人?”安格尔传声道。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琦莉道。

  安格尔也同意过去看看,如果是蛙皮怪的话,还能抓住它们询问美瑞之剑的用法。想到这,两人暗暗达成了共识,悄悄的迈着步伐朝着瞭望塔走去。

  黑暗是天然的保护色,她们顺利的靠近了瞭望塔百米处。

  安格尔记得,上次他在海底遇到圆形堡垒时,那只蛙皮怪是百米外就发现了他,但如今却不见有动静,难道说瞭望塔的来客不是蛙皮怪?

  在安格尔思索时,琦莉突然道:“不是鱬葛族,是人类。露娜听到了里面传来了通用语的声音。”

  不是鱬葛族的话,两人瞬间就没有兴趣。不过安格尔依旧打算过去看看,如果恰好遇到了娜乌西卡呢?虽然他也不知道,娜乌西卡有没有成功来到净化之海。

  琦莉并不想去,便留在原地休息。安格尔则开启无边静寂,悄悄的靠近瞭望塔。

  当安格尔走近时,突然听到瞭望塔内一声叫嚣:“这是我的了,你还是去死吧!”

  没想到还是一出抢夺戏码?安格尔眼底闪过好奇,同时,他隐隐觉得这道声音似乎有点熟悉?

  伴随着一道巨大的能量波动,一声带着怨念的惨呼从内传出:“伊!修!”

  伊修?安格尔脑海瞬间闪过一个斗篷男的形象,正是和单叶罗他们组成一个队伍的伊修!

  那道惨叫声,安格尔也想起来了,似乎是一个叫弗洛德的家伙。

  内讧了?听语气,似乎是伊修想要抢夺某件东西?安格尔沉思了片刻,便打算离开。他能感觉到瞭望塔内只有两个能量反应,想来就是伊修和弗洛德。这两人他都不认识,也懒得牵扯进别人的内讧中,太麻烦。

  可就在安格尔转身离开时,伊修嘶哑难听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谁?”

  安格尔还在思考,为什么他的无边静寂居然又失效了时,一道带着浓烈血腥气息的劲风便从身后袭来。

  安格尔一个侧身,躲过了这道攻击,回首一看,却见伊修不知何时站到了瞭望塔的顶端,周围的水汽中漂浮着大量的血气。

  安格尔的身形慢慢现了出来。

  当伊修看清楚来人时,瞳孔一缩,眉头紧紧蹙起:“原来是你!”

  伊修顿了一顿,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没想到桑德斯大人的高足,居然还有听人墙角的癖好,在荒原那次就罢了,这一次不知道你该给什么解释?”

  安格尔也没想到会被伊修发现,而且听伊修的语气,他似乎还不止一次发现,上次他跟随单叶罗去了他们聚集地的事,居然也被他发现了?

  安格尔再次对“无边静寂”失去了信心。

  被蛙皮怪和奥克涂泊发现也就罢了,在水中就算削弱存在感,水流和泡沫的确很容易曝露位置。但他没有进入净化之海前,居然就被其他学徒发现过了,如今点出来,让安格尔既无奈,又有些尴尬。

  “我见这边有亮光,便来看看,并非刻意来偷听。”安格尔主动退了一步,在前路未卜且危机重重的净化之海,能节省一点魔力算一点。

  安格尔的主动退让,让伊修的表情稍微好了些。他其实也不想得罪安格尔,安格尔在熔岩区曾经救过他们,而且安格尔的身份背景也很强势。

  伊修想到这,冷声开口:“既然如此,那就不送了。”

  安格尔点头,转身朝着黑暗中走去。可他还走没多远,黑猫露娜突然从边上钻了出来,喵呜一声,爪子直接踩在了安格尔的脚边。

  安格尔还没搞清楚状况时,露娜将爪子移开,一只头顶三角背身虹斑的小虫子出现在他眼中。

  “三阶虹吸虫?!”安格尔哪怕对魔虫了解不多,也对这种兼具剧毒且隐匿能力极强的杀手有所耳闻。它的毒,甚至可以杀死注射了血脉的巫师学徒!

  这次若非有露娜在旁,否则一旦被虹吸虫攻击,以他的身体,绝对抵挡不住它的攻击。

  想到这,安格尔便是一阵后怕,眼神冰冷的看向伊修。

  “你这是什么意思?”

  伊修同样阴沉着脸,看着黑猫露娜。这只猫在这,代表着那个莉莉丝之家的传人,应该也在附近。

  “没什么意思,只是一种防备手段。我不是没让它攻击么。”伊修耸耸肩道。

  安格尔正待说话,一道半透明的身影突然从瞭望塔中跑了出来。

  “别信他的话,他发现了你身上的美瑞之剑!”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