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09节 祸水东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数日后,安格尔与琦莉已经行进了数万里。美瑞之剑的指向终于出现了一些偏移,不过依旧很微小,从偏移的角度加上行进的距离,代入几个数据就可以简单的推算出来他们前行的距离应该刚刚过半,想要抵达最终之地,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这几天里,他们连续遭遇袭击,魔兽暂且不提;来抢夺美瑞之剑的巫师学徒,足有五波,只有第一波出现了普通学徒,其他的每一波都是精英学徒领队,不过就算是精英学徒,从战力上来讲,相对他们俩还差上一大截。

  尤其是安格尔施放了魇幻之后,基本没有人能抵挡。

  以往安格尔还要找机会来释放幻境,但如今有琦莉在前用冥火灼烧,他只需要有条不紊的把幻境用出来,就可以奠定最终胜利。

  这种配合的感觉,让安格尔也明白为何许多探索冒险,单人上路的少,大多都是组队的。互相配合,互补互助,战力的提升完全是呈几何级提升的。

  但组队也不见得都好。

  安格尔不自觉的将精神力探入手镯中,在手镯一隅,一朵紫色小花静置于此,花蕊中弗洛德正蜷曲着身体抱着双腿不知在想什么。

  看看弗洛德就知道了,谁也不能保证所有的队员都是好的,哪怕是签了契约,哪怕认识许久,哪怕是同门师兄弟,总有一些利益会让队伍崩溃,甚至反目成仇。

  琦莉与他现在暂时没有利益冲突,倒是可以组成一个队伍,谁知道以后有了冲突后,会出现什么状况。

  虽然安格尔很享受这种配合的感觉,但他其实更喜欢孤独上路。除非,有一个极为靠谱的队友,对于安格尔而言,目前最靠谱的队友大概只有……托比了。

  安格尔将目光从紫色小花身上移开,视线落到了瘫在一大堆魂珠中间的托比身上。

  自从离开了黑城堡后,托比虽然一直昏迷着,但安格尔能感受到托比体内血脉一天比一天强盛,血脉的旺盛程度比以前提高了不知多少倍。不仅血脉强度的变化,托比的外形变化也很大,它的身形足足大了一整圈,以前是巴掌小鸟,现在足有幼鹰大小。

  它身上羽毛,也在慢慢的变色,从以前灰白色,逐渐向霞红色靠拢。

  如果现在将托比放到赛鲁姆等老友面前,估计没有一个人会认识了。

  而这些变化,都是短时间内出现了,甚至体型增大,羽毛变色就在这两天发生的。按照安格尔的推断,托比应该离第一次蜕变结束不远了,等到蜕变完成,托比想来就会苏醒了。

  所以,这两天安格尔在没有战斗的时间,一边赶路,一边则注意着托比的变化。

  就在安格尔思想开着小差的时候,黑猫露娜突然喵呜的叫唤了几声。

  一听露娜的叫唤,无论是安格尔还是琦莉,面色立即变得严肃起来。

  他与琦莉要加紧速度赶路,所以他们把那枚从伊修身上得到的灰色鳞片交给了露娜,由露娜来负责时刻监督百里范围内的鳞片情况。

  露娜十分通人性,安格尔甚至觉得在情商方面,露娜比琦莉高太多。所以,露娜会自己判断感应到的鳞片是什么状况,是鱬族还是抢夺者。

  一旦它开始叫唤的话,基本代表有情况了。

  琦莉接过鳞片,飞快的的和露娜交流起来。安格尔在旁看着,每次见到一个人说人话,一只猫说猫语,还交流的特别深入,安格尔就觉得好笑,她们真的能听懂对方的话吗?

  安格尔在觉得好笑的同时,却没有想过,他自己与托比交流时,基本也是这种情况。

  不一会儿,琦莉抬起头对安格尔道:“有人靠近我们,不过露娜推测,可能不是为了抢夺。”

  “不是为了抢夺,那是为了什么?”安格尔一头雾水。

  琦莉面无表情的吐出四个字:“祸水东引。”

  安格尔接过了鳞片,微微一感知,便发现了猫腻之处。在几十里外,有一个鳞片在飞快的接近他们的位置,但同时,在这个鳞片的背后十里处,却另有一把美瑞之剑在追赶这枚鳞片。

  露娜又叫唤了几声。

  琦莉:“露娜说,我们一路上无论怎么换方向,那个鳞片的目标依旧是我们。可见,对方是锁定了我们的位置,估计就是想要将他背后的那把美瑞之剑的仇恨,转移到我们身上。当然,也有可能不是祸水东引,而是在做局,不过几率很小。”

  安格尔将心口鳞重新丢给了露娜,露娜嘴巴一咬,吞进了肚子里。

  琦莉看向安格尔:“现在怎么说,打吗?”

  其实也有不打的选择,譬如那把美瑞之剑身上应该没有鳞片,所以是侦测不了他们俩的位置。他们只需要安格尔灵魂出窍,加快速度,跑出鳞片侦测范围,就能避免这一战。

  不过安格尔看的很清楚,琦莉虽然是在向他问话,但她那隐含怒气的表情已经告诉安格尔,她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安格尔无奈的耸耸肩:“行吧。”

  琦莉嘴角勾起嗜血的笑,浑身战意上涌。

  他们继续不紧不慢的朝着东南方走去,露娜则时不时的叫唤,报一下对方的位置。

  几分钟后,不用露娜主动报位置,他们也已经看到了远处幽暗的火光,并且这道火光在急速的向他们靠拢。

  “来了。”琦莉话音落下后,满是战意的提起手提油灯,一道道幽暗的白色冷火,已经冒了出来。

  露娜则跳到了安格尔身后,咬住了他的衣摆。这两天,他们连续碰到遭遇战,琦莉都是站在最前线疯狂的以攻代守,露娜以往都是自己挖个沙坑躲着,免得殃及池鱼。现在它看明白了,待在安格尔身侧其实最安全,且不说安格尔只是在后方用幻境,并不处于战斗最前方;光是安格尔自己对肉身的怜惜程度,就不容自己受伤。

  安格尔看似懒洋洋的站在琦莉身后,但已经开始准备一整套的防御手段,在黑暗的海流之中,更是密布着各个幻术节点。

  随着火光冲来,伴随着琦莉一连串的笑声,她直接冲了上去,身周火焰密布,封锁了对方所有的路线。

  与此同时,对方也看到了琦莉的身形,眼中露出了惊惧之色,居然又碰上了硬茬子!

  “死吧!”琦莉周围的火焰,不停灼烧着,向对方冲去。

  眼看着自己就要丧生火海,她表情满是绝望。

  就在这生死一瞬,她突然感觉身后的水流一顿,然后她的身体就猛地被拉到了另一边。眼前一阵金星闪烁,她就出现了琦莉身后。

  “安格尔?你在做什么?”琦莉猛地转头看向安格尔,她虽然也没有看清楚状况,但在这个时候能将人救走的,只有安格尔!

  “安格尔?是安格尔帕特吗?”她眼底一阵惊喜,转头看向就她的人。虽然海底阴暗,火光黯淡,但她清楚的看到了安格尔的脸:“真的是安格尔小哥哥?!太好了!”

  见到来人对安格尔的称呼,再加上安格尔主动救人,琦莉也反应了过来:“你认识她?”

  安格尔带着满脸不虞,将不停想环住他手臂的小女孩推开:“珊,你不去看看大块头?”

  珊原本还想抓紧机会亲近安格尔,但一听安格尔的话,立刻想起刚才被琦莉攻击时,座下的大块头干克。

  她回头一看,却见干克全身都燃着火焰,全身有一半都出现冰冻状况。

  “不好,干克!”珊冲了过去。

  琦莉眉头微微蹙起,随手一挥,将干克身上的冷火祛除。然后落到了安格尔身侧。

  “她叫珊,也是野蛮洞窟的学徒,和我有一面之缘。”安格尔解释道。

  “这不足以抹灭她祸水东引的事实。”琦莉冷冷道。

  “我明白。”安格尔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与珊的确不熟悉,但珊和娜乌西卡看上去关系很好,救下她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你该不会还想将她的追兵也拦住吧?”琦莉带着不虞。

  安格尔也在思索这个问题,救下珊是因为有过一面之缘以及看在娜乌西卡的份上,但帮她打发追兵,就显然超出了他们关系程度所能做到的极限。

  就在这时,珊骑着浑身伤痕的干克游了过来。她的脸上露出焦急之色,略带犹豫道:“安格尔,娜乌西卡和希留有危险,你能救救她们吧!”

  珊自然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她目前也没有其他人能求援了,只能试探的向安格尔求救。

  不过,珊显然低估了娜乌西卡与安格尔的关系。

  原本安格尔还在想着如何打发珊离开,但现在一听这消息,也顾不上其他,立刻追问道:“娜乌西卡怎么了,他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她的位置,我在逃跑的时候与她分散了。对了,希留知道!希留将自己血液留在了娜乌西卡身上,当初我们进入净化花园后,就是希留循着血液的味道来找到我们的。”

  安格尔蹙眉:“那希留又在哪?”

  “郁金宫,希留将我和娜乌西卡送走时,还被那两个魔女困在了郁金宫。”

  琦莉站在一旁,看着安格尔还在询问郁金宫的位置,嘴角露出了微不可察的冷笑。看来,安格尔是要去救那什么娜乌西卡了。

  真是可笑的仁慈。琦莉暗道,如果安格尔真要去的话,她要不要和他一起?她心中深深的不愿意,但一想到导师的吩咐,她又有些犹豫。

  ——依照安格尔的实力,一个人应该也没问题吧?

  当安格尔询问出郁金宫位置后,脸上依旧带着疑惑,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捷波!捷波被希留打伤了,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雇佣了很多人前来阻击我们……”

  珊的话还没有说完,琦莉突然面色变得极黑。冲到了珊的面前,一把捏住她的衣领:

  “你、说、谁?”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