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14节 背锅的捷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罗森正看着光屏中的影像。

  一个全身涂满绿色染料,浑身精肉的背弓猎人,正偷偷的走向一个海底洞窟。

  他从一位头号顺位鱬族继承者的口中,窃听到了一些讯息,这个洞窟中沉眠着一位真正的神灵。带着好奇,以及秉持着祖辈的训诫,他带着弓箭走入了洞窟。

  “咦,他是谁?居然已经到了这里?”说话的是梅兰莎,自从回到了机械城,她就没有离开过高塔。

  “卡耶索.向阳.斐文达。”罗森随口道。

  “没想到你还能记住这些学徒的名字。”梅兰莎嘴角露出轻笑:“不知道父亲大人可还记得母亲的名字。”

  罗森沉默了片刻:“雪莱。”

  “巫师的记忆力实在太好了,好到就算不愿意想起,也忘不掉吧?”梅兰莎点到即止,没有再提母亲的事,话题重新转向影像中的人:“我没听错吧,他的姓氏是斐文达?是哪个斐文达?”

  罗森:“就是你想的那个斐文达。”

  “《奇异世界》的作者,漫游巫师斐文达?”梅兰莎停顿了下,看向画面里卡耶索的动作:“看来他也继承了自家先辈的传统嘛,好奇心真是重的很。”

  这时,卡耶索已经进入了洞窟。穿过长长的海底长廊,他来到了一个中空的地心世界。

  这个地心世界极其广阔,堪比安格尔当初到达童话世界时的第一站:波克拉底。

  不过,如此广阔的地心世界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座巨大的冰山。在冰山中,随着一丝反光,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黑影。

  “好奇心太重,可能也不是一件好事。”梅兰莎话音刚落,冰山的冰块便开始慢慢的碎裂,冻在冰山中的人,缓缓睁开了眼。

  “不过,也好。这个卡耶索应该可以写出新的游记,如他祖先那般,添油加醋的将这里的情况流出去?”

  罗森却是淡淡道:“不用写游记了,在鱬族文明献祭开始时,其他人,应该已经看到了。”

  安格尔一行人还在往捷波所在处追赶。

  听完了珊的一番话,安格尔脑补了数个小故事,然后渐渐理出了思路。

  ——这事,似乎还真怪不了捷波。

  希留似乎有某种隐藏的性格,平日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每每当希留见到捷波,这个隐藏的性格似乎就像蜜蜂闻到了蜂蜜一样,立刻从希留平静的内心中钻了出来,对着捷波喊打喊杀,还叫嚣着要焚海煮毒,将捷波化为一滩死水。

  这是从珊口中说出来的。

  安格尔在没有进入净化花园前,在山谷中就看到过希留的变化,以及听到过她突然攻击捷波的理由。所以,基本上是和珊的说辞能够对上的。

  希留要杀捷波也就罢了,偏偏,希留的天赋还极其克制捷波,最重要的是,她们还真的遇到了捷波。

  然后,事情就急转直下,出现了变化。

  偶遇捷波后,希留的隐藏性格现身,把捷波一通虐待。然后希留就陷入了沉睡,最后的烂摊子交给了珊与娜乌西卡来收拾。

  若是其他人,她们估计丢着希留不管了,但她们能从飞鱼世界进入净化之海,完全是靠着希留的帮助。

  所以,她们只能接了希留这口锅,开始逃窜。

  在捷波身边有个女学徒,实力丝毫不逊色捷波。不过为了要照顾受伤的捷波,她追击了一会儿,就返回了捷波身边。

  再然后,就是丝妮崔泽与卡佛莲接受悬赏的事了。

  从珊的叙述中,明显可以看出,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大概就是,捷波与希留天生不对味,让这件事演变成如今的样子。

  安格尔听完后,基本将捷波定位于一个无辜的受牵连者的角色。

  当然,琦莉不这么认为。她认定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以希留面对捷波会大动干戈,其中定然有我们不知晓的内幕,而捷波肯定就是这个内幕中的大反派。

  安格尔理解琦莉的想法,但无论从珊的角度来说,还是从琦莉的角度来说,捷波其实都挺无辜的。

  希留就不说了。说起来,琦莉与捷波之间也构不上直接的仇恨。

  琦莉认定要杀死捷波,原因是他的疑似“亲族”的导师是海神佛伦萨。但当初佛伦萨杀死琦莉的父母,是捷波指使的吗?与捷波有关吗?捷波参与了吗?显然都是否定答案嘛,琦莉咬着捷波不放,大抵上还是因为迁怒的情绪。

  安格尔心中隐隐同情捷波,但无论如何,他该做的还是会做。想要得知娜乌西卡的位置,就必须救出希留。

  以前不知道娜乌西卡的消息时就罢了,一旦知晓,在安格尔力所能及的地方,自然不会不去管,毕竟当初娜乌西卡也曾救过他。

  而救出希留,自然会得罪捷波。

  可以说,安格尔自认为,天然就已经和捷波有了仇隙。

  这种安格尔的自以为,直到他们来到目的地后,才发现他们还是太天真了。

  当露娜带着他们来到了某个充满珊瑚礁的海底时,他们看到的情形,和脑补出来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希留的状态……看她疯狂地进攻,身上没有一点伤,看上去应该不错吧?

  捷波的状态……脸颊半边红色半边青色,就像是被刀切割成两半一般,在希留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没错,希留现在并没有惨兮兮的模样,她正嘴里叫嚣着“焚海”、“毒液”,欢快的向捷波发起攻击。捷波的状态,反而比希留差了太多。

  而且,希留一人,面对了捷波、以及一个女学徒,还有一只巨大的独角渊鲸。以一敌三,毫不落下风,而且愈战愈勇,就安格尔目视下——

  他的目的原本是来救希留,但现在与其去救希留,还不如去救捷波。这可怜的孩子,状态极差,说不定再过几分钟,就要死去了。

  珊也是捂着嘴巴,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场景,然后呐呐的对安格尔道:“看吧,就是这样子。希留一面对捷波,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我都不认识她了。”

  安格尔在旁摇摇头。

  这时,琦莉却是不管不顾冲了上去,她的目标自然是捷波。她原本以为会是一场艰难的硬仗,到了最后却发现是一个可以捡便宜,痛打落水狗的局面,怎能不开心。

  咻的一声,比谁都快,就冲到了捷波面前,眼含杀意。

  安格尔站的很远,并没有参战。珊也没有加入混局,而是在旁一直注意着希留的状态,就怕她突然又睡着了。

  琦莉不知道和捷波说了什么,捷波脸色复杂,一脸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悲伤。

  安格尔很是同情他的遭遇,但也仅限于内心的一点怜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在旁添火加薪。

  安格尔注意到,琦莉加进战斗后,节奏反而有些混乱。希留是神秘侧特质系的,拥有对水的绝对操控力,大海本就是她的主场。琦莉却不停的召唤不属于世间的火焰,反而让她很多想法施展不出来。

  结果就是,战斗陷入了一波胶着。

  一开始,希留似乎看在琦莉对捷波的敌意上,与她打配合。但后来发现,琦莉参战反而成了搅屎棍,她就开始不管不顾了,连着把琦莉也打入了敌窝,一、起、打!

  珊在旁不停的叫唤,希望希留不要误伤友军,但希留打的上了头,根本不理外界任何信息。

  于是,战斗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混战发生了,而且是三方混战,两两为敌。并且伴随着唇枪舌剑,安格尔看的很是咋舌。

  “安格尔,现在怎么办?这样下去,受伤的反而变成了我们。”珊很想加入这场战斗,但她现在很想加入希留的一方,但面对的又可能是琦莉,所以她此时也不好参战,只能将希望放到了安格尔身上。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原本他来这里的打算是救希留,但如果继续下去,事情还真有可能出意外。

  所以,安格尔在这时终于动手了。

  他手指微动,数个幻术节点出现在了众人周围。在混战中的诸人,也没有注意安格尔的动作,所以当他们全都被罩在幻术中时,才发现自己中了埋伏。

  安格尔进入幻境中,借着浓雾,将魇幻之力放肆的释放出来。魇幻对于学徒而言,绝对是难以反制的大杀招,尤其是在众人都竭力的时候。

  所有人几乎都遁入了真实与虚幻的陷阱中。

  “安格尔,你在做什么?”琦莉喝斥。

  安格尔:“我觉得我再不出手,你们光是自相残杀,就已经足以让捷波恢复体力了。其实你就退出去,让希留来杀不就好了。”

  琦莉:“我要亲手杀了他。”

  “他的命,是我的!”希留这时也不甘寂寞,而且安格尔在迷雾中看的很清楚,希留的表情极其怪异,完全不是当初安格尔看到的那个柔静女子。

  果然如珊所说,希留只要一碰到捷波,就会变了个人似的。

  以希留现在的状态,绝对不可能去找人。

  既然如此……

  安格尔将琦莉的幻术慢慢解开,让她自己去解决捷波。

  捷波一直没说话,但他其实是趁机在回复体力,另一个女学徒的伤势要更严重一点,却是一时难以形成战力。

  当琦莉走过来时,捷波的眼中闪过阴鸷。

  “我这一天已经等的很久了。”8)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