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29节 制造奇迹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这突然闯进来的庞然大物,立刻吸引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是一只长相很奇特的怪兽,长着巨大的红棕色翅膀,双翅彻底展开的话起码超过十米。它的头部看上去像是一只鹰隼,灰色的羽毛,殷红的眼珠子,还有那尖锐微弯的红喙。

  但仅只于头部如鹰,它的(身shēn)躯却像是一只狮虎兽。在它的脖颈处有一圈渐变色的鬃毛,由灰色渐变成红棕色,然后就是彻底的棕红色(身shēn)躯。

  鹰头、鹰翅;狮爪、狮(身shēn);再加上那仿若燃烧着火焰的尾巴,组合成了这样一个怪兽。

  它张开双翅,速度极快的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

  它的(身shēn)躯虽然比起捷波那只独角渊鲸来说,要小了很多,但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当这只怪兽飞过独角渊鲸旁边时,独角渊鲸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只怪兽的实力,必然和独角渊鲸属于同一层次的,否则独角渊鲸不可能无动于衷。

  就在众人猜测这只怪兽的来历时,有人看到了怪兽背上的那几个人。

  “居然赶在最后一刻赶上,真是好运气。”有人感慨,“有人认识他们是谁吗?”

  因为处于高空逆光,一时间众人都没有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不过有人用艳羡与嫉妒的口吻道:“管他们是谁,敢这么嚣张的在空中逞威风,必然有人去制裁他们。”

  此人话音一落,却见这只鹰头狮(身shēn)的怪兽盘旋着,居然慢慢靠近了丝妮崔泽等人(身shēn)边。

  丝妮崔泽和卡佛莲,这两个女人,在今(日rì)之前还无人识得。但她们占据空中一角,是实打实的用实力证明的,甚至捷波都点头承认。可见她们的实力有多强悍,但这只怪兽居然靠近她们,那就有好戏看了!

  在底下众人看好戏的时候,却见丝妮崔泽和卡佛莲居然后退了几步,让出了怪物的通路。

  “没想到你们会赶在最后一刻到来,恭喜了。”卡佛莲淡淡道。

  丝妮崔泽靠在卡佛莲的肩膀,面带盈盈笑意,最后将目光放到坐在怪兽头顶脖颈位置的男子(身shēn)上,眼中精光闪烁。

  丝妮崔泽与卡佛莲的退让,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那只怪兽上坐着的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这时,怪兽又飞到了赫墨斯所处的位置,结果赫墨斯也退让了,而且不仅退让还点头致意,显然与怪兽上的人认识。

  那群人到底是谁?这是所有人的疑惑。

  赫墨斯与丝妮崔泽都退让了,怪兽朝着正中心飞去,在路过那位脚下生花的女子(身shēn)旁时,她思索了片刻,没有刻意退让,也没有主动发起攻击。既然赫墨斯与丝妮崔泽都承认了他们的地位,她也没必要惹麻烦,大方的放怪兽离开了。

  不过她选择放行,并不代表其他人也选择放行。

  当怪兽要靠近银色区域上空时,一个穿着银白制服,(身shēn)材高挑,面容俊美的男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捷波没有出手,其他人也选择避让了。没想到会是东道主德拉选择出来拦路,真是有趣。”底下的学徒纷纷议论。

  怪兽上的人,也没想到会有人阻拦,正纳闷时,德拉表(情qíng)冰冷,眼神中带着淡淡嘲讽:

  “居然还有一级学徒,没有实力单靠运气混到最后的人,还是乖乖的在地面等着神迹降临吧。”一边说着,德拉突然伸出手掌,随着他的动作,天空中凭空浮现一只巨手的虚影。

  “魔力之手吗?不对,是凝聚永冻气息的寒冰之手!”

  寒冰之手朝着怪兽落下,那只怪兽上的人,这时才反应过来德拉是要攻击他们。可他们似乎没有任何惧色,坐在怪兽背上没有丝毫动作。

  就在寒冰之手靠近怪兽时,怪兽突然怒吼一声,一个狮爪挥过,灰色气息缭绕,不仅寒冰之手碎裂,连德拉都被一巴掌给甩了出去。

  德拉好不容易稳住(身shēn)形,让自己不至于掉落地面,他表(情qíng)闪过一丝愤怒。

  “好胆!”德拉的手掌出现了一滩淡白色液体,“永冻之液,创一方永冻国度!”

  德拉随手一挥,白色液体泼向怪兽。

  “水。”毫无特色的平淡之音,传了过来。

  永冻之液闪过一道光,淡白色液体突然变成了透明的液体,然后德拉臆想中的永冻王国没有出现,那道透明液体就这么直愣愣的落到地面。

  地面人数众多,以为这就是“永冻之液”,见液体落下,吓的一阵(骚sāo)动。

  在(骚sāo)动中,一个女子因为躲闪不及,被淋了一脸。她吓的瑟瑟发抖,可过了好一会儿,以为自己会被冻成冰棍的女子发现,她(身shēn)上一点异常都没有。

  她好奇的伸出手点了点脸上的液体,没有异状;又闻了闻,也没有异味;壮起胆子((舔添)添)了((舔添)添)……

  “有点甜。”

  因为在场所有人都关注了这边的(情qíng)况,所以女子口中的“有点甜”,几乎瞬间就传开了。

  在半空中的德拉傻愣了。

  什么有点甜?这又不是山泉,怎么可能是甜的!这可是极寒的永冻之液,是他释放特殊秘法‘永冻国度’的特有媒介啊!

  “好像是水,(挺tǐng)好喝的泉水。”在德拉呆愣的时候,女子再次插了一刀。

  德拉简直气的呕血,他颤抖着指着怪兽上的诸人,许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怪兽见德拉没有再动手,又摇摇摆摆的往前飞。

  因为德拉的失利,其他占据制空权的学徒,也没有谁再上前找不自在。怪兽顺利的飞到了金色区域的上空。

  直面了最后一人:捷波!

  所有的学徒,以为捷波会勃然大怒,然后召唤出无尽波涛,将那只可恶的怪兽给淹没吞噬。但捷波许久没动,看上去似乎很冷静,只有站在捷波(身shēn)后的菲希,清楚的看到捷波那正在发颤的小腿肚。

  众人期待的一触即发大战没有出现,反而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句清朗的男声:“喂,让让。”

  这道男声出自怪兽的背部,表达的对象毋庸置疑,正是捷波!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么和捷波说话。那人以为自己是谁?”站在洛基(身shēn)边的法尔加不屑道,仿佛完全忘记了不久前,他正是被捷波的坐下鲸鱼给打落尘埃。

  洛基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反倒是艾伦反讽道:“捷波可不见得能打得过,你没看到德拉都一击败北了吗?”

  法尔加冷哼一声:“捷波怎么可能会输,他可是海洋之子,海神最看重的徒弟!”

  “你不是说你是寂静岭的么,而且亲族还是陶洛士,怎么听你的语气,像是深海之歌的一员呢?”艾伦嗤笑一声,用诡异的眼神上下打量法尔加:“难道说你(身shēn)上不可描述的地方,还刻有鱼鳞纹(身shēn)?”

  法尔加愤怒了,他双眼猩红,这个小胖子不过是一级学徒,居然敢嘲讽他?!找死!

  法尔加召唤出一只血蝠,想让艾伦吃个苦头。但这时洛基却是打起了圆场:“唉,算了算了,捷波应该不会输的,顶多是打个平手。”

  “谁知道呢。”艾伦却是淡淡一笑,看着半空中那道因为逆光而看的不甚清晰的黑影:这声音好熟悉,是你吗?

  因为那句“让让”,在场学徒全都愣住了,一时间祭坛广场居然没有人说话,静悄悄的一片,似乎都在等待着捷波会如何的回应。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十秒后,捷波捏了捏拳头,瞥了一眼对他虎视眈眈露出诡魅笑容的希留。

  憋闷的退让了,远离了那群人。

  捷波的退让,再次引起哗然,对方到底是谁?凭什么能让捷波都畏惧三分?

  在众人惊讶的时候,山谷中又是另一个场景。

  当那只鹰不鹰、狮不狮的怪兽闯入终焉祭坛时,在场诸多巫师都挑起了眉,别说那些学徒,他们很多人也没有见过这只怪兽。

  所以,最后绝大多数巫师的目光都放到了缪斯(身shēn)上。

  “庸人”缪斯,名号起的平凡,但他本人可不是庸人。哪怕是坎特一流的真知巫师,见到缪斯都带着尊敬与畏惧。

  缪斯所建立的研发院,近乎改变了巫师界的大格局。他的学术,也绝对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强的,故而大家有疑惑,都看向了他。

  缪斯淡淡道了一句:“我曾经得到过源世界的一本图鉴,里面有一种魔兽属,其名为狮鹫,大致外貌就是鹰头狮(身shēn)。有浑(身shēn)缭绕烟雾的幽暗狮鹫,也有可冻结万物的冰雪狮鹫。这只看上去似乎是((操cāo)cāo)控火元素的焰火狮鹫。”

  缪斯说的轻描淡写,但他却低声在罗森耳边道:“狮鹫从未出现在繁大陆,这只狮鹫莫非是从源世界流落而来的?”

  罗森摇摇头:“源世界的传送阵早已毁灭,应该不会吧?”

  “我听说伊莎贝尔回归南域了,保不准是她……”缪斯话说到这里,便不再多言,两人只需要互相意会即可。

  罗森这时,将目光转向狮鹫上的人。

  他看到的第一人,就是坐在狮鹫脖子上的安格尔。

  罗森淡淡一笑,没想到他还真赶上了,也不知道他是如何破除巫师级幻境的,这只狮鹫又是如何出现的?

  可惜,刚才只注意观察祭坛的(情qíng)况,没有注意安格尔那边有什么变化。

  在那种(情qíng)况下,还能顺利逃出来,最后还带着所有人来到终焉祭坛,如此事迹,罗森也忍不住感慨道:“制造奇迹的小家伙。”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