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34节 冰柩里的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为何这时蝴蝶骨会发痒?难道是因为灵魂吸收了那些香气吗?

  他不知道真相,但瘙痒感越来越烈,甚至从皮肤投入骨髓,再入灵魂深处。

  安格尔这时才脸色大变,强忍住这种极端的不适,将托比从胸兜里掏出来。

  托比正昏昏欲睡,安格尔却低声在它耳侧道:“托比,变身成狮鹫,带我去找导师。”

  托比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安格尔将话说了第二遍,托比才感觉到安格尔的急迫心情,它想要询问什么,但见安格尔越来越苍白的脸颊,便歇了询问的心思,对安格尔点点头,变身成了狮鹫。

  安格尔翻身跃到托比的背上。

  “安格尔?”琦莉突然发现安格尔翻身上了狮鹫,正奇怪时,却见他也不回话,直接招呼狮鹫展翅,朝着出口飞去。

  托比不知道安格尔怎么了,但它能感觉到安格尔的急切。所以它的速度几乎提到了最快,甚至前方有人挡路,它直接散出灰色的重力脉络,将所有挡路的人纷纷拨开。

  法尔加离出口就很近,就在他准备踏出去时,一道灰色脉络从身后袭来,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抛飞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上。

  他站起来就想破口大骂,但当他看到是那只强大的狮鹫时,立刻闭了嘴。

  和他同样被抛飞出去的人不少,但几乎没有一个人有意见,甚至原本觉得安格尔徒有虚名的人,在这一刻似乎也改变了心态。

  很快,托比便飞出了净化花园,来到了山谷之中。

  米多拉见到安格尔出来,正想与他打招呼,询问这狮鹫之事时,却见托比头也不回,风一般的冲出了山谷。

  那速度,比某些正式巫师还要快!

  “重力脉络?”几乎所有巫师都认出了托比飞行时产生的灰色脉络,眼底闪过惊讶。

  其他人注意到的是托比的速度,但米多拉却注意到安格尔一脸苍白。

  “难道安格尔受伤了,但先前没有这种状况啊?”

  另一边,娜乌西卡、珊与希留,这时也从净化花园中走出来。她们出来的时候,只能看到托比留在天际的一道黑影。

  “他怎么这么急?本来还说一起去木原酒吧喝酒的……”珊脸上有些失落。

  “大概是有什么事吧?”希留道。

  “有事?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获得了大造化,有什么事急着离开?我还想具体问问他是怎么破除厄德斯幻境的,还有那个把我们关在里面,像是宴客室的奢华大厅,真的是幻境吗?”珊对安格尔可是好奇的紧,尤其是极奢魇境,里面的红色积木卫兵、茶杯乐队、发光的蜻蜓,都十分的有趣。

  “下次再……”希留说了一半,眼皮突然耷拉,睡着了。

  珊见状,赶紧让干克把希留捞起来,放到肩膀上。

  做完这一切后,珊看向娜乌西卡:“你知道安格尔刚才鼓捣出来的幻境是什么东西吗?厄德斯的幻术,我都能感受到幻术节点,但安格尔的那个幻境我一点幻术节点都没发现,里面的东西感觉都像是真的一样……那真的是幻境吗?”

  娜乌西卡也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幻境吧,不过可能是更高水准的幻境。”

  话分两头,安格尔趴在托比的背上,一边指引着他,一边朝着桑德斯的庄园飞去。

  路上,有魔能眼拦路,称这里是禁飞区域。

  安格尔也知道这里禁飞,但那股剧痒还在不停深入。他不知道怎么解决,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快点找到桑德斯,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所以,面对这些魔能眼,安格尔一概无视。反正魔能眼也追不上托比。

  或许是得到某些信息,一开始魔能眼还有警告,但后来就算安格尔从魔能眼身边飞过,也没有魔能眼再阻拦,任安格尔离开。

  不一会儿,安格尔就飞到了桑德斯在机械城外的繁花庄园。

  刚一落地,安格尔便看到了1号管家。

  “带我去找导师。”安格尔话音还没说完,突然感觉灵魂一个颤动,直接昏了过去。

  安格尔在黑暗中蜷缩了很久。

  他似乎听到周围有人耳语,窸窸窣窣,密集短促,就像是置身于闹市,但音调低了八度。每一个音节,都带着让耳朵瘙痒的温热。

  他微微睁开眼,但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不过耳语却依旧没有消失,有成年人的声音亦有老人的声音,偶尔还穿插着稚童声、动物叫声。

  他们说什么,安格尔一概不知,因为太混乱。他想要去侧耳倾听,却又发现捕捉不到任何音轨。

  安格尔放弃了去听他们在说什么,而是茫然的站起身,朝着黑暗里唯一的亮光走去。

  安格尔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这里到底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里?又是谁在说话?说的是什么?一系列问题,都得不到解答。

  又过了很久很久,安格尔终于走到了光源处。发现那居然是一道大门,门后很亮,他走了过去。

  他穿出大门,看到的是一个精致的小房间,站在这里,安格尔有莫名的熟悉感。

  圆桌上的茶杯,几案上的盒子,金雀丝绸的床帘,还有书架上堆砌的浆纸,以及墙壁挂着的“山水花鸟”、“汉字图卷”,无一不在说明着……

  这里就是安格尔曾经居住的地方。

  ——位于帕特庄园的家。

  安格尔甚至清晰的记得,书架上那堆砌的浆纸,正是乔恩从小到大给他布置的作业,厚厚的一摞,伴随了安格尔一整个童年。

  他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是梦吗?

  安格尔好奇的转了一圈,眼底带着怀念,最后站到了曾经自己睡过的床前。

  床帘闭合着。

  安格尔莫名觉得,床上似乎躺着一个人。耳边的耳语似乎也在催促着他,将床帘拉开。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打开床帘。

  他拉了拉床边的锦绳,床帘应声而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冰柩,冰柩里黑黢黢的,似乎有人躺在里面。

  躺在寒冰棺材里的人。难道是乔恩么?

  安格尔好奇的伸出手,触碰到冰柩。

  刹那间,耳边的耳语突然变成各种“嘻嘻”的诡笑,到了最后,安格尔似乎听到了一句“冕下归来拉”。

  然后,冰柩的盖被人从里面推开,一双苍白的手伸了出来,将安格尔一把拉入了冰柩里。

  冰寒之中,安格尔大脑突然一个激灵。

  猛地坐了起来。

  “帕特少爷,您现在好些了吗?”一道机械音从耳边传来。

  安格尔茫然四顾,他看到了床边坐着一位戴着礼帽的魔能眼,正是1号管家。

  记忆随之复苏,终焉祭坛……蝴蝶骨瘙痒……归来……

  安格尔下意识的挠了挠背部,没有任何奇怪的感觉,痒感全都不翼而飞。

  难道,刚才的“耳语”、“卧室”、“冰柩”全都是梦吗?安格尔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大脑,可他总感觉很真实,不像是梦境。

  “帕特少爷,需要1号去准备些食物吗?”1号管家再次询问。

  “这里是哪?”安格尔下意识问出这个问题后,才猛地发觉这里好像就是他在繁花庄园的卧室。所以他又改口道:“我昏睡了多久?”

  1号:“还差两个小时,便是三天整。”

  三天?这一觉睡得倒是很漫长。

  安格尔撑了下身体,想要站起来,但手还没用力就突然一软,又瘫倒在床。

  躺在床上时,安格尔才惊觉自己全身无力,甚至连捏紧拳头都升起一种疲乏感。

  他这是怎么了?

  “帕特少爷,根据检测,您饮用了封闭药剂,目前处于副作用反馈期。”1号看出了安格尔的疑惑,解释道:“原本副作用会更强,但恰好您净化了身体的暗伤沉疴,再加上晋级的缘故,封闭药剂的副作用便小了许多,只是让你感觉无力与疲乏。过几天,自然就好了。”

  “噢,原来是封闭药剂。”安格尔点点头,这才想起了琦莉给他用的封闭药剂……突然,他愣住了:“你刚才说什么?重新说一遍!”

  1号:“帕特少爷,您饮用了封闭药剂……”

  “不是这句,后面那句。”

  “原本副作用很强……再加上晋级的缘故……”

  “停!晋级?什么晋级?”安格尔一脸懵的看着1号。

  1号依旧平和的用机械声回道:“在帕特少爷昏睡的头一天,您就开始晋级了,恭喜您,如今应该已经是三级学徒了。”

  三级学徒?安格尔立刻闭上眼,感知着思维空间。

  果然如1号所说,他虽然身体很虚弱,但思维空间的能量却十分活跃,魔源比原本大了整整两倍,而且吸纳原始魔力的速率也变快了很多。

  无疑,他的确已经是三级学徒了。

  但安格尔对此不喜反惊。

  因为《奇点散射冥想法》的缘故,在进阶正式巫师前他几乎是没有瓶颈的。而他很早就卡在二级学徒巅峰,不过因为底蕴不足,不敢进阶罢了。

  他原本是打算多积累一些时间,把精神力模型构建完善,该学的1级、2级戏法都学了,再进阶成三级学徒,但没想到现在居然就进阶了?而且还是在他昏睡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晋级?。

,欢迎访问大家读书院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