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51节 画中的女人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不过往上飞的风险其实也不小,那个未知的“魔物”,黑压压的一片,未曾靠近就可能被扇飞。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在上浮的时候,已经将重力脉络包裹住全身。一旦出现危险,可以立刻逃跑。

  安格尔很谨慎的慢慢上浮。

  可就在他抵达百米处时,诡异的强风呼啸而来,他还没有看清状况,再一次被扇了下来。

  在半空中连续打了几个旋,好不容易靠着重力脉络,固定住身形。

  忽视了体内能量紊乱产生的不适感,安格尔抬起头看向头顶那片深沉的浓雾。

  就在刚才,他再次看到了那道黑影。不过和上次一样,他甚至还没有接近,就被那庞大“肉身”带起的飓风给扇了下来。

  难道,是某种体外的风系防御术?

  安格尔又试了几次,可每次都是如此,对方似乎在阻拦安格尔往上飞。

  无论往哪个方向,只要到达百米处,就会被一阵飓风扇下来。他已经从空中跌落了好几次,却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在这样胶着的情况下,他最终还是无奈的返回地面。

  与此同时,正在浓雾中快速移动的桑德斯突然顿了一下。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给安格尔交代什么事了?是什么事呢?桑德斯的思维快速的运转,不一会儿他眼睛一亮,抬起头看向被迷雾遮掩的天空。

  他想起来了,他好像只是告诉安格尔,这方魇界区域只有千里范围,却没有告诉他,高度只有百米……

  “应该没事吧?试一次不行,安格尔得到教训后,应该就不会再去试了。”桑德斯笃定道,就当是给安格尔上一节“吃一堑长一智”的户外课程吧!

  然而事实呢,安格尔如今伤痕累累,灵魂中的能量震荡不已,就像要散架了一般。

  如果没有遇到那诡异的木屋,他可能真的如桑德斯所推测那般,只试一次即止。

  但人算不如天算,他的运气太好,进入魇界后遇到的第一座建筑,就是这重重叠叠的木屋。

  既然天上之路走不了,他只能再次回到地面。安格尔无奈的走进迷雾,半晌后,看着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木屋,安格尔只觉得浑身发寒。

  这座木屋,宛若挥之不去的噩梦,矗立在恶念的深处。

  安格尔迟疑了一下,他的内心无比想转身逃离这里,但理智告诉他,想要从这片彷如回环的世界离开,必须要去面对这座木屋。

  深吸一口气。

  安格尔挺直了背,理了理略带褶皱的绅士服,压下漆黑高脚帽,从容的走向木屋。似乎,对安格尔而言,这种刻入骨髓里的贵族姿态,就像是一种神圣的仪式,能祛散他心中的不安。

  曲指叩门,清脆的敲门声响起。不过,无人应答。

  然后他推开了门,门内景象和以往一样,安格尔也不去检查,直接站到了油画前。

  如他所想,油画的视角更进了一步。就像画中有某个人,在随着安格尔的观看,一步步的迈着步伐,朝着那沐浴在圆月下的城堡走去。

  转身离开,安格尔重新走进迷雾。

  这一次,他不打算再退缩。他想看看,这幅画最终想交代什么,或者说,这幅画的结局会是如何?

  安格尔深信,这幅画肯定有个结局,而当结局的时候,或许就是它露出獠牙的时候。

  一次次进入,又一次次退出。

  安格尔甚至无法判断,他进去的是同一座木屋还是不同的木屋,因为他留在里面的迹号,都会在他下一次进入木屋时消失。

  当安格尔第二十九次进入这座木屋时,油画里的场景终于来到了城堡的门口。

  这时,安格尔才发现这座城堡远看很是繁华,但近看却是一副败落凋敝的样子。木质的大门,上面的铆钉已经脱落,角落还布满了蜘蛛网。就连飞舞的旌旗、窗户的窗帘等等……也是残破不堪的。

  但这种残破,却不是那种经历战乱的不可抗力之破败,而是……

  一座被时间伟力侵蚀,自然而然腐朽的城堡。

  “所以,下一次见到你时,你的獠牙就该露出来了吗?”安格尔低声暗道。

  做好了一切准备,安格尔第三十次推开了木屋的大门。

  内里依旧没有变化,安格尔带着困惑与戒备之色,看向那副油画。

  油画中的视角没有再拉近,而是出现了角度变化!

  安格尔以为会打开的大门,这一次依旧是封闭着的。视角的变化,不是往大门延伸,而是“他”抬起头,视角微微变高了一些。

  最后的獠牙,不再门后,在“上面”?

  安格尔满脸疑惑,再次离开了木屋。第三十一次,第三十二次……当安格尔第三十四次站到画面前。

  他的瞳孔骤缩。

  画面想要表达出来的讯息,这一次终于出现了端倪!

  画中的视角,自从抬头后,没有望向天空,而是看向了城堡二楼的窗户。那道窗户有破烂的红色窗帘,在风中飞舞。

  视角慢慢靠近,靠近……终于,看到了窗户里面。

  窗户里面是一个普通的少女闺房,但视角在这里固定住了,而固定的对象却是这座闺房墙壁上的一幅画。

  又出现一幅画。

  当安格尔看到视角固定在这幅画上时,他以为又会出现重复的噩梦,就像小时候乔恩讲述的“山上一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在讲故事,讲的故事是山上一座庙……”

  不断的重复着画中的视角,永无止境。

  但他猜错了。

  第三十四次见到这幅画时,他隐隐看到了画中之画的内容。

  那是一副典型的贵族肖像画,画中是一个笑靥如花的金发少女。

  “这就是,这幅画的端倪?但,想表达什么呢?”安格尔沉吟片刻,再次离开了木屋。

  第三十五次站在油画前时,安格尔发现画中之画再次一变,从金发少女变成了一个中年的贵妇,手中拿着一个悬浮的水晶球。

  这个中年贵妇,无论是发色还是面容,都和金发少女极其相似。

  就像是,同一个人的少年时代与中年时代。

  那悬浮的水晶球在表明着中年贵妇的身份,她应该是个巫师……想到这时,安格尔突然有些触动。

  这座笼罩在迷雾中的小镇,在现实中的名字,被称为:女巫镇。

  桑德斯没有解释它为何叫做女巫镇,但按照安格尔的猜想,或许这座镇子上出现过女巫。而眼前这幅画出现的中年贵妇,就是个女巫。

  难道说,画中的女人,就是女巫镇的来源吗?

  但为何桑德斯没有提到过她,甚至没有提到过这座诡异的木屋?

  安格尔带着疑惑,第三十六次站在了画面前。

  这一次,当安格尔站在画面前,画面终于出现了不和谐的地方。

  原本的中年贵妇,变为了皮肤松弛恐怖,皱纹就如枯槁的沟壑的诡异老妇,她的头发干枯异常,隐隐能看出一抹金色。

  她披着皱巴巴的藏蓝色斗篷,眼神恐怖的盯着画外之人——安格尔。

  安格尔被这眼神盯得倒退了几步。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画中之画里的那诡异老女巫,突然活了过来,从画中之画里爬了出来,站在少女闺房。

  然后,她侧过身对着安格尔露出阴冷一笑。

  她手中慢慢调动起绿光,一个绿色空间门出现在少女闺房,同一时间,安格尔面前之画也出现一道绿色空间门。

  安格尔能看到,空间门的背后,站着的正是那个苍老女巫!

  画中时还看不出来,当空间门乍现,那苍老女巫身上的气息讳莫如深,就像一片翻涌起恐怖浪潮的大海,强烈的威压铺天盖地的钻出空间门,覆盖在安格尔身上。

  安格尔能感受到那股强烈的恶意。

  她会杀了他!

  单从空间门传出来的气息,就堪比当初伊莎贝拉给予安格尔身上的那种威压!

  这还是空间门阻拦了大半气息,难以想象,当她从空间门中钻出来时,会有多恐怖!

  至少是桑德斯那个级别的!

  在苍老女巫开始有所动作的时候,安格尔就已经有所准备,转过身就往外跑。

  他目前是灵魂状态,加之有重力脉络的帮助,可以暂且抵抗苍老女巫的恐怖威压;但如果她钻出了空间门,那就难说了。

  安格尔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逃。

  “你……逃不掉的,这是……我的领域。”嘶哑难听的声音,传入安格尔的耳中。

  安格尔没有理会,继续往外逃。

  可就在安格尔背对着空间门,往外跑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惊疑的“咦”声。

  安格尔估摸着是那老女巫在故弄玄虚,所以根本没有回头,如幻影一般冲出了木屋,一头扎进了迷雾内。

  而木屋中,却许久没有动静。

  那幅画上的空间门没有消失,但少女闺房中的那个苍老女巫却也没有钻出来,而是皱着眉,脸上露出不甘之色。

  她将自己封印在过去的记忆里不知多久,在无边的崖岸里,永远沉沦着。

  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魇之守望者。

  可为何,偏偏已经被标记了?

  她在那个魇之守望者的背上看到了……一片正在莹莹滋生的绿色纹路。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