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52节 终现身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虽然有衣服遮掩,但在她眼中,所谓的衣服不过是灵魂的延伸,根本无法遮掩住那道莹绿色的纹路光泽。

  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绿色的纹路随着魇界气息的浸染,还在慢慢的滋生,最后布满在那个魇之守望者的后背。

  只要是魇界的生命,都知道这道纹路意味着被标记。

  而纹路本(身shēn)的含义,却不是她这个层次能知道的了。她甚至看不清这道纹路所对应的那位存在是谁。

  或许,她在这座女巫镇是最强大的。但在整个魇界的体系中,她不过是处于魇界最底层的生物,能感知到的也只有这些。

  她甚至不知道,这道绿色纹路的中心,却有一股精粹的灵魂之力,正在脉脉的流转。

  而且,这股灵魂之力,不属于安格尔自(身shēn),而是从一道伤口中流泻而出。

  这浑厚的灵魂之力,一边融于安格尔另一边,又连接着一个未知之处。

  它就像是一个明晃晃的空间道标,在给予安格尔好处的同时,也将安格尔的位置,曝露在了某些存在的眼中。

  譬如,此刻。

  在魇界的中央区域,无边际的黑暗混沌之中。有一处闪光点,正缓缓的现出形状。

  那是一片不知沉睡了多久的区域,却因为脉脉跳动的灵魂之力,而慢慢被唤醒。

  原本黑白的庄园,在这一刻,缓慢的开始出现了色彩。

  在这座漂流在混沌中的诡异庄园内,一间狭小却精致的房间中,突然逸出了一道呼吸声。并且,这道呼吸声在逐渐增强。

  视角拉近,却见这道呼吸声来自于(床床)。

  准确的说,是(床床)的那副湛蓝色的冰柩内。

  冰柩慢慢的被推开,伴随着浓郁的香气,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冰柩里伸了出来。

  安格尔使用出重力脉络,如一阵风般,冲出了那座诡异的木屋。

  在迷雾中,安格尔跑了很久。如果单纯以他目前的速度与时间来算,至少跑出去了数百里。

  可是,当他停下时,眼前再次出现了那座木屋。

  他依旧没有跑出木屋的范围。

  但让他疑惑的是,那个恐怖的苍老女巫,却也没有从木屋中追出来。

  为什么没有追来?

  安格尔在疑惑时,感觉背又开始疼痛了……被飓风扇到地面数次,经过了大半夜,疼痛依旧没有缓解。

  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背部,安格尔看着背后那座静谧的木屋,心中有着惴惴不安,又有着对前路的迷茫。

  如今,他继续往迷雾中跑,就真的能跑出去吗?他估摸着不可能。

  但不跑,去面对那个苍老女巫,他又有胜算吗?答案依旧是否定的。

  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他还有什么办法能离开?

  他现在唯一能期望的便是桑德斯发现这里的异常,能尽早赶过来。而他,现在能做的便是尽量远离木屋,拖时间等待桑德斯到来。

  至于,桑德斯没有发现这里异常以及赶不过来的可能(性性),安格尔没有去设想,若是连这唯一的期待都落空,那就真的没有希望了。

  安格尔再次走进了迷雾。

  这一次,他没有使用重力脉络,而是缓慢的走着,寄望以此来拖时间。

  可就在安格尔走进迷雾没多久,整个女巫镇的迷雾,突然开始大量的翻涌旋转。

  安格尔眼里闪过一丝惊疑,正纳闷这是什么(情qíng)况时,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难听的嘶哑声:“被标记了……又如何,只要我能先一步离开,谁也阻拦不了我……”

  随着这道声音出现,剧烈的狂风四起!

  安格尔还没反应过来时,佝偻着背的苍老女巫,突然出现在安格尔的面前。

  所有的浓雾,在狂风之中全都吹向了女巫的(身shēn)体。

  “你跑不了了。”

  庞大的气息,在安格尔的四周氤氲,最后一点点收缩。

  在这样的威势之下,安格尔完全动弹不得,并且随着她的声音落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拎到了半空中,哪怕他不停的想要使用重力脉络挣脱,可面对这个等级的恐怖存在,他丝毫没有办法。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慢慢拖到她的面前。

  苍老女巫勾起冷的笑。

  在安格尔惊怖之色中,她伸出了宛如鸡爪般的手,黑漆漆的弯长指甲,点在安格尔的眉心。

  刹那间,一股庞大的能量,开始从安格尔眉心处往内倒灌。

  那是巫师级的魂灵,在强行将自(身shēn)压入安格尔的灵魂之中!

  安格尔只觉得浑(身shēn)的能量在抵御着这股入侵,但能量层次的差距,让他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眼看着带有明显意识的能量,在侵入他的灵魂。

  就在安格尔的意识在慢慢沉沦时,一道诡异的轻笑声从苍老女巫(身shēn)后传来。

  女巫猛地束手一顿。

  面露惊惧的转过头,只见不知何时,一个穿着艳丽华服的(身shēn)影,突然出现在了它的(身shēn)后。金色的长发在狂风中烈烈飞舞,发丝遮掩了它大半的面容,看不清长相,但惟独那一双红的吓人的双瞳,在熠熠发亮。

  “冕冕冕……冕下!”苍老女巫见到来人后,惊吓的立刻收起破烂的斗篷,就像漏了气的气球一般,打着旋儿往远处那孤独的木屋飞去,一头扎进画中,消失不见。

  在苍老女巫逃窜后,安格尔却是从半空中跌落,半趴在地面。

  安格尔的灵魂中,有两股能量在产生着冲突,并且那股属于女巫的能量,似乎有意识的在摧毁着他的灵魂核心。

  能量层次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障碍。哪怕只有一丝女巫的能量,但它就像顽固的痼疾,根本不是安格尔能拔除的,并且还在不停的侵染着他的灵魂。

  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安格尔的意识开始慢慢模糊。

  在他即将陷入昏迷时,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似乎,是净化法则之香?

  在这股香气之中,体内的异种能量开始慢慢的失去活(性性),伴随着一股尖厉的惨叫之声,那股能量就像丧失了意识自我般,开始被慢慢的驱逐出体外。

  这个过程并不长,当异种能量驱逐干净后,安格尔长长松了一口气。

  但同时,他消耗了大量灵魂之力去驱逐异种能量,强烈的虚弱感让他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就在安格尔昏迷前,他隐隐感觉到一只冰冷的手,拉住了他。

  在女巫镇的另一端。

  当浓雾呈现漩涡状,并且狂风开始肆虐时,从某个小型礼拜堂中走出来的桑德斯,脸露出了惊疑之色。

  浓雾在以(肉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变淡收缩,这是他进入这片魇界区域无数次,头一次遇到这种状况。

  难道出现什么变故了?

  浓雾的变淡,让桑德斯的能量感应开始变强。这时,一股庞大的气息,突然从远方传来。

  桑德斯猛地抬起头:“咦,这是……巫师的气息?”

  不对,至少是踏真知之路的巫师气息?!

  为什么,这里会有真知巫师?

  伴随着这股强大气息而来的,还有一道弱小如息流般的法则气息……如果换做其他人,可能会认不出来。但桑德斯的巫术花园,其法则和那传来的法则几乎一模一样,所以他几乎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重力脉络。

  当感受到重力脉络后,桑德斯的脸色一变,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安格尔出事了!

  桑德斯毫不犹豫,迈开步伐朝着他感应到的能量漩涡的中心奔去。没有了浓雾遮掩,女巫镇的地貌慢慢清晰,在这样(情qíng)况下,桑德斯可以清晰的看到许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

  譬如,桑德斯看到了一间他以往从来没有看到过,但充满真知巫师气息的小木屋。

  而他感应到的安格尔位置,正是从那间小木屋的背后传来。

  发现了安格尔的位置,桑德斯的心中反是感到一丝荒谬。

  明明他与芙萝拉,将这片区域清扫的差不多,但为何会出现一座在意料之外的木屋?更荒谬的是,安格尔居然会在那座木屋附近?

  好似,每次安格尔进入魇界,都会出现意外。一次去奈落城,直接落到了下水道,并且遇到了恐怖的魔食花与青年时期的他这一次,安格尔居然又去到了一座他们完全没有见过的木屋,而且那座木屋中还残留强大的真知巫师的气息?!

  这是安格尔本(身shēn)运气太差?还是魇魂体带来的效果?

  桑德斯不知,他现在只能尽全力的赶往能量漩涡的中心,因为他能明显感到那道巫师气息中拥有浓烈的恶意,甚至比起某些混乱巫师、肆虐巫师的恶意,还要浓郁。

  也不知道安格尔是惹了什么。

  可当桑德斯全力赶到木屋附近时,就见到一道“破烂的斗篷”打着旋儿,冲进了木屋中。

  他感受到的浓烈恶意,便是从那斗篷中传来。

  就在斗篷进入木屋后的一刹那,周围的恶意气息全都一消而空。

  桑德斯没有去管木屋与斗篷,而是飞快的移动到木屋的背后。

  当桑德斯赶过去时,瞳孔微微一缩,那是什么……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