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557节 所谓测试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当安格尔从桑德斯口中得知这一切的变化时,表情满是惊讶。

  没想到带回来一只手,居然连血脉都解决了?

  “真的是血脉吗?”安格尔灵魂重归肉身,他随意的动了动,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同,“我怎么没有什么感觉?”

  一边说着,安格尔蹲腿一蹬。

  结果直接窜上了天花板,得亏他反应快,在即将撞上去的同时先一步伸手反弹借力,然后一个翻腾,半蹲落地。

  “没想到还真加强了。”安格尔眼睛一亮,以前他靠自身肉体的力量腾跃,可没有达到这种地步。

  不过为何他没有太大感觉呢?

  “你没感觉变化,大概率就是因为,那一丝血脉和你身体融合的十分完美,再加上它本身极有可能是你在魇界的投影,所以你才没有太多感觉。”桑德斯解释后,却是皱了皱眉:“不过,感觉你身体素质提高的似乎并不多。”

  先前在说他体内血脉融合率高大95以上时,桑德斯便已经将他对那丝血脉来源的猜测说给了安格尔听。

  在想不出其他合理解释前,安格尔也暂时接受了这个推测。

  不过,安格尔心中还是有点诡异。如果真是一种新的血脉,甚至改变体征的血脉,他或许接受程度还要高一些……可这丝血脉出自另一个“自己”,这就让他浑身不舒服。

  尤其是看着那双变形的右手,安格尔完全无法苟同有另一个“自己”存在。

  在安格尔自我怀疑时,桑德斯却还在思索着安格尔的血脉问题。

  毕竟,这还是他头一次看到“自己”移植“自己”血脉的情况,虽然另一个自己是魇界的投影。但这完全可以列出新的课题,记录在《魇界之谜》中。

  桑德斯在心中已经列出了这个新课题研究的题目《投影血脉的归源研究》。

  不过,目前的研究数据只有安格尔一人,对于安格尔他不能用强的,只能记录外部数据,用经验学来推测不太详实的数据。

  如果数据实验者再多一些就好了,可惜当时在奈落城的时候,不是他遇到青年桑德斯,要不然他自己就可以洗练血脉来主动进行这个研究了。

  不过,想要研究这个课题,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譬如在夜魔城遇到的狐狸持琴者福克斯、青蛙咏叹者弗洛格,大概率就是安格尔说的他家仆人的投影了。

  如果能抓到这几个魇界魔物,再把那几个凡人强行拔高到天赋者行列,就能进行解剖研究了。

  但那几只魇界魔物跑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

  桑德斯也只能暂歇,说不定未来他能遇到其他人的投影,到时候在研究也不迟。

  桑德斯再次看向安格尔,虽然课题暂时无法研究,但安格尔的血脉还是要测试一下。

  桑德斯想了想,召唤出一面冰墙:“这面冰墙的防御能级,大概是二级戏法的程度。你尝试着用肉体力量击破他。”

  安格尔原本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听到桑德斯的话,才反应过来。

  对桑德斯点点头,他无声的抬起拳头。

  强大的力量油然而生,安格尔心中有强烈的预感,甚至不用太多力量,他也能击穿这面冰墙。

  事实也如他所想。

  只是略一用力,轻松的就将冰墙击穿。

  “换一只手,用你的左手。”在安格尔震惊自己肉身素质拔高这么大一截时,桑德斯的声音再次传来。

  安格尔愣了一下,才猛地反应过来,刚才他下意识是用右手出拳。完全把右手当成自己的手,没有一点犹豫。

  “我……”不久前,他还在自我怀疑,结果大脑与肌肉记忆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

  见安格尔迟迟不动手,桑德斯看了过去。

  当看到安格尔那纠结的表情时,桑德斯思忖了一下,便看出了安格尔的彷徨:

  “别想太多,那个人是不是你的投影,还要另说。而且,我说他是你,但你自己知道他不是你。对你而言,他其实根本就是另一个人,所以你根本无需在意‘他就是你’这个悖论。”

  安格尔沉默了片刻,也慢慢想通了,他纠结的还是对方的身份,但正因为纠结对方身份,反而把自己的身份给弄迷失了。其实正如桑德斯所言,“他是我”就是个悖论,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对方只是投影,未来也只能是投影。

  不过,安格尔还有一点疑惑,不是对自己的,而是对桑德斯的:“导师,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是在魇界时,看到这只右手,你就没有太多的疑惑。甚至,我能感觉到,你并不觉得这是一件……”

  桑德斯挑了挑眉,“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对吗?”

  安格尔点点头。

  桑德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伸出自己的右手,在安格尔的疑惑中,一道虚幻的影子将他的右手慢慢包围。

  安格尔只觉眼神一晃,感觉到一丝魇幻的气息。

  接着,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桑德斯的右手处五指消失不见,而是变成了一把冷锋一样的弯刀。

  “不就是一只手嘛。”桑德斯淡淡道:“我的右手移植的是幻影螳螂的镰臂,平时不过是拟态罢了。除了右手,我身体其他器官都有移植,不堪外形的亦有。所以,你明白我为何不在意了么?”

  “譬如我目前的这只镰臂,可研究的空间很多。如果我将它彻底研究出来,然后将它砍掉,再生一条人类的手臂也不是难事。”桑德斯顿了顿:“巫师,能做的事情超乎你想象。”

  桑德斯说完后,镰臂缓缓回复成了原本的样子,他的五指修长且完美。

  优雅的撸下袖口,戴上白手套:“你的右手,可研究的空间甚至超过我的镰臂,所以,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而是给你机会,研究更多的未知。”

  听完桑德斯的话,安格尔恍然大悟。

  他的思维还没有跟上他的实力,还是趋近于从自身的角度看问题。而他的自身,其实还是凡人的态度更多,毕竟他今年十六岁,进入巫师界不过两年,其余十四年都是凡人的生活。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眼界跳脱了条条框框,但实际上他还是被条条框框所束缚着。

  “别瞎想了,等你回去后有大把时间去想清楚。而且,经历的久了,哪怕不甚明了的事,时间也会给你答案。”桑德斯打断安格尔的思忖,见他看过来,重新升起了一面冰墙:“来,用你的左手来打破他。”

  安格尔点点头,他现在想通了,他的右手以及他的血脉,或许的确有些诡异甚至危险,但何尝不是在给他研究的机会……只要研究透彻,那就是增加他自身的知识底蕴。

  所以,何须想那么多。

  安格尔带着一往无前的信心,嘴里甚至还羞耻的大喝一声:“破!”

  下一秒,一阵冷风吹过。

  冰墙毫发无损。

  血液从他左手关节处流下,伴随着咔咔咔的声响,安格尔的手指……脱臼了。

  安格尔“啊咧咧”的收回手指变形的左手,不停的吹着气。

  眼眶饱含疼痛的泪水,刚刚还升起的信心,立刻碎成粉尘,被冷风吹散。

  桑德斯没有理会安格尔唱作俱佳的表演,而是托着下巴,面无表情的看着冰墙,低声喃喃:“果然如此,你的身体素质提高的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安格尔在剧痛中也听到了桑德斯的自言自语,眼含热泪:“导师,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我打?”

  “我是让你打,但没有让你用尽全力去打。”桑德斯冷眼斜睨:“你刚才用右的时候,不是一点力都没有用么,谁知道你左的时候要用尽全力。”

  安格尔:“……”

  无语凝噎!

  他只是想凭着这一口气,把“冰墙”当成桎梏他的条条框框,然后用尽全力击穿他,表达自己的决心。

  谁知道倒霉的会是自己啊!

  所以,不是他决心不足,是现实真的太冷酷。

  巫师对于血脉等级的分类,是有一个严格详实的五维公式的,要综合血脉对每个人的影响,来判断他的等级。同一种血脉,对不同人的融合率不同,影响也不同,甚至领悟的血脉天赋也不一样,譬如琦莉的红爪茶罗血脉,有的人领悟的是速度天赋,有的人则领悟感知天赋,两者不能相提并论,所以不能单纯的凭血脉本身来评级。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基本巫师级的血脉,是肯定比学徒级的血脉强的。

  安格尔经过大半天的测试,也得到了一些血脉的数据。

  桑德斯:“无法评级。”

  因为,经过桑德斯的测试,他完全没有看出一点血脉的样子。

  该有的血脉天赋:没有。

  该有的体征改变:没有。

  所有融合了血脉的特征,都没有。

  所以,从注射的血脉等级上来说,根本无法评级。但是,如果单纯以安格尔自身的血脉来判断,倒是有一个结果。

  每种生物都可以被摄取血脉,包括人类。原本安格尔的血脉品质是下下等,那么现在经过提升,安格尔的血脉可以达到下中等。

  跃迁了一小节。

  看上去不多,但如果换成现在的安格尔,再去净化之海的海底,不用开启净化力场,单纯以肉身强度就能抵挡深海的压强。

  比起很多巫师学徒,注射血脉后的效果还要强力。当然,依旧比不上诸如琦莉的那种红爪茶罗血脉,甚至比不过胡克迪克的魅妖血脉。

  不过,就巫师学徒而言,其体质已经达到了水准之上。

  桑德斯给出的评价是:“再锻炼一下,基本达到可以进阶巫师级的标准了。”

请记住本站域名: 黄金屋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